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5 成名

035 成名

到了睡觉的时间,陆羽都没表达一句不满的话,脸上的表情依旧,对待时子瑗还是细心如斯,放洗澡水、拿好衣服…

说陆羽不在意么?其实不尽然,也是有些在意的,可他不想让时子瑗为难,何况他也看出时子瑗只是在意夜阑风的友情,相对于一生的羁绊、相守,这点友情又算是什么?

在他被别人觊觎的时候时子瑗说过一句话:你人都是我的了,还怕别人看么。

这句话,对她这种情况,也可以用得上。

终于回归到卧室里,时子瑗洗完澡出来就看到陆羽正站在床边,收拾着床被,准备睡觉。

时子瑗从背后揽住了他,鼻息中沁入的是他身上的清香味,微微弯起的眼角证明着她心情很好,“哥哥,我想和你一起去北京,去种菜。”她所说的种菜,当然指的是军区的家属房那边。

陆羽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亲了亲她还未干透的发丝,带着满足意味的声调:“恩~那就和哥哥一起去吧。”

“好呀,那后两天我和你一起回去。”时子瑗欢乐的从他的后背钻出了头,明净的眸子里闪着亮色。

陆羽的假期也到了,后两天就是行程回北京的时候,时子瑗本在心里就揣摩了想要和陆羽一起去军队的计划了。

听了时子瑗这话,陆羽黑如点漆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欣喜,他也是希望时子瑗可以和他一起回北京呆一段时间的,可又怕时子瑗这段时间太忙了,毕竟和‘kaer’刚刚合作谈成,接下来的很多事宜,应该是需要她的,可这个时候竟然说可以和他一起回去,便压下心里的悸动,问道:“那…‘kaer’合作之后的事情呢?”

时子瑗嘻嘻笑了,嘴角弯了弯,白皙的手抚上陆羽英俊温润的脸颊,“哥哥,不是还有航辛哥哥吗?他可是干爸的儿子啊,现在他正好大学毕业,就可以回来啦。”

远在北京市正和大学同学聚会的谢航辛同学生生打了个寒碜~

‘皖金’大部分的股份都属谢铭旗下,谢航辛毕业后回到家里发展家族企业那当然是应该的,而这次和‘kaer’之间的合作正可以好好的锻炼一番,何乐而不为呢?其实时子瑗早就打算好了这一条了。

“航辛啊…”陆羽噙着笑容,喃喃了一句,顿时心中大喜,他怎么就忘记了谢航辛这一条了呢。

本来前次时爸、时妈到北京市的时候谢航辛怎么着也得出现的,可那时候谢航辛实在是忙着学校里的事情不可开交,也就没得空出来,要不然时子瑗早就将这次‘kaer’竞争合作的事情全权交给他了。

“嘿嘿嘿…”时子瑗给了陆羽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好了,哥哥,你去洗澡吧,我去定机票了。”

说完,时子瑗便放开了陆羽的腰,忙前去摸手机。

到陆羽从浴室中出来的时候,时子瑗垫着脚尖过去,“哥哥,我订了后天上午九点的飞机。”

陆羽环抱起她的小蛮腰,时子瑗腾地而起,两手下意识的抱住了他的脖颈,陆羽将头埋在她的脖颈处,低低笑着附耳说道:“老婆,我们去种地。”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夜阑风便不知去向,约翰倒是很积极的说:“那个夜阑风一早就走了,说是有事情,他过两天会再过来。”

陆羽冷冷的扫了一眼,听不出情绪道:“你倒是挺闲的,还有时间传话了。”

约翰听言,立刻噤声,埋头喝粥,可一想到陆少明天就要走了,心情便又大好了起来,继续说道:“陆少,你明天就要回军队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小瑗瑗,不让别人染指的…”一副大义凛然的语气,要不是看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还真会误会了。

时子瑗听着约翰这‘大言不惭’的语气,吸了吸鼻子保持镇定。

过了许久,久到约翰以为陆少真心没话说,只能憋屈的时候,陆少终于回答:“放心,明天瑗瑗和我一起回去,到时候你想要吃什么,一定得注意卫生,而且不许带人到这里…我听说…”迟疑一会,“最近雷雨天气多,你自己注意点。”

