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3 老婆是用来疼的宠的

033 老婆是用来疼的,宠的

面对这紧紧朝着他们靠拢的七八个类似打手的男子,陆羽和时子瑗的脸上皆镇定如斯,约翰的脸上其实也不见慌色,只是眼眸微敛,想着该怎么解决才是最好的办法。

“瑗瑗,你带着她先走。”陆羽淡笑着开口,指着已经瘫软在时子瑗怀中的遥遥说着。

时子瑗清幽的眸子划过一丝复杂,有些担心,但还是对着陆羽点了点头,稍稍用力将遥遥扶起,看了眼约翰,“我们先走了。”

说完,约翰和陆羽两人同时给时子瑗开道,那肥肥女也不阻拦,任由时子瑗扶着遥遥走。

肥肥女要的是约翰,她虽然有癖好,但是还不至于用别的人威胁来使她要的人就范,她心里还冒酸的嫉妒着时子瑗姣好的脸蛋,所以就没打算阻拦了。

待时子瑗和遥遥走出了‘魅色’门,陆羽才正面对着肥肥女,说实话,他不是外貌协会的人,可看着肥肥女眯着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自信的神色,他不禁抽了抽嘴,眉梢紧蹙,本来淡笑的脸庞倏地变冷。

除了他在意的人,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清冷的性子,夹带着冷慑的眸眼。

毫无意外的看到了肥肥女脸上的神色稍稍凝滞,眼神复杂的移开了眼,看向了约翰,再看到约翰精致漂亮的脸,她的心里又蓦然的开心了起来,“小帅哥,怎么样?她们我都放走了,那…这杯酒…”轻轻捻着那杯已经被她拿着隐隐发热的酒杯,还不忘朝着约翰发电眼。

如果刚才约翰的各种动作给人的感觉是单纯无疑的话,那么此刻约翰却变得安静如斯,眸子里看不出一丝情绪,只是那微微勾勒出的弧度在灯光下显得分外鲜明。

约翰和陆羽本就结识于一场默契的合作中,这些年两人的熟稔程度,完全可以把默契程度增加到几倍,甚至于几十倍。

时子瑗出了‘魅色’根本就不用担心,因为有人本身就在暗中保护着她。

至于陆羽为什么要她先走,那是因为怕等会场面混乱,怕她受惊而已。

“夫人,真荣幸能入您的眼,这杯酒,我喝了。”约翰笑笑上前,镇定的将手捻在脚杯,接过那杯酒。

他轻轻的摇了摇酒杯,看着酒杯中成墨黑色的酒,轻轻笑道:“这酒太淡…夫人不介意让我再加浓一些吧。”

话落,未带肥肥女出声,约翰便将酒杯中的酒倒入一刚才遥遥要的烈酒中。

其实这种伎俩,相对于对夜总会熟知的约翰来说,真是小巫见大巫。这要是在英国,他根本就不必这么…步步设局。

肥肥女看着约翰的动作、神色,眼冒星光,以为约翰已经臣服,也就放松了警惕,缓缓的靠着椅背就坐了下来。

随着约翰将酒杯中的酒倒入酒瓶,一股淡淡的酒香蔓延开来,带着一抹沉醉的幻觉。

而约翰将整个酒瓶都拿到肥肥女的鼻尖前,肥肥女那猥琐的眼神慢慢的变得迷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约翰。

“夫人,这酒浓香得溢,您觉得怎么样?”约翰的声音变得柔和至极。

肥肥女闪了下眼,点头,“确实。”

“那…这酒是我专门为您调配,您可以轻轻抿一口,醇香入口。”约翰的声音依旧温柔。

肥肥女竟像是得到了奖励一般,忙拿过约翰手中的酒瓶,照着约翰的话轻轻抿了一口。

陆羽这时假咳两声,肥肥女的眼立刻敛开,神色依旧带着丝欣喜,“你们下去。”本围着他们的七八个类似打手的人稍稍一顿便退下了。

接着约翰就靠近肥肥女说了几个字,便站起了身子,朝着陆羽使了个眼神,两人便翩然而出。

而肥肥女竟然笑着将他们送走,神色依旧。

坐在楼上的男子看到这种状况,不由暗暗思量,这究竟是这么一回事。

而出了‘魅色’的约翰马上跳脚,对着陆少抱怨,“陆少,幸好我随身带着‘昏昏欲睡’,可你竟然让我牺牲色相,这下子,我恐怕一个月都吃不下饭了。”说着的当头,还不停的捂着他自己的手臂。

