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8 太拉风的男朋友也烦恼

018 太拉风的男朋友也烦恼

许是姜篱说得话太多了,口渴了,终于有了暂停下来的趋势,娇喘着气息,铮铮的看着微微低垂着头颅的时子瑗,心里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认为时子瑗这是在心虚。

‘噗——’

时子瑗终于很没形象的笑了起来,明媚的眸对上了姜篱,话语温和,却掷地有声:“就算是这样,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轻声细语般的语气,仿佛刚才姜篱说的是别人,而不是她。

“你…”姜篱喉咙突咽,然后又气势勃勃,“我会告诉夜阑风的,让他看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

话毕,她狠狠的瞪了眼时子瑗,然后不屑的扫了眼许阳,一个甩手,拂袖而去。

时子瑗被姜篱这话给呕得哭笑不得,这姜篱…怎么那么多年过去了,还不知道收敛情绪。

感觉到许阳灼灼的眼光,时子瑗对上去,“不好意思许大哥,这个姜篱是我的初中、高中同学,一直都和我不对盘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许阳罢手,这有什么好介意的,他这是平白无故被当做了‘第三者’而已。

接下来,他们的话题便又回到了先前的时候,乘着沈落还没有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子瑗在心中已经确定了一定要帮许阳一把的打算,如今社会,痴情男已经很少了,特别是青梅竹马的爱情真是少之又少了。

巧的是时子瑗和许阳刚好谈完,沈落就面色沉沉的坐下座位,气哼哼的一口喝了半杯饮料,显然…刚才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

“落落,怎么啦?”时子瑗疑惑问。

沈落撇了眼许阳,接着摇头,“没事,肚子饿了,吃吧,反正不吃白不吃。”

看着沈落明显就不想让他多介入的态度,许阳的脸色稍稍一僵,但是社会上的阅历已经把他磨成了一种叫做稳重的东西,也知道他和沈落之间的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就说得清楚的,眼神稍稍一顿,很快就招呼着她们两个,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

沈落不说,时子瑗也不多做勉强,三个人吃饭的样子都很优雅有度,一个小时后,许阳送了她们回学校。

走的时候,许阳微微踌躇了一秒,便神色认真的对着沈落道:“落落,我真的没有耍你,我只想和你好好的相处,放心吧,以后不会每天来打扰你了,伯母那里你也放心。”

沈落一滞,奇怪的看着许阳。

许阳伸手想要摸她的头发,却在半路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嘴角勾勒出一抹淡笑,接着留给沈落一个背影。

沈落喃喃道:“真是奇怪,莫不是今天这个鼻涕虫想不开?”

时子瑗本走着路的双脚听到沈落这么一句,不自觉的抽搐,心叹:许大哥,你家的‘收获’之路,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接下来的日子,其实时子瑗很忙,一方面许阳答应了给她两个柜台,她得两边慢慢周旋一番;另外一方面,她被言桓公司里的那些‘技术研究’的人缠得无处逃生,因为前次她给言桓提的意见,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激起了他们的斗志。

半个月过后,‘雅丽’的产品在‘枫叶’集团下的百货商场上架,终于为‘雅丽’带来了新的发展空间;而‘仙食居’那里也得到了妥善的解决,发展是越发的顺利起来。

这半个月以来,时子瑗和陆羽只有那么一点的时间打打电话,互通消息。

在这期间,时子瑗是有打电话给时爸、时妈的,但是一致没有接通。

当然,陆羽也这么做了,但也是同样的结果。

但是陆羽怎么可能就这样妥协了呢,现在的日子离过年还有三个月左右,他可不能让家里的长辈把这订婚的日子一拖再拖,所以呢,他可是要做好两手准备。

那个该死的突击任务也做完了,他便迫不及待的请假。

待时子瑗知道陆羽请假要出来的时候,她正在一套她自己在清华大学附近租的房子里,正在写着详细计划。

带着黑框眼睛的她正微微低着头,手上的笔尖快速滑动着,倾泻下来的发丝挡住了她那娇小的脸庞。

在这橘黄色的灯光下,恍惚间,有一种静谧的感觉。

而这个感觉,时子瑗很熟悉,因为这样的日子,正是前世她忙碌时候的模样。

其实陆羽回来的很巧,今天正是周末,时子瑗也可以课业,所以才能不回宿舍,打了请假条,就出来了。

陆羽来时的效率很快,时子瑗才得到消息,他就已经站在了时子瑗的楼下了。

时子瑗再次看到陆羽来电的时候,便蓦地放下了手中的笔,站起身,开门去。

意外中的陆羽竟然手上还提着很多菜,蔬菜、肉类样样齐全。

“哥哥,你怎么买了那么多的菜,这得什么时候吃得完啊?”时子瑗调笑,手伸前接过了一些菜。

陆羽自见到了时子瑗,嘴角处的弧度上翘着,“哥哥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到时候就给你做家庭煮夫。”

