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3 天下父母心

013 天下父母心

既然决定了要订婚,那么陆家的人肯定是得先知晓的,其实陆羽在决定要订婚的时候就分别给他爸妈都打了电话,意思是让他们回来见见未来的儿媳妇,准备准备酒席…

当然,时子瑗是想不到这些的,因为她一直都认为陆羽的爸妈其实都挺忙的,而且还听陆羽说过,他爸妈似乎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这一见面应该会尴尬吧。

到了d市时子瑗本来硬扭着陆羽说不上门了,但是却还是败在陆羽的手上,陆羽简而言之: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何况我的媳妇不丑。陆羽这样一说,时子瑗哪能再找什么理由。

他们去陆家的时候是由沐云车载的,很快就到了。

韩芝这个陆奶奶依旧对着时子瑗满心欢喜,对着时子瑗满口称赞;陆镇涛这个爷爷虽然面上似乎还是摆着一张脸,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很高兴的,对着时子瑗说话也柔声很多,典型的见了孙媳妇不要孙子的老人。所以,陆羽一回来就被无视个彻底。

时子瑗心里不知道是该庆幸陆羽的爸妈没回来了呢,还是心疼陆羽那一闪而逝的失落。

陆羽的话很简洁,直接面对着陆老爷子就道:“我要订婚。”

这四个字直接把在坐的、在站着的各位愣得够呛。

其实在回来之前陆羽并没有说是要订婚,只对陆老爷子说过要带着时子瑗回来,本来陆老爷子对时子瑗的印象极好,还想着前次时子瑗两年前到家里时下的棋,这次时子瑗要来,他当然是举手欢迎,还特别让下人将整个屋子里里外外的收拾一通,迎接未来孙媳妇。

待他们都反应过来之时,皆道:“订婚?”

陆羽点头,再道:“我已经决定了,你们怎么说?”

韩芝第一个叫好:“那当然好啊,我是早就认定了瑗瑗当我孙媳妇的,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说着还一边拉着时子瑗的手,笑盈盈的看着时子瑗,直把时子瑗看得脚底生痒,脸颊也不自觉的红晕,微微低头看着脚,压根不敢和韩芝对视,因为韩芝的眼神实在是太过灼热了。

“咳咳…既然要订婚,老齐,打电话给羽儿的爸妈,让他们在今天之内就给我回来,不管有什么大事都给我搁着。”陆镇涛不说话则已,这一说话就让时子瑗感觉亚历山大。

不过陆老爷子这话也表达出了他是同意的,既然他都同意了,那么就只剩下了陆羽的爸妈了,所以他这话其实是有些强制性,但是不可避免的就是对陆羽这个孙子的宠爱。

相反的陆羽在听到陆老爷子话的时候没有表示出惊讶,只淡淡道:“我昨天已经打了电话给他们了,他们都很忙。”

这话说得怎么听都有些怨念诶,远在大洋彼岸飞机场的胡婉陆妈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近在a省省会的赶着回家的陆海俊陆爸爸耳朵突然痒了起来。

“哼,忙,一年到头都忙,把我这老的老,小的小都扔到家里,就不怕饿死我们了。”陆老爷子嚼碎,一脸的不满。

时子瑗不由汗颜,偷偷瞥了眼这房子里的装置设备,虽然不是奢侈华丽,但是也是精修配备,吃的菜虽然不似山珍鲍鱼,但也是不可多得的菜肴,而且还是自然生成的…难道这也能饿死?那非洲没有水喝、没有饭吃的人那不是早该投胎了。

时子瑗当下以为陆羽应该差不多多了,但是陆羽却继续道:“小姑姑那里也不接电话,打了两次也在忙。”

这话,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时子瑗多少猜出一二,但是他没想到陆羽竟然这么的‘大公无私’。

其实不止时子瑗讶异,在陆家的人都讶异,为什么陆羽突然会变得那么多的‘怨念’,以前他们都从来没听过啊?难道就是因为时子瑗这个人?

