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0 老婆我可把身家都交给你了五千

010 老婆,我可把身家都交给你了(五千

这话让时子瑗立刻就麻了神经,脸颊不可控制的灼热红烧,心里有一角萦绕着满满的惊讶和复杂情绪。

陆羽说的是订婚,不是结婚,但是她总有一种感觉,要是她和他都达到了年龄,恐怕陆羽就会说是结婚了吧。

没听见时子瑗的回答,陆羽懒懒的伸手在时子瑗的脸颊上慢慢摩挲,微许粗粝的感觉对着时子瑗那如玉光滑细嫩的皮肤,使得时子瑗瞬间一颤,呐呐道:“哥哥,是不是太早了?何况…我爸那里…”会同意才怪。

陆羽的眼眸灼灼的看着时子瑗,轻轻的笑起,认真道:“瑗瑗,只要你同意,哥哥就绝对有办法。”

其实陆羽要时子瑗订婚的原因有很多方面,而现在推拨这订婚的原因有二:一是因为时子瑗的身边不乏有喜欢她的人,他吃醋;二是因为这次时子瑗被绑的事件,纠结其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关系,他不想让别人以为时子瑗只是他可有可无的人,而是要让时子瑗光明正大的受着他的保护。

可是其最终的原因,还是陆羽私心作祟,他是想早点把时子瑗的名分确定,这样的话,觊觎她的人就会退却,而他也是光明正大的拥有。

时子瑗努嘴,不说话,直直的看着陆羽。

陆羽急了,另外一只手继续不安分起来,对着时子瑗就是上下摩挲,接着嘴唇堵住了时子瑗的那张。

酥酥麻麻的感觉立马就沁入时子瑗的四肢百骸,连神经都被陆羽给掉了起来。

其实她并不是反对订婚,主要是她这一订婚感觉怪怪的,她虽然思想成熟,但是她现在才十八岁。老爸那里其实也应该很难说过去,如果老爸问为什么要订婚,她该怎么回答?老爸再怎么思想开放不少,但是也难同意说是要那么快就让她这个女儿挂上别人的招牌。

陆羽不满于时子瑗这会的神游,牙齿轻轻一咬,时子瑗吃痛,委屈的看向陆羽,这厮是愈发的无法克制了,她都感觉到那炙—热又起了。

很快,两人又是一吃翻云覆雨…时子瑗再次被吃干抹净,而这次,她被‘折磨’得晕昏了过去,总之,她就是累得睡着了。

待到她醒来的时候,是感觉到下身湿湿的,眯眼一看,原来——陆羽正仔细的拿着毛巾为她擦拭着,她的脸瞬间便得通红,他怎么可以…这做是一回事,但是陆羽这么为她清洗又是一回事,她想,她敖娇了。

时子瑗又闭上眼了,因为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场景,羞都被羞死了。

而陆羽其实在时子瑗醒的时候就发觉了,因为时子瑗醒来时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浑身紧绷。而他呢,却是像是没事人似地,硬是做着他的‘工作’,他其实是个好娃子。

接下来,陆羽很自然的为时子瑗穿上内裤、睡衣,然后他就坐在了床沿上看着时子瑗,那眼神温柔得简直可以腻死人了。

终于,时子瑗被他这灼热的视线装不下去了,偷偷眯眼,假装刚醒来的样子,喃喃道:“哥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正想说‘你吃了没’,脑中却闪过昏睡前的画面,立刻就禁了口。

陆羽也不拆穿,只是温柔的笑了笑,伸手拂开挡住时子瑗额际的发丝,清亮的声音响起,“小懒猫,起床了,现在都晚上六点咯,想要吃什么,哥哥去做。”

六点?时子瑗愣了,那么晚了,朝着窗户一看,原来窗外已经昏暗无边了,不由暗恼怎么会睡那么久。

陆羽看着时子瑗微微蹙眉的表情,心里甚欢,原来他是爱死了这种感觉,因为他的瑗瑗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那么可爱。

“恩?要吃什么呢?”

