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2 惹上麻烦

032 惹上麻烦

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时爸、时妈好似也失了心境,终于在一个星期之后不顾陆羽和时子瑗的极力挽留,回家了。

时子彻童鞋得到了一台最新款的电脑,乐呵呵的也回家了。

时子瑗和陆羽两人也一同回了上海,时子瑗则是准备着争取和‘kaer’的合作事宜,而陆羽却是天天在家当煮夫了,有时候也随着时子瑗到她公司去晃悠。

不得不说的一件事情,遥遥追夫之路还是遥远的,林少淮童鞋还未落入她的圈套中,可遥遥却像是越挫越勇了一般,一有时间就逮着林少淮一起吃饭,一起回家…总之,能和他混在一起,遥遥就满足了。

这种强烈的穷追猛打终于让林少淮总监堪堪郁结,找上了时子瑗。

“时总,我认为陈秘书在你这里的作用比到我那里更好。”

时子瑗一听,顺手就抚额汗颜了,她一回来就听说了遥遥这‘追夫之路’的艰辛,整个‘雅丽’都传遍了这件事情,林少淮终于忍不住了。

“那个…林大哥,其实遥遥也是不错的,你不考虑考虑?”

她现在只能这么说,她都答应让遥遥跟着他三个月了,这才半个月而已啊。

林少淮紧抿着唇瓣,微微叹息,漆黑的眼眸闪了闪,“瑗瑗,既然你叫我一声林大哥,那就是把我当做自己人了,陈秘书是个不错的女生,可是我没有这个打算,为了不耽误陈秘书的时间,我看还是将陈秘书调回这里吧。”

他根本现在就不打算结婚,遥遥的心意他早知道,可终究是不忍太过伤害她,所以他已经暗示多回,但效果不佳,所以只得让时子瑗出头了。

“林大哥,我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其实你是个很外向的人,遥遥也是有同样的性格,你们相处看看应该会有感觉的。”时子瑗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了,有些潸然。

“不了,瑗瑗,还是调回你这吧…”林少淮连忙拒绝。

时子瑗正还想说什么,可办公室门突然被打开,来人正是遥遥。

只见她面上带笑,毫无一丝窘迫的样子,直接走到了林少淮的身旁,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林总监,对不起,这段时间我打扰你了。”

时子瑗从来就没有见过那么镇定自若的遥遥,她的脸在笑,可是看她的眼睛一点都看不出笑意。

林少淮也忽地惊讶一番,他没想到遥遥会突然出现,也没想到遥遥会说这样的话,他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不忍,稍纵即逝,讪然回答:“陈秘书帮了我很多…”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口下去了。

一时间,这偌大的办公室只听得见三人的呼吸声。

“那个…如果林总监没别的事情的话,那…”时子瑗打破寂静的场面。

林少淮讪讪笑了,撇开眼不看遥遥,直接对着时子瑗道:“时总,我还有事情,我就先下去了。”

说完,顿了顿脚步,朝着门口走去。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愈发的听不真确,佯装坚强的遥遥终于痛哭失声,蹲下shen子,抱着双膝,“呜呜呜~呜呜呜~”

时子瑗忙站起身去安慰:“遥遥,算了,三条腿的蛤蟆难找,可两条腿的男人多得是,虽然林大哥的条件好,可还有大把的人比他条件还好呢。”

“呜呜呜~这个林少淮是个小人,我都对他那么好了,他还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呜呜呜~”

“我祝那个林少淮除了我之外娶不到别的女人,如果我嫁人他就打光棍…”

“死林少淮,烂林少淮,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他以为他这是在耍酷…”

遥遥一声一声的控诉,声音越发的沙哑,哭声愈发的响亮,要不是这里的隔音设备好,时子瑗还真想将她的嘴捂住了。

蹲下沈拍着她的后背,等到她哭声接近尾声,时子瑗便紧接着从桌上拿来了面巾纸,然后扶起遥遥的面目,将她脸上的眼泪擦干净,“遥遥,不哭了啊,你还年轻着,要不然,晚上我陪你喝酒。”