所谓‘昏昏欲睡’其实是一种英国的**秘药,只需一指甲,便可让人进入幻境中,可这幻境只维持半个小时而已,而半个小时以后,被下药的人便将这个时段内的记忆忘得一干二净,对身体毫无伤害。

陆羽面色依旧冷淡,轻扫了眼约翰,很顺口的说道:“我还以为你整乐在其中,本来还想着让你再自恋多一些时间的。”

其实,这其中的缘由,这其中两个人的互相配合,都是以陆羽为主导的。

陆羽的感观度很高,他先是在时子瑗出去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约翰的手指甲,然后再碰到了桌面上的酒瓶,而约翰本就聪明,一下就知道了陆羽的计划,而这个计划要陆羽全程观察,才能以实施,先是要保证那肥肥女不被人打扰,再是要保证测试时间段,最后一切都妥当,才以咳嗽声提醒。

“哼,都怪那个什么小瑗瑗的朋友,失恋就失恋,还到这么没品的夜总会来喝酒,简直就浪费了我那‘昏昏欲睡’。”约翰搓了搓鼻尖,一副咬牙切齿的摸样。

‘昏昏欲睡’是极难得的**秘药,而且价格奇高,要不是约翰人脉、金钱相融,压根就得不到这种秘药,因为这种秘药在市面上是一种禁品。

听到约翰的话,陆羽连个眼神都不给他,直接朝着停车位走去。

在车内,时子瑗和遥遥坐在了后车位上,遥遥还是一副醉酒的样子,让时子瑗不禁抚额,白皙的脸色不由晕染上一层霞红,这是被遥遥八爪的手给抓的。

约翰‘嫌弃’的看了眼遥遥,嘴中不禁‘啧啧’摇头,还顺带给了时子瑗一同情的眼神。

陆羽坐在驾驶位置上,突然冷不伶仃的开口道:“瑗瑗,坐前面来,约翰,后面去。”

这话一出,约翰脸上的同情立刻变成了苦相,可…他又不得不屈服。

最后的结果就是:约翰嫌恶的将遥遥倒在一旁,他则是瞪着眼看着前面座位上谈笑风生的陆少和时子瑗。

其实陆羽和时子瑗没谈什么,就是向时子瑗解释了下刚才事情怎么解决的而已,时子瑗笑得是约翰的窘态。

当约翰将遥遥全程送到了家回到了时子瑗住处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的抱怨了。

“小瑗瑗,你家陆少实在是太可恶了,什么事情都我做,他只在一旁看着。”

时子瑗挑了挑眉,往嘴里塞了片薯片,施施然道:“可人家看上的是你啊。”

她其实很奇怪为什么那个肥肥女看上的不是陆羽而是约翰,怎么说陆羽都是一枚美男,纵使约翰脸庞精致到无可挑剔,可她怎么看陆羽都更胜一筹,那肥肥女还真没眼光。

一句话,就将约翰堵死在了死胡同里,磨着牙一个伸手就将时子瑗吃着的薯片给抢了去,化悲愤为食量,真是气死他了。

……

要进行和其他集团竞争和‘kaer’集团合作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皖金’集团由时子瑗代表上场。

开展竞争的场地是在‘kaer’上海的分部,络绎不绝的来了很多集团的代表,都自信满满的拿着手里的策划书。

也是,来竞争的集团都是大集团,在世界上都是有些名气的,就像约翰所想的,这些来找‘kaer’合作的集团很多都是跨省、甚至于跨区、跨国的,‘皖金’要分一杯羹,要脱颖而出,还真是难。

幸而时子瑗调查严密,这种状况早就意料到了,最有可能拿到合作的有三家,分别是d集团、f集团、h集团。

这三个集团论跨区领域的大小d集团远胜于‘皖金’,因为d集团是跨国的集团;如果论信誉,f集团遥遥领先,因为f集团早就存在于市面上,信誉程度受大众的好评;再论投入资金,那么h集团可以投入的资金恐怕没有任何一家集团可以比拼。

而皖金,好似真的没特别突出的地方。

各个集团代表上述策划内容的过程中,就如时子瑗所料,d、f、h这三家确实是最佳的合作伙伴,‘kaer’集团决策性的代表也倾向于这三家。

‘皖金’是靠着约翰才得到这个竞争的机会,被排到了最后,上述策划内容正是时子瑗无疑。

如果时子瑗不是有后十多年的预知能力的话,那么她这场战,赢的机会便只有万分之一了,可‘皖金’后续会出现的各种资源她一一清楚明了,这就是她的优势,是先天优势。

“‘皖金’只有差不多十年的历史,可这十年的发展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迅速’…”

