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7 发不得的陆少

027 箭在弦上发不得的陆少

终于雷声渐消,而抱着她的约翰也随之好像清醒了,当他意识到他抱着的是时子瑗之后,马上就将时子瑗推开,本苍白的脸庞瞬间涨红,不自然的说道:“怎么会是你?陆少呢?”

打死他都不会承认他觉得那娇小的女人身上的味道是那么的好闻,而且在他推开的那刹那,好似有些舍不得,但是理智在上,他还是一把推开了。

时子瑗不得防的被约翰推开,趔趄了几步才隐隐站稳,接着声音徒然增大:“你这个死约翰,竟然利用完就推我,就不懂得对女人要温柔吗?”想了想,敛开眼眸仔细再看了看约翰,想到刚才的事情,声音稍稍压底,打算不和他计较了,估计刚才的事情他都忘记了,“算了,你去睡觉吧,时间不早了。”

约翰本来被时子瑗一低吼,浑身一愣,但是她又转低的语气,让他心里有些发懵。他是知道自己这种害怕雷雨天气的毛病的,他肯定是急着来找陆羽的,可是为什么陆羽会不在,而是这个他的小未婚妻在?

“那个…谢谢你。”

他的脸色不自然,语气不自然,似乎那双还微微发热的手也不自然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摆放。

时子瑗被他这么客气的语气一愣,然后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事,刚才哥哥还专门打电话叫我上去看你,可没想到你就下来了,现在你没事了吧?”

约翰赶忙摇头,“没事了,没事了…那…”突然意识到什么,头微微扬起,“诶,陆少呢?”

这大少爷,现在才发现陆羽不在。

“就快回来了吧。”时子瑗眼神往窗外看去,虽然雷声是没有了,但是雨势还是没有降下来,也不知道陆羽现在到哪了。

“喔…”约翰也不知道说什么了,“那我先上楼了。”

说完,转身便走了。

说来也巧,他才上楼没多久,陆羽就回来了,而且还淋了一身湿透,一进房间不顾浑身湿透的衣服,就朝着正打算帮他找衣服的时子瑗问道:“瑗瑗,约翰还好吧?”

时子瑗边找衣服边回答:“恩,应该没事了,雷声不响了就没事了。”

可陆羽好像还不放心,“我上去看看。”

陆羽的效率很高,没有五分钟就从三楼下来了,然后就去浴室洗澡了。

洗完澡却发现时子瑗还聚精会神的看着一本书,好似压根没有打算睡觉。

时子瑗其实不是没打算睡觉,而是她睡不着了,她发现她精神特别的好,可能是刚才被一打扰,把睡意都给消磨了。

陆羽顺着就躺在了时子瑗的背后,然后在背后将她整个身子揽在怀里,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瑗瑗,怎么还看这书,不想睡觉吗?”这书他都见她看过好几回了。

时子瑗将书一摆,侧目问道:“哥哥,今天你那么急着出去干嘛了?”

转念一想,又加上一句:“事先申明,我可不是查岗的。”

陆羽握住她的两手,触及到她手冰冷的温度,皱了皱眉梢,将她的整个手包在他温暖的大手上,然后才半玩笑道:“报告老婆,老婆查岗老公很高兴。”

时子瑗被他这话激得笑岔了气,“哥哥,你这也太…好了,别贫了,到底什么事情?我还以为你要明天回来了呢?”

“哪能啊,老婆在怀,要是明天回来,可要跪搓衣板了。”陆羽似乎很高兴,那幽深如星辰的眸子含着的都是欣喜的信息。

时子瑗嘟着嘴看着他,他也不贫了,认真的说道:“老婆,你老公我升职了,连升三级。”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军区会给他升职得那么快,以为即使要升职也是要等到明年的时候。

“什么?升职?还三级?”时子瑗惊讶的呼叫了出来。

陆羽去训练的时候已经是中尉了,那升三级现在是…中校…

陆羽毫不犹豫的点头,心里有些酸涩,因为即使是升职,也是在军队里,不能无时无刻的陪在她的身边。

其实对于升职这件事情陆羽是真的想多了,因为他的升职是名副其实的,不说在还未去特殊训练的时候,那时候他就该是大尉或者是少校级别的了,这次去训练的过程中立了不少的功劳,都是用他的胆识和生命来换取的,而且这些功劳还不只是国家级的,还是国际级的,所以中校这个职位根本就没有抬高,反而有些压低。

