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6 关上门来好办事

036 关上门来(好)办事

正当陆怕什么的时候,时子瑗却是醒了,时子瑗眨巴眨巴眼睛,头一阵晕眩后清醒了。

那苗主任像是后背长了眼睛一般,陆zx还没发现呢,她就发现了,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床沿,“陆家小媳妇,醒啦,饿了不?”

苗主任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要将时子瑗脸上的每个毛孔都数清楚,将时子瑗整个人扫了一遍后,心中不由暗暗思量:真是个好看的姑娘,难怪这一向冷冰冰的小羽那么着急。

时子瑗咋然看到一张满脸横肉的脸,牙关一紧,身躯不由紧缩,发愣了几秒后,才结结巴巴的开口:“您是…”

陆zx忙上前救场,“瑗瑗,先别动,手上打着针呢。”说着的当头又看着那针头,生怕那针头多进入时子瑗手背里一分。

回应的是时子瑗茫然的眼神,看了看苗主任,再看了看陆羽…

“陆家小媳妇,我是这军区的苗主任,你叫我苗婶就行,怎么样?肚子还痛不?”苗主任那高兴劲啊,不由心中又给时子瑗加上一夸赞:这姑娘不仅长得好,连声音都那么好听。

时子瑗用了两秒钟来消化眼前这个热情的苗婶,主要是她那审视的眼神,要多怪异有多怪异,搞得她好像是被人扫描了,“苗…苗…苗婶您好。”

她就先接受这个热情的人吧,可是她可以不可以不要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她,心里怪寒碜的。

“好好好…小羽,赶紧的,先把粥舀好,你媳妇肯定饿了。”苗婶的视线依旧不离时子瑗,直接下命令让陆干事。

陆zx笑着看了眼面容微微泛红的时子瑗,无奈的伸手摸了摸鼻尖,倒是很听话的转身去执行苗婶给的‘任务’——将粥准备好。

时子瑗本就苍白的脸听到苗婶那句‘你媳妇’,唰的就红了,心里不由纳闷,这到底谁啊?

所幸的是苗婶终于觉得不应该打扰他们两口子,坐了几分钟,问了下时子瑗的名字,差不多就走了,留下两个面面相耽,然后紧接着笑了起来。

陆赶忙坐上了床沿上,为时子瑗捻了捻被掀开的被子,感觉到时子瑗想要将盖住的被子拿开,蓦然抓住了她的手,柔声道:“乖,会着凉的,先盖着。”

他这一说,时子瑗就乖乖的不动了,两只圆溜溜的眼珠转啊转,直盯着陆羽那黑白分明的眼眸深处。

陆zx也任她盯着,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的,一口粥接着一口,要多默契多默契。

终于,粥见底了,时子瑗不好意思的momo肚皮,还有点饿。

不饿才怪了,医生将她整个肚子里的东西都给洗了,她的肚子里压根没一点东西,才喝了这两小碗的粥,肯定还饿的。

时子瑗其实还是有些虚弱的,陆羽让她靠了一会床背,然后又让她躺着睡了,他也端着椅子看着时子瑗入睡,等到护士把吊瓶拿掉,他才趴在**,眯眼。

军区的的铃声一到五点就响,幸而他们现在是在离军区铃声最远的地方,要不然,时子瑗肯定早醒了,而陆羽却是习惯性的醒来了,然后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感觉会发烧,也就放心了下来。

时子瑗是因为尿遁醒来的,醒来的时候旁边没人,不过幸好这病房里有卫生间,她就赶忙的朝着卫生间里跑,解决好了‘三急’问题,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陆羽正刚好进来。

陆羽眼见着时子瑗利落的爬上爬下,不见喘气,有些微微吃惊。

“瑗瑗,没事了吗?饿了吗?想吃什么?”一连几个问题问下来,他人也走到她的身边了,握住了她的手,感觉不到昨晚那般冰凉,眉头舒展了不少。

时子瑗微微仰头,然后摇头,“哥哥,没事,没事,你看我现在精神倍儿足,就是肚子真饿了。”说着还适当的摸着扁扁的肚皮。

陆羽轻轻一笑,那如黑曜石般闪亮的眼眸也盛满了笑意,好看的嘴唇微微翘起,鼻息间渗出点点细细密密的汗液,如若仔细去看,必能看出哪些汗液也微微打着颤儿,证明着主人正高兴着。

