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2 住院

012 我们...来做些可以消化的运动

时子瑗很悲剧的发现她感冒了,而且还发低烧了,头重脚轻的感觉真的很不好,但是偏偏今天是陆羽和她决定回a省的一天。

强打着身体爬上了陆羽的车子,陆羽还以为是时子瑗还想要睡觉,所以也就没叫醒她,到达了d市后才发觉时子瑗面色不对,似乎脸上的潮红越发的明显。

急急忙忙送了时子瑗去了d市最好的医院,终于在医生诊断出只是高烧兼感冒的时候陆羽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有些愧疚,早知时子瑗会那么容易就感冒,他还真应该克制一下,或者就不让她住在军队了。

时子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冲刺着她的鼻息,似乎连呼吸都感觉到不顺畅,待她完全清醒的时候,才发觉她这是在医院了,心里暗叫‘不好’,陆羽肯定会说她不爱惜身体了,其实她也是不想要太耽误时间而已,她只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陆羽也只有一个星期的假而已,所以不能浪费时间。

陆羽那张如雕刻般俊俏的脸正对着她,他的手牵着她的,许是实在是太累了,所以陆羽这时竟连时子瑗醒来也不知晓。

细长的睫毛将他那双如星辰般耀眼夺目的眼睛给盖住,窗外洒进的光线透射在他那刚毅的脸庞上折射出一丝柔和,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一只手支撑着下巴…

时子瑗突然想到:这样的动作,陆羽是维持多久了?

他那眼圈淡淡的青影显示出了他的疲惫,这一刻,他睡得极香。

所以,时子瑗不愿意打破了这场景,十指紧扣的手她没有动,嘴角微勾的看着他。

直到门突然被打开,一个护士进来,微微红着脸说道:“恩~要挂瓶了。”

陆羽一向来浅眠,在护士开门的瞬间他就醒了,一睁开眼的时候时子瑗那淡笑的眼睛就直直的坠入他的眼球,毫无意外的看到了时子瑗在下一秒的闪躲。

碍于有外人在旁,要不然陆羽还真不能保证开口就对时子瑗说道,因为他家的丫头实在是太逞强了。

这个护士似乎是个实习的,为时子瑗扎了几次针都没成功,时子瑗由刚才的局促变成了苦闷,护士姐姐啊,您要看帅哥也要看时间和地点啊。

终于陆羽脸一沉,沉沉道:“那么不专业,去换个人来。”

他这冷冷的声音直把护士也急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解释:“吴姐…今天…请…假了,我是…代…她…来的。”

时子瑗不由暗恼,她这是做了一回活靶子了。

也不知是陆羽的话有用,还是护士被陆羽吓到了变得聪明了,一扎就扎中了,时子瑗终于松了一口气,浑身的神经都被这个护士给紧绷起来了。

这个护士哪还敢再留下来,直接就做好了本分的事情,灰溜溜的就跑了,因为陆羽的脸色实在是暗沉得可以,就连时子瑗都感觉得到一股飕飕的冷风袭过般的感觉,何况是这才刚进来的实习小护士。

护士出去后,陆羽就不说话了,随意撇了眼时子瑗,然后就转了眼不看她了,这明显就是在生气。

时子瑗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待遇,她被无视了…

俗话说‘女人是要哄的’,但是男人么?或许也是应该要哄的。

所以,时子瑗打算来个撒娇耍赖,要是陆羽再不理她,她就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好吧,其实这有些夸张。

于是,时子瑗便吸着鼻子,可怜兮兮的用本来和陆羽牵着的手使力拉了拉,“哥哥,你别生气了,都是瑗瑗不好…”

其实这话说得时子瑗自己都要起鸡皮疙瘩了,但奈何这回陆羽像是铁了心一般,双眼只看着窗外,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时子瑗再接再厉,再吸鼻,这空旷的房间里只听得她那浓重的鼻音,嘟着嘴继续道:“哥哥,瑗瑗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整一个撒娇的奶娃。

