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4 陆少连利用都那么直接

034 陆少,连利用都那么直接

“时子瑗,我回来了。”

是的,他回来了,这句话,他早就想对她说了。

夜阑风的声线很是清晰,带着丝清冷,可从他嘴里吐出的‘时子瑗’这三个字却带着柔声细调,使得时子瑗不禁微微一愣,不过这感觉在下一秒就被她掠过,清亮的眼眸闪着欣喜,脱口而出道:“夜阑风,你还知道回来。”

怎么听,都有些抱怨的声音在里面,夜阑风稍稍一顿,一股暖意从心底蔓延开来,原来,她还是有想过他的。

和煦的阳光照在他硬挺的身躯上,他的左手似有若无的支靠在门椅上,另外一只手随意捏着一瓶矿泉水,英俊的脸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液,就连他穿着的米色衬衫都因为这热燥的天气而渗透出些许湿润。

时子瑗看着这样的他,仿佛看到了多年前见到的言桓,因为言桓的身上就有这么一种感觉,一种慵懒。可是夜阑风却是将这种慵懒的形态硬生生的多出了一层冷冽,也是,他本就是一冰冷的人。

约翰的视线在时子瑗和夜阑风的身上转圜,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陆羽的身上,得出一个结论:这来人莫不是陆少的情敌?

陆羽难得的蹙眉,好看面容的线条有一丝僵硬,可这只是一瞬间而已,再看他时,他却已经将视线定在了约翰的身上,“约翰,这是瑗瑗的同学。”

只是同学而已,最多不过是朋友,他没必要太过计较。

“喔…”约翰声调拉长,然后转头对夜阑风说道:“进来吧。”

说完,便不客气的回屋了,他穿着的拖鞋在柔软的地板上发出些许声音,听着有些乱窜似的。

他是要站在陆少这边的,而且这个夜阑风……额,心里泛酸,他怎么在时子瑗的身边待久了,就感觉到自己离‘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这话越来越远了呢。

夜阑风也不扭捏,大步踏近,朝着他们走去。

时子瑗看得出夜阑风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便上前开口问道:“夜阑风,你应该是还没有吃饭吧。”

眼眸朝餐桌上一撇,看出是时子瑗做的菜,夜阑风的嘴角微微上翘,然后点头,“恩,幸好赶上了。”其实他来之前有吃一些,可难得可以吃到时子瑗做的饭菜,他当然会说没吃。

接着时子瑗就去厨房拿碗筷,出来的时候看见夜阑风坐在了她的右边,也正好是陆羽的正对面,也同样看到了约翰对她使眼色,好像还表示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可碍于陆羽在旁,他不敢表现得太过。

陆羽吃饭的动作依旧,也很顺手的给时子瑗夹菜,挑鱼骨。

夜阑风先是舀了半碗花蛤汤,喝了两口后看到陆羽为时子瑗挑鱼刺,不由开口:“时子瑗,你还是要你哥哥为你挑鱼刺,一点都没变。”

厄,夜阑风从来就不是肯屈居下位的银,刚才陆羽说他是时子瑗的同学,这回他变法的说陆羽是时子瑗的哥哥。

约翰看着这场景津津乐道,连吃饭的速度都将了下来,心里暗暗思量着夜阑风vs陆少的成功率。

第一回合:陆少vs夜阑风——平手。

“夜阑风,这两年你到哪去了?说是去外国留学,可是怎么连个消息都没有?”时子瑗笑了笑,反问道,一点都没意识到夜阑风嘴中的‘哥哥’是什么含义,而她本来就是叫陆羽‘哥哥’。

夜阑风神色微敛,想起两年前时子瑗订婚的那天。

他喝了一晚上的酒,然后迷蒙之间发了个短信,短信的内容他第二天才知道:瑗瑗,你只是订婚而已,现在结婚都可以离婚呢,我并不打算祝福你,因为只有我和你在一起才能祝福。

其实在当时,他很希望这条短信是陆羽看到的,现在事实也证明那条短信还真是陆羽看到的,要不然,时子瑗对待他应该就不是这样子了吧。

时子瑗嘴里嚼着菜,微仰着头等着夜阑风的回答,久久没听到他的声音,却看到夜阑风那墨黑的眸子似乎正在回想,“夜阑风,不要说你当初是故意不让我们知道你去哪了?”要是这样子,她真想一个拳头甩过去,好歹她把他当做朋友。

