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1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夫妻六千

021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夫妻 六千

陆羽要参观学校,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时子瑗拉着他满学校的跑,整得全校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了时子瑗有一个他这样的男朋友,碎了大多数男生的心,收了许多女生的白眼。

陆羽春风得意了,脚步走得越发的慢了起来,时子瑗眯眼问:“哥哥,你走那么慢干嘛?”

时子瑗不是瞎子,在一开始参观了学校不过几个地方的时候,就知道了陆羽的意图,不过就是没揭穿,还很好心情的拉着陆羽在学校的各个角落留下脚印。

只见陆羽踌躇一会,‘沉思’道:“哥哥在想,是不是应该请你宿舍的姐妹吃东西?”让她们更好的去宣传。

时子瑗也就‘照顾’着他,啥话都不说,拉着陆羽就去了学校里的超市。

陆羽很大方的买下了足足两大袋的零食,还特别申明,时子瑗不能吃这里面的东西。

到达时子瑗女生宿舍楼下的时候,陆羽又适时‘风光’了一把,把宿管阿姨说得服服帖帖,就差点请他进去喝茶了,当然,他这样的目的只是为了上时子瑗的宿舍而已。

陆羽一进宿舍大楼,在宿舍大楼内的女生皆面露含羞,连一向大声嚷嚷的‘李大姐’也变成了斯文美人,如含羞待放的花苞。

最高兴的莫过于宿舍的三只了,先是对着陆羽大放花痴形象,接着丝毫没形象的抢着陆羽手上两袋零食。

‘哒哒’‘吱吱’…吃东西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宿舍。

时子瑗面露不屑的看着宿舍的三只,表达眼神里的情感:别都吃光了,好歹给我留点。

温柔细腻如陆羽,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发丝,柔声道:“乖,回去哥哥给你做好吃的。”

站立着的时子瑗立刻绷紧了神经,浑身似乎起鸡皮疙瘩一般,接着果断的搓了搓两手臂,微微抬头,轻声苦逼道:“哥哥,就吃一点可以吗?”

看着三只正在分吃牛肉干,她的口水都要冒出来了。

那三只中的一只果断大喝:“瑗瑗,你怎么能这样,这是陆羽人家来贿赂我们的。”

说得那是冠冕堂皇,还特别的大气。

陆羽的回应的一个淡淡浅浅的笑容,对着时子瑗表示很无奈。

时子瑗真想要给那说话的那只一拳头了,咬牙切齿中,磨牙的声音都隐隐在这宿舍内徘徊。

许是陆羽这厮爱心大发,不舍自己未来的媳妇苦着一张脸,环视了宿舍一周,便看到宿舍内的桌面上还有一半片的苹果,抬步前去,对着那三只问道:“这苹果…你们还要吃么?”

那三只齐齐摇头,表示很乐意的将苹果奉献。

接着陆羽就转身走向了时子瑗,将手中的苹果递到时子瑗的面前,“来,吃苹果,比较好。”

他总不能当着那三只的面说吃垃圾食品很不好吧。

时子瑗只得闷闷不乐的抓起半片苹果,大咬一口,颇有把这苹果当做是‘仇人’来撕咬。

过了不久,那三只似乎终于吃饱喝足,准备干正事了。

沈落笑眯眯的说道:“陆羽大哥,您有什么吩咐?”

瞧瞧,瞧瞧,这就是差别。吃人嘴软,‘您’这个尊谓都称上了。

“是啊,是啊,我们吃了那么多好吃的,您有什么想要问的?还是有什么想要知道的?”遥遥附和。

陆羽似是‘面色一沉’,沉吟片刻说道:“我只是为了感谢你们对瑗瑗这些日子的照顾,真是没什么想要问的,或者是想要知道的。”那摸样,甚是冤枉。

可这305的四只都是人精,怎会看不出陆羽的意图。

时子瑗已经眼露凶光迸射看着他,心里想着:这厮到底想要干什么?

