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1 哥哥你这样子我心疼五千

011 哥哥,你这样子,我心疼!(五千)

时子瑗看着许阳被陆羽整得模样,心里可真的一大快活了,估计许阳这痞性,只有陆羽能治得了吧,要不然怎么碰到陆羽倒像是小弟了。

可是陆羽看许阳这样怎么够呢,那极品温泉是纨绔子弟常去之所,而这许阳呢,也是偶尔去一次的,他虽然没有去过那里,但也听说过里面一些不堪的事情,这许阳拍须溜马的到这地步,竟然想让时子瑗去极品温泉,简直就不想活了。

“老四啊,我还记得你们在市中心有个专柜需要有货吧。”

许阳一听,马上提起万分警惕,心神气闷,脸上镇定问道:“老五,你不是要和我说你要专柜吧,你要去也没用啊。”

话虽这么说,但是许阳其实已经习惯了被陆羽敲竹竿,也多少了解了陆羽这做事的风格,从来就不说没意义的话,所以,他这是等着被宰了。

时子瑗听陆羽这一说,她就了解了,随即就对着许阳笑眯眯道:“许阳大哥,你那专柜可不可以给我两个,当然,这租用的费用我可以出的。”

要说现在她的‘雅丽’虽然风波过了,但是经过这次的打击,许多专柜都不能再让‘雅丽’上架了,这‘枫叶’集团不管是信誉还是名气都是一等一的好选,她竟然不知道陆羽竟认识许阳这个‘枫叶’集团的富三代。

许阳愣了愣看向时子瑗,再看陆羽一副神情气凝的模样,他的右手习惯性的轻敲着桌面,心里斟酌一番,这老五媳妇到底是干什么的?不是说现在还是在上大学么?

陆羽似乎是看他太浪费时间了,直接就一个挑眉,“老四,这弟妹要你两个专柜不过分吧,而且还可以让你赚钱,你还犹豫那么久?”

许阳眨巴眨巴眼,什么叫不过分,这都是来明强的。虽然有给钱,但是‘枫叶’集团下的专柜哪个不是高价所租让出去的,但是我敢在你的面前收高价么。

“弟妹啊,那你是要卖什么的,你不是还在读大学么?”

他这句话其实就算是同意了,时子瑗也听出来了,随即诚心解释道:“许阳大哥应该听说了前段时间‘雅丽’发生的事情吧,这‘雅丽’里面其实我有参一股,虽然前次的事件已经得到的解决,但是并非得到完全的解决,好几个专柜都被迫下架了,所以…”

‘雅丽’事件闹得也算是大了,许阳这个人看上去好吃懒做,但是他做生意可是一精明人,‘雅丽’发生的事情他当然也是知晓的,但是没想到这‘雅丽’还和时子瑗又关系,真是出乎意料。

“弟妹的忙当然要帮啦,你看看什么时候要,你给我打电话就行了,来,这是我的名片。”许阳很是干脆的拿出自己金光闪闪的名片。

时子瑗拿起一看:‘逍阳酒店’总经理:许阳。

陆羽终于对着许阳温柔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时子瑗,“好了,收起来吧,”然后对许阳说道:“老四,什么时候打算到军区逛一圈,我看你这身子骨得练练。”这厮还在位刚才的事情介意中。

时子瑗小心的收起,她没想到陆羽原来带她到这里竟然是解决她的麻烦来着,顺便结实这富三代许阳,这对她可是有大大的好处。

许阳以为事情差不多完了,可没想到陆羽还说这句话,他的心肝儿被这一上一下的给紧绷着,有苦难言啊。

这时,时子瑗出来做好人,“哥哥,许阳大哥帮了瑗瑗的忙,而且许阳大哥肯定很忙的,应该是没空的,”又对着许阳道:“许阳大哥,你说是不是?”

许阳心里清楚明了着,他这是被人卖了还要帮他数钱,但是他又不得不这样,忙接口时子瑗的话,“是是是,弟妹说得对,以后要是有什么可以帮忙的都可以来找我。”

陆羽这才点头,“那算了,看在你那么上道的份上。”

这个夸张还是鄙视?时子瑗简直想要笑喷了,再加上许阳应景的如释重负表情,不由得给陆羽的腹黑指数再加上那么一分。

这气氛终于归为平静,许阳说话也正常了起来,“老五,弟妹,你们想要吃什么,有让服务员点吗?要不我们这的‘剁椒鱼头’新来的师傅做得好吃。”

“真的啊,那赶紧上吧。”时子瑗被人一说吃的,肚子里的饿瘾被掀起。

陆羽不声不响的稳住时子瑗,对着许阳道:“你怎么还不走,你这么个灯泡在这边,你的那些红颜知己呢?”

可怜的许阳,连一顿饭都吃不了。

“老五,你狠,做你兄弟你连一顿饭都不留我,你是当心弟妹会喜欢上我吧,其实你不用担心,即使弟妹喜欢上我,我也不会抢的,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越说越离谱。

陆羽瞪眼,“难道你这是皮痒了?”