时子瑗面带微笑,镇定自若的阐述着她的策划,她的策划中都一一阐述出了‘皖金’后续的发展战略,不仅在资源、信誉、质量都一一拿出来比对…

“请问时小姐,如果贵集团作为‘kaer’的合作伙伴,那恐怕最大的获益者是贵集团而非我们‘kaer’,这样的合作,我们‘kaer’吃亏在前,而贵集团却盈利双收,我不认为‘kaer’有什么理由来接受贵集团的提议。”‘kaer’集团代表之一提问。

时子瑗恍然一笑,顺口接道:“确实是这样的,”继而婉转一点回车键,“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吃亏是福’,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听过这么一个故事:

有个人作了一个梦,梦中他来到一间二层楼的屋子。进到第一层楼时,发现一张长长的大桌子,两旁都坐着人,而桌上摆满了丰盛的佳肴,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吃得到,因为大家的手臂受到魔法师的咒诅,全都变成直的。手肘不能弯曲,而桌上的美食,夹不到口中,所以个个愁苦满面。

但是他听到楼上却充满着欢愉笑声,他好奇地上楼一看,同样的也有一群人,原来每个人的手臂虽然不能弯曲,但是因为对面的人彼此协助,互相帮对方挟菜,结果大家都吃得很尽兴。

这则故事说明了一个道理,没有人不依靠别人而独立存在着。‘kaer’是个大集团,纵享世界口碑,‘皖金’相对于‘kaer’来说就像是小叶扁舟,可在瀚海之中,一叶扁舟往往是最为不起眼的,可往往也是存活最多的。”

能坐上‘kaer’代表的人都是聪明的,时子瑗这一番话不仅抬高了‘kaer’在国际的影响力度,也不忘表达了‘皖金’的重要性质,这番话也让他们知道了‘皖金’的合作诚意,也不影响利益的冲突,只不过利益是长远的而已。

最终的结果却是出乎意料的,‘皖金’虽然得到了和‘kaer’的合作,但却是只签订了五年合约,如五年之内不能让‘kaer’集团满意,那么一切造成的损失将由‘皖金’负责,至于续约,那么得遵照‘kaer’的意思。不过,这也足够让‘皖金’打响了这一票,不仅为‘皖金’打了招牌,也为‘皖金’争取到了最大限度的时间。

这个消息传到了谢铭的耳朵里,他压根就不敢相信这么大的‘kaer’集团竟然真的和‘皖金’合作了,让他更有了心神去发展‘皖金’的事业,也更加认识到当初他认时子瑗为干女儿真是大大的正确。

这次能和‘kaer’合作成功,约翰也是惊讶不已的,他其实完全就不把希望抱在时子瑗的手中,可这结果却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

时子瑗为了报答这次约翰的帮忙,特地请客,亲自下厨。

坐在客厅中的约翰频频看着陆少,陆少终究扫了个冷眼给他,“说吧,有什么问题?”

这约翰都盯着他看一个小时了,难得他忍得住。

约翰得到了陆少的同意,忙坐到了陆少的身旁,眼眸撇了眼正在厨房忙碌的时子瑗,低声问道:“陆少,这小瑗瑗你是怎么拐到的?这人也太精了,你都不知道那些代表是怎么来评价小瑗瑗的,说什么大度包容、有容乃大…一大堆的赞美形容词。”

有人夸赞自家媳妇,陆少当然高兴了,高兴之余,约翰终于不用忍受冷眼,而是陆少温和好听明净自然的声调:“你说的这些,其实只是瑗瑗的一部分好而已。”

好吧,在陆少的眼里,自家的媳妇那是无可挑剔的。

“通过这件事我可知道了,她可是很强势的喔,难道你不怕她骑到你陆少的头上作威作福?”约翰闪眼看着陆羽,一丝一毫都不肯错过陆羽的神情变化,原以为陆羽至少得蹙蹙眉头,可是却只看到陆羽勾勒出一抹幸福的笑容,怎么来说呢,是那种他很想触及的笑容,可是摸不着,只能感觉。

接着便听得陆羽说道:“如果她想,这…未尝不可。”

老婆就是用来宠的,是用来疼的,要不然拿来干嘛?他可不是大男子主义者,他要的老婆就是可以在任何的情况下都处在相等的位置里,有着相同的心境。

陆羽话落,约翰即刻用一种‘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他,嘴中不禁喃喃出口:“陆羽,究竟她有什么地方吸引着你?竟然让你这么沉迷?”