夜阑风听到她的话,不由皱了皱眉头,故意么?其实不算,只能算是半故意。

当时的情况他是没预料到的,一半的被逼得,一半就是故意的。

想到这,便出口反驳:“怎么可能?就是出了国,太忙了,没什么时间。”淡淡的语气,听出一丝惆怅。

时子瑗正想问‘忙什么’,可突然脑中闪过什么,便噤了声,微微低头扒饭,唇齿间吐出一字‘恩~’。

这声‘恩’之后,气氛顿时有些安静,只听得碗筷碰撞的声调,约翰终于憋屈不过。

“诶,小瑗瑗,这个~夜阑风是吧,他是你什么时候的同学啊?”

时子瑗浅笑,梨涡似的酒窝从她的脸蛋散开,“小学同学、中学、高中、大学是我的学弟。”

这样说起来,缘分真不浅,也确实是不浅。

夜阑风突兀的听到约翰叫时子瑗为‘小瑗瑗’,然后不着痕迹的扫了眼陆羽的方向,微微蹙眉,这个人不就是前几天在‘魅色’看到的人,可他查到的资料也只知道他和‘kaer’集团之间的关系,至于其他,还在勘察中,不过幸而这个人不是他的情敌,可是他唤时子瑗那般亲昵的称呼,他听到耳朵里有些不快。

“哇,真是好有缘分…”约翰故意朝着陆羽大惊叫唤。

可陆羽却是冷不伶仃的说道:“恩,夜阑风还和瑗瑗同桌过,”然后稍稍顿了顿,看着约翰,“其实要说缘分,瑗瑗和我认识的时间比夜阑风的时间长。”

约翰本意在于让陆羽至少暴露点吃醋的表情,可是这句话又让他得出了结论。

第二回合:陆少vs夜阑风——陆少略胜。

“诶,夜阑风,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的?”时子瑗不禁开口,她在这里住的房子没几个人知道。

夜阑风想也不想的说:“你班不是有个陈遥遥吗?昨天碰到了她。”虽然是故意碰到的,可显然,陈遥遥还没有将碰到他的事情和时子瑗说过,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问了。

这样一说,时子瑗也没疑问了,遥遥本就知道她在这里住着,她也知道夜阑风是知道陈遥遥的。

这顿饭,吃得很慢,似乎是在比对着谁更优雅一般。

陆羽自身的气质从小就是有形有度,对于在饭桌上,从来都是优雅的,就算他坐在极度热闹的火锅店里吃着热烫的火锅,也能发挥出他像是坐在某高级餐厅似的样子。

夜阑风其实也不想让,他本就清冷无疑,可他这清冷含着冰冷,比陆羽高一级,他不管是在哪里,都有一种让周围充满寒气的感觉,就像现在,寒气冲天,连空调都可以免了。

相比对约翰,他在时子瑗和陆羽面前本就没什么绅士模样,有的就是抢食的样子,可夜阑风在这,也变得细嚼慢咽了?...

起来。

终于将这顿饭吃完,样样菜都见了盘底,看得时子瑗成就感不禁上升。

收拾好了碗筷,出来就看到约翰摸着肚子坐在沙发上,可眼睛却凝着不远处透明玻璃窗外的陆羽和夜阑风。

约翰看时子瑗出来,视线转回,盯着时子瑗半笑不笑说道:“小瑗瑗,那个夜阑风喜欢你喔~”

这死约翰,哪壶不开提哪壶。

时子瑗的动作稍稍一滞,忽略过约翰说的话,“今天的菜好吃吗?”

对于时子瑗这跳跃性的问题,约翰神经缩了缩,本以为会看到时子瑗镇定自若的回答‘是’或者会听到时子瑗马上辩驳‘他喜欢我,可我不喜欢他’的话,可这两种都没有,一句话就被转了话题,心里不由吃瘪。

“还说呢,说是专门做我吃,那个夜阑风吃得比我的多。”

时子瑗不咸不淡的扫了过去,咧嘴:“谁叫你突然变得那么~咳咳绅士。”这能怪得了她么。

一句话,让约翰噤了声,只得低声嘟喃:哼,要不是你的什么什么鬼夜阑风同学来,而且看上去还那么…我才不会保持什么绅士呢。

时子瑗只听到他嘟喃着话,可没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不过他没再提‘夜阑风喜欢她’的话,她就松了气了,视线也不禁转看到了窗外挺直站立的两人,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什么时候那么好了,还避开约翰说话。