许阳苦闷,拉出椅子,“好,我走,你就是利用完我就让我走,真是不够意思。”说完,安分的开门、关门,走了。

时子瑗要笑翻了,这许阳真是太搞笑了,就一活宝啊。

陆羽这会温柔淡笑着,虽然这许阳是他好兄弟,但是他和时子瑗难得有机会单独出来吃一次,他可不想某人破坏气氛。

许阳鉴定:陆羽这厮,其实就是一‘重色轻友’的。

不过一会,服务员就上菜了,足足有六种菜色,看上去都色香味俱全,时子瑗二话不说便开吃,可真是饿死她了。

相反陆羽,他一直给时子瑗夹菜舀汤,只吃了一点点,一向来吃得就不多。

“瑗瑗,我们就订婚吧,叔叔阿姨那里我会说清楚的。”

时子瑗稍稍一愣,然后眯眼笑对着陆羽道:“哥哥,我同意啊,只要你说服了老爸、老妈就行。”

她能不同意么?她会拒绝么?

都不会的。

一个男人在他的计划里事事都围绕着你,事事为你考虑,事事都请求你的意见,有些事,他做了,他不说,她都能明白,这样的男人她能拒绝得了,肯定拒绝不了,因为他的未来都有你的参与,这样,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你同意就好了其他的事情都交给哥哥。”他其实就怕她不同意,毕竟,她才十八岁,是个青春洋溢的年龄,如花一般的年龄。如果她反对,他也是能理解的,但是他多少会有些失望。现在她没反对,那么他…真的很开心。

说到这,时子瑗不由关心起一个问题来,问道:“哥哥,估计爸爸那里没那么容易说服呢,他可是舍不得我这个女儿的哦。”

陆羽浅笑点头,伸手理了理时子瑗凌乱的发丝,醇厚的声音从她头顶上响起,“放心吧,哥哥自有打算。”

陆羽这么说,时子瑗就不担心了,因为她了解的陆羽从来就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而他的承诺根本就不用口来说,用的是实际行动。

时子瑗这思考着,陆羽突然来一句,“明天,到哥哥军营吧,让你去参观参观。”

“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进去吗?”时子瑗的眼底闪闪发光,看着陆羽的眼眸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

陆羽虽然进军队一年了,但是时子瑗从来就没有去过,她从前世就有一种想要到军队参观的愿望,这世虽然陆羽是军队的人,但是一般情况下是不准带家属参观的,连探望都是难得的机会,这会陆羽说要带她去参观,能不让她兴奋么,肯定是激动啊。

第二天,时子瑗由于一个晚上太兴奋,压根就睡不着,起来的时候已经和熊猫眼有得一比了,直把陆羽给无奈得心里有些后悔。

后悔什么呢?后悔提前和时子瑗说了,因为时子瑗以‘明天运动消耗过大,所以晚上不宜有过多的运动’为由,直接让他一个晚上‘热火难消’,不知道冲了几次的冷水澡。

到陆羽所属军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时子瑗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眼睛直溜溜的转个不停,总之,她就是想要把这一切都记到脑海中。

陆羽所属的军区算是中央直属区,这里的一切都是严谨的,就连守门的两个人都是一副严肃的样子,似乎他们本来就是柱子一般…时子瑗看此现象,脚步都不由小心翼翼了起来,油然而生的一种佩服在她的心里流窜,这里的人,可都是为了国家奉献的人,是第一线保卫国家的军人。

军人这个定义或许在大多数人来看是一种军队训练出来的人才,他们为了国家是无私奉献的。但是,谁的命不是命,谁的人生不是人生呢。军人也是父母的心头肉,也是一个军嫂的依靠,同样也是儿女的依托,有血有肉,他们的无私,其实就是一种对国家、对人民、对自己的一种责任。

陆羽直接带着时子瑗进了家属大区内,一开始的他是没有单人房的,但是现在他有了。

时子瑗扯了扯陆羽的衣服,小声问道:“哥哥,你这里没有一个女的诶,难道都没有什么文艺兵吗?”

这里只有公的,没有母的。时子瑗一直以为军队会有那么几个女兵,而女兵就是来这采访啊、文艺的…但是她就是没有看到。

陆羽看时子瑗如一只探头的老鼠,说话也像蚊子一般,不由低低嗤笑,温柔的摸着时子瑗的头,“瑗瑗,你可以说大声一点的,还有,我们这真的没有女的。”

其实其他地方的军区一般都是有女兵的,但是他这边的不同,就是没有一个女兵,就连上头要来采访,也是不被允许的,因为这样有太多的机密文件。这次他可以带时子瑗来,其实就是带着时子瑗来参观这片不在训练的区域,要训练的区域范围不仅危险,而且还有专门把守,没有出示进入证,是不被允许进入的。

