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3 情敌三号被拿下了六千

023 情敌三号被拿下了 六千

沈落大美人的归属感还算是强的,至少现在没躺在路边,而是闷头在宿舍的被窝里。

时子瑗进宿舍的时候就看见沈大美人正在发泄似的吃着——泡面,那樱桃红般微肿的双眼证明着她哭过了,只是——这个时候遥遥和欣欣哪去了?

沈大美人见到她,就像是见到亲妈似的,给了她一个熊抱,闷闷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瑗瑗~瑗瑗~”

时子瑗撇眼看去,真是我见犹怜,这沈大美人就是美人,即使那双眼睛和红眼病有得必,也是美人一枚。

轻柔的将沈大美人扶到了床沿上坐着,帮她顺气,轻声安慰:“落落,是不是那个许大哥又——”

这话还没说完,沈大美人就激动了起来,‘啪’的一声手掌和桌子打架,“别和我提那个鼻涕虫,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他。”

忍住想要憋笑的冲动,时子瑗好言好语的安慰,又如知心姐姐般慢慢调教,终于让她套出了‘内幕’消息。

原来,昨晚上许阳不知道从哪打听到了沈落和某某男在某个咖啡厅里,然后许阳就不由分说的冲了进去,对那个某某男声称他是沈落的正牌男友。

可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最最严重的是:许阳这厮趁着沈落不注意,强行(其实时子瑗不这么认为)夺走了沈落的初吻,这可是初吻啊;可还有更严重的,沈落拿着这个初吻说事,可人家许阳竹马说她的初吻早在她还未满一周岁的时候就没了。

然后沈落就暴走了,接着就回来一晚上没睡,这红肿的双眼不知道缺少睡眠,还是因为哭了。

听完这些,时子瑗很大惊的问道:“落落,就算一岁之前的不叫初吻,但是你和许大哥昨晚的吻是初吻?不是吧。”

显然,时子瑗娃子正在把事情的主线往副线上推。

明明沈落要表达的意思是被人欺负了,可她硬生生的把事情拐到了沈落她节操的问题上。

沈落一时不甚,中计了。

“谁说不是初吻了,就是初吻。哼,我前一个男朋友想要吻我至多就让他吻额头,我肯定是不同他吻嘴的。”

说得气势磅礴,很有大姐范儿。

时子瑗终于憋不住了,‘噗嗤’笑开,咧嘴道:“落落,原来你的初吻竟然为了许大哥保持到现在,真是所谓的‘不是冤家不聚头’。”

她这话一说,沈落也反应了过来,可气急败坏之下,对着时子瑗那张笑颜,她语塞了:“你…”

“你…”

“你…”

说了三个‘你’,却没了下文。

时子瑗终于良心发现,作为好姐妹的她终于开始给沈大美人出招。

于是便附耳到沈大美人那,巴拉巴拉的说了十多分钟,然后郑重的拍了拍沈大美人的细肩,“落落,去吧,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沈大美人正色点头,气势凶狠,“一定去。”

出完损招的时子瑗欢欢乐乐的回家了,回到家中就看到家里的‘煮夫’正在等待着她这个‘女王’回家吃饭。

‘煮夫’似乎有些不高兴,闷闷的坐着。

“哥哥,对不起嘛,手机再出门的时候忘带了。”时子瑗很乖的对陆羽同志进行检讨。

陆羽其实也没怎么生气,就是心里着急,时子瑗下课的时间应该是在五点半的,那么最迟六点就应该到达住处,可时子瑗现在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七点了。虽然不用担心会出什么事情,但是气闷的是她竟然连一通电话都不知道打一个。

撒娇过后,时子瑗得到了谅解,也同样被陆羽偷了个香吻,并且还意犹未尽。

时子瑗和陆羽说了昨晚许阳和沈落两人的事情,陆羽听着听着就偷偷低笑,然后意味不明的回了一句:“老婆,其实我们真的是绝配,连出的点子都是那么的相似。”

时子瑗听言,蓦然大惊,原来…如此…

吃完饭,时子瑗心中开始警铃大作,原因是陆羽今天说的话,她的心里不由想着:她是不是应该洗白白,然后等着这个‘煮夫’来伺候呢?