虽然说‘借酒消愁愁更愁’,可在当下,时子瑗真没什么好法子来安慰遥遥,因为她知道,遥遥是真心的把一颗心挂在了林少淮的身上,可‘神女有意,襄王无情’,或许大醉一场可以让遥遥更好的看清现实。

“好,晚上我们去‘魅色’。”遥遥睁着大眼,同意了时子瑗说法。

‘魅色’是一家夜总会的名称,这里面大多聚集着一群上班族,是上班族消遣的地方,只要有些钱,都可以进去,可还是分层次的。

‘魅色’分五层:一层为平民上班族;二层为经理级别的人;三层为总经理级别;四层为**供玩的地方;五层属皇家极,几乎没人能上得去。

为了保证安全,时子瑗还是叫上了陆羽和约翰,四人同行而去。

本来陆羽是怎么也不同意时子瑗去的,可遥遥非要去,如果时子瑗不去,她就一个人去,所以,无奈之下,为了不让遥遥在里面吃亏,只得跟随而去。

等到他们到达魅色已经是七点过后了,可魅色也才正好jinru——gaochao时间而已,夜里狂欢,也才刚刚开启序幕。

‘魅色’果然是不同凡响,纸醉金迷、红灯绿酒…肆意放纵的人在舞台中央极尽挥洒,仿佛要将身体里的郁结全都散发出去。

他们四人一进门,就吸引了一大堆的人,可终究这里是魅色,人们的视线很快就被舞台上正跳着钢管舞的舞女吸引了。

来这的人其实大多是男性,女性也有,可终归少,因为这里的消遣大多是为了男性设置的。

陆羽一进门就紧皱着眉头,英俊的脸庞微沉,拉着时子瑗的手更紧了些,“瑗瑗,等会要抓着我。”

时子瑗的另外一边抓着的是遥遥的手,遥遥倒是很高兴似的,还开心的对着时子瑗说着:“瑗瑗,原来这里那么热闹,以后我们要常来…”

很明显,这遥遥是被这场面给吸引过去了。

她本心情就不好,可被这里一刺激,仿佛将她全身的神经都激起了。

蹙眉的还有约翰,他其实对于这夜总会很熟。在国外的时候,去夜总会潇洒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可自从来了这上海,一是因为时子瑗的住处太远,二是因为有事情要忙,加上陆羽和时子瑗都不喜这些,所以他从来不提‘夜总会’这三个字眼。

“我们去二楼吧。”时子瑗说道。

幸而离末有来过这里,办理了经理级别的卡,所以,他们不用呆在这一楼,这种让她感觉想要窒息的空气中。

遥遥还想说什么,可被时子瑗拉着就去了二楼。

这里的服务员很殷勤,他们才坐下,就有人来招呼了。

遥遥似乎是打算好了喝醉,便直接叫了一打的啤酒,还有这里最烈的调配酒…

时子瑗在陆羽的阻扰下只点了果汁,约翰这厮倒也变得斯文了起来,点了和她一样的饮料。

最终剩下喝酒的只有陆羽和遥遥了,陆羽本来也不想喝,可让遥遥一人喝,又不好,只得他也喝酒。

遥遥不顾劝阻,硬是没吃任何东西就直接灌酒,杯子感觉太小,直接她就吹瓶了…

“来…喝…”

“遥遥…你喝醉了…”时子瑗伸手想要将遥遥手上的酒瓶给拿下,可遥遥一个机灵,就将酒灌入了嘴中。

约翰一旁看着直摇头,对着时子瑗说道:“啧啧啧,小瑗瑗,你这个朋友也太疯了,太没形象了,你看看周围,哪有女孩子喝酒像她现在这样,知道的她这是因为失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这砸场子的。”

