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2 订婚对戒陆羽那鬼鬼心思五千

022 订婚对戒(陆羽那鬼鬼心思) 五千

这一晚上,时子瑗睡得舒服极了,陆羽却被折磨了一晚上,美人在怀,能坐怀不乱真是难为了他。

第二天他们十点才出发,陆羽开着一辆不甚起眼的小车往市中心行去。

时子瑗微微不解,转头看着陆羽,问道:“哥哥,你这是要到哪里?”

这条路可是往这北京市最繁华的中心去的,她不认为陆羽是想要到那里去买什么东西,因为陆羽压根就不缺东西。

可这回陆羽的保密工作太严,只听得他不紧不慢的说道:“瑗瑗,你再睡会,到时候到了地方哥哥再叫你。”

他此刻的表情很是温柔,宠溺得让人闪眼,那双乌黑亮泽的眸子无一不表达出他内心对她的关怀。

时子瑗抿了抿嘴唇,再仔细的看了两眼陆羽,除了看出他那微微勾起的嘴唇证明他心情很好外,其余的压根看不出什么。

无聊之下,她便微微眯着眼睛,看了一会窗外,渐渐的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陆羽稍稍看了看她的睡颜,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关系,纵使他见过了不少比时子瑗还要漂亮的女生,但是时子瑗在他的眼里从来就是最让他感到安心、温暖的。

这次,他是打算给她一个惊喜,是他准备已久的惊喜,他很期待在她看到那个惊喜之后的表情。

时子瑗是被陆羽给叫醒的,正在迷迷蒙蒙睡着的她,也是有些起床气的,摸了摸鼻子,对着陆羽那只轻轻拍她肩膀的手就是一拍,不轻的动作,在这车内响起了‘啪—’的声响,终于将她唤醒了。

唤醒后的她有些微微自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两只纤纤细手共同动作起来,一只握住了陆羽的手掌,另外一只正对着那手背轻搓着。

“哥哥,瑗瑗刚才是睡迷糊了。”

陆羽压根没怪她的意思,何况她的动作也不是很大,对他来说只是像蚊子咬的而已,根本没感觉,可看到她微微惊慌失措的道歉,这喉咙间便不可抑制的想要笑,而他也低低笑了起来,另外一只宽大的手附在了她正轻搓着他手背的手,定眼柔和的看着她,“瑗瑗,你这也太小看哥哥了吧。”这意思明了,就是表明了他压根就没感觉到痛意。

时子瑗调皮的吐吐舌头,浅笑道:“那就好。”

接着又朝这儿车窗外一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心惊。

陆羽怎么真的带她来这里了,看着车外川流不息的人和车,还有紧挨着的高楼大厦…她完全就不敢相信,一向不喜欢太过热闹的陆羽会带她来这里。

显然,陆羽看出了她眼底的不可置信目光,一手挽过了她的头颅,正对着他,“下车吧。”

时子瑗在震惊中和他下了车,陆羽拉着她的手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

时子瑗差点就撞在了他的后背,微微仰头正想要控诉一番,却看到了她此刻站的地方——‘kaer’珠宝。

珠宝?

陆羽难道是要带她买珠宝?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陆羽已经拉着她进了店门。

‘kaer’的珠宝是全球五百强公司旗下的旗舰店,里面的珠宝、金银首饰…应有尽有,可以为客户提供满意的产品…总的来说,这家珠宝店大有来头,而且里面的珠宝既贵又精。

刚入店,暖气扑面而来,里面是为今最为流行且能让珠宝、金银体现出最为亮丽一面的装潢,店内大约占三百平方米,里面的员工都统一工作服,而且个个微笑以对着客户,服务质量可见高级。

陆羽似乎来过了这里,很是轻车熟路、似是有目的性质的拉着时子瑗往一个方向去。

时子瑗两眼眨都不眨看着这里面的各色珠宝、金银首饰,她不是特别喜欢这些东西,但是看着这些东西,让她感觉很享受,就像是女人都会喜欢花,而这些珠宝、金银也都是女人会喜欢的东西,她也不另外,只是这些珠宝、金银对她来说,诱惑力不是特别的大。

很快,陆羽就带她来到了一卖戒指的柜台。

陆羽本身就是一吸引体,从一开始进店门的时候就抓着这店内大多数女人的眼光,而时子瑗因为太过震惊和喜悦,那些想要将她解剖的眼光都被她给藐视了。

陆羽似是蹙着眉,对着那个前来招呼他的女员工冷冷说道:“我在这寄存了一款白金戒指,是约翰&8226;金拿到这里的,麻烦小姐帮我拿一下可以么?这个是证明。”

那女员工明显被陆羽冷冰冰的语气给愣了,半响才在陆羽那阴沉冷冽的眼眸中反应了过来,脑中一回想,终于知道了眼前的客人是来干什么的,忙转身去找那款白金戒指。

约翰&8226;金?那个‘kaer’旗下最年轻、最古怪的混血儿首席设计师?