夜里化身为狼的‘煮夫’表现得很淡定,可那半眯着的双眸出卖了他那‘狼子’般的心思。

两人洗完了澡,陆羽只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岌岌可危,似乎一碰上去就会掉下来,这下面的风光…简直…让人喷血…当然,这想法是时子瑗在偷偷瞄着他的时候得出的结论。

时子瑗穿着最为保守的睡衣,还两手捂着,似乎很冷,但是这房间内已经开着最大的暖气了。

两人端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琼瑶剧和泡沫剧,其实两人各具心思。

时子瑗其实已经很累了,今天走了不少的路,加上上课的时候聚精会神,还有为了沈落这姐妹的事情出了脑子,所以,她现在已经是半迷糊状态中了,电视上演的什么都不甚清楚。

相反的陆羽这厮精神十足,眼神发光,可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不是在看电视剧,而是在看身旁昏昏欲睡的某人。

终于,时子瑗就要两只眼磕上了,浑身打了个激灵又睁大了眼,忙笑着说道:“这小燕子真可爱。”

可事实上电视上已经上演泡沫剧有半个小时了,这睁眼说瞎话根本就不成立。

陆羽柔声邀约:“老婆,睡觉了吧,现在都快十一点了,你不是都说早睡早起好么?”

半诱惑半正经的语气,着实让人找不到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时子瑗哪敢进屋,一进屋她就死定了,肯定被‘折磨’,可是…她真的好想睡觉,还有——她怀念大姨妈了。

不是她不愿意和陆羽圈圈叉叉,实在是在那个时候她无法控制,无法控制的被陆羽给诱惑,后果就是她会被榨干,而某人还是神采奕奕。

“哥哥,我还想再看看这小燕子的——”这还没说完,时子瑗终于意识到了电视剧早已经换了,琼瑶剧完了,小燕子也没了,她也没借口了。

不管了,反正‘伸也是一刀,缩也是一刀’,就上吧。

她把这xx想成了上‘断头台’了。

“好啦,哥哥保证,只在你说的范围内,你说不要就不要了好不好?”陆羽的呼吸渐渐的靠近她的耳际处,似乎是有东西在摩挲她的敏感处一般,她毫无意识的就点头了。

得到回应的陆羽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划过了亮色,随手就按掉了电视,接着就抱着某只‘小羊’,顺便就关掉了灯,终于进入了‘暧昧’地点。

一阵天旋地转后,时子瑗才发现她已经被压在了身下,那双如星辰般耀眼的眸子正散发出情欲的信息。

迷蒙之中,她伸手去触碰那压在身上的壮硕身躯,真是结实精悍、肌肉分明、腹肌漂亮紧致…

她这一系列的动作让身上的人不由喉吟出声,低哑的嗓音透出一抹痛苦的压抑,看着她那双无辜的眼,更是难耐万分。

他被?...

她那乱窜一通的动作也撩拨得神经紧绷,豆大的汗粒从他的额头落在了她那敏感的身躯上,痛楚酥麻的感觉让她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

在她越发的适应中,她的欢乐便是他的享受,他也慢慢的加紧了动作,尽情的释放。

淡淡的月色扑洒在那扇紧致的窗户上,透露出几丝欲—望的浓墨重彩。

……

一转眼陆羽的七天之期就到了,他的‘煮夫’时代暂时告一段落,而他的福利也在前一天告落了,因为时子瑗的大姨妈来访了。

这些天,时子瑗在痛苦和快乐中如神仙和妖魔般换着度日;而罪魁祸首陆羽却每天神采奕奕、气质飞扬…

陆羽走的前两天,时子瑗酥麻了双腿和他走在校园道上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许阳,一个是沈落。

许阳也是神采奕奕的,精神百倍;而沈落——似乎和她有得一比,面上有不同于平常的娇红,那双腿有些打颤。

当许沈两个碰到时陆两个,许对陆大大赞赏,沈对时那是白眼甚多外加一记瞪眼,总之,这‘恩、怨’你这样结下了。

时子瑗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陆羽说:他们两个是绝配了。

因为陆羽建议许阳把沈落灌醉了扑倒,而她却是建议沈落将许阳灌醉,然后进行拍luo—照——

当然,有意外出现,时子瑗怎么也想不到许阳开了酒吧,喝酒却是不行的。由于这两个冤家都不会喝酒,幸好许阳还会一点,可沈落那是一滴就倒。

最后结果,许氏告捷,将沈氏扑倒,还顺便假装是被沈氏扑倒的模样。

发生了这种事情,沈氏终于‘良心’大发,不对许氏拳打脚踢,只是恶言恶语的气闷;许氏兴奋有余,每天寸步不离,坚持要得到沈氏的心,从身到心进行攻陷。

要说陆和时两人之间的‘斗争’,其实不能评判是谁输谁赢,只能说某时在305中叛变了。而这叛变的惩罚是请沈氏吃两个月的早餐,幸好这对于她来说是小意思,何况她从许氏那得到的更多。

