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6 陆羽醋劲大发

026 陆羽醋劲大发

两个人正杆上之时,陆羽突然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灼热的眼神看着时子瑗,嘴角微微浅笑着,浓密的睫毛微微上翘,“看来你们互相已经认识了。”

清亮且温润的嗓音比之一年前的更加吸引人的耳际,时子瑗忽地感觉到耳垂一阵发热,不用看,她都知道她的耳朵肯定红了。

也不知道陆羽有没有听到刚才她和这个约翰·金说的话,而且现在也还没三点,哪知道他就这么出现在她面前了。

“哇~陆少,你和一年前没什么变化,就是变黑了。”约翰·金显然很高兴,放下小提箱就给了陆羽一个拥抱。

作为正牌未婚妻的时子瑗不由咂舌,这约翰·金对待她和对待陆羽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

不过显然陆羽也对约翰金的行为有些意见,因为她清楚的看到了陆羽蹙眉,而且还冷冷的扫了一眼约翰·金。

约翰·金当然敏感的感觉到了这股冷飕飕的气息,陆羽像是突然变成炸弹一般,约翰金在一秒间已经离陆羽两米远的距离,还顺势微微低头拍打着全身上下,然后抬眸皱着眉说道:“陆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竟然给我冷暴力。”

现在的时子瑗听到他这话还不知道冷暴力是什么,后来陆羽才说道‘冷暴力’其实是一种气势,这个约翰金本就粘人得紧,对待他必须做到‘无视’。

陆羽轻轻的撇了眼约翰·金,眨眼间,时子瑗便落在他的怀里,淡淡的薰衣草香味沁入他的鼻息,就是这种味道,是他想念的味道。

猛然被拉入怀抱中的时子瑗先是一愣,接着反手紧紧抱着陆羽的背脊,浑身有些颤抖,这是激动照成的。

她已经和陆羽有三百八十五天没见面了,恍惚间在她的面前,而且还真真实实的抱着她,她实在是不敢相信。

“瑗瑗…”

似叹息、似兴奋、似压抑…的声调,让时子瑗心头一暖,低笑出声,“哥哥…”

甜甜的、糯糯的,她的嗓音中总是带着清澈的明透,如一汪清幽的水塘正静静注入着活水一般。

这对俊男美女拥抱,俨然成了这机场的一道亮丽风景,某人撇撇嘴,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重色轻友的陆少,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子,你们可不可以回去了再腻歪?”

酸酸的感觉,看着这幸福的一对,嗤之以鼻。

在他心目中,陆羽一向来都是冷冰冰的,说话冷冰冰的,表情也如面瘫,可自刚才他出现为止,就对着他那小未婚妻一直笑着,也不怕面部抽筋了。

陆羽倒是没什么感觉,对着某人给了个厉眼,接着稍稍分开他们的身躯,面对着面,“瑗瑗,那我们回家吧。”

陆羽说的回家并不是现在时子瑗住的地方,而是陆羽早就在这上海安置的房子,靠近海边,离机场还是有点距离的。

约翰金从来就没来过这上海,而且他本来就是投靠陆羽的,当然是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

出了机场,就会看见一个穿着鲜艳红色衣服的男子跟着一对在前面巧笑交谈的情侣,前者面目扭曲,后者的情侣笑声不断。

一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海边的一栋别墅中。

约翰金完全没有客人的自觉性,直接扔下小提箱,拽着衣服就进了浴室,搞得他是这房子的主人。

时子瑗对他这行为不由频频撇嘴,原来这个天才首席设计师不止是个自恋狂,而且还有洁癖症,现在才多少点,就洗澡了,而且她还一路上看着他用湿纸巾来擦拭着脸,她这个作为女人都没他那么讲究。

陆羽似乎对他的行为见怪不怪了,但是看到时子瑗这表情,不由笑着解释:“瑗瑗,这个约翰就是这样子,现在他才二十三岁,要说玩的方面恐怕连老四都不是他的对手。”

“哥哥,这个小金就是个活宝,比许大哥更活宝。”时子瑗忍俊不禁,直笑着。

陆羽似是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她的眉心,然后拉着她的手,“也就只有你敢叫他小金了,我还没听过别人敢叫过。”

说到这,时子瑗抽了抽嘴,没好气道:“谁让他叫我小子,我很小吗?我叫他小金也是应该的。”

岂料她话刚落,浴室的门就开了,人未看到声却先传出:“你不是有子吗?叫你小子有错,不许再叫小金…最多…最多我就叫你小瑗,你必须叫我哥哥,我比你大。”

这算是妥协吗?未必吧。

时子瑗正想转身看他,却被陆羽一个劲的转了头,然后对着约翰低吼:“约翰,你要是再敢这样就出来,我马上把你赶回英国去。”

