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8 时女王和陆跟班

038 时女王和陆跟班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一向聪明的时子瑗终于败下阵来,她还真不怀疑下一秒会被这个粗矿的苗婶直接拉到办事处,然后直接法办了。

陆羽从厨房烧开水出来看到的就是一脸酱紫色,无奈又抓狂的样子,不过他一向淡定,无视掉苗婶那暧昧的笑容,礼貌说道:“苗婶,您那么晚了还来我这,真是麻烦您了。”

陆羽对苗婶还是很尊敬的,不说苗婶比他长一辈,就说苗婶这个人直率的性子也是他所欣赏的,不过就是不喜欢苗婶太八卦。

“诶,这就见外了是吧,你苗婶我向来都关心军区里的同志,特别是你,小羽。”苗婶接过陆羽端给她的茶,笑眯眯说着,一副‘不用见怪,都是自己人’的模样。

陆羽顺着时子瑗坐了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表示放心,然后对苗婶说:“苗婶,瑗瑗比较害羞,您有什么话就直接和我说就行。”

说得很是在理,一是表示出时子瑗只是害羞而已,而非在紧张;二是有些打官腔的意思,他肚子里在想什么,谁都不知道。

苗婶什么人,总算是个官家太太吧,虽然举止粗鲁了一些,可这条条道道的还是知道一些的,她这看不出陆羽想要表个什么态度,可她内心的热情还是减不下的,随即便开口说了出来。

“小羽,你也老大不小了,今年二十四了吧,可以成家了。”

陆中校还是不表态,不过他的视线是看着时子瑗的眼神,时子瑗哪知道他看着她啊,只听得陆羽应该要成家了,那么就表示她应该要结婚了,这下意识的就一愣,然后倒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可她内心就纠结开来了。

她纠结的不是能不能嫁陆羽的问题,她纠结的是如果就这么办了话,会不会把时爸给气昏了。

拉着时子瑗的手不由紧了紧,陆中校面不改色,回答:“苗婶,我们这军区还有其他的同志都不止我这个岁数了,您有什么想法不?”

其实陆中校这人精着呢,他没有计划让自家媳妇现在就答应咯,这只是给自家媳妇先敲敲钟,警醒警醒,脑子里有结婚这个意识就行了。

可这苗婶一上门,不给你说通去办事处把那结婚证明给打了,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这样把话题一岔开,苗婶就会把注意力给消除一些。

苗婶果然上当,摸着脑门想了想,道:“那些个嘛,苗婶我也不是不着急,可是这军区里头,压根没个女兵,要不然苗婶就直接将他们牵头咯,也不用苗婶我天天操心这操心那的。”

时子瑗用复杂的眼眸看着陆羽,然后皱眉,意思是:早不出来,害我紧张了半天。

收到她眼神信息的陆羽抓紧了她的手,温柔的笑了笑,以示安慰,并且表示:先御外敌,再决内断。

“苗婶,要不我给您提个建议?”陆中校很是诚恳的说。

苗婶大喜,忙点头,“什么建议?”

陆中校眼眸一转,“苗婶,我们这军区都是男兵,可别的军区有女兵啊,离我们这不远的‘文艺团’那不是成群结队吗?您可以给上级打个报告,说是为了两军区的友好交流,进行一次战略合作,那时候,我一定全力配合您的工作。”

陆羽本就关心着手下那群兵,都说当兵的不好找媳妇,他手下的兵大多是长他一两岁、甚至于还有快三十了,都还没有媳妇,作为上司的他,也有必要为了手下这些兵的未来幸福着想。

陆中校说的话,信服度那是高,苗婶也听出了这苗头,她以前咋就没想到呢。

大手一拍大腿,凛然一定,“小羽,这事要成了,你苗婶我肯定多请你吃几顿饭,现在苗婶得赶紧回去写那报告,早点打上去早点安心…”

话落,不待他们挽留,苗婶人就跑得没影了。

时子瑗不禁伸出食指指着门外,苦笑不得的对着陆羽:“哥哥,就…就这样…走了?”太戏剧化了吧,陆羽竟然三言两语就将这热情似火的苗婶给打发走了,人和人的差别咋那么大。

陆羽看着时子瑗那张苦笑不得的脸不由笑着调侃:“怎么,想让苗婶直接拉办事处办了?”

