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4 订婚

024 订婚

时子瑗自己心里都想不清楚为什么她会有那么大的毅力,此刻的她面容都要笑僵了,脚也麻痹了,站在这大门口迎接客人的滋味只有亲身体验才会知晓。

再看陆羽,他倒是浑身带劲,一丝一毫都看不出疲惫,脚步轻盈,行为举止得体有度。要是他生在古代,肯定是一翩翩公子,温文尔雅。明明在平常在别人面前是个不苟言笑的人,现在竟然笑成那样,让这一众来客中的女宾一一侧目,不管小的、老的,只要是女的,都对他目不斜视。

长辈们对这次的订婚宴虽然说不是大办,但也是不可小视的。

时爸不知道怎么的,还算是低调,在他事业上的朋友不过就请了两桌的人,重要的客户和他公司里的高层人物;陆家那边,其实也不算多,或许是陆家的旁系不多的原因,陆妈妈那一边的只来了三个代表人,陆爸爸这边,也来得不多…

时子瑗心叹:幸好人不是太多,才八桌子就坐完了,这订婚酒就在她的家里办的,也够地方了。厨师是自家的,食材也是自家的,说来说去,其实这次办酒压根就不花多少钱。

正如陆羽说的,虽然人数来得不多,但是她还真是收礼物收到手抽筋了。

像金银首饰等的好几套;名牌包包等的好多;衣服什么的更多;还是化妆品、香水…无一不是精品。不过这些大部分比较贵重的其实都是陆家那边来的人。

不得不说的极品婶婶和姑姑,婶婶倒是就包了三百的红包,而小姑姑只包了两百,可这两人还特有道理的说又不是结婚…

还有陆老爷子直接给时子瑗的存折,额——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

陆姑姑更直接,送了一辆小车,还是最新款时尚的宝马系列;

陆爸爸符合实际应用,直接给时子瑗送了套军队的女兵装,说是可以配陆羽的军装;

陆妈妈是最大方的,时子瑗压根就难以置信,因为陆妈妈直接给她的是一家化妆品公司,而且还是英国那边的,看得时子瑗直罢手拒绝,她哪好意思收那么大的礼,可最后还是收下了,因为陆妈妈说的原因实在是精辟…

时建这个爷爷只对时子瑗说了一句话:瑗瑗,以后的幸福就靠你们自己了,算算时间,你和羽儿那孩子都认识了十多年了,也该有个结果了…

时子瑗的反应:特别囧~貌似、似乎时建这个爷爷早就看出了她和陆羽的关系了。

李丽琴这个奶奶难得的给她笑容,最主要的是竟然给她去定做了一件红衣,也就是乡下人结婚的时候都会穿的红色衣服,当做是婚礼服。这简直就和天上下红雨的概率一样啊。

林外公那边一大家子都来了,只有还在拍戏的小姨没回来,远在西藏那里,过年都回不来。

这场订婚宴是在女方家办的,也就是在乡下办的,一时间,这村子热闹非凡——

小车都排到村口了,来这的人都西装革履,要不然就正装军服,脚穿着名牌皮靴,女的手垮名包…

终于到了吃饭的时间,时子瑗和陆羽两人还得举着酒杯去干杯,幸好陆羽的酒量好,时子瑗的酒几乎被他挡了,时子瑗才不至于晕昏过去。

晚饭吃完,众人便陆陆续续的走了,留下了一些特别的亲属,还有就是比较远的,睡客房什么的…

来参加这场订婚宴的人,时子瑗的朋友、同学其实很少,就蒙小小、何小燕…等等的人,北京那边的太远,没办法来;夜阑风、姜之尧没出现,言桓更是没看见,这两个人一个短信祝福都没有。

夜阑风、姜之尧两个没出现时子瑗是知道的,但是言桓没出现,而且没一个电话就很说不过去了,好歹她当言桓是个很好的哥哥。

她不知道姜之尧已经被陆羽打发了;而夜阑风是不肯来这个地方的,他对待感情向来不大方,没办法来给时子瑗一句恭喜,更没办法来参加这订婚宴,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的人在一起;至于言桓,他没有说过一句喜欢的话,但是——他自认为没那么大方,早就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就远去英国了…

时子瑗是被陆羽背着到房间的,陆羽说话算话,忙打了热水给她泡脚,还有按摩——

时子瑗都累得昏昏欲睡了,要不是陆羽支撑着她的身子,她铁定会躺倒在地。

“瑗瑗,这样舒服点了吗?”陆羽身上还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更加成熟了。

今天没在宴席上看到他心中定位的‘情敌一、二、三号’,他是有些郁结的,因为至少也得让他们看看他和瑗瑗是多么般配吧,而且还是众多人祝福的一对啊。

不要说他小心眼,在爱情这个国度,没有人能说清楚到底谁更在乎谁,更在乎的人总是小心翼翼,正是因为他太在乎有人觊觎他未来的媳妇,他心里总归有些不是滋味,所以——他小人了——