在约翰的人生中,他的祖辈、父辈,甚至于他这平辈中,大男子主义都是比较重的。夫妻间的关系,在外相敬如宾,在内相看生厌。虽然这种影响不至于太让他刻在心中深深记住,可是对于陆羽这种却还是不甚理解的。

“你是问我她到底哪里好吗?或者是我爱她哪里吗?”陆羽不禁笑着反问。

接着眼眸微动,细细流转间,唇齿微开:“她是我这一辈子认定的人,她的优点我喜欢,她的缺点我也同意喜欢,有了优点她才能好好的保护自己,有了缺点我才能好好的在身边疼着她、宠着她、包容她…一句话:茫茫人海中,她是我一眼就能认出的人。”

他的话完全由心出,其实用语言来表达也不能完全表达得出来。就像有一句话:只可意味,不可言传。

这段话让约翰足足呆愣到了时子瑗摆好碗筷,叫唤他可以吃饭了。

也让约翰不禁再次向她问出刚才他问陆羽的那句话。

“小瑗瑗,你喜欢陆羽什么?”

时子瑗笑容渐深,看着陆羽的情意渐浓,一丝犹豫都没,便开口回答:“我要知道我喜欢哥哥什么,那我就可以去找一百个、一千个的人来代替了,可在这茫茫人海中,我只看到了哥哥,也只有哥哥一人而已。”

她不知道,她最后一句话让给了陆羽多大的惊喜,原来,心心相印、两情相悦的感觉是如此的相同,连说出的话都是相似的。

毫无一丝犹豫的话让约翰彻底泄气,也终究有些了解了陆羽和时子瑗这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中培养的默契程度是多么的高。

这话说完,时子瑗夹了一糖醋排骨到约翰的碗中,好心的开导:“小金金,来,这糖醋排骨你最喜欢了。”意义为酸味。

约翰戳着时子瑗的糖醋排骨暗暗吃闷,可又找不到反驳的词,猛地夹起一吃,酸味让他的味蕾神经传到了四肢百骸中…

时子瑗低低暗笑,接着慢悠悠的开口:“小金金,这就是你现在的心境,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约翰忙吐了嘴里的糖醋排骨,对着时子瑗说道:“你这煮的菜压根就不能吃,这什么菜啊,我被你骗了。”

时子瑗是故意的,而约翰的回答也是加上了刻意。

从一开始到现在的接触中,时子瑗其实渐渐的感觉到了约翰其实是个缺少爱的人,不管是亲人的爱、朋友的爱、亦或者是异性的爱,他都处于茫然当中,或者是完全的鄙视。

对,就是鄙视,她不知道约翰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的生活才会变得这么不相信别人,可是约翰对陆羽的依赖却是不能忽视的,他把陆羽当做了亲人、朋友、兄弟,所以才那么的信任陆羽。可最终,约翰还是不理解这其中的奥妙,他和陆羽这条线是为什么搭在一起,只是相信陆羽不会伤害到他,他可以完全的轻松放开自己。要不然,为什么这自恋加高傲如他,怎么会如此的相信陆羽呢。

而约翰的刻意回答,却是在逃避着时子瑗的话,在打着腔调,他其实还没有做好将缺点展露出来的准备。

敏感如陆羽当然知晓着时子瑗和约翰两人心中所想,于是缓缓开口说,“这糖醋排骨不好吃,那么就吃这青菜吧。”

他的话给了他们各自的台阶下,时子瑗丝毫不在意约翰对她厨艺的批评,而约翰也在沉默片刻后夹起了青菜入口。

气氛有些压抑,可很快就被打破了。

“叮咚,叮咚——”

门铃被敲响的声音响起,传入正在吃饭的三人耳际中。

三人皆顿,约翰勤快起身,然后不紧不慢的步调走到了门口,痞痞的开门,带着很随意的态度。

可一开门,他就挺直了身躯,高仰着头,盯着门口站着的人问道:“你是谁?”

时子瑗和陆羽齐齐看去,竟然是——

消失了两年的夜阑风…

夜阑风在时子瑗订婚的那天开始,时子瑗就没在听过他的消息,在学校打听,只知道夜阑风已经出国了,至于在哪个国家,谁也不知道…

消失了两年的夜阑风竟然就这么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的喜悦程度大大高于吃惊的程度。

她对夜阑风的感觉只在于朋友之间的感觉,一个消失两年的朋友突然出现,她确实是喜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