另外三只深知此道,秉承‘吃人食物’与人消灾的理念,头脑忽而一转,再看陆羽那眼神,似乎就明了了,便争先恐后的说起来了。

“陆羽大哥,你不在的日子里,瑗瑗吃过五次泡面。”这个无良沈大美人的出卖姐妹一。

“陆羽大哥,瑗瑗每次去社团都有一刚入的学弟搭讪,人数日益剧增。”遥遥很无耻,那白了眼时子瑗。

“还有,大二的夜学弟很喜欢找瑗瑗一起吃饭,据我知道,不下五次一起去吃饭。”欣欣卷着衣角,似乎有些‘愧疚’。

……

巴拉巴拉的一通,陆羽的笑容愈发的‘灿烂’,时子瑗的脸色愈发的无辜,她这交得什么姐妹啊,才这么一点东西就把她给出卖了。

可得到了‘情报’的陆羽似乎无动于衷,面露喜色,温和道:“原来瑗瑗在学校那么受欢迎。”

这话,特别有歧义,意义深远,听得时子瑗侧在身侧的手紧握不放,瞪着那三只的眼神愈发的‘凶狠’。

过了一会,陆羽又道:“其实,还真的有事需要你们帮忙。”

这态度,特别的真诚。那三只听闻,忙大放光彩,似乎表示着终于有她们用途的时候了。

“这事情就是,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然后就想着多陪陪瑗瑗,但是你们这学校的门禁太早了,所以…”

这话意义于表,那三只赶忙会意,一只伸手推着时子瑗往门外去,两只正以超速收拾东西,而那收拾的东西正是时子瑗的衣物和书本。

很快,时子瑗的手上就塞了满满一堆,一沉到底。

那沈大美人还笑对陆羽说道:“那么,陆羽大哥,我们家的瑗瑗就交给你了,你别看她长得五肢健全,其实简直就一生活白痴,你可一定要好好照顾。”颇有一副终于打包掉‘拖油瓶’的成就之感。

时子瑗抽嘴,她什么时候成‘生活白痴’了,她的生活质量比这宿舍的三只都要好很多。

陆羽一句反驳的话都不说,一直点头笑着,顺手捞过了时子瑗手里的东西,东西到他手里就如一盘棉花似地,压根就感觉不到重量,时子瑗看着又是一阵气闷,她总算是看清楚了,她压根在宿舍这三只的面前毫无用处可言。

终于寒暄完毕,陆羽的意图一一完毕,拉着时子瑗这媳妇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时子瑗虽然是气闷不已,但是对陆羽还是好颜好色的,把心里头的账都记在了宿舍那三只的头上了。

陆羽这个时候正在当家庭煮夫,时子瑗连厨房的地都不需要踏入,只等着吃就行了。

效率很高,才不过半个小时,陆羽这厮就端着三菜一汤从厨房里出来了。

香溢在空气中的菜肴,将时子瑗心中的气闷消散了不少,对着桌上的菜肴眼神发光,心中不禁叹:多好的一大好青年,咋就被她给碰上了呢,这‘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这是了不起。

这时的她,已经把男女混合了,压根就忘记了这‘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指的是女的。

陆羽摆好了碗筷,打了饭,舀了汤,正打算来个‘三堂会审’,可就有个不识好歹的人,正敲门着。

而这个不识好歹的人,正是许阳也。

时子瑗噌噌的去开了门,看到许阳大吃一惊,因为许阳这一颓废的形象实在是不符合她先前见到他的形象,不由呐呐问道:“许大哥,你这是…”

许阳好死不死的回答:“弟妹,我是来蹭饭的。”

而为什么说好死不死呢?因为他没有看到陆羽那张阴沉的脸庞,仿佛要将他掐碎的神色。

时子瑗对许阳的印象还算是好的,没有花花公子的习性,很专情,虽然有时候很白痴,很让人无语,但是大部分都是搞笑成分多。

所以,她很好心的请他进来,并且浅笑说道:“那你今天可有口福了,今天哥哥亲自下厨房喔。”

许阳同志在看到陆羽的第一感觉是:逃;第二感觉是:他死定了。

可正在他想逃的那刹那,陆羽同志温和云淡的说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吃吧。”

隐显意思是:既然敢来,就等着上锅吧。

许阳浑身一颤,本来颓废的脸庞,瞬间警铃大作,谨慎起来。

时子瑗哪知许阳心里想什么,而且看着陆羽那笑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想着毕竟许阳和他的关系好,吃一顿他做的饭也是应该的。

许阳踱着满满颤颤坐下,一副讨好的笑容问道:“老四,你怎么回来了?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好给你接风。”

惯性思维下的许阳,早就被陆羽时不时的‘抽风’神经给治得服服帖帖的。

本来他只想要顺便到时子瑗这里哭诉一番,让时子瑗给他处处对策,要是他知道陆羽回来了,打死他也不会来这里,谁不知道陆羽这人压根就一‘笑面虎’,而且还是那种在‘云淡风轻’中就把人给‘绞杀’的笑容。这个时候的陆羽,正是那样的笑容,所以,他能不讨好么?只希望争取‘宽大处理’,给个缓期徒刑。

陆羽面色不改,沉声道:“要是告诉你,还能现在就看到你吗?”

