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9 流氓其实也是一种境界

019 流氓...其实也是一种境界

坐在电影院里,看着大屏幕上的电影剧,时子瑗心中暗暗无语。

陆羽一手揽着她的腰,亲密的靠在一起,眼珠滚动,不知是在看电影,还是在注意身边的人。

陆羽买的电影票竟然是悲情剧。

说实话,时子瑗宁愿他买个恐怖片来看,也不愿意看这悲情剧。

她的泪腺虽然不发达,但是看这悲情剧看了心里就会发酸,那眼泪就会不自觉的流淌,那是止都止不住的。

记得前世她看《情深深雨蒙蒙》的时候,那个陆依萍跳河那段,看上去不咋的,但是她就流泪了。

正在看的电影是很老套的俗剧:灰姑娘与富二代的感情之路。

现在正看到‘灰姑娘’被‘富二代’家里人的逼迫而离开,‘富二代’在黯然神伤,借酒消愁,而‘灰姑娘’却远走他乡…

这看着看着时子瑗的感觉眼眶湿润、氤氲模糊了起来,明明这戏码很烂俗,但是却还是触动了心里的那根弦。

陆羽眼尖的就看到时子瑗的模样,一副懊恼的样子,手足无措的从口袋里掏出面巾纸,便擦拭时子瑗眼角半湿不干的眼泪,边道歉:“瑗瑗,早知道哥哥就不看这电影了,还害你哭了。”

他这道歉的词语还真穷,有些干巴巴的,但是又小心翼翼,又着急。

时子瑗眼睛都不眨一下,摇头,目不斜视,猛盯着大屏幕。

这样的状况直到这电影播完,时子瑗已经泪流满面了。

因为这电影的结局不是喜剧收场,而是悲剧结束:‘灰姑娘’等了‘富二代’一辈子,而‘富二代’却和一个‘门当父对’的结了婚,生了小孩后便去当了教父,两人最后相遇,却是在‘富二代’葬礼上…

而这样时候的陆羽却是囧红了脸,急了心,待这电影院差不多没人的时候,他便强硬的抱起了时子瑗,便安慰:“瑗瑗,好了,那只是电影,我们先回去吧,下次,肯定不带你看这电影了。”真是后悔死他了,连肠子都青了。

回到住处的时候,时子瑗已经趴在了陆羽的胸膛睡着了。

红润的脸颊,水润的嘴唇,还有小而剔透的鼻梁…无一不让陆羽有一种想要‘犯罪’的冲动。

本想抱着时子瑗直接睡在**,可这个时候,她又偏偏刚好醒来。

“恩~”

轻轻的呢喃、轻吟,如一只懒懒的猫在困倦中被吵醒,看得陆羽忍不住就深探头,吻住了她的额际处,柔柔道:“醒了?”

时子瑗全身舒展,两手也随之晃动,半眯着眼球,那浓密的睫毛因为刚才的眼泪而粘在一起。

此时的她感觉眼眶干涩刺痛,脑袋里闪过睡过去之前的画面,然后眨巴眨巴了眼睛,看清楚了此刻她正在什么地方,随即懒懒道:“哥哥,我饿了…”

好吧,她是哭饿了。

陆羽禁不住‘噗嗤’笑了起来,将她放在了**,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浅笑:“恩…哥哥现在去煮些夜宵来,再煮两个白水蛋敷眼睛,要不然明天你的眼睛可要肿起来了。”

得到了时子瑗的回应,陆羽便出去准备了。

时子瑗晃动着头,努力让她现在脑袋清晰起来。

其实陆羽所谓的煮夜宵,也只不过是下了碗面条而已,大晚上的,不宜吃太油腻的东西,他也就没有多加什么,只加了一些香菇和青菜。

而时子瑗早就已经起身了,还顺便去洗了个脸,神情看上去好多了,不过眼睛还是有些红红的。

时子瑗一看到清汤挂面,嘴角抽了抽,不禁问道:“哥哥,没有肉了吗?”她记得陆羽买了好多肉回来啊。

“现在大晚上的,吃夜宵不能吃太油腻了,对肠胃不好。”陆羽低声解释,手上已经动了起来。

时子瑗吸了吸鼻子,张开嘴就将陆羽拿在她嘴边的食物吃下。

只是一碗面而已,不知是她实在是太饿,不过十分钟,碗就见底了。

吃饱喝足,时子瑗打了个哈欠,睡意袭脑。

陆羽一眼就看出来了,“瑗瑗,你就先在这沙发上眯会眼,先别睡,哥哥现在去厨房把鸡蛋拿出来,明天眼睛才不会红肿。”

