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0 订房

030 订房

本来两个人商量好了去找许阳,可是到了第二天的时候陆羽却说不必去找他了,他有更好的安排,时子瑗是哪边都没关系,也就随着他了。

时爸他们要下午一点到飞机场,两人吃了午饭,便朝着飞机场方向去。

一点准,时爸他们便出现在了飞机场门口,时子彻见到陆羽像是见到亲哥一般,赶忙的跑了过去,那张青春洋溢的脸盛满了笑意,“姐夫,你终于回来了。”

时子彻童鞋在他们两个订婚以后就开始称陆羽为‘姐夫’,一开始时子瑗还反驳来着,可现在听到这个称呼她只是微微一笑,什么话都没说,随即瞪了眼时子彻,“你这小子,竟然一开始没看到我这个姐姐。”

陆羽倒是应了声时子彻,但很快他便到时爸、时妈身边忙活着了,上前打了招呼,就将时爸、时妈两人手里的东西都拎到了自己的手里,然后招呼着他们朝车子那方向去。

“羽儿啊,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家乡的特长,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你看看,到美国一年回来都瘦不少了,这回来了药补补,等会到了地方阿姨给你煮营养汤。”时妈眯着眼将陆羽全身上下打量一番,嘴里虽然说着陆羽瘦了这半责备的话,可脸上的笑容却是赞赏的。

时爸还算是正常的,和着陆羽将东西都塞到后备箱里,然后就上车了。

听到时妈这关心的话,陆羽心里的某个地方立刻柔暖了起来,“阿姨,您别说,羽儿还真想念您做的红烧牛肉了,吃着特劲。”

陆羽这厮聪明着,这话不仅取悦了时妈,而且还一并撒娇了,表达了对他们的想念。

时子瑗的副座位被时子彻抢了,只得做在了后座位上,为了不让时爸、时妈感到不适,她就坐在了中间,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冒酸儿,“妈,你就只顾着哥哥,也不看看你女儿我也瘦了,我都两个月没见你了。”

“老姐,我看着你都胖了,还说瘦。”时子彻童鞋冷不伶仃的说着,还顺便给了个白眼给她。

时子瑗一听到这个‘老’字,浑身就不舒服,“时子彻,姐姐就姐姐,什么老姐,你姐我才二十。”正当妙龄,虽然吧,貌似她才真胖了一些,不过那只是一点而已。

“哼,姐姐、老姐,还不都是姐,何况…现在流行叫老姐,老姐啊,你真是out了。”

“什么啊,时子彻,不许叫老姐,叫姐姐…”

…两姐弟这就开始擀上了,你一句,我一句的,特别欢。不过,这也是他们交流的一种,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不吵上两句就不舒服。

时妈终于看不下去了,微微喝斥:“你们两个姐弟一见面就吵,还真有心境,不许吵了。”

两姐弟互瞪了一眼,当真就停歇了。

这一停歇下来,时子瑗才发觉时爸半靠着车椅似乎是睡了,随即给时子彻童鞋一个闭嘴的信号。

其实时爸没怎么习惯做飞机,也吃不惯飞机上的食物,这不,人一松缓下来,坐在车里,吹着空调,舒舒服服的就睡着了,连他们两姐弟一直吵着也没妨碍到。

不过半个小时,他们就到了住处了,也就是市中心的住处。

时爸在车一停,就醒过来了,朝着车外一看,眉头微皱,“羽儿,怎么带这里来了?这里的房子不便宜吧,给我们随便找一处就好了,不用那么破费。”

不要说时爸小气,他只是习惯的节约而已,对于他自己,能节约就节约,算是个对自己苛刻,可对儿女却大方的人。

时妈也颇有微词:“羽儿,我们随便住哪就好了。”她也看出这里应该是繁华地段,既然是繁华地段,那么钱肯定花得多。

时子瑗听着他们的话,鼻子酸酸的,自己的爸妈一辈子都喜欢节俭,即使现在家里已经不缺钱,也是一如既往。

“叔叔、阿姨,这里是以前瑗瑗早就买下来的房子,买的时候不贵。”陆羽安抚着,他是完全理解时爸、时妈说的话。

这话一说,时子瑗明显看到时爸、时妈松了一口气,时子彻下了车就往后备箱走去,拿出里面的东西。

陆羽帮衬着,带着大家上楼,边走边说着:“这里虽然是繁华地段,但是这里的房子都设置了隔音层,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不吵的。”

