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0 这时子瑗同学什么时候变成男的了

020 这时子瑗同学什么时候变成男的了?

陆羽说话真的很算数,说了做七天的家庭煮夫,他这一早就开始行动了。

时子瑗起床洗漱完就吃着陆羽煮的爱心餐,全都是她喜欢吃的,而且营养丰富。

幸好今天上午时子瑗没有课,下午才有,吃完了爱心餐,时子瑗就准备换衣服去学校了。

这里里学校很近,只要走个十来分钟就可以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半,而她上课的时间是两点十分。

陆羽早就摸透了时子瑗上课的时间,看到她换衣服,他支着下巴浅笑道:“瑗瑗,你不用那么急,哥哥等会和你一起去学校。”

是一起去,不是‘送’。

时子瑗诧异抬眸,奇怪问道:“哥哥,我去上课,你去干嘛?还有,你不用干事情了吗?”

她一起来就看到陆羽在忙碌着什么,她也不是那么矫情,就要陆羽一天到晚都陪着她。

但是她这想法确实错了,她虽然没有想要一天到晚让陆羽陪着她,但是陆羽心念好不容放假一回,他可是不想少了和她呆在一起的时间。

陆羽伸手抓起一戳时子瑗飘散的发丝,噙着眼道:“哥哥和你一起去上课啊,而且还想要你带哥哥去参观参观你的学校,这三年你在那学校,哥哥就没有好好的看过。”

这个理由得当——

但是陆羽同志,你确定你是为了这个原因?明显居心不良。

时子瑗这个没‘脑’的人,哪能想到那么远,她想的是陆羽确实没有参观过她的学校,趁着现在有时间,参观一下也无妨,反正她上课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而已。

“那好,把电脑关了,我们一起去吧。”似是想起了什么,提醒道:“不过,我们得走路过去,不能开车去。”那样太招摇了。

很快,他们便一同到了学校门口。

俊男美女的回头率真是特别高。

时子瑗这一美女早就在学校有名的,这会带着陆羽这个令人喷血的男朋友,现在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频频回头,仿佛要将他们看穿一般。

陆羽这厮正色无常,对着众人是一冷冰冰的脸,而对着时子瑗那完全是反其道而行,笑得那嘴唇都拉不下了,温柔得溺死人。

时子瑗是有些头脑发麻的,她早就有心里准备陆羽到学校定会有一番轰动,可是到了轰动的时刻,她却有些迷茫了。因为她面对的是无数女生那杀人般的眼神,简直就是要将她吞没。

时子瑗这次来上的课是选修课,是关于人文底蕴的内容,也是对历史的剖析。

虽然她这一世是学的商业管理学,但是从前世开始她就对历史特别的感兴趣,这一世,似乎还是这样。

教课的教授已经是五十岁的大龄了,但是他知识渊博,虽然这是冷门的学科,但是来旁听的也不少,特别是外语系和中文系的。

时子瑗很庆幸的在教授进教室前找到了位置,本来沈落也是选修了这课的,但是沈落其实是被她给拉进来的,所以沈落很少来上这门课,几乎就一个月出现一次。

为了不让陆羽太引起教授的注意,时子瑗拉着陆羽坐在了后角落里。

教授一来,先是勘察了下,接着点名。

时子瑗在他开始要点名的时候,在心中就暗暗着急。

教授很少有点名的,一般两个月一次,怎么刚好今天就碰到了,而且现在沈大美人不在,她要怎么办?

时子瑗这纳闷着,教授浑厚的声音响到她的耳际。

“沈落。”

没应。

“沈落。”

时子瑗头皮一痒,举手回:“到。”

那教授似乎在她的身上扫了一眼,没说什么。

“时子瑗。”

时子瑗真想钻地洞,怎么她的名字就和沈落排在一块了呢,要是她现在应,那还不得被教授发现了;要是不应,那就要记旷课,这可是和期末考的成绩挂钩的。

“到…”

清亮带有磁性的男声响起。

时子瑗大惊,这个声音是她身旁发出的,是陆羽发出的。

转头看去,陆羽却是笑容依旧。

那教授抬了下眼睛,眯眼看向声源处,神情很是扭曲,呐呐道:“这时子瑗同学什么时候变成男的了?”