其实时子瑗这误会大了去了,情敌分两种:一种就是如姜之尧和夜阑风而言的情敌——谁胜谁输,各凭本事,可终究是兄弟、朋友;另外一种就像是现在的夜阑风和陆羽——两人年龄不同、经历不同、共同的地方就是都爱上了时子瑗这个人,所以他们的情况就是非要分出个你死我活,还没到最后,谁都不认输,除非一方死心,要不然即使结婚也是枉然。

这样情敌的身份,怎么可能如她想象是那般‘好’呢。

事实上也是如此的。

“我很难想象,你竟然可以一年只和时子瑗打几个电话联系。”夜阑风眼眸平视着陆羽说。

他和陆羽的身高差不多,陆羽会略高个一两厘米而已。

陆羽回视过去,眼眸没起半丝波澜,“你都可以和瑗瑗做到两年都不见面、不说话、不打电话,我有什么做不到的。”虽然想她的时候想得发疯,只能靠不断的训练来麻痹神经睡着,可梦里还是会梦到,这也算是他的福利了。

“还有一点,虽然我知道你消失的两年瑗瑗是有想过你的,可是仅限于你是她的朋友,知道吗?”陆羽追加一句。

夜阑风难得的嗤笑,“可就是朋友的想念,也足够让你不安,让我高兴了。”

陆羽在心里不可否认的知道是自己是吃醋了,可嘴中还是说道:“我的不安只是一瞬间的,而你的高兴也只是一瞬间的。我不知道你这两年消失的原因,还有不联系的原因,但是我希望你的身份不会给瑗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的身份太复杂,陆羽怕到时候时子瑗和他接触多了,夜阑风的有些仇家会找上门来。

这也正是夜阑风所顾虑的,他这次来找时子瑗其实是做好了多重安全防护,要不然在平常的时间、平常的地方他是绝不可能出现的,即使出现,也会带人手。

“即使是这样,我的身份会给她带来困恼,可你的身份却是不能让她大肆怡然,连去夜总会喝酒也只能小心翼翼隐瞒身份。”

他的话是讽刺陆羽不能公开的身份。

对于这一点陆羽无疑占了下风,可他是军人,只这一点他早就做过了思想斗争,而时子瑗也早就理解了‘军人’多有不便的意思,所以夜阑风因为这对他的讽刺他不会记在心里。

“‘魅色’是你的场所?”疑问的口气,肯定的语气。

回应的自然是夜阑风的肯定回答:“是,所以我希望下一次要脱身的时候你的那个朋友不要拿出‘禁药’出现在那里。”显然,他查出了‘昏昏欲睡’这秘药的由来。

陆羽也不恼,“那只是脱身之计而已,要是知道‘魅色’是你的,我们就坐在那里等你出手了。”

额,陆少,你能不能利用别人的时候说话婉转一些。

“你还真是不客气。”夜阑风瞪了眼陆羽。

“瑗瑗是你的同学兼朋友,你不会看着她出事的,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到时候如果她想出去找乐的时候就到‘魅色’去吧。”陆羽仿佛一点都不在意,眼眸微转,看着屹立在这周旁的高楼大厦和底下忙碌疾走的人。

说他一点都不在意是骗人的,可是他不可能阻止时子瑗对夜阑风的朋友之宜,与其明的暗的吃味,还不如明着让他们有交流的空间,这样一来,自家的媳妇也不会难堪。

对于夜阑风现在的身份,虽然会危险,可危险下却是有着紧密的保护层,现在这个时刻他不可能时时刻刻的跟随在时子瑗的身边,有了夜阑风,他也放心一些。

这句话,也让夜阑风敛眉,“要不是早就知道你对她的心,还真会以为你放心了。”

两人的谈话到此为止就结束了,两人一同进门的时候都很正常的保持着一贯的表情,愣是把约翰郁闷得可以,有木有那么淡定的情敌?