时子瑗大睁眼睛看着陆羽,有些迷茫…

陆羽注意到她迷茫的神情,眼眸漾出聚焦的笑意,伸手宠溺的点她的鼻尖,“怎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当然知道此刻的时子瑗脑中肯定有一大堆的疑问,他就等着她问呢。

“哥哥,你竟然认识那个约翰&8226;金,你怎么认识的啊?我有了解过他这个人诶,不是都说他很怪吗?而且加上他是这‘kaer’集团的少东,怎么会…?”时子瑗呆呆的问着。

从她的嘴里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而且还好像很欣喜的样子,陆羽不由皱了皱眉头,眉心处微微揪起,但在下一秒他又笑容扑面,配在他俊朗的脸上更是让这店内的女人心蓦然失了一跳,都在想:要是他对我笑该多好。

“瑗瑗,放心,哥哥回去解释给你听。”

在他话一说完,那个女员工就拿出了陆羽让约翰&8226;金拿在这寄存的那款白金戒指,还有两条白金项链。

时子瑗不知怎么的,在看到这款戒指时就喜欢上了,喜悦之意寓于表。

陆羽温柔的拿起那戒指,把女式的那只优雅的带在了时子瑗的手上,不大不小,正合适。

时子瑗将那只带着白金戒指的手伸到眼前,那如轻盈蛇形般的戒指上雕上了一株薰衣草花朵,不似黄金款式那般耀眼,却感觉看上去很顺眼,对,就是顺眼,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突兀,这首席设计师就是首席设计师,设计的东西完全无懈可击,让人爱不释手。

要是陆羽知道她这想法,指不定心酸。时子瑗一开始没想到他的用心,却想到那个设计者是多么多么的厉害,能不揪心么?

突然,她倾了倾身子,看到了另外一只如同她手上的这只一般的戒指,是男戒,看来,陆羽是订的一对白金戒了。

只是…好好的,买戒指干嘛?而且还带在——订婚的那只手指上——

她终于了解了陆羽的用途,原来,陆羽这是带她来拿订婚戒指来了。

“哥哥,这是订婚戒指?”明显肯定的话。

陆羽看出了时子瑗的喜悦之情,也很快顺手的拿过那个男戒带在手上,接着很肯定的回答:“这个戒指是哥哥请那个约翰&8226;金设计的,就是订婚戒指,”然后想了想,又道:“这小子的速度也太慢了,本来应该前一个月就完成的,硬是在这几天才说完成了。”

时子瑗听着陆羽这口气,敢情她家哥哥和那个约翰&8226;金还是熟人,要不然怎么称约翰&8226;金为‘那小子’,而且还那么不客气的‘抱怨’。

因为在这大庭广众下不是好交流的地方,对于陆羽来说,这方热闹和那么多炙热的眼神早就不甚烦闷了,所以,他就拿了这白金对戒和那两条白金链子就拉着时子瑗走了。

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了,他们是吃了饭才回来的,也就免去了煮饭。

面对时子瑗那询问的眼神,陆羽很自在的开始对着她解释。

原来,陆羽在今年的上半年去欧洲执行了一次清除国际毒枭团伙任务,那个时候的约翰&8226;金不知道怎么的就被那毒枭给抓起来当做了人质,幸好陆羽机警、睿智,和那约翰&8226;金配合得像是多年合作的伙伴,把那毒枭给解决了。

接下来他们认识了,并且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而且无话不谈,特别是约翰&8226;金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羽救了他的原因对陆羽似乎就像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一般,隔一段时间就会打个电话问候陆羽,问陆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终于,在陆羽决定想要订婚之前,这个约翰&8226;金终于有了作用,那就是设计一款订婚对戒,但是不许太奢华,所以才有了这白金对戒,而不是什么钻石戒指。

可约翰&8226;金正是因为陆羽对他‘恩重如山’(恐怕只有他这么认为),所以压根不敢怠慢,不知道从他手中设计出了多少款对戒,在得知陆羽的订婚日期延期后,又设计过了一对,就是现在的一对,但是花费耗时大,还让他日夜颠倒的思考,才出来了这款戒指。

解释完了这些,时子瑗拿起那一起拿回来的白金链子,问道:“哥哥,那这链子拿来干嘛?”

陆羽一指她的眉心,轻笑出声:“你现在不是还是学校嘛,所以这戒指就可以不带在手上,你只带在脖子上就好啦。”

他是什么都考虑到了,这戒指是订婚戒,依照时子瑗的性情来看,她会别扭的,不过——

好吧,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看着时子瑗现在脖子上带的那块生肖玉不顺眼,特别吃味,因为那是言桓送的,时子瑗都带了三年了,都没有拿下。

时子瑗一摸脖子,微微蹙眉,显然,她是知道了自己脖子上带着东西的。脖子上带一个就够了,再带一个东西,也太多了吧,何况这块生肖玉她是真的喜欢,不然也不会带那么多年。不过,要是她知道她身上带的玉在当时是上了十万的拍卖价,不知她会做何感想,又会收下这价值不菲的东西吗?