时子瑗无意识的嘟起嘴,舒服的‘恩恩’两声,算是应答。

这个时候,时子瑗的手机有短信来,时子瑗正要看,就先被陆羽强先一步。

这个短信是夜阑风的:瑗瑗,你只是订婚而已,现在结婚都可以离婚呢,我并不打算祝福你,因为只有我和你在一起才能祝福。

陆羽的表情:面部黑黑的,心里有些郁闷,看来自他还是得防。

但陆羽也算是大度的,他没有说着是条垃圾短信,而且给时子瑗看了。

时子瑗的反应:先是噗嗤一笑,没想到这句‘结婚都可以离婚’现在就流行了;接着她很无语,这个夜阑风越大就感觉他越霸道了;最后她淡定的对着陆羽说了一句:“哥哥,夜阑风是夜阑风,我是我,他要怎么样,我不能阻止。”

陆羽听闻,心豁然开了。

他对夜阑风也是了解不少的,就性子来说和他很相像,行事作风如果不是在黑道的话,也应该不会那么阴险、霸道…

他也知道这些年夜阑风不断扩张的势力,但是夜阑风做事很有准则,都是合法的勾当,那些不合法的都一一被他撇除,就是手段有时候不太让人接受,不是不光明正大,而是他太光明正大了。

当然,时子瑗都不知道这些,时子瑗只是知道夜阑风的身份而已。

陆羽再捏了捏,然后便将下巴从时子瑗的背后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双手也改成了抱住时子瑗的腰上,眼角微微上扬,轻笑道:“瑗瑗,等你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吧。”

陆羽这厮绝对是有预谋的,才订婚,就想结婚了。

时子瑗浑身一怔,整个人精神了,撇头看着陆羽,怀疑问道:“哥哥,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打算让我在学校名声大噪,才大学毕业就结婚,你不会来吓我吧,我还想考研。”

她说的‘考研’其实是借口,她前世今生加起来都不知道读了多少年的书了,肯定不想再去受罪,她只是想看看陆羽的极限,还有…她才不要被陆羽一直‘算计’,这结婚后就不得要孩子了嘛,她觉得 ...

对孩子有恐惧。

可她漏算了,因为陆羽对她的了解简直比她自己还多,于是他便顺着时子瑗说道:“瑗瑗,你不觉得你考不考研都一样吗?我是支持你考研,反正你考研和结婚没多大冲突。”

“我就是不要那么快结婚,毕业了我才二十岁诶。”时子瑗脾气倔起来了,但是她眼神闪躲,不敢看陆羽。

陆羽沉吟蹙眉,越想越不对,总觉得时子瑗是有事情没有和他说。

正当时子瑗以为陆羽不会再问时,陆羽却正色的开口问道:“瑗瑗,难道你有婚前恐惧症?”

时子瑗全身泄气,呆呆的问:“哥哥,你怎么知道婚前恐惧症?”

“是…阿姨和我说的。”陆羽回答得有些迟疑和羞~嗔,脸上有抹不易察觉的红晕在飘荡。

是的,时妈做事谨慎,她在这订婚前就对陆羽好好的说道一番,而且还和陆羽说了什么什么什么的…

时妈说是没问题,其实她最主要的是要提醒陆羽不许动歪心思,因为自己的女儿还才那么小,还在读书…

可她哪知道,她的女儿早被吃干抹净了。

时子瑗脖子一伸,惊讶:“妈?不是吧?”

同时的她,也想到了时妈对她的嘱咐,左右说女孩子要保持矜持,可当时的她心里想的是:矜持不了啊,您老不知道您家未来的女婿是条狼。

陆羽闪躲着时子瑗寻味的眼,不自然的点点头。

然后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是因为什么?”

时子瑗沉吟半响,低下头,一指手指咬在了嘴里,嘟喃:“就您这一订婚想结婚,一结婚还不得想要生孩子啊。”

她这模糊小声的嘟喃陆羽压根就听不真确,黑亮的双眸深深的看了眼时子瑗,看到她咬着手指,一手就将她那手拿下,“那你这样子,肯定又在说谎,不然怎么不看着哥哥。”

时子瑗一说谎就咬手指的毛病陆羽是深知的。

本来他还想着这问题不严重,可这问题竟然让时子瑗这种表情,他便皱起了眉,看来他必须现在就把障碍给消除了,要不然以后肯定还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他水也不倒了,只擦干了时子瑗的脚,然后让时子瑗正对着他,低声道:“瑗瑗,如果你实在不想结婚,哥哥也不会逼你的,哥哥尊重你,反正你是逃不了的。”他的语气明显有些僵硬,最后面的一句话,不知道是肯定、还是为了安心。