其实陆羽在听到时子瑗糯糯的声调朝他撒娇的时候就已经不生气了,但是他就是还想要时子瑗为此深刻的得到教训。

回想昨日,他一直都叫不醒时子瑗的时候有多害怕,心急如焚,火急火燎的,待检查出时子瑗的病情时,他一晚上都看着时子瑗,连眨眼都难得眨一下,生怕有什么突发状况。在早上的时候终于听医生说没事的时候,他才松了口气,才眯上眼睛休息了一会而已。

“哥哥,…”停顿一会,“我饿了…”

其实她不是特别的饿,但是她只能说这句话了,她就打着陆羽不会让她饿着的旗号继续撒娇。

时子瑗其实已经是一天加一早上没吃一点东西了,陆羽这会听得时子瑗说饿了,脸上还是一副沉色,不过嘴上倒是说道:“恩…你再睡会,哥哥现在给你去买吃的。”

时子瑗听到他的声音总算是松了口气,虽然陆羽的面色还暗沉,但是语气倒是缓和不少,这说明,有变好的趋势了。

说完,陆羽就出去了,留下一个越走越远的背影和一越来越听不真确的脚步声。

陆羽很快就从医院的旁边买了东西回来,有两份,一份是给他的,一份当然是给时子瑗的。

陆羽先将时子瑗的那份拿了出来,时子瑗扫眼看去,马上就傻眼了,陆羽竟然带的是白粥,貌似没有其他的东西搭配。

陆羽没看她,自顾自的说道:“医生说你现在只能喝白粥的稀释类的,所以就将就着吧。”

其实医生还真是这样吩咐的,不过医生没说只许喝白粥,而陆羽买的是傻味道都没有的白粥,时子瑗看着特别的可怜,呶呶嘴问道:“哥哥,能不能吃你那里的一些有味道的菜啊,瑗瑗真的没事了。”

在陆羽说完话的时候,他就把他那份的菜给打开了,肉香四溢啊,满满的几乎是肉,貌似都是时子瑗和喜欢的。

陆羽连头都没抬,直接把时子瑗打入地狱,“不能。”

这冷冰冰的两个字,终于把时子瑗心里的‘委屈’给惊醒了,‘哇’的一声就哭了,还絮絮叨叨说着:“哥哥,你就知道欺负我,就知道欺负我…”

时子瑗这一哭,陆羽其实就没招了,立刻就换了口气,安抚:“好了,好了,是哥哥欺负你,唉…”

看陆羽吃招,时子瑗便开始维护自己的权益:“我就要吃你的,我才不要喝这没味道的白粥。”

“不行,这是医院吩咐的,何况你现在胃里空空的,一下子吃那么油腻的东西,对胃不好。”

陆羽不上当,但是他的语气却是转为了柔和,手上的动作给改为了把时子瑗的那份白粥拿起,舀了半汤匙,用气吹了几口后,笑着对时子瑗道:“乖,这粥也是很好喝的。”

那么轻柔的语气和温柔的动作,直把时子瑗的歪歪肠子给掐死在腹中,乖乖的将陆羽伸到嘴边的粥给吃了下去,但是还是皱了皱眉,明显就不满意。

但是时子瑗这会才不会那么傻的直接反对呢,因为她还得得到陆羽的原谅,貌似她昨天真的太任性了,看着陆羽的疲惫眼神,也知道是为了她担心了一晚上了吧。

所以,她便再次小心翼翼的说话,“哥哥,你原谅我吧,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说着她还适时的举起那只没打针的手,表示忠贞。

陆羽的动作一顿,‘恩赐’的给了她一眼,听不出情绪道:“真的知道错了?”