可怜的时子瑗还不知道被多少人在心里诽腹,她的面上还是不解的。

陆羽的目的很简单,他和他未来的老婆要订婚了,这可是大事,老丈人和岳母那都还没有解决呢,自己的家里不能出什么乱子,而且…他和时子瑗订婚那可以要钱的,虽然他有钱,但是作为他的长辈们至少得出吧…他最想承认的原因就是:他希望他在乎的人都能亲自来祝福他,还有就是不想时子瑗委屈了。

陆老爷子思忖了一会,又撇头对老齐道:“老齐,马上打电话给萱儿,叫她赶紧回来,不要再外面厮混了,那么大了,也不知道安分安分。”

好吧,陆老爷子将火点在了陆海萱这个可怜的姑姑身上了。

在陆老爷子看来,儿子和儿媳妇他是不好说的,因为儿子已经被他逼到了去军队了,虽然成绩不错,但是他也知道儿子是不喜欢的,所以他脸上不好过;儿媳妇就更是不好说了,因为这个儿媳妇已经是前儿媳妇了,多少年了,连打个电话都是寥寥无几…人老了,就想要儿女在身边了。

陆羽见这两件事都差不多了,又道:“还有…最重要的事情:时叔叔和时阿姨那里还没有经过同意,我现在要和瑗瑗去a县了,明天你们来吧。”

说话的时候陆羽的脸难得露出可疑的红脸,不仔细看压根就看不出来,其实他也是有些紧张的。

解决了陆家很容易,但是时家却是有些难了,虽然陆羽计划周详,但是奈何时爸那颗护女之心啊。

从d市到达a县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他们到的时候时爸、时妈正在吃饭,时子彻已经住校了,没回来。

时爸、时妈看到时子瑗和陆羽皆惊讶,因为他们回来连个电话都没有提前打过。

时妈面色不郁的上前接过时子瑗和陆羽手上的包,嘴中不满说道:“你们要回来怎么就不知道先打个电话,你看…今天的饭都没有多做,都剩菜剩饭了。”

虽然是不满的口气,但是里面的欣喜是多余不满的,毕竟时子瑗和陆羽一同回来的几率太小了。

时子瑗撒娇的揽上了时妈的手,笑眯眯道:“妈,我们都吃过了,在回来的路上就吃过了,所以,没事啦。”

陆羽礼貌的上前打了招呼便朝着时爸走去了,时爸对陆羽的态度好转了很多,至少已经回转到了先前的八九分了,对着陆羽又能大肆谈笑了,但是看陆羽的眼神已经不是看儿子一般的眼神,而是看女婿的眼神了。

陆羽同样对着时爸打了招呼,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总归有些紧张,等到他就要开口的时候,时爸突然说道:“羽儿啊,这次你们回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时时子瑗已经和时妈整理好了东西出来了,刚好听到这句话,时子瑗的身躯不由一滞,然后恢复正常。

听时爸这一说,陆羽的神经犹如被刺激一般,全身的力量都摆在了头上,认真道:“叔叔,我想和瑗瑗先订婚,到她毕业到年龄就结婚,我们这次回来是征求您的同意的。”

原谅陆羽的声音越发的响亮,因为时爸的眼神似乎愈发的不善。

时爸没回答陆羽的话,直接劈头朝着时子瑗道:“瑗瑗,给我进来。”

说着,就走进他们家的谈话的卧室去了,时子瑗迟疑一秒,絮絮叨叨的跟在其后。

时爸这反应确实出乎意料啊,谁都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陆羽还以为时爸可能抽他一顿,而时妈还停留在了陆羽说要和时子瑗先订婚的话中。

陆羽正要跟随着时子瑗进去,这个时候时妈反应过来了,一手拉住了他,道:“羽儿,现在不能进去。”

陆羽随即就停了脚步,但是面上的担忧却是连隐藏都隐藏不了。

时妈稍稍叹息,坐到了靠墙的沙发上,“羽儿,你怎么会想要先订婚了,瑗瑗现在还是学生呢。”