约翰身上只在下身摇摇欲坠的搭着一浴巾,姣好的身材显露无疑,要是有哪个女的看到,铁定尖叫。

这样子的约翰,陆羽怎么可能让时子瑗看到,要看也是看他的,他的身材比这约翰干巴巴的好看多了。

约翰浑身一颤,接着缓缓的关上了浴室门,过了三十秒左右,才讪讪出声:“那个…陆少,我没拿衣服…”明显底气不足。

他一个少爷,天天被人捧着,倒是对陆羽有一种特别的依赖,其实算是把陆羽当做亲哥哥一般,所以陆羽一吼,作为弟弟的他,确实是有些潸然的。

而且他一向来习惯了洗了澡就出浴室,要不是有时子瑗在他还裸—身出浴呢,本来想要好好眩下他的身材,想到时子瑗的眼中看见那种惊艳的感觉,可是…某少实在是保护得紧。

陆羽虽对约翰突然来访打扰他二人世界有意见,但总归约翰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事情,而且还是好心的来看他,也就由着他一些了。

从约翰的小提箱中拿出了衣物,然后就递入浴室内,再回到时子瑗身旁坐着的时候,时子瑗小声对着陆羽说道:“哥哥,这个约翰哥哥还真是漂亮得不是人,还有他的眼睛,让人一看就想犯罪,他毒舌的性质和你差不多,但是他好像怕你诶。”

陆羽听着时子瑗夸赞约翰的话,面部有些抽筋,果然,刚才没让时子瑗看到约翰的身材是正确的,要不然他心里的火肯定滚烫滚烫,直接想把约翰这小子给烧了,要想想这十多年来,时子瑗可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么夸赞一个人,他心里不爽着,吃醋是肯定的。

“瑗瑗,这个约翰你以后要离他远点,其实他有洁癖症,最讨厌有人靠近他,更甚至于在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竟然一天要洗五次澡,有一个法国女服务员碰到了他那身上的衣服,他直接就把那衣服给扔了…”

恩,灌输某人的不良行为,是陆少的对症下药方针。

时子瑗听了果然表示惊讶,但也不是那么大惊,“哥哥,那他现在在浴室用的除了毛巾,那其他的东西他不会没用吧。”

她有在这住过几天,这里的一些东西都还是存留的,昨天她让钟点工在这打扫了下,浴室里除了备用新的毛巾牙刷,其余的都...

是用过的了。

陆羽正色的摇头,但是又点头,“瑗瑗,约翰等会你得安排在三楼最角落的地方,他就喜欢那样的房间。”

“不是吧?”时子瑗怀疑,约翰金怎么看也是一阳光男生,怎么会喜欢最为阴暗的房间。

她哪里会知道陆羽直接想把约翰这个尾巴甩出去,否则今晚必定不安宁,在这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就只好委屈下约翰了。

这说话的当头,约翰终于穿戴整齐从浴室里出来,然后这会就像是客人一般了,笑眯眯闪着桃花蓝眼问道:“小瑗瑗,我晚上住哪个房间?”

他的这声‘小瑗瑗’直接招到陆羽的‘唾弃’和白眼,时子瑗是浑身打颤一番,半响才回答:“约翰,你就住在三楼角落那间吧,我都让钟点工阿姨收拾好了。”其实每间房都是有收拾的。

约翰皱眉,装出大人的口气,“小瑗瑗,你应该叫我约翰哥哥,怎么那么不懂礼貌。”

时子瑗手一摊,黑亮的眸对上了他的蓝眼,欢乐问道:“约翰,你叫哥哥怎么叫的?你叫他陆少,那你是不是要叫我陆嫂子呢?”想让她叫哥哥,还远着呢,完全就不可能,而且陆羽也不可能同意。

约翰气结,很有风度的拉着自己的小提箱‘哒哒哒’的上楼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时子瑗终于忍不住大笑。

三人收拾自己完毕,时子瑗便让陆羽先休息一下,到了吃饭的时候再叫他,当然,约翰也死死的在**睡觉了。

时子瑗到了最近的超市买了菜,回到别墅的时候,却看到约翰正在看电视剧,而且还是煽情的琼瑶剧‘还珠格格’,看得她又是一阵闷笑。

打了个招呼,她便进厨房了。

约翰看到时子瑗拿着菜进厨房,忍不住说道:“小瑗瑗,你会煮饭菜?我看…还是出去吃吧。”

据他了解,现在压根没几个女的会做饭,而且对于一向来是陆羽宝贝小未婚妻的时子瑗来说,估计下厨房压根就没那个机会吧。

瞧瞧他说的话,摆明着他对时子瑗的认识是少之又少,还以为时子瑗是小家碧玉,那种五指不沾的小女生。

时子瑗听到他这话,本来打算处理鱼的她气冲冲的就拿着一把菜刀出来,指着约翰道:“你…过来帮我,这种琼瑶剧是你一个大男生看的吗?”