“嘿嘿——嘿嘿——”

除了傻笑,许阳发现,他压根就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只得使眼色给时子瑗,希望这个弟妹能给他解围。

可——他想是一回事,但是他这样的做法却是明显的让陆羽不快了起来,因为他这样使眼色的做法,明显就是在‘眉目传情’。

“看你那么清闲,时不时那酒店还太忙了,我昨天听说了郊区那边的建楼快好了,你明天去看看吧,以防出现什么差错。”陆羽一本正经。

许阳被他这一本正经给瑟得呼吸一窒,那郊区的事情是他的事情么?而且那郊区的建楼情况一向来就掌握在手中,层层把关,还会出什么差错;最最主要的是那郊区一边,寒风刺骨,这冷风还不把他的皮肤给破坏了。

他心里这般想,但是嘴里却发声:“嗯嗯嗯,正打算去看呢。”

他还想说一句:您老要一起去么?

时子瑗吃得欢,还不住的赞赏,“哥哥,这道鱼香茄子太好吃了,而且这海鲜苦瓜煲也很好吃诶。”

在外人面前不宜解决私事,陆羽对着时子瑗宠溺一笑,柔柔应答:“好吃就行,但是不能吃太多了,不然不好消食。”

许阳忙附和:“弟妹,老四对你真好。”要是啥时候对我这样一下,我绝对第一时间去跳楼。

时子瑗扫了眼许阳,噙着笑意道:“许大哥,你不是说过来蹭饭嘛,多吃点,真的很好吃。”

“好…”这言不由衷的话从许阳的牙缝里发出声。

正要夹菜,陆羽一个厉眼过去,手一抖,然后…苦逼扒白米饭。

时子瑗看许阳不夹菜,也知道许阳在烦恼什么,可能又是沈大美人那里吃瘪了,想到她这来哭诉的吧。

“许大哥,别想太多,吃吧。”说着,就给许阳夹了一夹菜。

可许阳却是面色扭曲,对着时子瑗就一苦笑,弟妹,你这是在害我啊,没看到你家老公正在用杀死人的眼光看着我么。

可不是嘛,陆羽的眼光发亮,气息沉稳,直直的盯着他——饭碗里的那坨菜。

似是陆羽的气场实在是太高,连吃得正欢的时子瑗也感觉到了,紧接着就夹了一大夹菜到陆羽的碗中,“哥哥,你最喜欢吃这茄子了,多吃点。”

看着碗中的茄子,陆羽这才脸色缓和了一些。

一顿饭下来,许阳同志只吃着白米饭,还要顶着陆羽那如饿虎一般要吃掉他的眼神,简直就是处在水火之中,冷暖自知。

由于有异性入室,陆羽的眼光一刻也不离时子瑗。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这许阳是不是经常来找自家的媳妇,还经常来蹭饭,这不是来奴役他家媳妇的么?

许阳手握时子瑗倒的茶水,正襟危坐,‘等待审讯’。

时子瑗开始做‘知心姐姐’:“许大哥,是不是落落又不理你了?”

这话一说,可把许阳心里头的委屈给发泄出来了。

“弟妹,你说落落是不是又去约会了,晚上打电话不接,到宿舍——你宿舍的两个姐妹又说出去了。”

这陆羽是有听过许阳和沈落渊源的,抿了一口茶,静静听着,不发表意见。

时子瑗听到许阳这声调,鸡皮疙瘩落了一地,安慰道:“许大哥,落落即使去约会也是玩玩而已啦,对于她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啦,所以你也别太在意了。”

她也不是没撮合过他们,但是许阳一个痴缠,可沈大美人天天桃花不断,约会的日期都可以排到明年去了,她也总不能天天把沈大美人拉到许阳的面前约会啊,最主要的还是许阳自己。

“可是…那些和她约会的哪个都比不上我啊。”某阳开始自恋。

时子瑗抬眼,从上至下扫描,摇头,直接打击:“许大哥,不是我说你,你这穿衣风格可不可以改改,落落喜欢的是成熟性男人,你这样子,简直就像一街头混混。”

好吧,人家许阳身上都是一名牌,就这样被‘目不识丁’的时子瑗说成了是混混装。

某阳还不可以反对,还得兴奋应和:“那我这头发要不要理过?”