事实证明,时子瑗就是个吃了睡的猪。

陆羽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时子瑗睡得正香,好似好梦到了什么,眼角弯弯,似乎在笑,仿佛连带他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他也是纳闷不已的,明明他买的就是爱情剧,想要增加一些浪漫气氛,可没想到买了一悲情爱情剧,这结果,完全就把他的想象宏图也破灭了。

弄好了手中的鸡蛋,接着伸手慢慢、轻柔的敷在时子瑗的眼皮上,时子瑗似是有感觉,蹙了蹙眉,陆羽手上的动作更是轻柔了不少。

两只眼睛,他差不多就僵持着那伸手的动作敷了半个小时,估摸着明天应该没有什么事了,也就停止了。

抱着时子瑗进了房间,然后关灯,拥着她幸福入睡,毫无杂念。

时子瑗今天出奇的早醒了,眨了几下眼睛,待清明了之后,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差不多应该还早上六点而已。

腰际上被陆羽的手给禁锢住了,而陆羽的另外一只手却被她枕在了脖颈下。天呐,一晚上,他难道手不酸么?

时子瑗看着不自觉的伸出手,食指点在了陆羽的眉心处,渐渐往下,勾勒着陆羽面庞的轮廓。

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他会一直的爱护她,一直的心疼她,最重要的是,他会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她再也不会像前世一样,到死都还没能有一个人陪在身边。

从来都是陆羽先醒来,很少有机会是她醒来的。

睡着的陆羽还是那么的俊朗,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性感而柔柔的唇…脸上的皮肤有些干燥,但一点都不影响他的气质。

忽地,她的手被抓住,本来睡着的陆羽突然就睁开了眼睛,呢喃出声:“瑗瑗,看痴了。”

明显调笑和戏谑,却又欣喜而慵懒的声音,羞得时子瑗的脸立马红了一大半,轻嗔反驳:“哼,都看了那么多年了,眼睛疲劳了。”其实她内心里要说的是:靠,那么多年了,她怎么就看不够呢,反而还越看越有味儿,好歹她都活过两世了,还是这么没用。

“疲—劳。”陆羽大睁眼,将‘疲劳’两字咬牙的重复了一遍,压得极重,如沉睡中初醒的狮子,张狂而迸射。其实在时子瑗醒的时候他就醒了,他的敏感度很高,只是…他想要看到她的反应,是不是如他一样,不忍移开眼。

时子瑗红着脸撇开眼不看陆羽,不大不小的说了句:“还早呢,我还想睡觉。”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昨晚她都要疯了,还再来一次,她绝对是受不了的。

但是,此时此刻,哪容得了她的拒绝,下一刻,她就知道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

她浑身酸痛,而...

他却是精神饱满,将她整个人一拉,瞬间再进入了一场风雨当中,拒绝不得。

……

纵欲的后果就是,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被喂饱了的陆羽,正在聚精会神的玩着电脑,不知道在捣弄着什么。

时子瑗除了感觉身上微微的酸痛,还有私—处中的清凉触感,其余的都没有什么感觉。她知道,陆羽已经将她全身上下都清理过了,每次陆羽在纵欲之后都将她照顾得非常的体贴。

睁开眼,入目的便是足足不下五个白色透明的——tt,想到陆羽早上**,脸不由又红了起来。

陆羽在那事上特别的火热,早上不顾她的娇声哀求,不停的要她,真是想要将她榨干似的。不过他在火急也没有忘记要避孕,在这事情上,时子瑗其实还是很感动的。

在前世的时候,她没少听说有些男人一旦欲火上身,那么就什么都不顾,到了后面,如果那女生聪明的还会去买避孕药,如果愚蠢的,又不幸的,恐怕多数就是怀孕了去打掉…

眼光不由就落在了那个背对着她的背影上…

不过才一会,就被陆羽给发觉了,正好抓到了时子瑗正‘痴痴’望着她的神情,顿觉心中一阵暖和,淡笑轻声:“瑗瑗,要起来了么?”

时子瑗羞愧的移开眼球,嘟着嘴不满道:“你这个流氓。”

还不就是流氓么?

不是流氓能一大早就吃她,而且还一次又一次。

岂料陆羽同学的脸皮比她厚了不知道多少,笑着回答:“如果哥哥不流氓,瑗瑗才要担心了。”

好吧,他就是流氓怎么啦?他不流氓就得不到滋润,那他就得被憋死。

时子瑗随手就扔了个枕头过去,哼哼道:“你这个大流氓,你还说…还说…”

陆羽的敏捷度高,一手轻松就将枕头给抓在了手里,被喂饱的他此刻心情大好,而且还面对着自己心爱的人,那语气柔和得简直把时子瑗给塞到蜜糖里了。

“瑗瑗,你就认了吧,流氓…其实也是一种境界。要是面对心爱的人不流氓,那这个人才傻呢。”

时子瑗直接翻白眼,嘴被堵得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