陆羽的话暧昧非常啊,这话明显就让时子瑗想到了先前陆羽说的‘他饿了’这句话的涵义。

于是时子瑗嘟嘴表示不满,就是这个人让她一睡就睡那么晚,回到宿舍还指不定被那几只给盘问呢。

“哥哥,你真坏,你要先出去,我要起来,然后吃饭,还要回学校呢。”不回去,她怕再次被吃干抹净。

陆羽很自然的摸摸时子瑗的头,出门了。

时子瑗对着陆羽的背后做了个鬼脸,便慢腾腾的起床了。因为陆羽把她浑身都用热水擦拭了一遍,所以感觉并不怎么累。

到大厅的时候,陆羽却是坐在了沙发上,看着时子瑗洗漱完毕出来,直勾勾的看着她,“瑗瑗,怎么样,要不我们出去吃吧?”

其实陆羽本来是打算要煮的,但是煮实在是时间太久,一方面还担心着时子瑗被他这一折腾,肯定早就饿了。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的,时子瑗在穿衣服的时候就听到了肚子里传来的抗议声音,心里又直骂陆羽这厮太腹黑,她就这样又被拐上床了。

但是她又不想出去吃,好不容易陆羽回来一次,他们竟然要出去吃,那她这女朋友当得也太不地道了,所以,她很淡定的反对:“哥哥,我想要泡面。”

话一出口,简直把时子瑗自己都给雷死了,她怎么会说出泡面这两个字,虽然我这些天吃了不少的泡面。

果然,陆羽一听脸唰的黑了,干巴巴道:“这些天你就吃了泡面?”

然后起身,将时子瑗一拉到他的腿上坐好,又轻柔道:“哥哥不是说了不许吃泡面嘛,你怎么又吃,泡面没营养不说,而且还有致癌成分…”

得,时子瑗其实最难挨的就是陆羽这样的口气,这样轻柔的语气,这样的自责又内疚的表情,所以,她马上就投降了。

“哥哥,瑗瑗错了,瑗瑗再也不吃那个了。”

陆羽不自觉长长吁出一口气,喷洒在了时子瑗的脸上,“乖,以后都不吃了。”

‘乖’这个字直把时子瑗渗得慌,背脊立刻就挺直了。

像是赴刑场一般,“哥哥,你放心,瑗瑗绝对不吃了。”吃了绝对不让你知道。

陆羽点头,轻轻的将时子瑗放在了沙发上坐好,然后在电视机的桌子抽屉里拿出了一纸袋,像a4纸那般大小。

走到时子瑗的面前,将那纸袋放到了时子瑗的手里,“看看。”

时子瑗对于陆羽这突然的举动有些奇怪,但还是依着陆羽说的,打开了纸袋,而纸袋里面的是——房产证、银行卡、还有什么保险证…七七八八的东西,都有一共同特点,那就是都是钱,这些东西都是和钱有关的东西。

陆羽在她看的时候便凑到了时子瑗的肩膀上,撒娇道:“老婆,我可是把身家都交给你了,你可要对我负责。”

时子瑗不禁笑了,转头看着陆羽那黑如点漆的眸子,里面的表情都表达着他的认真,不过听着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她还真的笑喷了。这语气,这语境,怎么感觉陆羽是在说他被她包养了呢。

“老婆,你可不能不接受,这些东西不给你我给谁啊,这些可都是我自己赚的钱,然后自己买的房子。如果到时候你想要在a县城里住,那么那里有一套就在你家附近的别墅;如果你想...

要到d市,那也有房子,我买了两套,有一套是我专门把关新做的,而且只要一装修,我们就可以住进去了;如果你想要在这里住,那我也买了一套四合院,你不是一直说四合院好吗;当然,到时候如果你想要住进我们军区的家属区,也是有的…”

时子瑗越听越惊,陆羽原来都一一准备了,她竟然都不知道陆羽准备了那么齐全,连未来都像是规划好了,而他的未来,就是她的未来。

时子瑗又抽出三张银行卡,闪在陆羽的面前,问道:“哥哥,怎么有三张?”