约翰啊约翰,你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人家陆少什么段数,你什么段数,简直就是找死啊。

历经此劫,约翰一天都恹恹的,苦着脸对着时子瑗,一逮着机会就忙求助时子瑗:“小瑗瑗,你怎么舍得就这样扔下我?”整一个怨夫样…看得时子瑗是苦笑不得。

到了晚上,约翰还是未能得到时子瑗的同意留在上海,连晚饭吃得都特别气闷。

陆羽看着他挑了挑眉,“约翰,这可是你…很久之后才能吃到的菜了,你真不吃?”

此约翰正在戳着鱼头不下手,还是郁闷中…

“我…”约翰抬眼看向陆羽,很想鼓起勇气、大义凛然的反驳说‘本少爷就不吃了,怎么样’,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在看到陆羽那张脸之后,就息鼓了,闷闷说道:“我吃…”

时子瑗看着过意不去,母性大发:“这个你最喜欢吃了,多吃点。”说着就夹了一夹约翰喜欢吃的青椒炒肉。

结果就是一阵冷风过境,约翰抖了抖身躯,发现他最喜欢的青椒竟然无味了。

翌日,时子瑗和陆羽在约翰怨气冲天的眼光下踏上了回北京的征途。

时子瑗一上飞机就喜欢嗜睡,足足睡到下飞机才肯醒来。

下了飞机后,时子瑗肚子饿得简直前胸贴后背,硬是拉着陆羽朝着飞机场外的一家饭店跑去。

说是饭店,其实是一家广西米粉,难吃的程度那可不是一般般,不过,这只是她个人口味而已。

从米粉店里出来,时子瑗便张着被辣成如辣肠一般的嘴唇嘟喃道:“哥哥,我再也不要吃那家的米粉了,好辣~”打死她也不吃了,辣得她眼泪直飘,可又经不住那家老板娘一直瞅着她的眼神,那是一种‘如果你不吃完,就是看不起我’的眼神,所以她只得含泪吃完。

陆羽眼神怜惜的看着她,忙又拧开了手里的矿泉水,送到她的嘴边,“再喝几口,等会就好了,叫你不吃了吧,还吃…”虽然是责备的话,可是语调里的担忧却一点都不少,他还真担心她吃了那么辣会肚子痛呢。

时子瑗仰头就灌水,喝了一大口后,沉沉的呼了两口气,苦着脸对着陆羽,拉了拉他的衣角,“哥哥,你不知道,那个老板娘看我的眼神,我是真没办法拒绝嘛。”

那眼神,要多寒碜多寒碜…

“好了,好了,哥哥也不是怪你,就怕你等会会肚子痛。”陆羽伸手将她倾泻在前额的发丝理好,又接过了她手中的矿泉水。

时子瑗知道了他不是真正的生气后,看着对面一家冰激凌店,口干舌燥,“哥哥,我想吃那边的冰激凌,看起来好好吃啊…”

好隔平常,陆羽是肯定不让她吃的,可他看到时子瑗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心一软,便同意了。

不过...

还是微微轻嗔着说道:“只能吃一个,不许吃多。”

时子瑗哪还管那么多,直看着对面的冰激凌点头。

事实说明,陆少有了一次的心软就有了二次的心软,导致的结果就是时子瑗整整吃了一打的冰激凌,整整吃了半个小时,还意犹未尽。

可到了晚上,报应就来了。

他们此刻正在军区的家属房中收拾着东西,可时子瑗突然就感觉到肚子抽搐,瞬间脸色苍白无比…

陆羽正在卫生间里搞着卫生,时子瑗撑着疼痛就想着去喝一口热开水应该就没事了,走了几步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可就在倒开水的那刻,她的手一晃,整个热水壶‘啪—’的一声摔在了地板上——

陆羽听到声音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脸苍白无色且热汗直冒的时子瑗正半躬着身子仰着头,一手捂着肚子,一手似乎想在地上捡东西,嘴唇紧抿着,看到陆羽,哽咽的叫唤:“哥哥~”

