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29 商讨住处

029 商讨住处

和其他企业竞争‘kaer’的合作还有大半个月,陆羽的休假只一个月,但是这一个月当中陆羽必须回一次军区,去选家属房。

悲剧的约翰只能被滞留在了上海,陆羽和时子瑗乘着飞机刷刷刷的甩掉了他,一点痕迹都不留。

在当晚,时子瑗就接到了时妈、时爸的消息,他们要携带着时子彻童鞋来北京观光。

说光观,其实实在话是想要来看看时子瑗现下的生活罢了。

话说时子彻童鞋可颇有他姐时子瑗风范,小学跳了一级,初中还跳一级,现在十五岁,已经高二了,暑假一过,便是高三了。

时子彻其人也颇受陆少影响,陆少是内敛的性子,对在乎的人和和气气的,不在乎的人也是板着脸的;可他时子彻不同,天天那笑得甜甜的,左邻右舍的都喜欢他,由于学习成绩一流,班级岁数最小,老师对他的‘照顾’可谓上上之佳,让时子瑗深刻怀疑他也是重生的,要不然这么前世和今生变化那么多。

其实时爸、时妈他们要过来也没关系,不是还有谢航辛这个似干儿子的人在这么,可是这远远不够的,时爸想念女儿的心那是非常的想念。

于是两人就决定先去军区选家属房,然后再回市区里,安排好适宜,时爸他们一到就可以安歇了。

一到军区,时子瑗和陆羽才知晓一件事情,这些家属房大多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就是离军区训练营的远近而已。

可就因为这个,他们两个的意见出现的分歧,原因很简单:离军区训练营近的房子早上的睡眠会被打扰,所以陆羽选择要离军区训练营远一些的;可离军区近些的房子内却是可以有私人的种菜地,时子瑗考虑到到时候她会来这住时可以煮饭给陆羽吃,所以就想要选择离军区训练营近点的。得,这两个就是为了对方的利益在分歧。

两人意见不同一,权衡之下,两人一起妥协,直接选了中间的,不远不近。

军队里给陆羽配备了一辆吉普车,这车装备精良,即使在不平稳的地方也是缓行而过,丝毫感觉不到颠簸,时子瑗可能由于太累着,坐在前排副座,没多少分钟就酣睡了。

陆羽心疼,将车速减缓,给时子瑗摆放一舒服的角度,听着她酣睡的气息,低低笑了。

快到住处时,时子瑗便醒了,刚刚醒来的她眼眸有些迷离,舒缓了下身躯,抿了抿唇,自然的问道:“哥哥,是不是快到了?”

陆羽转头浅笑,俊朗的脸庞上划过一抹亮色,“恩~要不要再睡一会?”

“不要了,睡好久了都。”时子瑗摇着头,嘟着红唇对着陆羽笑,那浅浅的梨涡甚是让陆羽眯了心神。

不过一会,车子就停下了,他们也到了。

他们现在在北京的住处其实有好多个地方:一处是1大学那边,一处为陆羽军区外不远,再一处为市中心,最后一处为‘雅丽’郊区那边。

时子瑗像个女王一样,等待着陆羽伺候,连上楼都是陆羽整个一起抱上去了。

房门一关上,陆少就化身为狼,反身就关上了门,动作迅速,像是练过了千百回。

陆少是一年不知肉滋味,化身为狼那是正常的,不化为狼才不正常。

怪只怪约翰这不要命的,约翰这厮虽然被整,但死性不改,这几天一起住在一栋房子里,陆少那是每每箭在弦上就被这厮给打乱了,要不然陆少能赶紧执行领导的命令,回来选房,其实就是为了摆脱约翰这厮,要不然,他迟早会被发不得的欲望所郁结死。

还迷迷糊糊的时子瑗被陆少这么一个翻腾,更是迷糊了,唇齿间只断断续续的说道:“哥哥…还…没…洗澡,我要…洗澡…”

这热辣的天本就是让人烦闷的,时子瑗这一天都未曾洗澡,整个身子都是粘稠的汗液,她本就浑身感觉到不舒服,可陆少这侯急了,她这也是下意识的想要洗澡,因为她浑身燥热着。

听到这话,陆少不着急,回答:“好,那先去洗澡吧。”

接着他便慢慢的将时子瑗拐到浴室里,压根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时子瑗身子娇贵,即使是再热辣的天都不会洗冷水澡,而陆少也不会让时子瑗冲冷水澡,便一手将插座插上,另外一只手还紧紧的按着时子瑗的后脑勺。