他们住的是五楼,电梯一开,很快就上了去。

进了房,陆羽忙倒水,招呼着他们喝,“叔叔、阿姨,你们饿吗?这里还留了饭菜,都是新鲜的。”

在中午吃饭的时候,陆羽就多做了好几样菜,都拿到保鲜处保鲜着,虽然天气炎热,但才几个小时,还是可以吃的。

“真的啊,那敢情好,羽儿,赶紧摆出来,飞机上的东西实在是难吃。”时妈抬眸,明显的欣喜。

陆羽听时妈这样说,就招呼着时子瑗、时子彻一起将饭菜都摆出来,都是时爸他们喜欢吃的家乡口味。

时妈看着更是高兴,对于陆羽这个女婿越看越顺眼,多细心的女婿,什么都考虑周到了。

陆羽和时子瑗只陪同他们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碗筷喝饮料了。

吃完了饭,时子彻就开始粘着陆羽了,“姐夫,你在美国的感觉怎么样?回来了会不会不习惯了?还有…”

对于时子彻的问题,陆羽一一作答,也不忘招呼时爸、时妈喝茶。

时妈环视了下周围,似是漫不经心问道:“羽儿,你和瑗瑗昨晚就住在这里?”

时子瑗心一紧,忙抢着回答:“妈,昨晚太晚了,哥哥就睡在这沙发上,没有回部队,他也想着今天能一起和我接你们。”

陆羽不着痕迹的撇了眼时子瑗,意识到时妈眼光灼灼的看着他,轻轻一笑,不慌不忙的作答:“阿姨,我们昨晚就是住这里的,也是方便接你们。”

“那今晚怎么住?”时子彻不由问道。

“今天晚上叔叔、阿姨就住卧室好了,子彻,你和我们一起到这附近的朋友那去住就好了。”陆羽说着,还使了个眼色给他。

时子彻敏感意会,忙摇着手,“我不要,我要和爸、妈一起在这里。”

时子瑗只看着时爸的表情,解释着:“爸,这附近有个哥哥的以前要好的朋友,他那的房子空着,我们随时都可以去住,今晚你和妈就住在这里好了。”

“羽儿,会不会太打扰你的朋友了?”时妈不放心问道,时爸也用眼神询问。

陆羽眸光内敛,瞳孔绽放笑意,“叔叔、阿姨,你们放心,他都不住在那里的,我们去住,还可以去增加他房子的人气,他那里有两间房子,正好够住,子彻和我一起住,瑗瑗住一起。”

这厮腻‘道貌岸然’的,说得那个心安理得,明明心里就不是这样想。

“那就好,那就好。”时妈点头。

到了晚上,吃了晚饭以后,时爸就昏昏欲睡了,精神不济,洗了澡就迫不及待的进卧室休息了。

时子彻当然也留在了这里,说是不愿意和爸妈分得太远,也不习惯两个人睡。

时子瑗听到这原因,明显就不相信,她很清楚的知道会有这结果,陆羽下的‘苦劳’不小。

两人从房子出来,吹着夜晚这闷热的风,时子瑗也昏昏欲睡了,半眯着眼问道:“哥哥,许大哥的房子在哪里?我们赶紧过去吧,好想睡觉了。”

拉着她走的陆羽顿了顿脚步,俊朗的脸上笑意连连,凑近时子瑗的脸,靠着她的耳朵说道:“瑗瑗,我们不去那了,哥哥想到了更好的去处。”这可是他想了一个晚上想出来的。

时子瑗脑子迷糊,微仰着头,“啊——?不去许大哥那?”

“恩,不去。”陆羽给了个肯定的回答,又拉着时子瑗往前走,“走,我们去酒店。”

“去—酒店干嘛?我想睡觉了。”时子瑗脑子迷糊着。

陆羽转头看了看她,暧昧说道:“就去酒店睡觉啊。”

酒店睡觉?开房?酒店开房?