其实要不是看出沈氏对许氏是有情的,她时某人也不至于叛变,她还不是为了姐妹好么。

终于在两个月之后,许氏将沈氏拿下,但是沈氏也不是一般的人,把许氏治得服服帖帖。

时间就在这琐碎的事情和欢乐的日子中缓缓而过,一眨眼已经要放寒假了。

本来陆羽是没那么早回去的,但是由于这订婚日期在这放寒假之后的两天,所以他便请了假,和时子瑗一起回去了。

家里的长辈们终于做好了准备,连日子都选好,请来的人数也确定了,可作为这订婚的两个主人,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陆羽心里虽然对长辈们这效率很是赞赏,但是又想到要是这些长辈们再上心一点,或许现在应该少了情敌了。

所以,时子瑗被陆羽‘坑蒙拐骗’的回到了a县,却是连长辈都没通知,直接去了两个人以前的同居地。

当然,时子瑗当晚就被吃干抹净,第二天昏睡不起。

陆羽精神百倍,揽着她的小腰,凝看着她睡着的摸样,而这个时候,还才凌晨六点多而已。

突然,时子瑗的手机响起,陆羽稍稍蹙眉,心想着什么时候她设这个时间为闹钟了,可没想到,正要按掉的时候,却发现不是闹钟,而是——

情敌三号——姜之尧。

于是他蹙眉的按下了接听键,还没等他说话,姜之尧温和的声音传来:

“瑗瑗,那么早打扰你了,我刚得到消息,你是要和陆羽订婚了吗?为什么要现在就订婚?难道就不能等到你毕业吗?…”

电话的那头喋喋不休的说着,话里话外都表达了他不希望时子瑗现在就订婚,可——现在接着电话的是陆羽。

只听得陆羽很淡定的问道:“姜学弟,为什么你觉得就要等到毕业呢?现在瑗瑗还在旁边睡觉,我帮她接的电话。”

瑗瑗还在旁边睡觉…

瑗瑗还在睡觉…

还在睡觉…

在睡觉…

睡觉…

凌晨六点,时子瑗和陆羽在同一张**睡觉。

一句风轻云淡的话,让电话的那头完全就失了声音,几秒后便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音。

姜之尧怎么也想不到会是陆羽接的电话,现在才凌晨而已,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怎么会想不到,只怪陆羽太强悍、腹黑,明知道是他的电话,明明可以按掉,他却故意一接,还顺便‘报告’了时子瑗的现状,明显就是想给‘情敌三号’姜之尧致命一击,可他还想着他不是故意滴,是你姜之尧自己送上来滴。

就这么一句话,陆少将‘情敌三号’打击得无地自容。

那一头的姜之尧眼神呆滞,脑中回旋的都是陆羽说的话,抓在手中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四分五裂了,他也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那个六年来一直在他眼前从容淡定、笑颜如花的时子瑗。

他记得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你是姜篱的表哥?他还记得当时他的感觉是:蹙着眉梢,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一种挫败感油然而生。

他还记得他对她表白时她的回答:不…不…姜之尧,你听我说,你们都错了,我只是个平凡的人,哥哥对我很好,我也喜欢他,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是为数不多的异性朋友,喜欢夜阑风的人很多,我不认为高傲冰冷如夜阑风会喜欢我。

这样的回答让他那高傲的心一下就跌到了谷底,他认识到了他只是她所认为的朋友而已,也亲口听到了他喜欢的人竟然早就喜欢了别人,而且还是一个很难让人超越的人,他不得不承认,他此时的笑太牵强,也同样讨厌起了自己一向温和淡雅的性子。