“让医生再检查一下,没事我们就出院。”拍了拍被子,站起身,正打算往门外走去,就看到有医生进来了。

显然这医生也对陆羽是相当熟悉的,“小羽啊,你这媳妇现在看上去好了吧,昨晚可把我们这的实习小hu士小怜吓着了…”

陆zx的脸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可马上就露出了笑容,“李伯伯,那…就让小怜那个小护士多休息一天吧。”

然后还不待李医生再说话,就将他推到了时子瑗的旁边,“李伯伯,赶紧检查检查,是不是没问题了?好去吃饭啊,都快大中午了。”

时子瑗讪讪的笑了笑,估摸着她昨晚肯定有她不知道的‘丰功伟绩’,说不定她就在这次的病中军区扬名了。

不得不说,时子瑗童鞋,您真相了。

幸好这李医生称职着,也不多说了,直接进入正题,给时子瑗稍稍检查了一下,然后就点头职业性的说着:“没事了,回去先不要吃刺激性的东西,吃淡一点就行。”

然后陆再被调侃了一次后,李医生才正气凛然的朝着病房外走去。难得啊难得,有机会看到使上最面瘫脸陆红脸,这次大晚上被挖起来值了。

本来陆zx还想将自家媳妇直接抱到家属房去,奈何自家媳妇脸皮薄,硬是要自己走,走到家属房,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

刚进屋子,时子瑗就潮红,气喘吁吁,然后盯着陆羽,甚是委屈道:“哥哥,你怎么不说要走那么久,早知道就先在医院里吃饭了。”

天呐,这在大太阳底下一走,她这脑袋有些晕了。

陆无辜的上前倒了杯水给自家媳妇,“瑗瑗,哥哥可是说了抱你回来的,你自己不要的。”这可不能怪哥哥。

“我还不是因为…”时子瑗顺口反驳,可说到一半就不说下去了,她丢不起这人啊。

陆羽反手就将门给关起来了,然后拉着时子瑗做到了椅子上,“瑗瑗,哥哥告诉你一件很严重的事情。”陆的神情要多庄重就多庄重,仿佛是在主席席下宣誓词。

时子瑗眼神复杂的看了眼紧闭的房门,饶过陆羽说的话,问道:“哥哥,你干嘛把门关那么紧?这么热的天。”她都看到其他的家属房大门都没关啊。

陆羽头上冒出三颗晕眩圆圈,解释道:“瑗瑗,关起门来好办事。”

时子瑗一听,忙朝后一倾,“哥哥,现在是白天。”

陆羽真要苦笑不得了,“别想太多了,哥哥知道是白天,哥哥想说的是昨晚你见到的那个苗婶,她是我们军区妇联主任,你知道妇联主任干什么的吗?”

时子瑗很乖的摇头,警报解除,她也随之靠近陆羽了,原来她想多了,不过嘴上还是硬着:“你那为什么说好办事,说事情就说事情。”

“好好好,算哥哥说错了,先说那个苗婶,苗婶她是妇联主任,是...

专门来给我们办婚姻证明的。”

半响,时子瑗才轻轻的‘喔’了一声,然后紧接着说道:“那怎么啦?”

陆心中狂抓,媳妇诶,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怎么这会要我全盘说完了你才能了解我的意图呢。

事实证明,羊还是要一步一步的抓的,要不然灰太狼为什么一直都不成功。

“依据以往苗婶的作风,估计今天晚上她就该来这里了。”陆正色说着,他还真嫌苗婶这次速度太慢了,怎么还不过来。

时子瑗脑袋清醒了,明了了,再回想下昨晚的情景……那…那…那苗婶不会来抓她去登记吧?她那个粗壮,估计一只手就可以把她给提起来了。

想到这,时子瑗童鞋终于意识到时间的宝贵了,也终于知道了昨天贪吃一碗米粉加一打冰激凌可能会带来无发估量的后果了。

“哥哥,那怎么办?要不…现在我先这里,等风头过来再回这?”