“瑗瑗,你不想要去午睡么?”陆羽看到时子瑗在客厅,不由挑眉问道。

时子瑗一般情况都有午睡的习惯,这习惯约翰也是知道的。可这时候夜阑风突然出现,她时子瑗不能不顾他就去睡觉吧。

时子瑗仔细瞧了瞧陆羽的脸色,再瞥眼看了看夜阑风,那么安静的场面,有些不适应啊。

“哥哥,今天就不睡了,夜阑风好说歹说来看我,我总不能自己睡了,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吧。”这礼貌问题她还是很懂的。

可她这种礼貌却让陆羽稍稍得意,夜阑风微微蹙眉,这越客气,可表明其中的关系亲疏。

“算了吧,时子瑗,你还是去睡吧,有没有客房,我也可以去睡一下。”

这话说出来真是直接,让本以‘按电视频道’为发泄点的约翰转头看了他,并且很奇怪的开口:“小瑗瑗,其他的客房能住人吗?”

这约翰,可真够白的,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陆羽要他到最角落住的意图。

陆少甩他一个白眼,“不能住就到你那边去,反正卧室瑗瑗要睡。”

陆少啊陆少,你确定这只是为了打击约翰,而不是为了传达你和你家未来媳妇已经住在同一**的事实?

这话,让时子瑗红了脸,也让夜阑风冰冷的脸有了些许的缝隙,淡红的唇在这一刹那紧抿。

气氛的僵硬只那么一刹那而已,时子瑗为了逃脱这状态,只得说道:“夜阑风,在二楼的第一个房间可以睡觉,你困了就上去歇一歇吧,那里也是钟点工阿姨经常会打扫的地方。”

约翰也感觉到这气氛不对劲,可是他注重力被转移了。

“小瑗瑗,那二楼不是不可以住人吗?”

时子瑗无辜以?...

对:“我从来没有说过啊。”

“陆少……”约翰的绝对怨气袭上了陆少。

陆少给了个眼神,淡然说道:“本来就没说过不可以住人。”

最后的结果就是:夜阑风在打击下顽强的生存,去了二楼歇息了;约翰这‘白’的神经想要发作的样子在陆少冰冷的眸光下只能恹下,可怨气冲天…导致了陆少直接挽着自家媳妇上楼了。

一进卧室,时子瑗就扑上了卧室的大床,闭上眼睛,屏息闻着**的清香味。

陆羽看着时子瑗一副享受的样,伸手便去将空调的温度调好,然后躺在了她的身旁。

“瑗瑗,要睡就睡好来,你这样趴着很累的。”说着他就伸手摆正时子瑗这不雅的姿势。

时子瑗早就习惯于陆羽的触碰,也眼皮都不眨一个,任由陆羽给她翻身,给她盖上薄被。

可…这气温怎么越来越热了…

让她不禁睁开眼——陆少正啃着她的脖子,难怪她觉得脖子上痒痒的。

“还想睡么?”陆羽从她的脖颈上抬起了头,他的敏感度真高,时子瑗一睁开眼就知道了。

时子瑗知道陆羽想干嘛,可她总吃亏在前,忙摇着手,“不睡了,本来就不是很想睡。”

陆羽动了动身子,埋头在时子瑗的胸口,闷闷的声音传出:“那…我们来说说夜阑风的问题。”

时子瑗猛然一笑,“哥哥,你这问题纯属让我无语,我才不相信你会那么在意他呢。”

在她看来,陆羽早就看透了夜阑风对她的感情了,而她的心意他也知道。

“唔~‘魅色’是他的。”陆羽的声音传出,这回像是带着一丝愉笑。

‘他’当然指的是夜阑风。

时子瑗一愣,“夜阑风开夜总会…”惊讶的声音渐渐消去,“这也不是不可能的。”还有一句话她没说‘夜阑风还挺迎合人们需求的’。

陆羽从她的胸口抬眸,幽静且深邃的眸落入时子瑗明澈的眸底,看到她眼底还未完全褪去的惊讶。

“所以,到时候如果想要喝酒,就到‘魅色’,等会让他给你一级‘皇家’卡,直接上最高层,比较安全。”才不会有人找事。

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显然看出,夜阑风完全就想要继续留下来吃晚上的打算。

晚饭过后,陆少终于将他对时子瑗说的话提起。

“夜阑风,你直接给一张‘皇家’卡,以后瑗瑗到你那也方便。”

他不知,这话对约翰有多大的冲击,总之,那约翰本在电视机上的视线已经转移到了他们这对话中,不禁朝着夜阑风开口:“那‘魅色’是你的?”他可没想到。

夜阑风微微点头回应他,然后回答陆羽:“恩,到时候也有专人会带她上去。”

很不对劲,十分不对劲,万分不对劲,约翰问出了个他一辈子最后悔的话,悔得肠子都青了。

“陆少,难不成你要和夜阑风平分小瑗瑗?”