约翰本身就含有一种气质,一种很干净的气质,从他嘴中说出这话,完全不符合他外表的形象。

“瑗瑗,我没喝醉…”遥遥自动忽略了约翰的话,半靠着后椅,眯着眼睛摇手。

在这五光十色的灯光下,遥遥其实看上去也是小家碧玉一枚,她的脸是属瓜子脸的,小巧的鼻梁,因喝酒而变得性感的唇,半mili的眼…怎么说,也不赖。

陆羽的酒量很好,虽然一杯干着一杯,可愣是没看出他有喝醉的迹象,英俊的脸毫无一丝醉色,可时子瑗关心着他,不准他喝太多了,也怕到时候遥遥喝醉没人扶,“哥哥,你不能再喝了,多吃点菜。”

“不是我说的,让陆少家里煮饭菜吃不是更好。”约翰嘟着嘴不满说道。

等了一周多终于等到了陆羽回来,本来打算大吃一通补偿这些天被饿着的胃,可没想到来这个什么鬼‘魅色’,让他还是没能吃到陆少煮的饭菜。

陆羽朝着他的方向扫了一眼,勾了勾唇,眼睛里划过一抹狡黠,脑中转了一圈,“约翰,要想今天吃到我做的菜,那么…等会负责把瑗瑗的朋友送回去。”

约翰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我送…”再指向遥遥,“她…?”

“恩…有问题么?”陆少抿了口饮料,不紧不慢的说。

“她这个失恋的女人,一点形象都没有,我才不要…”约翰忙缩身子,往后靠去。

可…陆少的主意哪能因为他这拒绝而破灭,陆少又道:“如果不送,那你就别想住在我们那,也别想吃到我做的菜。”

“我……送…还不行么…”约翰一脸苦相。

陆少满意点头,“行,到时候多做一样你喜欢的菜。”

约翰这人,陆羽是很放心的,虽然有时候单纯,可是他的内心一点都不单纯,甚至于各种计策都在他心中换转着,可约翰从来不用在他的身上。

突然,一个服务员走到约翰的身旁,笑着说道:“你好,这位先生,那边有位女士请你喝的酒。”

当当当——约翰随着服务员的指示转头看去,一个体肥肉多、浑身皙白、丰腴xiong部…的三十岁女人正朝着他招手…

下一秒,约翰嘴里的饮料尽数喷洒而出,咳嗽声也紧接着响起…

“滚…”

那服务员立刻畏缩后退一步,看着约翰那要杀人般的神情,哪还敢上前…

“哈哈哈哈~”时子瑗大笑,指着约翰,“约翰,你的人气实在是太旺了,不愧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车见车载…”总之,她能用上的好词都用上了。

傲气如约翰,哪经得起这番考验,浑身的鸡皮疙瘩早就起来了,而且他还感觉到背后灵般的视线,明显就是那个三十大妈的眼神,要吃掉他的眼神。

“哼,不喝了,不喝了,回家…那个谁,赶紧给我起来。”倏地站起身,约翰终于shou不了了。

遥遥好似有些理智,努力大睁眼睛,朝着约翰就一低吼:“什么那个谁?姐姐我没名字吗?那么不懂礼貌。”

遥遥现在正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要割平时,她肯定和时子瑗一样大笑。

时子瑗忙将遥遥安置坐好,她是有些了解约翰的,不要到时候约翰毒舌起来,遥遥这状况,应付不来啊。

“遥遥,先坐好。”

遥遥顺着时子瑗的动作,乖乖的坐好,但是手中的酒却紧抓着不放。

约翰想说什么,就被陆少一个厉眼给阻止了,又苦着脸坐下,他今晚特别的…憋屈,一张漂亮的脸扭曲得没法笑,头上ding着的帽子也歪曲了。

可这还不是他悲剧的尽头,因为…

“约翰…”时子瑗做惊恐状指着约翰的后面。

约翰顿时一颤,蓦然转头,不过一秒,马上起来跳到了陆羽的座位上,对着来人一声大吼:“别过来。”