回应的是时子瑗两只拳头相向,脸如熟透的西红柿,“坏哥哥,存心让我担心一下午,一晚上,哼,罚你晚上睡地板,不许上床。”

说完,蹬着两脚朝着卧室走去,走到卧室门口时停了下来,转过身,做了个鬼脸,然后高仰着头进屋,‘嘭——’的一声,陆中校被阻隔在外了。

她这一系列的过程都在陆中校那讪笑、闷笑、哭笑不得转换中,最后看着那紧闭的房门,陆中校不由反思:恩~做事不能逞口舌之快。

从陆中校这反思得出,陆中校这人那是知错就改,至于有没有善莫大焉,还得看我们家时子瑗童鞋让不让他进屋了。

被关在卧室门外的陆中校只得收拾下桌子,然后先去洗澡,然后再想想怎么安慰被他弄得羞愧至锁房门的媳妇。

跑进卧室的时子瑗这番一系列动作之后,心中的闷气就消了,她其实就是心里羞愧难堪所郁结的,脑袋清醒了后一想,这也没啥好气的,也就将锁上的门拴给开了,她总不能真让某人睡地板吧。

陆中校洗澡的效率一向都高,才不过五分钟,他就光着上身,下身只罩着浴巾就从浴室出来了。暴露在外的弹性紧致肌肤上还隐隐泛着点点水滴,宛若沙滩上点点粗沙,看上去和谐无比;一双炯目熠熠生辉,仔细看去,竟含着一丝幽光笑意,配上此刻他微微上扬着的嘴唇,如若他有着古人一般的发髻,绝对是一等美男子无疑。

试着推开卧室,竟然发现卧室的门拴打开着,眸中的幽光更甚,他还以为定要经过一番说(shui)说才能进去卧室,没想到却是…

卧室里,时子瑗正坐在床沿边用着手机上着网,正玩着qq游戏不亦乐乎,还不时的发出低低笑声,竟如山林中雀鸟的蹄叫,银铃碰撞的脆响。这厢心思入注,竟连陆羽进了卧室也不知晓。

“瑗瑗~”陆羽顺势坐在她的身旁,眼眸斜看着某人的手机,手也不安分的在某人的身上上下其手。

时子瑗被他身上温热的气息所至,咋听到陆羽这温柔得溺死人的声调,想到刚才她的‘豪言壮语’,不禁挣脱出声:“今天睡地板去,不许和我同一张床。”说完,看也不看陆羽,眼眸还是看着手机屏幕,手上的动作也不见慢下。

其实她越这样子,陆羽唇边扬起的弧度就越高,将下巴埋在了她的肩膀上,看着她玩的游戏,恩~这游戏怎么看怎么幼稚。

“诶诶~又死了。”时子瑗不由呼叫。

陆羽看时机来了,便‘主动请缨’:“瑗瑗,这个哥哥会玩,保证给你玩到最高分,就当是哥哥今天说错话了,地板好冷的。”

时子瑗随即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也不怪她奇怪了,因为她从来没见陆羽玩过游戏,她现在手里玩的是最新款的游...

戏,有分数,可以注册看排名。

不过她本身就不打算让陆羽睡地板,到时候感冒了她还担心呢。

“喏,那你玩吧,没第一,不准上床。”

说完,就将手上的手机塞到他的手中,她便挣脱开他的手,躺下了,准备闭目睡觉。

陆羽看了看已经闭目的某人,再看了看手上的手机,唉,谁让他摊上了这个鬼灵精呢,明明已经原谅了他,却还是不肯服输,罢了,罢了,不就是这幼稚的游戏么,还难得倒他吗?

陆中校的学习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悍,他从不玩游戏,玩的都是‘真人游戏’,所谓的‘真人游戏’是他们军队一种特殊训练,从来他就没输的时候,这现实中如此,这游戏中更是如此了。

快速的游览了一下游戏规则,然后便开始了…

躺着闭目的时子瑗根本就没睡着,听着陆羽按手机键的声音,心里也不由的一上一下的跳动着,一点睡意都被消散了。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陆羽欣喜出口:“耶,完了。”

躺在**的时子瑗咋听到他这话,也不顾她本来应该睡着的样子,忙从**爬了起来,抢过陆羽手上的手机,看到了那果真第一的排行,还有后面的分数…咦,怎么感觉后面的三个数字那么熟悉?

“瑗瑗,怎么样?这回哥哥可以不用睡地板了吧。”陆羽上前邀功。

时子瑗被他这一打断,思想一乱也就没多想,心情颇好的说:“可以可以,不用睡地板,睡躺椅。”

陆羽稍稍一愣,睡躺椅?这怎么可以?