这白金链子和白金戒指都是价值不菲,不能用钱来估量的,因为出自约翰&8226;金这个天才设计师手的作品,哪一款都是有价无类的。

她的稍稍犹豫让陆羽感到有些烦躁,可他的耐性十足,而且既然他确定了目标,就绝对会朝着那目标达成一致的方向。

“瑗瑗,来,哥哥给你带上。”

说着正要将时子瑗手上的戒指拿下窜到链子上,而时子瑗却是一躲,直接摇头,笑眯眯道:“哥哥,瑗瑗很喜欢脖子上的玉,还可以保我学习一路畅通呢,这个戒指既然是订婚戒指,那当然带在手上好了。”

她是个很直率的人,在陆羽面前说话从来就不会想要隐瞒自己的情绪,何况她也隐瞒不了,所以,她就直话直说了。

可她这话一说,陆羽可就心中醋意大发,可又听到时子瑗直接就将这订婚戒指戴在手上,心里又稍稍好过了一些,但他的脑袋里还在思忖着:一定得把她那脖子上的玉用别的东西代替了,怎么能让自己的媳妇带别的男人送的东西呢。

于是,他便使缓兵之计,让时子瑗先带着那玉,这次就让时子瑗把订婚戒指戴在手上,到时候肯定会打击好多个对时子瑗有想法的人。

想着,想着,他那微微不快的脸庞已经变成了笑意连连,很自然的将链子收了起来,对着时子瑗道:“那好吧,你喜欢就带着,要是哪天你觉得别扭,那你就把这链子拿出来带到脖子上吧,把那玉给收起来。”

这话说得,听得时子瑗满心欢喜,觉得陆羽真的对她太好了,竟然没强硬的要求她就要将脖子上的玉拿下来,还给自己做选择。

她这样想就说明了陆羽这腹黑的高超技术,不仅没让时子瑗反感,反而时子瑗对他大大的赞赏一番。

“哥哥,你真是太好了,你放心吧,这戒指我一定就这样戴着,不摘了。”说着的当头还乐和的吻了下陆羽嘴唇。

吃到甜头的陆羽更是欢喜得紧,回应的是他一个狠狠的吻,直到时子瑗失了神、吐不了气,他才放开了她。要不是时子瑗下午要上课,他还真想现在就直接将她捆到**去,狠狠的爱她一番。

在这一系列的对话、接吻,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就到了下午两点半,时子瑗娇颜轻嗔的瞪了眼陆羽,就是他吻得她失去了方向,希望现在还敢得急,要知道下午要上课的教授可是人称‘灭绝师太’的女魔头教授,落在她的手里,可是大大的不妙。

本来这时间是绰绰有余的,但是这女魔头教授一向来都是提前十分钟到教室点名的,所以,现在的她,时间很是匆忙,简直到了分秒必争的时候。

陆羽也不废话,拿着车钥匙,直接说道:“好啦,好啦,哥哥的错,现在哥哥弥补送你去学校,一定不让你迟到好吧。”

时子瑗慌乱点头,跟着陆羽就上了车,陆羽很快就发动了车子。

到达学校的时候时间就多出了五分钟,本来陆羽还想要和时子瑗一起去上课,可时子瑗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硬是把陆羽给赶回去,保证了一下课就回去,陆羽才恹恹的走了,不过还留下一句:“晚上可就不饶你。”

这句话,让时子瑗呆愣了三十秒,羞红了整张脸庞不说,就连耳根也通红炙烫得不行。

在那女魔头教授进教室的前一分钟,她终于坐在了教室里。

可她这一节课都感觉右眼直跳得厉害,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发生,因为沈落竟然敢缺席了,没来上课。

终于熬到了下课,她忙拿出了手机给沈落打电话,‘嘟嘟嘟’了三声后,那边才被接起,传来沈落干巴巴沙哑的声音:“喂,瑗瑗啊,有什么事情吗?”

听这声音就不对劲,好像沈落哭了…而且一向来从没缺席过女魔头教授课程的她竟然还那么平静的说话,完全就没有意识到她将面对女魔头杀死人的眼光和即将可能面对补考的结果。

“落落,你现在在哪里啊?你连女魔头的课都敢缺席,你就不怕补考吗?”

电话那边的沈落终于提高了声调,着急不得了的声音传来:“瑗瑗,瑗瑗,我死定了,我怎么会忘记女魔头的课呢,怎么办?怎么办?…”

时子瑗正想着怎么安慰,电话那边的沈落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我一定要杀了那个鼻涕虫!”

这语气,简直就是想要将许阳给五马分尸啊。

即使是隔着电话,时子瑗也听出了这火药味,也确定了一点,恐怕沈落缺席,是和许阳有关系了。可才过一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一向来淡定的沈落如此不淡定,简直到了要将‘世界毁灭’的爆炸性程度。

“落落,你现在到底在哪?我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