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7 被审视

037 被审视

时子瑗压根就不知道她自己是怎么睡着的,总之,她眼睛睁开的时候天色已是黄昏了,淡淡霞红漫过了半边云彩,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洒在青黑色的地板上,反射出点点白色光亮。

本该躺着陆羽的床,此刻却在她的身下,眨了眨眼睛,适应这室内的光亮,噙着视线找寻陆羽,却没见着人影。

不由轻轻揉了揉太阳穴,接着躬身起来,伸手搓了搓眼角,环视一周,看到不远角落处有一张纸条。

上前看去,纸条上的字浑然天成、游刃有余:瑗瑗,哥哥突然被找去开会,七点之前回来。

稍稍叹息,转头看向墙壁上的时钟,才不过六点而已,那就是还要一个小时了。

看着时间还多,她便想着哪边可以收拾一下,可绕了这房子一周,终于挫败了,这房子怎么那么干净,竟然连尘灰都看不到一丝。

突然觉得口干舌燥,走到冰箱旁正想要拿一瓶水,可冰箱上面竟然贴着:冰箱内的水不能喝,可以到厨房喝凉水或者温水。挫败感紧接而来,可还是很听话的走到了厨房那边,还真的有烧开的水,拿出杯子,倒了一杯,忙喝了下去。

解决了口渴问题,时子瑗就觉得浑身粘着难受了,透过窗户往外看了看,除了几个正有序走着的列兵,就没其他人了,索性就不管那么多了,找衣服,洗澡去。

不过二十分钟,时子瑗就从卫生间清爽着身子出来了,那头墨黑如海藻般长密的发丝也渗着点点水滴,一滴一滴的紧接着掉在青黑色的地板上,散开来,竟如一朵淡雅菊花投影在地一般。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手机铃声蓦然响起,本理着头发的时子瑗浑身不禁一愣,然后急急忙忙跑到卧室去找寻手机。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提醒,思忖了一会,才接起来。

“航辛哥哥,怎么啦?”

那头立马传出谢航辛气急败坏的声音:“你好意思说怎么了,你竟然和陆羽双宿双飞,竟然给我寄飞机票,让我立刻到上海,你难道不知道你哥哥我才毕业?”

时子瑗忍住想要笑出的声音,她前两天就给谢航辛这个干哥哥订好了机票,就是为了防止他以没机票为借口,然后跑去玩了,再让谢铭这个干爸监督,万全之策,料想他也跑不了。

“航辛哥哥,你已经毕业好几天了,而且你大学毕业典礼也完了,聚会也聚了,我都忙碌了一年,你就不能让我歇歇嘛~”时子瑗说着说着就撒娇了起来,这招在这干哥哥面前那是百试不爽。

果然,那头的谢航辛口气缓和了,“瑗瑗,本来我还想着到西藏那去玩玩的,你这样一来,我什么都泡汤…”

时子瑗‘嘿嘿’笑了笑,“航辛哥哥,你去西藏干嘛?玩玩?你确定只是玩玩?”

她在前一个月就知道了萧飒这家伙到了西藏去支教,估计得三个月或者半年,总之看那边的情况决定。

其实她怎么也想不清楚为什么飒飒会去西藏那边,问了好几次都支支吾吾的不说话,不过幸好她表面功夫做得好,这样不露山不显水的也没在谢航辛干哥哥面前露了口风,可这回…

“航辛哥哥不说,那我就挂咯,我听说西藏那边生活特别的艰苦,还有…”

“别,瑗瑗,先别挂…我说,飒飒她这次是和她家里吵架了,而吵架的原因是我,飒飒现在已经去了一个多月了,我除了知道她还好之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她说话了。”谢航辛难得的正经语气,可却让人感觉有些颓势。

这头的时子瑗心忽地一紧,好看的眉也紧接着皱起,她从小就看好谢航辛和萧飒这对冤家,而这对冤家也真的在上了大学后,大二快结束的时候终于确定了关系,可是…萧家却是不满意谢航辛的,也难怪萧飒会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原因来,也难怪会躲到西藏去。

“航辛哥哥,如果你去了西藏,你怎么说?难道要飒飒回来吗?飒飒愿意回来吗?”

要是愿意回来,就不会走了,她很了解萧飒这个人,平时大大咧咧的,可是关键时刻都是很细心的,这回远去西藏支教,其实是不想让谢航辛和萧家为难,也就是苦了她自己了。

那头的谢航辛沉吟,久久不出声,他没把握,萧飒会和他回来,亲情和爱情,永远都是难以选择的,他之所以没有在这一个多月去找她,那是因为他想让她选择,可是他又不甘心…所以这才打算着要去西藏,可没想到这就让时子瑗给打乱了计划。

“航辛哥哥,你回上海吧,过段时间我代你去看飒飒,萧家现在不松口,就是要看你能不能给飒飒好的生活,因为他们觉得飒飒可以过比和你在一起更好的生活,所以你要证明给他们看,这次‘皖金’和‘kaer’的合作如果你处理得好的话,也是你成功的开始,知道了吗?”