“好啦,这游戏不要玩了,现在肚子不饿了?”嫉妒于那只被她捧在手心、受她关注的手机,他忙伸手去将那手机给拿来,然后丢在不远的桌面上。

突然被抢手机的时子瑗正想抢回来,一抬头便看见了陆羽增大的脸,接着嘴唇被覆上,后脑勺也被控制住。

他的唇在她的唇角处轻磨紧贴,甜甜的、软软的、香香的感觉让他浑身不禁燥热了起来,想要吸允得更多。

她先是抗拒着,可抗着抗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配合了他的动作,手也不自觉的揽上了他的脖颈,让他朝着她的方向倾去。

在不知不觉中,两人双双倒在了**,连呼吸都保持一致。

“唔~”她的唇被迫打开发出轻吟声。

他的舌紧接着闯入,嗜取里面的芬香…

“灯…”她的声音带着魅丝,眼眸也渐渐迷离。

倏地,灯灭——

一室旖旎正在上演,娇吟声、喘息声渐渐和这夜色交融,连高挂的月亮都害羞得躲到云层里。

翌日,某人醒来,自是浑身酸痛,而且还得对着某中校一脸满足的样子,真是气愤难寻啊。

“老婆,老婆,起来吃饭啦。”

如此欢快的声调,如若让陆中校手底下的兵听到,铁定哀呼:今天训练不爬着上床才怪。

时子瑗瞪了他两眼,顺着他的力道起床,大呼:“我要洗澡。”

陆中校不恼,依旧笑容满面,春风得意,“好,洗澡,哥哥也准备好了,水是温的,随时都可以洗。”

时子瑗吸了吸鼻子,鼻息闻到了饭香味,不由撇眼朝着一旁的桌面看去,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咕咕’一声叫唤,脸唰的红了,但嘴上还是很硬气的说:“都怪你,昨晚不许我吃肉。”

“好好好,今天吃肉,今天随便让你吃肉。”陆中校抱起她坐到了桌旁,然后小心的伺候。

不用想为什么陆中校那么笑容满面、春风得意,那是昨晚压榨得某女太过之原因。前天晚上他压抑了一晚上,昨晚上他是把前天晚上的一起给讨回来了。

时子瑗肚子饿得慌,吃得也快,不管陆羽夹什么都吃,十分钟后,终于撑饱了。

“好了,我要洗澡,抱我去浴室。”这语气,宛如女王。

这时候,陆中校完全成了跟班的、跑腿的,说不好听的,还是狗腿的,谁让他昨晚无节制了呢。

抱着媳妇到了浴室,拿好了衣服,就被媳妇赶出了门。

等他收拾好了一切家务,时子瑗也洗完了,但是她就是不走路,直接在浴室呼唤:“哥哥,我洗完了。”这意思,显而易见。

陆跟班忙进浴室将女王抱出来,还顺便拿好毛巾,得给女王擦干头发。

时女王看陆跟班表现得当,双脚扣在椅子边沿,“哥哥,脚酸。”

陆跟班二话不说,直接贡献出自家的劳动力,为时女王服务,此服务到位至极,时女王顿觉家中多了位按摩师,咳咳,还是免费的。

“我要吃西瓜。”时女王浑身舒爽的同时,不客气的开口。

陆跟班思忖一会,紧接着马上朝门外一吼,“买两个西瓜回来。”

然后又跑回时女王的身边,小心翼翼的继续伺候:“瑗瑗,还酸么?想不想喝水,我倒杯水?”

时女王半眯着眼,睨了下他,终于大发慈悲:“恩~我要牛奶。”

难得今天受一回女王待遇,她得好好的翻本回来,以补受损的元气。

不过一会,陆跟班就端着一杯牛奶到时女王的面前,那张笑脸一点未曾变化:“来,喝吧,喝了就不会那么渴了,等会西瓜才有回来。”

时女王微微张嘴,等着伺候,陆跟班意会,端至嘴边,慢慢倒入,其实,看着自家媳妇吃东西也是心情大好的。

时女王或许真是睡眠不足,半眯着的眼睛就没睁开过,身上穿着的是一套无袖白色衬衣,显得她的肌肤光滑细腻,尖细的下巴、红润微肿的唇瓣、白里透红的脸颊…真想吃上去一口。

正当陆跟班心猿意马,想要吞噬眼前这般引人前去的红唇时,敲门声却紧接着传来了,靠着躺椅的时女王蓦地睁开了眼,惊醒了,还带着惊喜,西瓜终于回来了。

陆跟班看得出时女王高兴,便忙朝着门外走去,打开门,恩~

“营长,您要的西瓜,是嫂子要的吧。”

这声音,带劲,却呼吸急促,看着来人小王满头大汗的样子,这明显是谨遵陆中校之命令,跑着到军区外买回来的西瓜。

陆跟班在外人面前一跃成为不苟言笑的陆中校,对着笑靥如花的小王一个冷眼扫了过去,“午饭时间到了,准备一份有营养的午餐。”