时子瑗听言,立刻头像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真的,真的,瑗瑗真的知道错了,比珍珠还真。”那双乌黑亮丽的眼睛闪烁着,也不知道这里面有几分真。

陆羽这回看到时子瑗这模样,忍不住就低低笑了起来,再次舀起了白粥,“来,喝吧。”

不说原谅,也不说没原谅,时子瑗盯着他呐呐的喝粥。

不过一会,碗就见底了,时子瑗对这终于解放了无味的白粥很是开心,微翘的嘴角还来不及下去,就被陆羽的下一句话给懵了。

“哥哥得打屁股,不准有下次了。”陆羽很镇定的说道。

时子瑗浑身一愣,表情扭曲,却不得不在陆羽那压迫似的眼神下点头,像是要让她奔赴刑场一般。

接着,时子瑗便羡慕的看着陆羽大块吃肉的场景,终于一眯眼,不知是药物在作怪,还是真的还很想睡觉,真的睡着了,嘴角还有可疑的银丝。

待她一觉醒来的时候却已经是晚上了,而且过了晚上十点了,整个房间只有一掌灯在亮着,陆羽在灯下不知在翻看着什么。

直到过了一会,陆羽才发觉时子瑗的眼光,才知时子瑗已经醒了。

这次醒来的时子瑗精神特别的好,眼眸亮如珍珠,在看到陆羽转头看她的时候她咧嘴便道:“哥哥,有吃的吗?”

额——她只会说这句了,她确实是饿了。

陆羽似乎是被她这句话给愣了一下,不过脸上的面色不变,站起身,很直接的从一旁拿出了些许吃的,走到时子瑗的床边,“就知道你醒来肯定饿了,来,吃吧。”

时子瑗现在饿得看到什么就吃,直接就不管不顾的拿起东西就吃,连刷牙洗脸都忘记了。

吃完后还特别没形象的打了个饱阂,偷偷眯了眼陆羽,好似没有看到,舒展了下身子,坐了一会,上了下厕所,看陆羽忙着,她便乖乖的躺床数羊,因为她发现她睡不着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陆羽这才走了过来,站到了时子瑗的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时子瑗被他看得有些发麻,便道:“哥哥,你…的工作完了吗?”

陆羽很正色的点头,让时子瑗突然有一种挫败感,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才听得陆羽浑厚的声音道:“正事做完了,那么我们来算算这两天的账。”

时子瑗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缩了缩身子,不敢看陆羽,眼睛看着覆盖在颈部的被角,喃喃问道:“我们…的什么帐?”

陆羽这时却靠得她愈发的近,温热的呼吸直至时子瑗的耳际处,“瑗瑗,你忘记了哥哥上午说的话?”

时子瑗浑身紧绷,“什么…话?”

“哥哥说:哥哥得打屁股…”

陆羽说完,以迅雷不可及的速度就,咳咳,摸上了时子瑗的屁股,他那宽大的手掌准确无误的朝着时子瑗的屁股很有节奏的三下。

幸而他的动作不重,时子瑗懵了过来,也没有感觉到痛,就是有些麻麻的。

接着她完全反应过来就控诉,“哥哥,你说的是再有下次才打的。”

陆羽脸对着时子瑗,轻摇头,“不,哥哥的原话是这样的:哥哥得打屁股,再有下次。所以,哥哥并没有说下次你犯了打。”

时子瑗再次暗忖陆羽腹黑的段数,其实他的段数怎么样都是比她的高,她只能暗暗吃亏,撇眼不看陆羽。

陆羽倒是很是‘关心’的问道:“刚才好像听见你在数羊,是睡不着吗?”