谢航辛那头至少沉默了五分钟,时子瑗这头的手机也未曾放下,终于,谢航辛说了四个字:“我回上海。”接着,电话就挂断了。

时子瑗将手机摆在前面,看着‘通话结束’这四个字,顿时松了口气,希望这件事让谢航辛这个干哥哥更加成熟一些、稳重一些,但同时心中又不由得感慨:长大以后的烦恼还真的多出不少,小时候那般快乐时光已经不复存在了,每个人都有责任在身,有在乎的人要护。

她这正想着,突然听到客厅有人进来,料想应该是陆羽,便放下手机,走了出去。

这一出去不要紧,要紧的是:客厅里不仅有陆羽,而且还有其他四五个人,看上去都是领导…

这些也不要紧,更要紧的是她身上此刻穿的是睡衣,而且还是那种幼稚得不得了的睡衣。

待时子瑗反应过来时,她已经面目全非,要多红就多红,连耳根子也没落下。

陆羽看到呆滞了两秒后疾奔着到卧室的时子瑗,然后接触到领导们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不禁讪讪笑了笑,他家媳妇啊,这出场也太劲爆了,这回恐怕又再一次出名了。

这些领导几乎都是陆羽的上司,其中有两个还是以前跟着陆老爷子手下现在已经是领导的兵,他们也不知道会看到这样一场面,可忽略这些不想,皆眼神灼灼的看着陆中校,这小子,行啊,这金屋藏娇都跑这来了。

陆中校很淡定的忽视这些领导们那灼灼的眼神,然后很自然的朝着他们说道:“请坐。”

军人就是军人,该有的镇定还是有的,该有的纪律也还是有的,该给陆中校的面子还是给的。

四人齐齐坐下,但就是不说话,看着陆中校,意思很明确:小羽啊,你都把人家姑娘逮着军区的家属房来了,还不赶紧介绍介绍。

炯红着脸跑进卧室的时子瑗差点就无地自容了,她这干的什么事情啊,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这样子会给陆羽的领导留下什么影响,会不会认为她太轻浮了或者说认为她不尊重军人?…这些无厘头的想法直到陆中校从客厅进来,她才停歇,不过就是从想发挥到说出来。

“哥哥,那些…都是你的领导吧?”

陆中校右手食指贴了贴鼻息处,黑白分明的眼眸闪着些许笑意,一点也不似时子瑗这般着急的模样,就如同火烧了眉毛似的。

“恩~瑗瑗,先把身上的睡衣换了吧,他们是来看看你的。”

时子瑗的两只手都握住了陆羽的手臂,紧张之下摩挲又摩挲,牙关也咬得紧紧的,可怜兮兮的看了眼陆羽,嘟着嘴说道:“哥哥,可不可以不出去?”虽然这根本就不可能,但她还是忍不住说出来。

陆羽低低笑出声来,带着丝低迷的磁性,反拉住时子瑗纤细的手腕,顺势往衣柜走去,拉开衣柜的拉链,“好啦,想要穿什么样的?”然后不看时子瑗的神情,拿出一套蓝色的衣裤,休闲系列的,“来,那就穿这个吧。”

其实陆羽也没想到时子瑗竟然洗澡了,还以为她还在睡觉呢,加上那些等于叔叔类的领导们又一直说着要来看时子瑗,所以就一起和他回来了,可哪想得到会看到时子瑗穿着睡衣出场,够震荡眼球的。

时子瑗看救场无果,便只得认命,拿过陆羽手上的衣服就准备换睡衣下来。

五分钟后,时子瑗做了深呼吸十次后,才敢跟着陆羽出卧室。

很和谐的场面,坐着的四个人正在轻声的做交谈,看到时子瑗从卧室出来,皆露出了亲切的笑容,一个最为年长、上校军衔的人出口便称赞:“小羽啊,你这媳妇长得好,水灵灵的,一看就是机灵的人精。”

他这一出口,气氛仿佛就热络起来了,时子瑗紧绷的情绪也稍稍缓和了些,笑容也自然了不少,大方的上前,行了个标准军礼:“领导好。”

“哎呀…不得了不得了,这小女娃这一军礼行得真好。”另外一个稍年轻的、看上去特别爱热闹的人大睁着眼睛,把时子瑗浑身上下扫描个遍之后,似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好好…”众领导齐声说着。