一张农行,一张工行,一张建行…陆羽入部队才一年而已,怎么会有三张卡。

至于她为什么会有次疑惑,那么因为她相信陆羽不会拿出他的父辈、祖辈的钱来交她保管。

陆羽轻轻的捏了捏时子瑗的鼻子,淡笑回道:“这三张卡有农行的是部队发的钱,里面应该有个好几万吧;工行是我这些年炒股的钱,估计里面有个几百万,我也不清楚了,因为我拿着里面的钱去投资了;建行是这些年我将那房子买了然后又买的剩下的钱,估计里面有个三百万吧。”

时子瑗听着陆羽的‘报告’,嘴里发出嗤嗤的笑声,被陆羽一把捂住,“老婆,你放心,我养得起你。不过,现在可要老婆你养我咯。”

时子瑗调戏似地伸出手轻勾陆羽有韧度的下巴,“哥哥,你这样,让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把你的钱,拿去保养一大堆的小白脸了。”

看看,这就是得瑟中的女人。

陆羽脸蓦然一沉,“你敢…”

时子瑗默不作声,却在陆羽这高压下不得不说道:“哥哥,你把身家都给我了,我有什么不敢的。”她突然发现,其实被人宠到天上的感觉像是被捧上了天堂一般自在、快乐。

陆羽被她这句话给气得,不由分说的用唇堵住了说话乱七八糟的某人,许久后才放开,看着瘫软在自己怀中的小女人,嘴角微勾,问道:“还敢不敢了?恩?”

时子瑗迷糊中缴械投降,“不…敢了。”

“那好,那我们去吃饭吧。”

时子瑗迷迷糊糊中被陆羽带到了一个颇为浪漫的场所,总之,这个地方,她压根就不知道,也不认识。

但是陆羽却是很熟悉,因为他和她一进门,里面的服务生便惊喜的道:“陆先生,您来了。”

这句话,显然表明了陆羽这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恩…阿阳呢?”陆羽轻轻应声。

这个服务员明显就是个激灵的主,“陆先生,您稍等,我这就去找老板下来。”

说完,便带着他们进了一个包厢。

时子瑗凝着陆羽,就是不说话,陆羽被她这眼神看得有些讪然,“瑗瑗,这是以前宿舍老四阿阳的酒店,这小子军校一毕业就不干事了,出来炒股赚钱就开了这酒店,也算是搞得还不错。”

时子瑗抿息,还不错吗?很不错了好不好。看这地段,看这人流量,看这装修,无一不显露出一个金光闪闪的‘钱’字。

陆羽接着又道:“当然,你老公我也是参了一股在里面的,我来过两次,所以那服务员认识我,不过应该是以为我只是阿阳的好朋友。”

陆羽这厮的行为愈发的明显,时子瑗意识到恐怕订婚这事,她是必须得答应了,而且貌似她心里也很愿意。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似乎脚步稍稍停滞,但随即又走了进来。

来人一身紫色紧身服,看上去有些痞,有些妖,完全就不像是从军校里出来的人。

“老五,你这是弟妹吧。”

许阳清亮的声音惊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时子瑗看,貌似早就认识了一般,但是眼神里一瞬间疑惑变成了肯定。

时子瑗不知如何应答,陆羽便开口了,“恩,你弟妹,时子瑗,你唤瑗瑗就行。”

陆羽这一开口,那么就确定了时子瑗就是许阳心中的想法了。

“真的啊,”许阳说着便伸出手到时子瑗的面前,“你好,我许阳,是陆羽的同室寝友,也是好兄弟。”

其实时子瑗这三个个或者是这个人在陆羽的宿舍都不个陌生,谁不知道陆羽有个青梅竹马、疼在心坎的老婆啊,不管是名字他们如雷贯耳,就是人也是大概认得出的,因为陆羽的手机里满满的都是她的照片。