时子瑗被陆羽这儿似调笑语气一说,不由红了脸,好吧,其实她只是疑问一下而已,况且也不是她要小声说话,而是这里真的好安静的说,只听得到走路的声音。

陆羽不过一会就站在一门前,“到了。”

掏出钥匙,熟练的解锁,打开门。

两人一同进去,陆羽把时子瑗安置到了床铺上坐着,他去倒水,这一路走来,他们都口渴了。

时子瑗环视着这只有不过十多平方米的房间,房间内有一小小的方桌,桌上放着一些书籍,还有两茶杯;她所坐的床铺是硬板床,单人的,**有一折叠成三角的被子…总之,这里都表示出一种干净、简单的样子。

陆羽就是在这里的环境里休息,这里的条件都比不上外面的五分…而陆羽却是要在这住着,难道晚上冬天不冷么?夏天不热么?

陆羽转过身来的时候就看到时子瑗一副心疼的模样,心知她是在想什么,走上前去,“来,瑗瑗,先喝水。”

时子瑗呐呐的接过,嘴中不自觉的问出:“哥哥,你这里吃得好吗?”

她这是由住而想到吃了。

陆羽轻笑的坐在了时子瑗的身旁,双手握住了她的,“瑗瑗,你是看着哥哥这里条件没有外面的好吧,其实在这里吃的还真的不错,天天都有荤有素,搭配均衡,完全就对应我们的情况来饮食的,可能这里吃的还比你吃的好。”

这话陆羽说的是真的,因为这军队里吃的还真是好料,这家属院里头其实还是有人种菜什么的,很方便,肉都是新鲜的;就是这住,其实也算是好的,只是不必外头。

时子瑗嘟着嘴对看陆羽,眼眸里闪着暗光,“哥哥,你就别骗我了,你看你现在长得那么黑,都和黑人有得一比了;还有,你看看这房子里,什么都没有,就连书籍也全都是军事的…哥哥,你这样子,我心疼。”

说着说着时子瑗的眼泪就毫无预兆的掉了下来,脸颊上立刻就布满了泪水…

陆羽见此,心里急了,忙伸手抹去时子瑗的眼泪,可时子瑗的眼泪就像是水龙头一般掉个不停,完全就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

“呜呜呜~”

时子瑗出声哭了,她不知道她是在哭什么,或许是在哭陆羽真的活得好辛苦;或许在哭陆羽为了他们能够在一起付出真的很多;又或许在哭为什么她不能帮上陆羽一点忙,只能让陆羽一个人那么辛苦的奋斗…

突然一种温热的触感在时子瑗的脸颊上蔓延开来,原来,陆羽急中生智的用唇来一一吻去时子瑗的眼泪。

这眼泪,是咸的,又是甜的…

一种幸福在他们之间渐渐笼罩…

陆羽带着时子瑗来这里,其实是想要时子瑗更加的了解他,也更加的走入他的生活,彼此互相照应,彼此互相的融合…这才是未来的保障。即使是时子瑗这会因为心疼他而哭得如此,他也不后悔,因为这正是证明了时子瑗对他的感情深厚,也因为他知道他的人生中不能没有时子瑗这个人。

时子瑗哭着哭着呼吸愈发的沉了,吸着鼻子,眼睛里透着氤氲的泪珠看着陆羽专注的吻着她,眼里还带着笑容,是一种幸福的笑容,她的脑中不由闪过一个念头:这一生,她和他注定是分不开的。眼前的这个人,她要定了。

时子瑗停止了哭泣,眼泪也停了,陆羽这才放过了她,双手捧起她的脸颊,促狭道:“瑗瑗,你变小花猫咯。”

时子瑗下意识的就回道:“你才小花猫,你全家都小花猫…”说完,她才意识到,她竟然连自己都算进去了,而后又意识到她竟然把自己归为了是陆家人了。

陆羽听到她这话,低笑不停,然后点着头,“恩恩,都是小花猫。”

这一刻,两人的心似乎从未如此贴近过。

这时候的时子瑗面如红霞般红润,眼如碧波潭水般晶莹,唇如蔷薇花那般惹人心神荡漾…

而陆羽就这么紧紧的盯着,浑身一紧,嘴唇自然而然的附上了那张令他失神的小嘴,恩~果然还是那么的香甜可口。

时子瑗没想到陆羽来那么一招,不过这次她很上道的就回应了过去,她的手自觉的把杯子放入一旁的桌子上,而后紧紧的禁锢住陆羽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

得到时子瑗如此火热的回应,作为昨晚被禁—欲一晚上的陆羽哪能做得了‘柳下惠’,一个用力就把时子瑗给扑到在床,一只手熟练的从时子瑗的衣下摆往上…这一刻,从未有过那么想要一个人,想要将她紧紧的揉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zhuang051126——投了2张月票、qin1314——投了1张月票、mickeyliu——投了1张月票、白白李——投了1张月票…群么么——么么——

另:亲们,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他的未来都想着你,那么这个人应该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了...千万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