时子瑗盯着他的头发沉吟一会,“确实要理过,最好变成像哥哥那样的发型。”

某阳脚一抽,差点把头磕在桌面上,就老五那发型,一点都不符合他。

他这不满的表情太过明显,遭到时子瑗一记白眼,“别鄙视我家哥哥的发型,至少落落就欣赏我家哥哥的发型,而且落落说过我家哥哥比你好多少倍。”

陆羽紧接着轻咳一声,漫不经心道:“恩~老四啊,什么时候我们来切磋一下吧。而且,我们兄弟都很想念你的。”

某阳身体紧缩,看着陆羽不敢吱声,这腹黑夫妻,不会又来了吧,他怎么那么倒霉,早知道今天出门看看黄历。

时子瑗和陆羽看到某阳的表情都很满意,再敢不满,就把你扔到火星上去。

“老五,我这段时间都很忙的,而且你不是说还让我去郊区嘛,也要时间的,而且弟妹还说她还想要一个专柜,我也要去磨合一下啊。”他才不去那劳什子军区呢,那还不被那群狼给生吃了才怪。

时子瑗不得不承认,许阳这人真的很上道,知道来‘巴结’她。她可是从来没有提过要其他的专柜,但是既然他那么‘大方’,她不接受真是不好意思了。

“许大哥,你说真的啊,你还可以腾出一个专柜给我,那太好了。”

许阳在心里不断默念:吃亏是福,吃亏是福……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嗯嗯嗯,我知道你还少一个呢,所以我就给你腾出一个来,过两天我就给你消息。”

时子不住大笑,“哥哥,许大哥真的很好诶。”明显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娃。

陆羽也有一种要放过许阳的感觉,对着许阳的脸色正常了些,“老四啊,你和沈落的事情其实很简单,我给你个主意…”说着就附耳到许阳耳边。

时子瑗什么都没有听到,只看到许阳纠结然后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最后点了点头,很道义的拍了拍陆羽的肩膀:“老五,我果然没有交错你这个兄弟,要是成功了,我一定好好的感谢你。”

时子瑗一脸不明,在他们两个身上左右观看。

问题得到解决的许阳很是高兴,哪还做得住,这便起了身,对着他们道别:“老五,弟妹,那我就先走了,打扰你们了。”

说完,踏着轻快的脚步高高兴兴的走了。

留下时子瑗不解的眼神,和陆羽意味深长的笑容。

时子瑗问:“哥哥,你到底给许大哥出了什么主意啊?为什么他那么高兴的就走了?”

陆羽笑笑,拂过时子瑗在肩膀上的发丝,轻柔出声:“老婆,先别管他,我们先来算算账。”

时子瑗面露不解,傻傻问道:“什么帐?”

陆羽不慌不忙道:“比如说,你这一个月吃的泡面;又比如说,你那社团中的学弟们;还比如说,那个居心不良的夜阑风学弟…难道…你不想解释解释?”

他这话说得越多,时子瑗的头就低一分,看着脚下,似是数着脚下有多少只蚂蚁。

陆羽慢慢的就坐在了她的身旁,头愈发的靠近她,直到她那敏感的耳际处,带着魅惑一般的声调:“恩~?难道瑗瑗没有什么好说的吗?”

时子瑗用手挡住陆羽哪灼热的视线,轻声解释:“那个…吃泡面是因为来不及吃饭了。”

“来不及吃饭?那为什么我每次打电话,你都说吃得很好?”一手拨动着她的发丝,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

时子瑗搓了搓太阳穴,然后正面对着陆羽,嘟着嘴解释道:“哥哥,我吃泡面其实是为了躲开夜阑风,这个解释可以吧;还有,社团的学弟们,其实是她们无中生有,我不是社长嘛,他们来问问题,我总不能不搭不理吧。”

她说得愈发的‘委屈’‘无辜’,她容易嘛她,被姐妹无顾抹黑形象不说,还要安慰打翻了醋坛子的某人。

适时的示弱其实真的很有用,因为陆羽明显就愧疚了。

一把揽住她的腰,然后轻柔安抚:“好了好了,哥哥相信。但是,以后真的不能再吃泡面了,吃泡面对身体不好,而且你又瘦了,抱起来都不舒服,要多吃点肉,明天哥哥炖乌鸡汤给你补补。”

既然陆羽不追究了,时子瑗当然是不会再提起,只见她笑颜如花,随即就给了陆羽一个香吻:“我就知道哥哥对瑗瑗最好了。”

陆羽笑着点她的鼻尖,“知道哥哥的好处了吧,看你还敢不敢吃泡面,要是再吃,哥哥可就要惩罚你了。”

时子瑗正色举手发誓:“不吃,不吃,绝对不吃了。”

“恩~那你先去洗澡吧,然后今天就放过你早点睡觉,明天哥哥带你去一个地方。”

时子瑗微微扬头,“去哪?明天我还要上课呢。”

陆羽笑着摇头;“哥哥能不知道你要上课嘛,放心,下午三点一定送你去上课,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