时子瑗看许阳那么的自在欢快的和她打招呼,她也浅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你好。”

刚才她还觉得许阳有那么一些痞性,但许阳这么直率的性子,而且热情大方的动作,心里不由改了对他的看法。

接着许阳就这么坐在了他们的对面,长篇大论了起来。

“瑗瑗,你可能不知道,老五有多么的可恶,占着自己的班长,每次都剥削我,不是让我陪他跑步,就是让我陪着他做俯卧撑,那段岁月…还真是不堪回首…”

说话的时候,再配上他生动有趣的表情,直把时子瑗乐得,笑得不着边际了。心里对许阳又有了一看法,那就是许阳这人还真是一开心果。

时子瑗和许阳两人‘相见恨晚’,可把陆羽给闷得,一个厉眼甩给了还正欲想要爆丑的许阳,许阳颤颤的就禁了声,还嘀咕着:“哼,连说都不许说,真霸道。”

时子瑗突然大笑声起,伸手就拍打了下许阳的肩膀,“许阳同志,我深深的同情你,但是你还真是没有百分之百了解哥哥,他可是会…事后算账的哦…”

至于真的会不会不知道,但是这句话的效果却是极佳的,因为许阳忽地就‘委屈’的看着某女,“弟妹,你可真得管管,不然你救救我吧,我打不过他。”

这个‘他’,当然指的是陆羽。许阳其实碰到陆羽也不知道是他好运呢,还是他背运了,因为他一开始和陆羽的认识就是拳脚相加,后来打着打着就成了兄弟了,还是‘两肋插刀’的那种。不过有件事许阳绝对是无法面对的,那就是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没有打赢过陆羽,所以,他才…会这么‘怕’陆羽。

时子瑗听完他的‘苦诉’,似是认真的想了想,眨巴眨巴眼睛,突然笑得无比单纯,“许阳大哥,如果你想要讨好哥哥,那么你就必须要先讨好我,要不然,哥哥绝对是不会放过你的,那么结果,你是知道的哦。”

许阳吐血,因为时子瑗的话正中他心,接着他摸了摸口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貌似白金的,认命道:“弟妹,这张卡是‘枫叶’集团下的白金卡,此卡只发行十张,有了此卡,在‘枫叶’集团下的任何百货买东西都可以免费,无时间限制。”说完,把卡正经的拿到时子瑗的面前,貌似在进行交接仪式一般。

时子瑗‘漫不经心’的眯了眼那张白金卡,心里暗忖:好小子,果然出手大方,这‘枫叶’集团在全国都有分店,不少于上百家,里面卖的东西可谓是应有尽有。

不过她很是‘苦恼’的摇头,“许阳大哥,不是我不帮你,你知道的,要是哥哥一步高兴,那么他的气就难...

消…”

陆羽在一旁看着直憋着笑,抽了抽嘴,但是默不作声,完全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情,许阳只知道,陆羽这会很严肃。

许阳抬眸,又低头,再抬眸,可怜兮兮的又在口袋继续摸,道:“弟妹,那我这还有一张卡,这张卡是‘极品’温泉里的卡,据说里面有…”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被陆羽一个厉眼给硬生生的压了下去,陆羽沉沉的声调响起,“那温泉卡就不必了,瑗瑗,把这张白金卡收起来,就当做是他给弟妹的见面礼,另外由于温泉卡不用,那么就用现金来代替,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老四你说过你这张温泉卡价值五十万的,那就折合成现金给瑗瑗吧。”

许阳听着陆羽的话,嘴越张越大,还看到时子瑗笑得直抽嘴的模样,接着他终于脑中闪过一个思想:丫的,他碰到了一对腹黑夫妻,而他竟然就这么羊入虎口了。

------题外话------

谢谢亲的支持哈:15888403079 投了1票、102512 投了1票、yhrxgy 投了1票、金恩雅 投了1票、hiwing2 投了2票、烛芯 投了3票、非语默陌 投了1票(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