陆zx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冷不伶仃的给时子瑗反问了句:“瑗瑗,难道你要哥哥一个人在这里面对苗婶?”一个人怎么登记?

看到陆羽这脸色,时子瑗马上做低头状,咬手指头,“恩~哥哥,那个…我们还是先吃饭吧,等会再说这个,我饿了。”

这招确实有效,陆zx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但只是稍稍而已,脸还是有些臭,语气好了些,“恩~哥哥叫人准备了饭菜,现在就在厨房里呢,哥哥去端过来。”

时子瑗本以为可以大吃一顿,在看到陆羽手中一份米粥时,恹了下来。

陆羽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安抚着她的情绪道:“来,喝粥,这粥可是熬了三个小时的,入口香甜,又营养,适合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虽然他这声调很柔很轻,可也带着一丝不准抗拒的姿态,时子瑗心知这次是她错了,只得乖乖的拿起汤勺,一勺一勺的喝着所谓熬了三个小时‘色香味’俱全的米粥。

陆羽看着她肯喝也就放心了,不是他故意让时子瑗喝这米粥,实在是昨晚惊得他够呛,也为了她的身体健康着想。

两人吃完了午饭,时子瑗看陆羽收拾好了碗筷,也就开始估摸着该怎么处理这个妇联主任苗婶的事儿了。

可人家陆zx压根就不担心,他就等着苗婶上门呢,可苗婶白天有事,晚上才有空,该怎么打发这下午的时间呢?

有了,装睡?

“瑗瑗,想要午睡么?”老婆还是第一要任的。

时子瑗明澈的眼眸睨着陆,奇怪的问道:“哥哥,你不担心苗婶晚上会来的事情?”

陆羽一愣,瞳孔一缩,手腕一紧,他总不能说他巴不得苗婶上门吧。

“现在还早,你如果还想睡的话就先睡,你昨晚太晚睡了。”

时子瑗摇头,磨着牙,蹙了蹙眉,“哥哥,我还不困,昨晚睡到今天,睡好久了。”

她倒真是不困,昨晚到上午总共睡了至少十一个小时,这样还困的话,那她这一年来天天只睡八个小时那不是困死了。

陆羽适时的搓了搓眼角,然后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可是…哥哥困了…哥哥昨晚才睡一点点。”

陆羽眼圈有些青黑,其实不注意看不看不出来,可是他说困,如果让这军区任何一个人知道他说这话,铁定反驳,想当年陆zx可是三天三夜没眨眼,可也照样上阵,现在就熬一个晚上,还困,哪困了?

可时子瑗现在脑子混乱,哪想那么多,这次会进医院大部分的原因是她的错,陆羽这会说困,她不得赶紧站起身,忙让陆羽去休息:“哥哥,那你赶紧去睡个午觉,到时候如果有事情我就叫你。”

陆计策算是成功一半,可…他担心他媳妇会趁机跑了,到时候抓就没那么容易了,杵着不动,看着她询问:“陪哥哥一起?”大有‘你不答应,我就不睡’之大意。

愧疚如时子瑗当然只得投降,还要加保证的情况下,陆终于安心上了床,手中还拉着自家媳妇的手,眼睛睁得大大的,生怕媳妇跑了。

时子瑗看着陆羽这模样,直叫:“哥哥,你不是要睡觉么?怎么还不闭眼?不闭眼怎么睡得着?”

陆zx小孩心兴起,得寸进尺,“瑗瑗,唱首歌给哥哥听,然后就会很快睡着了。”

时子瑗来不及汗颜,觉得今天陆羽被人附身了,可还是乖乖的唱起,糯糯的声调,清晰且柔情:

------题外话------

谢谢狐狸丫丫的票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