水很快就热了,时子瑗却早滩在了陆少的肩膀上,整个身子软呼呼的,压根用不着力。

陆少快速的放水到沐浴盆里,这个时候,他想到的是:幸而他带时子瑗来的是这市中心的房子,要不然,沐浴盆哪能那么大。

忘情之际,也顾不得其他了,两人一同倒入了沐浴盆里,湿湿水润浸透了时子瑗的衣服,而时子瑗穿着的只是一见白色t恤,这一沾湿,使得陆少刹那间喘息加重——

时子瑗哪知道她穿着衣服浑身湿透了会让她的曼妙身姿尽情展露,还造成了陆少失控的状态。

他们两人虽然早就有了夫妻之亲,可是在这浴室还是第一次,以前陆少有那么一两次想要进行,可那都被时子瑗娇羞给挡了回去。

时子瑗正想着该不该让陆羽出去的当头,陆少那已经手脚并用,末了,来一句:“瑗瑗,让为夫来伺候你吧。”

这魅惑至极的声音,似乎真的让时子瑗失了心神,竟然像是无意识般的点头,只睁着眼看着眼前的陆少…

可陆少已经得逞她才反应过来。

时子瑗不知道当时是怎么睡着的,只感觉她升到了云端又像是下到了地狱,总之,她很没志气的晕昏了过去。

陆少是个怜惜人,他心生愧疚,明知时子瑗那里一年未曾开启,也不知节制的要,所以就…

时子瑗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八点了,陆羽似乎已经猜准了她这个时候醒来,端着一碗排骨汤就进了卧室,“老婆,来,喝汤,你肯定饿了吧。”

额——陆羽这是在反思,时子瑗其实也不怪他,她早就知道陆羽这厮已经被磨殆尽了,好几次都到了最后关头被打扰,然后又很郁闷的去冲冷水澡,可所谓熬得是有多苦。

时子瑗撇眼看着嘴边的汤,一股浓郁的骨香味飘出,顿时食欲大振,笑眯眯的张开嘴就喝,也不管有没有刷牙。

两人默契非常,时子瑗喝一口,陆羽就舀一口,很快碗就见底了。

不过,恢复思绪的时子瑗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好像没做防护措施…

“哥哥,我们…”

话刚出口,就被陆羽捂住了嘴,“老婆,别担心,虽然我们没做措施,但是老公没有撒播在你身体里,所以,不用担心。”虽然急切,可他从来就舍不得她受苦。

时子瑗现在不想怀孕,他不想她吃那些有副作用的避孕药,所以,他便在做—a时一一将种子撒在外头,那么,就不会怀孕了,也不用吃药了。

陆羽这一说,时子瑗就傻了,一时间不知道做何反应,因为陆羽实在是太了解她了。

“哥哥,我饿了,想吃饭。”

陆羽点点她的眉心,眼角微扬,幽深的眸子含着笑意,“知道你醒了就会饿,起来吧,哥哥已经做了你喜欢吃的。”

可时子瑗就硬生生的待着不动,用‘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陆羽,陆羽过了三秒才意会,放下手中的碗,掀开被子,一把就抱起了时子瑗,仿佛不用力气般,一气呵成,到时子瑗在晕眩中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陆羽抱在了腿上,陆羽坐在了沙发上了。

“哥哥,你说,明天让咱爸、咱妈住哪去?住在这里?”时子瑗环视一周,无意识问道。

因为时子瑗说的是‘咱爸、咱妈’,陆羽眼眸一亮,手微微一顿,靠着时子瑗的耳边道:“瑗瑗,明天就让咱爸、咱妈住这里,我们可以去清华附近的房子住。”

特别把‘咱爸、咱妈’四字咬重了说,证明了他的肯定,以及他的喜悦之情。

时子瑗却是宛若未曾察觉一般,只是嘴角微勾的弧度证明着她的心情也很好。

幸而这里的房子不大,只一个卧室,然后一客厅,没有其余的卧室了,要不然,肯定得大家住在一起,这住在一起的意思的陆少的福利必须少了。

“这里不够住啊,子彻还要来呢,而且到时候航辛哥哥也肯定会一起过来,总不能让航辛哥哥一来一回吧。”时子瑗转头看着陆羽反驳。

陆羽思忖片刻,然后嘻嘻笑着,一吻时子瑗的额头,“瑗瑗,你难道忘记了老四就在这呢?”

意思是:房子的事情不是问题,问题是我福利绝对不能少了。

许阳这厮在这北京有多处房子,在这市中心就有三处,随便一处都是几百平方米的,不说是五个人,就是十个人也够住了。

许阳真是悲催的孩子,每次都被他们两人算计。

这下,陆少要考虑的是:如何让许阳房子里的房间变得只能睡五个人,他和他家媳妇不住那里。

------题外话------

紫言:紫终于知道啥叫病来如山倒了——发烧、感冒、支气管炎…(还被医生怀疑为禽流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