一句话,他在寒风中被三道凌厉、冷冽,如同冰凉凉、冷飕飕、如利器般的刀片一片片的朝着他浑身上下掠去。

终于意识到这寒气加重的原因在自己身上的约翰,忙趴在沙发上,直说:“我这是间接性的抽风,你们当没听到,没听到…”

他相信,要再说一次,绝对会被‘凌迟处死、五马分尸…’,总之,怎么惨烈、怎么壮观…就怎么来。

终于,寒风过境…

夜阑风很正色的将‘皇家’级的卡给了时子瑗,约翰看到不由眼红,从沙发里出来,以为刚才终于渡过了危险期,应该没事,就说道:“看在小瑗瑗的面子上,也给我一张吧,我想去‘魅色’,也不想被那些老妖婆看上。”

陆少一句话就将他的后路断去:“想都别想,要想去,就和瑗瑗一起去。”可以保护加监督。

陆少,您是有多‘大度’。

约翰做苦状,“你……”然后脑筋一转,漂亮的眼眸大睁,“不对,陆少,你竟然连利用都那么直接。”

然后约翰就开始分析:“一方面假装大度的可以让小瑗瑗去玩乐,另外一方面说是让我去和小瑗瑗一起去,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去监督,哼…虽然这利用也太那个什么了…算了,作为你的朋友、兄弟,我只好就…”没说下去的话,在场的人都知道的。

陆羽难得的朝着他笑着点头,表示这个兄弟交得不错。

约翰本是打算来解决‘kaer’出现的问题就回英国了,可是突然说要留下来,留下来的原因是:他的老爸打算将国内的市场让他规划。然后他又懒得去别的地方,时子瑗这里混熟了,也就直接上述说要将‘kaer’在国内的主线放在上海,直接将上海变成‘kaer’在国内的总部,所以,陆羽才会想到让他想去‘魅色’的时候就跟随时子瑗,这是长久之策啊。

夜阑风看着这状况,搓了搓鼻息,“其实…即使你要,也没有了,这是最后一张了,总共才十张而已。”这一张,是他专门留下的。

时子瑗也大方,“约翰,你放心,如果你想去,就直接向我要着卡就行了。”其实她想说,她可以把卡直接给约翰,可是又不好意思,不能驳了夜阑风的面子。

约翰忙点头,“还是小瑗瑗好,知道我想去。”其实他都懊悔死了,这要是在英国,他哪需要这么一张卡,这夜总会的卡多的去了。

“夜阑风,那你现在是住在哪里?”时子瑗看着外面的天色问道,这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吧。

夜阑风眨了眨眼皮,看着外面的天色,‘懊恼’道:“原来这么晚了啊…”颇有一种‘忘了时间’的感慨。

“恩恩,都九点多了呢。”约翰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很好心情的说。

夜阑风自言‘懊恼’继续说道:“可是…我本来今天下午打算去找房子,现在…没找。”

“那你昨晚住哪了?”时子瑗顺口问道,他不是昨天就在这上海不是吗?而且…凭他的身份要他亲自找房子,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夜阑风眼眸微微暗淡下来,“我昨天刚回来,然后就被安排住在了‘魅色’,可是昨晚一晚上都没睡好,你看看我这眼角还青黑呢,所以我就只好出来找房子了,别人找的房子我不满意…”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可听起来怎么就那么不对劲了呢。

“那…怎么办?”时子瑗悻悻然道,她也看到了夜阑风确实是眼角青黑异常,看来真的是没睡好。

其实这没睡好是真的,夜阑风的时差在这几天还没调好,而且最主要的是他太专注于工作,为了能在今天悠闲一点,他这几天忙得一天只剩下两三个小时的睡眠,这样的情况,能好才怪呢。

“唉…只能现在去找了,可…我家的司机我已经让他回去了,他说是他家老婆病了…”夜阑风继续‘怀柔’政策。

时子瑗听着很是汗颜~夜阑风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

子了,她好像不好让他直接走人吧,他都这么说了…

“那…夜阑风,你今天就直接在我客房睡吧,衣服的话,哥哥的你可以穿。”

此刻,约翰心里又得出一结论。

第三个回合:陆少vs夜阑风——夜阑风胜。

------题外话------

谢谢亲的支持哈:30年——投了1张月票、18953566553——投了1张月票

终于知道了三天睡眠不到10小时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