陆羽对于时子瑗这突发性的军礼也表示出诧异的神色,他可从来没有教过时子瑗行军礼,没想到竟然行得那么好,真不愧是他家媳妇。

时子瑗看她这一行军礼效果非凡,不由心中大喜。这行军礼其实还是前世的时候学的,那个时候她只是纯粹的佩服军人,学军礼是对军人的尊重,也没想到这个时候用得上,更没想到这世会找个军人做为她人生中的另外一半。

趁着这机会,陆中校发挥其常,将时子瑗介绍给这些领导们,也让时子瑗认识这些首长,毕竟,时子瑗呆在军队的这些日子可都有机会见得到的。

这些领导本就是来看看时子瑗这人怎么样的,差不多唠叨了几句,也就有事告别了。

一下子,客厅就只剩下时子瑗和陆羽两个人了。

两人相对看着,陆羽先笑了起来,微微颤动的睫毛隐隐看得出他的眼眸也闪着笑意,俊逸的脸庞在白炽灯下显得愈发的鲜明,那黑而直的短发也折射出点点亮光,但隐射在他深绿色的军服上却显出一丝柔和。

时子瑗撅着嘴,羞红了脸撇了下他,娇声从她的口中逸出:“你笑什么?”

陆中校看自家媳妇这副娇羞的模样,越发的显得出她的娇俏如玉的脸庞来,那如墨色绸缎的发丝披在了两肩上,隐隐的掩住了那如莲藕一般的脖颈,忍不住就亲身靠前去,然后分开,像是一只偷腥的猫,“老婆,你真漂亮。”不仅人漂亮,这做事也漂亮,动作也漂亮,特别是刚才那干净利落的军礼,他真是喜欢死了。

时子瑗本来看陆羽倾身靠近下意识的向后倾的,可陆羽马上就离开了,也就拿着两圆溜溜的眼珠瞪着他,表示不满来着,可接下来又听到陆羽说的话,这聚集起来的恼意已经变成了恼羞,那本微红的脸颊更红了些,红润的嘴唇抿了抿,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过了半响,落在她脸上的那道灼热视线完全没有消退的迹象,时子瑗终于佯装板着脸说道:“我饿了。”

“饿了啊,那我们去吃饭吧,哥哥早就安排炊事班的小王准备了晚饭。”陆羽一把揽住时子瑗的脖颈,时子瑗顺势就被他环抱在了怀里。

接着陆羽便揽着她起身,给她理了理稍稍凌乱的发丝,“好,走吧。”

时子瑗要知道这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她绝对不说‘饿了’这句话。

陆中校从来就是一等好丈夫人选,也就是所谓的‘二十四孝’,简直到了如火纯青的程度,在这军区里的不管是他的手下、兄弟、领导都十分的清楚、明了,只不过经过昨晚一事,更加让人确信了而已。

陆中校也从来不搞什么特殊,但为了自家媳妇他便是搞了个特殊,炊事班的小王同志就是证明人物。

时子瑗被陆羽拉着,她就乖乖的跟着,反正陆羽不会把她给卖了。

走了大约十分钟,她就听到了碗筷碰撞的声音,然后当她踏进餐厅大门时,那碗筷碰撞之声——戛然而止,无数道视线齐齐聚集在她的身上。

陆中校‘咳咳’两声,碗筷碰撞的声音又起,时子瑗也感觉到灼热的视线渐消。

陆中校带着她走至内厅中,时子瑗偷偷看了看,没人,心终于安了下来,这下她终于不用吃着饭担心会得胃病了。

陆羽也很快的从厨房里拿出了晚餐,很让时子瑗无奈的是:她还是必须吃清淡的食物,那些荤菜皆不属于她的,她只能吃青菜。

正当她埋头苦吃青菜白粥时,这外头就传出了有序的脚步声,应该是外头吃饭的兵吃完饭了,等会她就不用被人当猴子看了。想到这,不由大喜,连白粥都吃出甜味来了。

可人不能太过得意了,就像是现在。

“嫂子,您没事了吧?”一声特别有劲的声音从时子瑗的头顶传入耳畔。

手拿筷子夹着菜的时子瑗一滞,蓦然转身,眼眸呆了,这什么情况,这到底什么情况?

她的身后,竟然站满了人,一直到这门口都挤满了人,而且一个个都看着她,很热诚的看着她,扯出一抹淡笑,“你们…好…咳咳咳…咳咳咳…”忘记了嘴里还有未咽下的食物,埂到了,下意识的咳嗽,整个脸不知是恼、是羞、是无奈…总之,又是红遍了‘大江南北’。

“嫂子,你真漂亮。”

“嫂子,你多少岁了?”

“嫂子,你家里还有姐妹吗?”

