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7 人生处处狗血剧

017 人生处处狗血剧

在时子瑗的软磨硬泡下沈大美人终于被攻陷了。

原来,在时子瑗不在的几天中,沈大美人‘巧遇’一花花公子哥,而这花花公子哥又刚好上一代的长辈认识,这一来二去的,上一代的长辈好似乐见其成,那个花花公子哥也似乎对沈大美人上了心,天天都短信、电话不断,而且沈大美人还迫于家庭长辈的压力不得不和那花花公子哥一起出去玩乐。这不,这才几天呢,沈大美人就瘦一圈了。

时子瑗盯着沈落说话的神态,从来就没有看过她这种恨不得把那花花公子哥给扔到火星的模样,恐怕她也没有那么讨厌那个人吧。

说了大半个小时,沈大美人终于来了个结论:“瑗瑗,你说那个人是不是很讨厌,从来就没有见过那么不要脸的人。”

时子瑗按兵不动,假咳一声,低沉着声音道:“落落,你一直说那个什么鼻涕虫花花公子,但是他到底叫什么啊?”

沈大美人眨眨眼,一副迷茫的模样对着时子瑗,反指着自己,“瑗瑗,刚才我没说那个鼻涕虫的名字叫做许阳?告诉你啊,这名字压根就不应该按在他的身上,他压根就不配这个名字…”

厄——沈大美人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

时子瑗却被她说出来的名字给呆怔得可以——

许阳?难道是陆羽前几天带着她去见的那个人?

一把抓住了沈落的手腕,铮铮问道:“落落,这个许阳是不是以前读的军校,然后现在开了一家酒店?是‘枫叶’集团的那个许阳?”

“你怎么知道?”沈落怔了半响,反问道。

得到确认的时子瑗忽地哈哈大笑,笑过了之后,才娓娓道来:“落落,许阳大哥好歹一帅哥,你一直用鼻涕虫花花公子哥的称号似乎不太好吧,而且许阳大哥以前在军校的时候是和哥哥同个宿舍的,我前几天才见过,不像是你说的那样啊。”

好吧,看在前几天许阳这厮大出血的份上,她就勉强为他争一二分的薄面。

“什么?那个道貌岸然的鼻涕虫竟然还认识我最最最崇拜的陆羽大哥,他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沈大美人毫不犹豫的把许阳踩在脚底,尽情的鄙视。

时子瑗对此闷笑不已,好吧,其实她心里很高兴,因为她家哥哥被人崇拜中。

突然沈落的手机响起,沈落抬眸一看,面色微微不愉,接着愤愤的将手机举在了时子瑗的面前,语气十分不满,“瑗瑗,那个鼻涕虫又来了。”

时子瑗撇眼看去,厄——手机上备注许阳的名称是:鼻涕虫。沈落这作风可不似平常啊。

“落落,要不,我帮你接了?”

沈落像是手里拿着炸弹一般,将手机一扔到时子瑗的手里,沉沉一句:“一定得帮我打发了,不管你用什么理由。”

时子瑗犹豫一秒,按了接听键。

“落落,你终于接电话了,今天我们就去离你学校最近新开张的餐厅去吃饭吧,我都打听好了,里面有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点心,你几点下课,我就接你。”

瞧这电话那头的人多有诚意。

时子瑗稍稍一思考,紧接着回道:“许阳大哥,你对我们学校附近那么熟悉,要不还是请我们宿舍的姐妹们一起去吧。”

“你是…落落宿舍的?”疑问句。

“许阳大哥,才两天不见,就听不出我的声音啦?我是陆羽哥哥的女朋友啊,前几天见过的。”

“什么?什么什么?、、你是老五的媳妇,时子瑗?弟妹?”不可置信的声音。

时子瑗听着他的话,脸不由自主的微微红晕,“恩~”

许阳却在这个时候一根筋了:“不对啊,我明明打的是我家落落的手机号码,弟妹,怎么打到你那了?”

好吧,一向来机灵的许阳,这个时候犯迷糊了,完全就在这两天忘记了时子瑗在这学校读书的事实。

时子瑗却嗤嗤一笑,“许阳大哥,你这也太健忘了,我也是在清华大学的,”顿了顿,半调侃道:“还有,什么时候我们家的落落成了你家的了?”

沈落一听这话,立马就抢过了时子瑗手里的手机,大声道:“鼻涕虫,你别破坏我的名声,今天老娘我就不去吃饭了,你自己一个人去,你告诉我妈,我就不回家了。”

言毕,很正色的挂断了手机,并且将手机一关机,一摔床,“哼,这鼻涕虫,竟然破坏老年的名声。”

而另外一头的许阳,还在摸不着头脑,心里的伤心劲儿喔——无法言语。

时子瑗在听到‘老娘’这两字从沈大美人的嘴里说出来就不淡定了,立刻上前安抚:“落落,你可是校园一花,这追求的人天天盯着呢,要注意形象,注意…”

沈大美人可怜兮兮:“瑗瑗,你说我招谁惹谁了我,我妈竟然说要是不和这个鼻涕虫一起出去吃饭,就扣我的生活费,你说,有这样的妈吗?”