他以为他还有机会,在毕业后他会让自己更加的接近她,可不曾想别人的速度、效率都比他快得多,以致现在,他好像已经没有理由喜欢她,却还是没办法放下,即使心如刀割,却安慰着自己本来就应该放下,何况自己对她的感情应该淡下了…

一直在内心的提醒自己已经不喜欢她,已经不记得她的模样…可是不管脑海、还是眼前都浮现着她的模样,心里从未有过的失落、不安、痛楚…很想就这么堕落一回,让自己麻痹。

他想了,也这么做了…

陆羽噙着笑意继续欣赏眼前的‘美景’,觉得自己的老婆更加的漂亮了,就连睡觉都让他有一股想要将她揉进身体里的冲动,他还真想将她给藏起来。

天空慢慢清晰了起来,人有三急的时子瑗终于醒来了,一刻也受不了,踏着赤脚就去上厕了,连陆羽半眯着眼慵懒惬意的看着她也不曾晓得,因为慌乱中的时子瑗正全身赤—裸,在他蹙眉的同时也浑身一阵紧绷,燥热随之而来。

当然,因冷麻溜回到**的某人,又进行了‘早晨运动’系列。

当两人起床了之后,便已经是中午的事情了。

终于?...

陆羽正常了起来,其实是先前因为打击了‘情敌三号’笑得太过,这会笑得比较正常。

“瑗瑗,等会估计叔叔阿姨就问我们有没有到了,估计都要去接我们了,你说,我们要怎么样?”

时子瑗皱眉眨眼,摸着下巴,俯身靠前问他:“哥哥,你真的要问我?”

陆羽郑重点头,这是他昨晚福利的‘代价’。

时子瑗随即罢罢手,笑眯眯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哥哥就让陆爷爷、陆奶奶…。还有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等人都同意简单操办这次的订婚宴吧,不要搞得比人家的结婚隆重。”

一切从简,她只想要这样而已。

人家陆羽立刻反对,沉声回答:“除了这件事情,我其他的都可以答应你。”

他反对的方面有二:一是因为他想给时子瑗最好的;二是不想让长辈们白忙一场(其实这压根就不是原因,是借口)。

他这样的回答甚是让时子瑗苦恼,她知道陆羽的心意,也同样知道长辈们的心意,可是谁来顾及顾及她的感受,据时妈说明,那订婚宴上她光衣服就得在一天换不下二十套,而且还必须穿着高跟鞋,这要她命啊。

看到时子瑗这模样,陆羽也心软起来,但是意志不变,只是安慰:“瑗瑗,老婆~你知道的,你这一生只一次订婚,也只摆一次酒席,而且你想想,要是大办操办的话,可以收到很多礼物的。”

时子瑗不为所动,那些礼物她不好意思收吧,到时候时妈肯定说她。

陆羽酒席撒娇:“老婆,难道你舍得让你老公留下终身遗憾?而且你要想,你这么大办一场,你的那些亲戚朋友都知道你找了个那么无可挑剔的男朋友,这不是可光荣的事情嘛。”

好吧,时子瑗的脑中想到了小婶小姑那对她完全不屑的嘴脸,还有那对着她大肆狂说陆羽压根不可能看上她的话,她好像有一点点心动了…

看‘情势’有变,陆羽再接再励:“还有,老婆,你想想叔叔,他这么的疼你,想着要风风光光的为你办订婚宴,你要是不乐意,那不是伤了他的心了吗;还有你想想你的那些朋友、手下…他们关心你,为了你的事业天天操心着,你不应该请他们来吗;还有哥哥这边的…也是一样的。”

天呐,陆羽大哥,您老人家确定你不是在办订婚宴,而是在办婚宴?

时子瑗被他再一说,脑子浑了起来,陆羽说的确实是对的,但是她这么就觉得哪边不对劲了呢。

“老婆,老婆,老婆……你就辛苦一天嘛,其实也没什么的,到时候老公我会照顾你的,你不用担心累。如果你脚酸了我帮你泡脚、按摩;如果不想自己换衣服了,老公帮你换,反正老公轻车熟路;如果你不想喝酒,老公一定帮你挡在前面…”

无数个保证,让时子瑗很想心软,一个傻劲,就答应了。

------题外话------

妞儿们——等待已久的订婚终于到了……

有木有想要控诉紫太打击三号的呢?

谢谢亲们投的票票,还有送的花花,额——人太多,紫就偷懒了…给亲们狂么么——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