“嫂子,你的头发保养的好好。”

“嫂子,你的眼睛大大的,和我以前交的女朋友的眼睛好像,都好看。”

……

一声声激动的声音紧接而来,时子瑗压根插不上嘴,但听着听着她就能很好的保持笑容,时不时的点下头,可这些兵的热情程度不减,而且看到她那么的平易近人,更有着极大的兴趣来说话,五花八门的,什么都说,不过大多围绕着时子瑗来说,不敢惹到一旁的陆中校。

陆中校多严肃的人,他对着这些兵的时候不是不笑,也有笑的时候,只是那个时候,他带的兵就该惨了。

时子瑗卯足了劲来应答着每个人的问题,她被他们这种热情所侵染了,也投身到这种气氛中来,终于有她机会开口,“哥哥在军队里怎么样?是不是每天板着一张脸?”

她那眨巴着的大眼睛,如同一汪清潭清澈明亮,那微微翘起的嘴角证明着她此刻心情正好。

可她这个问题,实在是让他们不好回答啊,蓦然看到陆中校那张脸,终于有人不怕死的应和了她的话。

“嫂子,营长其实就是平常对我们严厉一点…”

忽地看到陆中校突然沉下的脸,又急急的加上一句:“不过这些都是为我们好,我们也很高兴能在营长的手下训练。”

这话说完,陆中校的脸色才缓和了些,时子瑗见此,一个不满的眼神扫过去,嘟喃道:“哥哥,你怎么能这样,竟然用眼神压迫他们。”

陆中校终于破功,忙安慰自家媳妇,温柔笑道:“没事,他们都习惯了。”

这站着的一大群士兵像是看到天下红雨一般的表情,有生之年,能看到陆中校那么温柔的笑容,值了~

时子瑗童鞋觉得该为这些‘最可爱的人’谋些福利,很小孩的拉着陆中校的手摇晃着,“以后不许不吃饭,不许不睡觉…”

她深知陆羽的性子,他让他手下的兵不许吃饭、不许睡觉,那不是针对他手下的这些兵,更是他自己,恐怕他自己也同他们一样不许吃饭、不许睡觉吧。想到会有这种结果,她的心都酸了。

“好~”陆中校含笑点头,

“恩~那就好。”时子瑗笑嘻嘻的应答。

站着的兵看到他们这交流,顿时心中了个想法:营长一遇嫂子,那就是火遇到水,水克火。

顿时,时子瑗感觉到源自于他们的一种佩服眼神,要多灼热多灼热。

应该是陆中校看闹得差不多了,“咳咳~你们的嫂子还饿着呢,你们这些小子皮痒了不是?”

最后几个字,威风凛凛,震耳欲聋。

很快,这站满了的内厅,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时子瑗俏皮一笑,“他们都很热情。”

两人回到家属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时子瑗正想说‘洗洗就睡了’,这预料中的苗婶出场了。

这出场得很是恰当,就在时子瑗说完‘哥哥,我帮你拿衣服’这句话后,苗婶就出现在了他们门口。

“哎呀…陆小媳妇,回来啦?吃饱了没有?”苗婶的声调依旧那么的有力度。

时子瑗在看到她的那刹那就想到了陆羽中午说的话,也同时在心中哀叫:她咋就忘了这碴?

虽然心中有些慌乱,可她的面上还是笑容满满的,而且还很热情的请苗婶:“苗婶,您那么晚还没睡呢?”千万别说那事,其他的都好。

陆中校很是淡定的在脱着鞋子,然后洗手,去烧水,准备给苗婶泡茶。

苗婶那两只乌溜溜的眼珠转啊转,看了看时子瑗,再看了看陆羽,眼眸里闪现出那暧昧的眼神,还有那‘我是过来人’的眼神,着实把时子瑗汗颜得无地自容了。

“那个…陆小媳妇,我是来和你们商量一件事情的。”苗婶斟酌斟酌出声。

时子瑗眨了眨大眼睛,讪讪笑了笑,轻声问道:“什么事情?”

陆羽看到时子瑗这般小心翼翼,抽了抽嘴,假装没看到。

苗婶正了正身子,两眼睛盯着时子瑗不放松:“咳咳,是这样的,陆小媳妇,你知道苗婶我干什么的吗?”

“恩~哥哥和我说过了。”时子瑗微微低头,眼神找寻着陆羽的方向。

“那苗婶我就不多说了,苗婶我来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小羽和你一起去我那打个证明,这事就成了。”苗婶‘行得端、坐得直’、神态难得的正色。

时子瑗齿缝出声:“成…成…了?”成什么了?

许是苗婶嫌她反应太慢,直接说道:“住一起了,还不赶紧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