他这样一说,时子瑗心里愧疚了,稍稍抬头看着陆羽。

那双深邃如无尽黑夜的眸子里含着的是对她的宠溺,那薄薄的嘴唇轻抿着似乎是压抑着不知名的情绪,她还看到陆羽那只没有握住她的手正紧握着,愈发的用力,泛白分明。

她看不得这样的陆羽,她悄悄的伸出手来,摸到他的眉心,向着一边轻轻抚摸着,想要将那微微起伏褶皱的眉抚平,那难以说出口的话,也变得轻松了起来,不紧不慢道:“哥哥,你要订婚就订了,你要结婚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我不想要马上生孩子。”

陆羽听出重点了,心蓦然一松,原来她不是不想结婚,也不是不同意结婚,而是怕生孩子。

听完她这话,他不由笑了笑,摇了摇头,亲昵的拂上了她的发丝,“傻丫头,孩子我们要,但是什么时候要,就看你想不想了,你不想我们就不要,如果你想要了,我们再要。”

时子瑗的眸蓦地闪亮起来,“真的?”

那样子简直比她捡到宝还要高兴,那双眸子清幽而灵动,带着丝小心翼翼,含着点娇羞轻嗔,再加上她那微微红润的脸颊,更是让人心动万分。

这样的她,让他不由口干舌燥,吞了口水,不咸不淡的回答:“恩,”顿了顿,再加一句:“那可以去洗澡了吧。”

时子瑗像是被打了精神剂一般,完全一改疲惫模样,揽住陆羽的脖颈,然后就给了个香吻,最后留下意犹未尽的陆羽屁颠屁颠的去洗澡了。

陆羽摸摸嘴唇,仿佛那股沁香还残留着余味,竟然就这么轻轻的笑了起来。

身心都有一股想要一起随着她去洗澡的冲动,可理智把他拉回了,因为这是在时家,而且时爸这个准老丈人要是知道他这样干,铁定‘招呼’他。

想着,想着,他真想现在就搬到他买的新屋去过两人世界了,又抱怨为什么只是订婚,不是结婚。

越想心里越郁结,可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来惹他,这个人非许阳莫属了。

许阳发了个短信到他的手机上:老五,看得着吃不着的日子难过吧。

要是许阳现在在他眼前,他肯定给许阳一拳,这小子,竟然来调笑他。

但是现在许阳不在,所以他很‘云淡风轻’的打了个电话,然后等那边接了,很漫不经心的说道:“老四,前次我看到沈落和一个男生走在一起,而且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他是看到了沈落,也看到了一个男生和沈落走在一起,可那个男生是沈凡啊。

许阳那边本想幸灾乐祸的调笑声顿时就停滞了。

陆羽很满意这样的效果,继续说道:“而且我看那个男生也是年轻有为,长得高大帅气,还风度翩翩…”

虽然他很不想去夸赞别的男人,但是为了打击某人,他愿意浪费一点口舌。

许阳那头脸色发黑,本支着桌面的他差点就将头磕在桌面上,然后划圈,‘诅咒’那个和沈落走在一起的男生,还不忘为自己刚才的幸灾乐祸道歉:“老五,刚才是我说错了,您大人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要不然给您订婚的礼金加上一倍…”

道歉诚意十足,他心里暗暗思量,以后绝对不幸灾乐祸了。

陆羽这头不说话了,眼眸里满是笑意,直到那头的许阳哭闷求饶:“老五,要是这些你不满意,到时候我就让你打一顿,你至少告诉我走在落落身旁的那个人是谁啊。”

陆羽这才慢腾腾说道:“这个啊…打一顿是必须的,但是你得写一份检查,不多,五千字就够了,我回北京的时候你给我,至于那个人我回北京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能问沈落,要是你问,你恐怕就完蛋了,好了,就这样挂了。”

不等那边回,陆羽很兴奋的挂了电话,哼,这小子竟然敢来惹他,那他就让他尝尝后果。

许阳这头听着‘嘟嘟’挂掉的声音,想着陆羽刚才说的话,再打过去,却进来一个短信:要是你不写检查深讨,到时候可就不能怪我咯。另:切勿再打电话,要不然多写一份检查。

可怜的许阳童鞋,就因为幸灾乐祸了一句话,就得承担这后果,憋屈不憋屈。

其实他心里本来一开始是不相信的,他见识过了陆羽腹黑的程度,可是这两天沈落连个短信都不回,电话就更不用说了。他越想就感觉越有可能,心里就越是烦闷,一张俊脸纠结得扭曲无比。

时子瑗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陆羽那张笑着得意的脸,不由问道:“哥哥,你笑 ...

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寒碜?”怪让她感觉有什么阴谋。

陆羽稍稍收敛,咳了两声,“哥哥是在笑老四呢,他今晚肯定睡不着了。”正好陪他,他也睡不着。

时子瑗一听到老四,知道是许阳,她也不插手了,估计许阳又被陆羽给摆了一道。

------题外话------

谢谢亲的支持:861189055——投了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