时子瑗奇怪着陆羽怎么突然换了话题,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就是睡了太久,加上刚才一时没控制住吃了太多东西。”

她这句话其实就是解释,她现在还真是睡不着,要不然这都闭眼半个小时了,脑中还是清醒着,就连陆羽的呼吸声她都似乎听得一清二楚的。

陆羽完全就吃惊,只喃喃道:“噢…那我们…来做些可以消化的运动,然后你就可以睡觉了,不用数羊了。”

在时子瑗还没有反应过来陆羽说的什么‘消化运动’时,陆羽已经朝着房间内唯一亮着的灯走去,然后房间内瞬间一片漆黑,接着时子瑗就感觉到身旁多了一具活物。而这个活物,就是陆羽。

不过下一秒,陆羽便一翻开时子瑗的被子,钻了进去,而且还一气呵成的附在了时子瑗的身躯上。

一时间,时子瑗突然感觉鼻子不塞了,闻到的味道都是陆羽身上独有的男性淡淡薰衣草香味。

陆羽按压住了时子瑗的整个身躯,双手开始不安分,先是不由分说的解掉时子瑗身上的障碍,直到时子瑗突然感觉到浑身一阵冷风,才惊道:“哥哥,你干什么?”

那样子,绝对是被陆羽这动作吓到了。因为时子瑗此刻想到的是:这里是医院,而且貌似她两天没洗澡了。

“瑗瑗,你不是睡不着么,那我们就来做些消化的运动。”陆羽低低笑着,嘴唇很准确的找到了切入点,没有再给时子瑗说话的机会。

他的手也渐渐的温柔的抚摸着时子瑗的全身各处,时子瑗的敏感点一一被他肆意的调拨,时子瑗突然浑身发热了起来,四肢百骸的神经仿佛都在召唤,想要找到一个出入点,本来的反抗,却慢慢变成了她环住了陆羽的脖颈,然后往下…

陆羽被时子瑗这么一回应,手上的动作更快,将自己浑身的衣服一一解去,他的火热身躯贴上了她的…

在这事情上,陆羽一向来是温柔的,他一般情况都是根据时子瑗的身体做出的反应而继续,他的温柔渐渐的将她柔化...直至接受他...

在时子瑗浅吟出声后,他才渐渐攻进...…

两人默契交融,终于同时达到快感的最后一刻,时子瑗完全没了力气,在昏睡过去之时她暗暗警告自己:千万别在某人的面前说饿了,或者是太饱了,要不然吃亏的总归是她。

听着时子瑗甜甜的呼吸,陆羽也终是吁了一口气,翻身抱住了她,闭上了眼…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时子瑗发现她的睡衣还在,陆羽在正在捣弄着不知道什么,看见她醒来,陆羽忙上前问候:“怎么样?睡得好吗?”

时子瑗皱了皱眉,昨晚…似乎…好像…也许…她和他在这里就…

想到这,脸烧得通红,连耳根都被蔓延了。

突然她又想到一个问题,貌似昨晚没有…

“哥哥,昨晚…我们没有…”没有做安全防卫。

陆羽咧嘴浅笑,安慰的摸了摸时子瑗的头,知道时子瑗心里在想着什么,“放心吧,这几天是你的安全期,没事的。”

好吧!安全期!似乎连她都忘记了,可是陆羽竟然记得那么清楚,其心可鉴,这厮多精打细算。

“不过,如果一不小心击中,也没事,总归你是要嫁我的。”陆羽这绝对不厚道。

时子瑗顺手抄家伙(枕头)就对着他扔了过去,气哼哼道:“我才不要现在生,我现在大好青春呢。”主要是她都还没玩够呢,如果一个孩子冒了出来,她亏不亏啊。

陆羽很是帅气的抓住了那枕头,再小心的垫在了时子瑗的头下,似是叹了口气,但紧接着勾起一抹笑容,一把环住了时子瑗的身子,头抵在了时子瑗的肩膀上,“哥哥怎么舍得你做未婚妈妈呢,即使我们结婚以后,如果你暂时不想那么快要孩子,那我们就先不要。”

一句话,胜过了千言万语的承诺。

一时间,时子瑗被他给收买了,只呐呐道:“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

陆羽沉吟一会,“恩~等会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他很高兴,因为时子瑗说的是‘我们’什么时候回家,‘我们’这两个字意义非凡。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藕紫色——投了1张月票、13160614203——投了1张月票、zhanhuani——投了1张月票、白白李——投了1张月票……哈哈,群么么…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