这声音,要多委屈多委屈,要多无奈多无奈~

幸而陆少的反应能力快,跳过掉一地热水壶的碎片,拉起时子瑗的手,急切的问道:“是不是哪里烧着了,哥哥看看~”手不断的翻转着她的手,检查着她浑身上下…

过了一会,时子瑗才颤颤出声:“哥哥,我…肚子好痛~”

话落,陆羽的脸色立马铁青,时子瑗一个晕眩,就被陆羽环抱在了怀里,然后就感觉到陆羽疾走的步调。

时子瑗一说肚子痛,陆羽就想到今天吃的那些东西,心里顿时懊悔不已,心里又急,什么也不想的直接就将时子瑗给抱起来,赶紧送到军区的医院中。

这大半夜的,陆中校这一急速飞奔事件引起了军区多少人的注意暂且不说,就单单军区医院里的医生、护士被他铁青着的脸和大声吼叫的声音给吓得够呛。

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当然是时子瑗这厮在半道上就痛晕了过去。

陆中校什么人?

用军区里领导说的话,那就是:“小羽啊,这人沉稳有度,有作为。”

用陆中校手底下的士兵说:“看陆首长那张寒冰脸,还不如自动去负重五十斤奔跑十公里。”

用陆中校一起训练的兄弟的话来说:“陆羽这厮,简直不让我们活。”

正晕过去的时子瑗哪知道她这‘一晕成名’了,在昏迷中被医生洗了胃,正打着吊瓶在病房里躺着呢。

此刻的陆羽正在接受军区领导的谈话,其实是‘调笑’,难得这陆羽有变脸的一天,当然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小羽啊,这次事情过了啊。”军区政治处的主任微微板着脸说道。

陆中校忙立正站起:“报告,陆羽愿接受处罚。”

这帮家伙,还不就是想看他的笑话,反正我就是让你处罚也不愿意被人看笑话。

军区最高司令员抿了抿唇,“诶,小羽,这就是不对了,这怎么能处罚呢。”

陆中校转身面对司令员,“报告首长,陆羽小题大做,处罚是应当的。”

反正我不入套,管你们想怎么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干嘛。

“小羽,你这是政治性的错误了,这女孩是你陆家的媳妇吧,你怎么就不能承认一下,处罚,这能处罚吗?”政治处主任继续板着脸。

陆中校顿时失了应对的兴致,随即敬礼,“报告两位首长,陆羽有要事在身,先行告退。”

说完,留下两个错愕的首长,陆中校便朝着自家媳妇住的病房前去了。

正在高级病房里躺着的时子瑗正酣睡着,可眉心处还是紧蹙着,嘴唇有些苍白,看上去仿佛一个易碎的瓷娃娃,看着陆中校一阵心疼。

不经意间拉起了她的手,她的手微凉,恐怕是因为打着针的缘故,好看的眉梢终于皱成了一团,更多的是担忧。

怎么才进这里就出了这事了?又懊恼着以后他不应该心软。

他的手轻轻的摩挲着她微微凉意的手心,似是有感应一般,时子瑗的手动了动,然后嘴唇也用舌头舔了舔,眼皮也晃了晃,但终究没睁开。

看着这样的时子瑗,陆中校不禁喃喃出声,带着些许的无奈,“丫头~下次不许再吃了。”

他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病房里回声阵阵,似叹息,似宠溺~

陆羽正想着可能等会时子瑗醒来会饿,刚站起身,突然一道人影进入病房——

“小羽啊,朱嫂带了些粥,等会啊,给你家媳妇吃了…”

话落,一赘肉横生,满脸笑意的中年妇女出现在陆羽的面前,她的声音不大,可也足以让这病房回音好久了。

陆羽顿时脸成了酱紫色,来人是谁?来人乃政治处主任家的老婆苗主任是也?也是专管着这军队小伙婚姻状况的妇女主任,而陆中校早就是她第一手要抓的人。

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这苗主任特别之八卦,这自家媳妇肚子痛一条,被她知道了,还指不定明天传成什么样了呢。

这苗主任也很热情,可这热情他陆中校还真消受不起啊…

暂且不说这次时子瑗在这里住下的事情可能会被陆老爷子发现,最主要的是——自家媳妇的名声、名节可能就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