时妈心里是有些不同意,因为怎么说自己的女儿现在才刚成年,还是在校学生呢,这订婚太早了吧。

陆羽细心的听出了时妈语气的不赞同,但是他不慌不忙的给时妈倒了一杯茶,然后坐在了时妈身旁,脸上满是认真的神色:“阿姨,您从小就知道羽儿的为人,不然您不会赞成羽儿和瑗瑗的事情。这次羽儿打算先订婚是原因其实很简单,就当羽儿是不愿意给别人机会,我想独独的占有瑗瑗,当然,您也清楚羽儿不是那种大男子主义的人,从小到大您都看在眼里;这次订婚羽儿给不是只说说,羽儿家里都知道了,我爸妈给告诉了,他们都在赶回来,明天应该就会过来了。”

这段话,其实就是陆羽掏心掏费的话,他不是个特别会表达的人,但是他这话表达出了对时子瑗的心,不止有他的私心,更重要的是有他的那份耐心和决心,还有对时子瑗的重视,对时爸、时妈的尊心。

而时子瑗这头,却是时爸直挠着头,看着她,都五分钟过去了,他一句话都还没有说,时子瑗当然也先保持沉默。

终于,时子瑗表示投降,手颤颤的举在了太阳穴,“老爸,您要是不同意,那女儿也不同意了好不好?”

时爸罢手,接着摇头,语重心长道:“瑗瑗啊,你现在才十八岁,你的青春才刚刚开始,不是爸爸不同意,而是怕你以后会后悔,你以后的选择还有很多的。”

其实时爸爱女之心不止表示在了行动上,心里那更是…

他心中想的是自己的女儿现在才十八岁,纵使再聪明也是十八岁刚刚成年的孩子,而且现在还是在校的学生。

他不是反对,也不是对陆羽不满,而是他怕时子瑗将来会后悔,如果就因为他答应了仓促,让自己的女儿以后的日子过得不快乐、不幸福,那他的心里该如果的后悔,这都是能想象得出的。

所以,他还是要提醒、点拨自己的女儿,即使这一刻,变成严父,被误会。

时子瑗眼神一暗,随即心中暗暗的自骂,她对订婚的事情没有考虑周全,而自己的父亲却是一开始就考虑到了以后…

但是…以后她真的会变吗?变得不喜欢、甚至是不爱陆羽么?

扪心自问:她的心告诉她不会变,因为她相信陆羽,是那种不必用语言来修饰的相信。

“爸爸,您放心,哥哥对我真的很好,如果不好,那瑗瑗就不理他了。”

这半撒娇半理智的话,也表达出了时子瑗的决心。

时爸突然一笑,伸手摸了摸时子瑗的头,“瑗瑗,你真的长大了,爸爸真该高兴。”

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在时爸心里油然而生,没想到一眨眼自己的女儿都那么大了,看来自己的老咯。

时子瑗回视嬉笑着,笑着说道:“爸爸,如果你担心哥哥那家里的话就不用担心了,其实…”说到这,时子瑗红脸,微微低头,不敢对视时爸,“其实…瑗瑗已经去过哥哥家里了,而且他们家人都很喜欢瑗瑗的…”除了那个从未见过的陆伯父,恩,以后的公公。

她这一说,时爸更是兴奋,直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的女儿那么优秀、那么漂亮、那么可爱…(以下省略无数个),他们家要是不喜欢,那就把羽儿拐带到我们家来,让羽儿当上门女婿。”

得,这会时爸开始开玩笑了起来,这说明…他是完全赞同了。

这里两父女笑声连连,大厅内的陆羽快要坐不住了。

他不担心时爸会打时子瑗,因为那是不可能;他就担心时子瑗可能会反口了,因为时子瑗对于亲情这一方面的感情很是珍视,是排在第一位的。

时妈很镇定,一方面她被刚才陆羽的一番话说服了;另外一方面,她心里笃定了时爸心肠软,对女儿那是疼在心坎的,订婚这事情,时爸心里或许有些解不开的结,但总的来说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的幸福而已。

于是她很好心的开口安稳住陆羽:“羽儿啊,你还没有百分之百的了解你叔叔,他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心里早就当你是我们的时家的女婿了。”

许是时妈这话太有穿透力,陆羽这微许烦躁的心,就这么慢慢的沉淀了下来,只是那双如黑耀石般明澈的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那扇已经关上了半个小时的门板。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113580735819——投了1张月票、wangconger——投了1张月票、hiwing2——投了1张月票、包小姐——投了5张月票、18953566553——投了4张月票

群么么——纵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