本热汗淋漓的小王被他这冷眼一扫,顿时觉得寒风过境,陆中校散发的冷风简直比空调的效果要好得多,本想再睨眼看看屋里嫂子在干嘛,就看见嫂子踏着两只玉足出来了。

“小王,今天我想吃肉,你给我多加点肉哈。”时子瑗唇边带笑,还顺便将脚踩在了正托着两西瓜的陆中校脚板上,叫你给我营养,不给我肉吃。是的,她就是出来专门吩咐中午要吃肉的,她可不想再吃那些完全清淡无味的菜。

陆跟班不敢怒不敢言,看得站在门口的小王忙点头:“嫂子,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多准备,…”本还想...

多说两句,可陆中校的气场实在太大,“那嫂子、营长,我这就下去准备了。”说完,一溜儿的人影都没了。

时女王和陆跟班同时入屋,时女王偷偷瞥了眼陆跟班,没看见啥表情,便继续‘傲然天下’:“哥哥,我要吃切小片的西瓜,而且不想看见西瓜籽。”

回应的是陆跟班继续溺死人的笑容,然后很淡定的去厨房拿刀,要是这西瓜里有西瓜籽,他就让买西瓜的小王多跑十公里、并且负重。

结果,可怜的小王出了劳力还不讨好,因为这西瓜里西瓜籽何其多…

经过了陆跟班十分钟的处理,终于处理处一批时女王要求的小片不带籽的西瓜片,并且陆跟班亲自上阵伺候,一片小西瓜一口,吃得时女王心情大好,终于大发慈悲:“哥哥,你也吃。”

恩~时女王的恩赐不可推,陆跟班很幸福的张开嘴吃掉了时女王给他签起的一块小西瓜片。

“嘿嘿,哥哥,这西瓜好吃吧。”时女王一手支着下巴,眼眸盈盈笑着望着陆跟班,陆跟班立刻点头称是。

“那…今天的肉不准和我抢,”时女王突然变换了口气,“还有,哥哥,你今天不许吃肉。”

陆跟班眸光幽幽,意思表达:真的不能吃肉么?

时女王口气生硬:“哼,谁叫你昨天不许我吃肉,今天我做主,不许吃肉。”

陆跟班哀声凄凄,微微低头:“那好吧,我今天不吃肉。”不吃那肉可以,吃眼前这肉就行。

午饭时间终于到了,介于时女王好不容易有了压迫陆跟班的机会,便大摇大摆的让陆跟班带着她去食堂,这一次,她可以很自然的和其他人打招呼,很自然的接受大伙那灼灼的视线,可介于陆跟班不时散发出寒冷清风,他们还是不敢多多靠近的。

小王还真是忠心,当时子瑗看到桌上摆着的伙食,笑得脸都歪了,两天吃素,嘴里淡得连盐味都没有。

其实陆跟班的套餐里也有肉,可时女王打算让他吃素,“咳咳,哥哥,你不是答应我不吃肉吗?那这些,就夹我碗里吧,我吃得下。”

陆跟班敏息,淡定的拿起筷子,很自然的将他那份套餐里的肉一一挑出来夹在陆女王的碗里,夹完之后,还朝着她默默一笑,“丫头,够多了吧。”

时女王目不斜视,埋头苦吃,真是馋死她了,这肉,什么时候那么好吃了,这小王的厨艺不错,考虑把他挖到‘挽缘’去。

没得到应答的陆跟班斜眼一扫旁边的小王,“小王啊,先舀一碗汤来。”这样子吃下去,不噎着才怪。

小王意会,忙去厨房盛了一碗排骨汤放到桌上,人也跑了,再不跑,他会被记黑名了,他不是故意看到的,他不是故意看到陆中校被嫂子压得死死的样子,还不敢反抗,而且好像还乐在其中。

他真相了,陆中校,也就是此时的陆跟班确实是乐在其中的,虽然吧,此刻没肉吃,可晚上他就可以大把的吃肉无节制了。

要问为什么陆中校那么容易妥协自己成了陆跟班呢?

咳咳,原因有二:一,自家媳妇是要来宠的,就让她高兴高兴,难得;二,昨晚自家媳妇没吃饱,导致他的福利下降,今天吃多一点,他的福利就紧接着来了。

想到这,陆跟班便埋头吃起青菜了来,他发现他得继续让小王多跑十公里了,这什么菜啊,一点油味都没有,也终于了解了自家媳妇的心情了,加紧小王的训练,也是为了自家媳妇‘报仇’。

由陆跟班此刻的想法得知,这时女王和陆跟班的形成,最无辜的莫属小王是也,吃力不讨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