这话说得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时子瑗诧异看去,不解为什么陆羽请了那么久的假。

陆羽欢然解释:“上次本来一个星期的假都没好好的过,这次把上次的一起过了。”

其实事实上是:上次的假期被搅黄了,而且还被搅黄了订婚打算,这次的假,他的上司是在他的‘威逼利诱’下妥协的。

“哥哥,那太好了,那我天天都有好吃的了。”时子瑗欣喜于表。

陆羽放下了手上的东西,伸手就摘掉了时子瑗的眼镜框,带着丝愧疚、责备、怜惜的语气道:“瑗瑗,以后少操心些,看你应该昨天没怎么睡觉吧。”

陆羽真的很了解她,她确实昨天没怎么睡,一晚上都被宿舍的三只磨得,皆因她手上有一张许阳给她的‘白金卡’。

时子瑗低低笑了,伸手就摸上了陆羽的眼眶,“哥哥,你还说我呢,你恐怕都两个晚上没睡觉了吧。”

时子瑗猜对了,陆羽为了提前完成任务,就连睡觉的时间都省了下来,就是为了提前见到她。

他也不扭捏,直点头,看了下手表,时间还早,便道:“瑗瑗,哥哥先浅眠一会,等会我们去看电影。”

好吧,其实他刚才回来的时候不止买了这些菜,还‘顺道’去买了两张电影票。

他不懂那些在大学里的情侣是如何谈恋爱的,也不知谈恋爱的步骤是什么,但是他一有时间就会把别的情侣能做的事情,他就会一一的实现。

时子瑗其实是个合格的女朋友,她虽然撒娇,但是从来不会耍赖,让陆羽就要怎么样、怎么样。

这看电影,他们做了那么久的情侣,还没有一次这样的时间。

陆羽这一浅睡,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这个季节的天比较快暗,从窗口望去,喧闹的城市中已经灯光闪闪,呈现出了另外一番美丽的夜景。

时子瑗正在厨房中煮饭菜,仔细闻,已经有了饭菜的香味从厨房里飘出来,令人神往。

时子瑗租的这个房子其实不大,也就是一房一厅一卫一厨,总共也就五六十平方米,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什么都不缺。

当初时子瑗选这个房子,一方面是因为这里离学校近,另外一方面这里也安静。

忽地,时子瑗的腰上多出来一双温热的手臂,紧接着整个背也已经被一具温热的胸膛紧贴。

陆羽的头在她的脖颈上噌了噌,闻着她身体上的体香和发香,半眯着眼似乎很是享受,似是闻不够般,又蹭了蹭…

时子瑗被他这一动,脖颈上其痒无比,而其浑身一阵酥麻,下意识的将头偏了偏。

“哥哥,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我都帮你放好水了。”

陆羽的身上有一股汗味,这股汗味在一开始的时候她就闻到了。刚才的时候看陆羽实在疲倦,也就任他先去睡觉了。

陆羽一副受伤的神色,又偏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不由皱了皱眉,俊朗的面容上渲上一层不可察觉的红晕。

“恩~那哥哥先去洗澡吧。”不情不愿的语气,还抿着唇。

正要出厨房门的时候,他又道:“瑗瑗,等会我们穿情侣装,前次我们一起买的那些都还没有穿呢。”

时子瑗气歇,前次买的情侣装——

那情侣装没有十套也有五套吧——

陆羽其实很喜欢和她穿情侣装诶。

她不清楚的是:这也是陆羽一种宣誓主权地位的方法,但是还有一种重要的原因是:他眼红别的情侣在穿情侣装,所以,他一有机会就拖着时子瑗和他一起穿情侣装。

这次陆羽选的情侣装是一种天蓝色的棉衣外套,可以将拉链一拉到脖颈处,将外来的风全都挡在衣服外。

“哥哥,你果然是衣架子的身材,这衣服穿在你的身上比模特身上都好看。”时子瑗毫不吝啬的夸赞着。

又看到这一路上引来无数爱慕者的陆羽,心中感叹:太拉风的男朋友也烦恼。

而对于时子瑗这毫不隐藏的夸赞,陆羽照单全收,不过在这街上竟然还有一群在他眼中视为‘花痴’的人一直看着他,让他暗暗不爽,直蹙眉。

微微抓紧了时子瑗的手,低声附耳说道:“瑗瑗,你难道不吃醋?”

时子瑗心中本来是有微许的酸意,但陆羽这么一问,便死扛着反驳:“这有什么好吃醋的,你已经是我的人了,那些人只能看不能摸,我又看又能摸,她们肯定都在嫉妒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