约翰的身躯反射性的往后一倾,看到时子瑗那么粗鲁的拿着一菜刀出来,顿时眨巴着桃花眼,完全就不敢相信。

“看什么看,进来给我收拾鱼。”时子瑗压根不给他机会,直接把电视关了,然后用菜刀对着约翰,逼他就范。

约翰也不知道怎么地,讪讪的跟着时子瑗进了厨房。

时子瑗指派着他去杀鱼,可他一公子哥怎么会呢,手拿着菜刀下不了手。

“小瑗瑗,我看…我们还是出去吃吧,晚餐我请,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时子瑗立马给他白眼,“约翰大爷,您知道最近一个餐厅离这多远吗?半个小时的距离,而且我和哥哥从来就不主张在外面的餐厅吃饭,能自己煮就自己煮。”

“可是这鱼…它是活的,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约翰颤颤指着那条或与活鱼说着。

“果然是大少爷,约翰大爷,那您还怀疑我做的饭菜么?”叫你敢鄙视姐。

“怎么啦?”陆羽的声音从厨房门口传来。

约翰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一般,直往着陆羽这跑,“陆少,你的小未婚妻是不是打算把我直接送到医院?”

陆羽正了正身子,仿佛迟疑道:“约翰,难道我没有告诉你瑗瑗其实开着饭店,而且厨艺也很不错么?”

“我不相信,打死我也不相信。”约翰立刻回复。

时子瑗‘切’了一声,“不相信就拉到,那就准备饿死,哥哥你今天别动手。”

最后,约翰倒是战战兢兢的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剧,不过他没看进去多少,因为他总是在留意着厨房内的动静,听着他们两口子像是老夫妻的对话,不肉麻,也不让人寒碜,或许、好像他有些理解陆羽这么一个优质男那么年轻就被人套牢的原因了。

晚饭过后,约翰真的好像是有洁癖,又去洗了澡,然后噌噌的上楼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看电视剧了。

可陆羽却被一通电话给叫走了,也不知道是这么回事,连解释都没时间解释就走了。

时子瑗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突然,天际闪电划过,雷声蓦然响起。

心里碜得慌,忙把窗户、门都关好了,然后就跑到卧室去了。

她也不敢关灯,把卧室照得亮亮的,然后捂着被子,才这么一会,外面已经下起了倾盆暴雨。

从床沿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傲慢与偏见’的书,细细品读,其实心里有些担心,担心着陆羽到底去干嘛了,但是陆羽出门的时候脸色没有不好看,而且还好像一副高兴的样子,应该不是坏事。

看着看着书本上的字体,然后越发的模糊起来,正欲睡过去了,却——

“叩叩叩——叩叩——”

房门被敲响,毫无章法的乱敲一通,时子瑗的睡意全无。

“谁?”

“陆羽,陆羽,你出来…”约翰的声音,似乎带着些颤抖。

时子瑗心猛地一怔,约翰·金这是怎么了?他不会这样直呼陆羽的名字的。

在她迟疑的瞬间,约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还加大了声调:“陆羽,小瑗瑗,快点开门啊……”

这个时候,约翰已经好像顾不得那么多了,可是按着把手打不开门,因为时子瑗把门反锁了。

时子瑗忙围一大衣,然后去开门,另她大惊的是……约翰竟然忽地用双手抱住了她的腰,而且还用了很大的力量。

“小瑗瑗,小瑗瑗…”他的呼吸很急,喘息的声音从头顶传入时子瑗的耳朵内。

时子瑗反射性的挣扎,可是越挣扎约翰的手就抱得她越紧,好像她就是一棵救命草…对,现在的约翰好像就是把她当做救命草了。

屋外雷声阵阵,仿佛是天公在发这大怒,一丝都不肯停歇。

这时,时子瑗的手机响起。

“瑗瑗,你上三楼去看看约翰,看看他怎么样了,他一向来怕雷,一听到雷声他就会变成小孩子一样,很害怕,你现在就去看看,哥哥马上就回来,现在在路上了。”陆羽那边的声音很急,应该是在路上,时子瑗还听到了车子打啲的声音。

时子瑗缓了缓气,“哥哥,约翰现在正在我身边呢,你不用那么急,小心开车。”

听到电话的那头陆羽吁了一口气,他应该早就知道约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才打电话给她的。

“恩,瑗瑗,你先安抚下他,等会没雷声了他就不会这样了。”

时子瑗点了点头,然后意识到陆羽看不见,“好,哥哥,你千万要小心开车,现在...

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早知道下雨就不应该让你出去的。”

陆羽这才挂了电话,而约翰却还是一如刚才的样子紧紧的环抱着时子瑗,身子好似不那么颤抖了,时子瑗微微转头却看到约翰苍白几乎透明的漂亮脸庞,那微微颤抖着的嘴唇,紧闭着的眼瞳…这还是那个她白天见到的那个自恋加洁癖的约翰么?现在的他,连一丝抵抗力都没有。

------题外话------

谢谢亲的票票:xxy198937——投了2张月票么么——么么——

另:今天房东装防护网,每个房间都要,据闻紫这附近被盗了一栋楼的财物…房东警铃大作,然后紫的房间络绎不绝的来人…码字时间搁置,所以现在才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