“哥哥,那你出去是因为你军区的领导来了?”时子瑗脑子里突然蹦出了这个信息。

陆羽没时间解释就走人了,但是今晚还回得来,而且在出去之前没有和她说他升职,说明了在他出去之前是没有升职的,就出去那么三个小时,升职的消息就来了,也太快了。

陆羽勾了勾唇角,可不是嘛,要不是军区的领导来,而且还是专门来抓他的,他也不会匆匆忙忙的出去,连个解释的时间都没有。其实他来这上海没有事先提前和军区打个招呼,只是和他的直属上级特种兵上校打了个报告而已,这些来的领导中都是上校以上级别的,估计除了因为他成绩非凡外,还看在了他老爸和爷爷的份上才对他那么客气,要不然为什么不直接让他回去了再说,还亲自来这上海。

一下雨打雷,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来了,一方面想要把这消息告诉时子瑗,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约翰怕打雷的毛病,所以才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是啊,你老公成绩卓越,所以上级领导来抓你老公回去呢。”

时子瑗对他这种自夸的行为不予知否,本来她的哥哥就很优秀,为着国家出生入死的,还让她和他一年都见不着面。

“哥哥,你不会要回北京了吧,那么快?”

陆羽狠狠的吻了下她那嘟着的小唇瓣,然后放开,“放心吧,哥哥被放了一个月的假,这次首长他们来一方面确实是为了给我这个消息,另外一方面是为了和这里的政府交涉问题。”顿了顿,眸光亮泽,“不过,还有一件事情,”翻过时子瑗撇着的脸,“首长让我回去选一房子,在军区家属那里的,三室两厅的房子,哥哥就不用住那单人间的房子啦。”

这事情时子瑗比他更高兴,她没忘记陆羽在军队的住宿条件有多不好,现在换了个房子,那肯定舒服多了,没想到这升职国家还配备房子了。

“哥哥,那太好了,那你现在还要隔三差五的去出任务吗?”

她的话问得小心翼翼,陆羽作为军人,她要嫁的军人,虽然为人民服务是必不可少的,但是陆羽每次出任务她总是心里碜得慌,生怕陆羽受个伤回来,所以…是不是…升职了,他的那些任务就会相对少一些,危险就会少一分了呢?

不过,显然,这个问题陆羽现在暂时是答不出来的,因为陆羽的神色变得很是内敛,正色的对着时子瑗保证:“瑗瑗,哥哥的任务可能会相对减少,但是任务肯定还是有的,你要相信哥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一直都知道时子瑗心中有根弦,这跟弦就是他,这些年来愈发的增大了,因为她对他的依赖越发的不可忽视,她是他的心梗。

时子瑗得到这个保证心里有些不舒服,纵使她崇拜着那些为国战斗的军人,但是这军人摊在是她挚爱之人身上,她就会变得会自私起来,这是人性使然。

“好了,老婆,我都想死你了。”

陆羽调笑着说完,手就开始不安分的朝着时子瑗的睡衣内伸探而去,温润的嘴唇也附上了去,直到把时子瑗吻得情迷意乱,他才顺手的关了床沿边桌上的台灯。

“瑗瑗,哥哥想死你了。”

他的吻变得无厘头起来,从上至下的吻着身下的人儿,她的额头、鼻梁、嘴唇…直到他将她整个耳垂吞入嘴中,轻轻摩挲,她终于缴械投降,轻吟出声“恩…”

这声娇吟给了陆羽无限的力量,一把就将时子瑗身上的衣物扯去,吻上前去…

窗外突然雷声起,“轰——”“轰——”

时子瑗反应过来,稍稍推开了身上正欲罢不能的陆羽,想要说话,可却被陆羽附住了嘴巴,未说出的话被他全数吞没了去。

本以为这水到渠成,陆羽却在这个意乱情迷的情况下忘记了还有一位特别惧怕雷声的某人。

“陆羽,小瑗瑗,开门…”

在这时刻,陆羽浑身的**都被这声音给打破了,时子瑗也羞红了脸除了呼吸,什么声音都没有。

陆羽在黑暗中将时子瑗紧紧包裹住,然后开灯,接着面色暗黑的去开门,本想大骂一顿,可看到约翰那张苍白的脸却又禁了声。

这次约翰似乎比较正常,没有像刚才那样露出小孩子一般神情,只是面色苍白无比,看到陆羽的时候明显的欣喜了起来,不过至少没有一冲动就抱住了陆羽,而且不顾陆羽暗黑的脸进了卧室。

时子瑗整个人都紧紧的躲在了被窝装睡,闭着眼睛不打算理会进来的约翰。

陆羽箭在弦上却发不得的心情着实郁闷得想要将约翰给扔出窗外去,可人家约翰在环视了卧室一周后,还很不厚道的问道:“陆少,我不会刚好破坏了你和小瑗瑗的好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