时子瑗的脑袋一刹那就清醒了,这还得了,去酒店开房,“哥哥,干嘛去酒店,明天一早还要回这里呢。”下意识的,她警惕了起来,看着陆羽的眼有些探究的神色。

陆羽看着她这眼神,干脆就直接给她看个清楚他的心思,也直接说道:“放心,就在这附近的酒店,其实也是老四的地方,那个套房本来就是老四给我留的,不用白不用。”

听听,人家说得多有道理。

时子瑗经他这么一说,心也痒了起来,随即就答应了,可她没看到陆羽那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陆羽确实带着时子瑗到了附近酒店,这酒店占地约一千平方米,大约三十层楼高,一进酒店就有人来招呼了,特别是当陆羽拿出一张白金卡的时候,酒店的服务员更加的热情招呼。

他们被带到了倒数第二层,服务员在询问了一切事情后,便退下了。

时子瑗看着极尽豪华奢侈的套房,不由心中万千感概,来这里,不等于烧钱么?

这套房里什么都一一具备着,一看上去就是双人房,最最最主要的是:这房间里到处都铺满了玫瑰花瓣,橘黄色的灯光更加凸显出了这房间里的浪漫气氛…

这场景,让时子瑗不由张大了嘴,微微呆滞的看着陆羽,她很想说:有没有那么浪费,那玫瑰花很贵的好不好?

要是陆羽知道她心里这么想,铁定要将许阳给一顿暴打,因为这是许阳为他出的主意。

可时子瑗的神色是欣喜的,陆羽一把就将时子瑗扑到在门口上,两身躯紧紧想贴着,他的嗓音带着丝急切,“瑗瑗,怎么样?对这里还满意吗?”神情完全像是一个急着讨夸赞的孩子,时子瑗也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夸赞,仰头亲了下他的下巴,“满意。”

她怎么会不满意,只是…陆羽什么时候那么浪漫了?这完全不像是他的风格啊。

“满意就好,满意就好,那现在…我们进去。”陆羽拉着时子瑗朝里走去。

越往里面走,时子瑗的心就越发的紧了紧,不知怎么的,她觉得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

‘咔嚓——’

陆羽伸手打开了卧室的门,时子瑗眼神寻望…

卧室里也是满满的玫瑰,**也是满满的玫瑰,只不过**的玫瑰被摆成了一个大大的‘爱心’字型,还有两个字,分别是‘羽’、‘瑗’,那么合起来表达的意思就是:羽爱瑗。

时子瑗不知道此刻用什么心情来表达她内心的感受,她只感觉眼眶突然变得氤氲起来,嗓音也变得沙哑,带着喜悦:“哥哥,你什么时候来过这里?”

“在你睡觉的时候,今天早上哥哥就来过了。”陆羽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腰。

这些,是他今天一早六点起来,去定的玫瑰花瓣,这里摆成的字形,都是他一手弄好的,本来他还想在地上点一个‘爱心’形状的蜡烛,但考虑到这里的空气,也就免了。

时子瑗听他这一说,随即想起了她早上七点醒来也不见他,以为他出户外锻炼了,到了九点半左右才回来,看他满头大汗的,也就没多问,可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大惊喜,把她脑子里的昏睡虫都赶跑了。

两人走了进去,满屋子的玫瑰香味,时子瑗眼尖的看到这卧室里竟然还有一浴缸,而浴缸里也同样洒了花瓣…

“哥哥,你有什么意图?”时子瑗盯着陆羽的眼睛灼灼问道。

意料中的看到陆羽微微红晕的脸颊,还有躲闪的眼神,明显他就不是走这套风格的厮。

“这个…老四说女孩子都喜欢这样的。”

许少啊,您终于被陆羽童鞋夸赞了一回。

“我就说嘛,哥哥你怎么突然想到这种浪漫,原来是许大哥说的啊…”时子瑗不平不淡的说道。

陆羽感觉有些不对劲,急急解释:“可这都是哥哥一手准备的,那老四就提点了一点,不是没什么时间么?下次,哥哥一定搞得比现在更浪漫。”

好吧,陆羽童鞋终于有一种青涩的感觉…

时子瑗听着听着就笑喷了,忙一把搂住了他的脖颈,准确是覆上了他的嘴唇,“哥哥,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