一句话,笑喷了全教室里的同学。

时子瑗的脸埋在了书面上,假装没听到。她从来不知道这教授还有这种冷笑话可说。

但是在下次再次上这选修课时,这教授似乎还记得这个名字,时子瑗拉着沈落来上课,大惊失色:“时子瑗怎么又变成了女的了?”这句话,又是一片大笑。

陆羽面不改色,只是微微抽了下嘴。

笑过之后,教授便开始讲课了,他今天要回顾的是‘皇甫谧’其人。

皇甫谧不仅是一文学家,而且还是一医药学家,对着后世的针灸有着很大的影响。

说着,说着,就说到皇甫谧这一大转折的事件了,突然,教授停止了说话。

只见他环视了一周教室,足足不下一百人,可是他定眼的却是在时子瑗这角落。

时子瑗忽而警铃大作,埋头看书,顺便提醒陆羽警惕。

很不幸的,教授出声喊的名字是:“这一大转折事情是什么?转变体现在那里?时子瑗同学,请起来回答一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时子瑗不知该作出如何动作,顿着…

而她身旁的陆羽却第一时间站了起来,接着便灼灼出声:“皇甫谧会从一纨绔子弟转变的一事件应该是其养母对他说的一番话,用了‘孟母三迁、曾父杀猪’的典故来警醒他;他的转变体现在了两个方面:一,躬自稼禾,意思是对农活很是熟悉;二,带经而弄,意思是带着各类书籍干农活。”

时子瑗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羽,压根就不敢相信。

其实教授也没有想到陆羽竟然回答了那么全面,嘴中禁不住再问:“那皇甫谧生活在什么时代特点中?就是为何会引起他这样的转变?”

这回陆羽连思考都不思考,直接回道:“皇甫谧生于汉,而那时候却是政局动荡、生灵涂炭的时候;皇甫谧富于三国,那时候的三国也是政局动荡、生灵涂炭,就如在赤壁之战。”

教授的眼睛越发的亮,他本来只是随意一问,毕竟这内容其实他没有深讲过,但是陆羽却能答到这样的程度,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皇甫谧出生在军事家,他为什么又成了医学家了呢?”

“还是因为时代的特点,就如刚才所说的,由于政局动荡、生灵涂炭,导致了百姓不能耕作、织衣,百姓的病源慢慢崛起,而且战争大量的死亡,来不及做处理,所以导致了瘟疫流行。”

陆羽溜顺作答,仿佛他就是生于那个时代的人。

全教室的人,包括了时子瑗都大张嘴巴,对于陆羽能回答出那么多的问题皆大惊。

突然——

一声似是了然的声音响起:“他根本就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他好像是时子瑗的男朋友,真的,时子瑗的男朋友。”

这话一出,教室内又是轰然热闹起来,时子瑗埋头不说话,脸红得如熟透的虾。

幸而教授正沉浸于多了个好学生的兴奋中,像是压根没有听到那句话,他还说道:“时子瑗同学好样的,回答精确,这说明了你不止在上课的时候认真听讲,而且还自己课外吸取了在课内没有学到的东西,为了表扬你这种学习精神,在期末考的时候,那学习认真程度上给你多加两分。”

对于时子瑗来说,这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心里要多乐就多乐,要是碍于在教室还有那么多人,她还真想拥抱陆羽,顺便加了亲吻。要知道这教授的课是很难过关的,也没有听说过他对哪个学生那么包容过,考学分的时候一大半的人都会挂科,只有少数人是勉强过了。

“谢谢老师。”陆羽这厮还装纯良。

接下来,在时子瑗的战战兢兢中,教授还算正常,提问的时候也没有再叫他们,一个半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终于过了。

教授一走,教室内的其他同学也陆陆续续的走了,有好几个女生还不停的偷看着陆羽,可是陆羽都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然后都逃了。

到最后,就只剩下了陆羽和时子瑗两人了。

时子瑗一手支着下巴面看陆羽,左看右看,蹙着眉喃喃道:“哥哥,我发现…我更爱你了。”

这个男朋友简直是神通了,陆羽也读的理科,而且常年不是在军校训练也是在军队训练,也不知道哪来的时间来了解这些文化知识。

“瑗瑗,你再说我可忍不住吻你了…”陆羽嘴角微勾,面色旭然,作势就要吻过去。

时子瑗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支支吾吾道:“哥哥,现在在教室诶,而且在学校,这教室里还有摄像头。”说着指着教室东面的角落。

陆羽的气息完全就喷洒在了时子瑗的脸庞上,时子瑗只感觉脸庞上像是火烧一般的灼热,身子不禁往后倾。

倾着,倾着…

就倾过头了。

陆羽一个环抱就将时子瑗揽在了自己的怀里,微微低头看着不知所措的时子瑗,低声道:“哥哥有分寸的,现在你带哥哥去参观学校吧。”

时子瑗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她还以为…以为陆羽就是想要亲她呢,吓她一跳。

即使她和陆羽更亲密的行为都有了,但是在这里,她做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