来人是谁?当然是刚才请他喝酒的肥肥女。

那肥肥女看到约翰这么一个动作,只微微一顿,然后又紧接着脸上铺满了笑容,‘和蔼可亲’的朝着约翰靠近,“小帅哥,陪姐姐我喝一杯吧,你们消费的钱我全都付了。”

陆羽面不改色,定眼看着约翰,一点一点的将约翰拉着他的手给拉开。

约翰看着那肥肥女往后躲开,他可不需要这样的桃花运,吃不消啊。

“大婶,麻烦您用您家的镜子照照行不?您这样子出现在我面前,我三天都会吃不了饭了。”毒舌一起,约翰的眼里满满的不屑。

肥肥女顾做伤心状,可还是朝着约翰发电眼,满脸的赘肉一颤一颤的,那小眼睛眨呀眨,那红如鬼魅的唇终于开口嗲声道:“小帅哥,别害羞嘛…”说着就要上前去拉约翰。

约翰忙一躲,身子好似突然变得轻盈了起来,时子瑗压根没看到他的动作,他就绕过了她,走到了她背后去了。

“陆少,陆少,走了…”约翰不管了,想要直接走了。

时子瑗转头看去想要叫住他,可已经不需要了,因为约翰已经被好几个像是打手的人给围住了,约翰正往他们这中间退回来。

这下,麻烦来了…

“小帅哥,只是一杯酒而已。”那肥肥女得意的笑了,她想要的人还从来就没有失手过,好久都没有碰到这么一个帅哥了,既然让她碰上了,那万万没有不拿来用的到底,何况,只来这里的人ding多就是一经理而已。

陆羽惊觉不对劲,环视一周看去,这周围的人都远远的躲开了,看来…这个肥女恐怕来历不一般。

时子瑗半拖着遥遥靠近陆羽那处,问道:“哥哥,现在怎么办?”

“不可以让约翰的身份暴露,要不然约翰就会被抓回英国去的。”陆羽沉声说道。

约翰的身份不仅代表着‘kaer’,而且还有英国那边的身份地位,是绝不可以在这里来闹事的。

时子瑗脑中转换,她很清楚陆羽不适合在这出手,他作为一军人,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约翰和陆羽都太过显眼了,如果在这里大打出手,那么…后果应该没那么好。

“怎么样?想好了吗?只要喝了这一杯酒就行了。”肥肥女嗲声又起。

约翰擦了擦鼻梁,眼眸扫看陆羽的方向,陆羽伸手拉住了他,摇头,低声说道:“约翰,不许动手,这里人太多了。”

‘罪魁祸首’遥遥却已经死寂了,靠在时子瑗的怀里睡着了。乱动着身躯,让时子瑗真的一掌把她给拍飞了。

在第三层的包厢内,一年轻男子靠着被椅正看着这厢的情况。

他的脸泛着寒霜,眼睛被一大大的墨镜遮挡着,靠近他的人都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的冷意。

他的身旁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也是同样的一脸无波的神情。

“那人是谁?”坐着的男子突然出声,嗓音毫无杂质,却让人感觉到一股冷风过境。

站着的男子微微一顿,接着回答:“那人是这上海一富商的遗孀,身价上亿,到这‘魅色’每一次都会带走一个类似现在被她强压着要喝酒的年轻人。”

“不管怎么处理,我只要那中间穿着白色短袖衬衫的女生没事就好。”坐着的男子再次说道。

站着的男子一点也不迟疑,便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待那男子出了门,坐着的男子才将墨镜拿下,眼眸盯着时子瑗,突然紧抿的唇瓣勾勒出一抹淡笑,看来,他回来得真是巧…

------题外话------

谢谢亲的支持哈:nanxingqian——投了9张月票(好多)、烛芯——投了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