这话一出,时子瑗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沈落会对许阳那么感冒了,这追究其由,这生活费可是主要原因,这可不是在挖沈落的**么?不过,这许阳到底和沈落的家里有什么关系,沈落的妈妈竟然说出这句话,难道沈落的家里已经确定的要撮合他们两个?

在时子瑗的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难道沈落也逃不脱家族联姻的未来?

或许,这许阳是真心的对沈落;又可能,似乎、也许沈落也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讨厌许阳,而是在抵抗家里对她的安排。

作为朋友来说,其实沈落和许阳两个人搭配起来还是不错的,两人的性格可以互相补足。一个个性优雅张扬、不拘一格的沈落;一个似是花心但却有头脑、会逗人开心的许阳。这样的配对,似乎很好。

要不,她来做一次红娘?

时子瑗在这几秒钟,脑袋瓜子闪了多少念头了。

“落落,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呢也认识许阳大哥,其实许阳大哥挺好的。如果你一定要彻底解决,那就必须和许阳大哥当面说清楚,不然你这样也于事无补。”

这话说明,时子瑗心里已经有百分之五十的心理想做红娘了。

或许沈落也是想了不少,竟然一口就答应了时子瑗的话:“瑗瑗,你和我一起去。”

‘星园’餐厅内,橘红色的灯光在荧荧发亮,格调幽静的餐厅内浪漫气氛甚是浓郁。

面色微沉的沈落无视着提前到来的许阳,时子瑗这个‘灯泡’做得可闪光了。

许阳终于弄清楚了时子瑗和沈落的关系,而似乎对时子瑗是更加的殷勤了。

比如:

“瑗瑗,老五怎么能就这么丢下你去军队实行任务了呢,要大哥我说,你就应该好好的鞭策鞭策,要是他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大哥,大哥帮你出气。”

额,您老打得过我家哥哥?

“弟妹,等你结婚的时候,一定包个大大的红包给你。”

这明显就是必须的!

沈落被他这絮絮叨叨的话似乎烦闷了,一拍桌面,瞪了眼许阳,接着对时子瑗道:“瑗瑗,我先去下卫生间。”

说完,还不待时子瑗回应,就‘哒哒’的走了。

而这个时候,许阳终于停止了絮叨,时子瑗终于有了说话的缝隙时间。

“许大哥,你是真的喜欢落落?”

许阳面色深深,眼神从看着沈落远去的背影中转回,眼底一丝不苟的认真,郑重点头,“是真喜欢。”

“就因为落落现在漂亮?还是因为家里的原因?”时子瑗紧接问道。

许阳摇头,神态似是在回忆:“我在七岁的时候就认识落落了,那时候的落落才是一个刚走路胖嘟嘟的样子…”

许阳说了很多,但是又好像说了很少,因为到他说完,沈落这个去卫生间的人都还没有出来。

原来许阳和沈落是相当于青梅竹马了,但是小时候的许阳还真是一个鼻涕虫,但是对沈落是最好的,有什么东西都是给沈落先尝先用,但是自从许阳上了高中,他们就渐渐没了联系,而那个时候,沈落却还在上小学…

这时子瑗正回味着,突然,头顶上响起一尖声:“时子瑗,你竟然会背着你的亲亲哥哥出来偷偷约会,你可真行啊。”

这冷不伶仃的话,讽刺意味甚浓。

时子瑗循声看去,入目的是幸灾乐祸、满面讽刺意味的姜篱,看她的表情,明显就误会了她和许阳的关系,而且还严重扭曲了。

此刻,时子瑗只想大呼:人生处处狗血剧。

本来沈落和许阳这对冤家的事情已经够狗血了,没想到这沈落一离开,还碰到了向来对她冷言冷语、巴不得她出些事情的姜篱。

许阳是不认识姜篱的,但是他是什么人?一听一看就清楚了姜篱这个娇娇女的本性,翻了个白眼给姜篱,懒懒不屑:“哪里来的苍蝇?”

这话,可惹恼了姜篱了。

接着就大吐时子瑗之坏水:“你和时子瑗的关系不一般吧,你难道不知道她有男朋友了吗?还有,看你长得不错的样子,能到这里也算有两个钱,但是你脑子也太不会用了。时子瑗,我初中就认识了,这个女人,先是认了好几个干哥哥,然后…”

不得不说,姜篱还真是很‘了解’时子瑗,连时子瑗一天中‘吃什么饭菜、什么时候上厕所’都一清二楚。

时子瑗嘴角抽搐,暂时不出声,任凭这个姜篱先吐着…

许阳听着姜篱的话,浑身起鸡皮疙瘩,原因是:姜篱说了一大堆的陆羽对时子瑗是如何如何的温柔、细心…这和他所认识的陆羽相差了不止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