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39 好媳妇

039 好媳妇

时女王和陆跟班吃完了午饭,便应时女王的要求、陆跟班的带领去了离军区最近的超市里。

时女王想着的是打算在家属房小院子里种一些菜,现在这个天撒些种子下去,一两个月就可以吃到新鲜的蔬菜了。

虽然她重生的这十几年来没怎么下地种菜,可是前世她可没少做这些种菜、种地的事情,所以这种菜还是难不倒她的。

刚入超市,他们这对俊男靓女就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眼球,特别的陆跟班,穿着一身军绿色的军装,ting直、傲然的身躯散发出一种让人为之动容的气势,因为时女王在身边,他也不吝啬的贡献笑容,简直把这超市里逛的上至八十岁老婆婆、下至还抱着的婴儿都看得满脸通红、心跳加速,再加门口堵塞。

可显然,这一对闹得正欢的时女王和陆跟班是没察觉到这状况的。

“哥哥,你想要在院子里那块地种什么?”时女王心情特别的好,眼眸弯弯笑着,脸颊上含有浅浅的梨涡,那张微微张着的嘴唇上翘着。

陆跟班哪知道要种什么,在他看来,根本就不必种,他可不想要让自家媳妇累着了。不过为了迎合时女王的话,也为了不让时女王兴起的兴趣被打失,停下脚步,凝着时女王,似是仔细认真的思忖了一番,才回道:“要不种点茄子?还有空心菜?”

这两种菜,一种是他喜欢吃的,一种是她喜欢吃的。

随着陆跟班停下脚步,时女王也随之停下了脚步,听到陆跟班说的两种,眸色敛开,那卷而翘的睫毛完全散开,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出投影,竟整齐如专门修剪了一般。

“那哥哥,我们就各买一些,然后回去翻地。”

说完,她兴冲冲的就拉着他往摆放种子的地域走去。

时女王应着心中的想法,买了好些种子,有西红柿、茄子、包菜…看得陆羽应接不暇,直叹自家媳妇太能干了。

回到军区的时候才不过下午四点,时女王为了不浪费时间在休息了半个小时后,就将陆跟班翻地去了。

可是…她竟然忘记卖锄头这工具,又只得跑到苗婶那边去借,苗婶一听时女王要种菜,简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她苗婶看人还是ting准的,她看这小姑娘纤纤玉手,完全不像是干活的样,现在竟然要种菜,这可多让她惊讶,现在煮菜的姑娘都不多,竟然出现了个会种菜的,这岂能用怪来形容,所以她的心里是不相信的。

“那个…陆小媳妇,你…会用锄头不?”

时女王蓦然睁大了眼,看到苗婶那眼睛里的潸然和语气里含着的小心翼翼,莫不是怕她把这锄头给弄坏了?或者是怕她拿不起锄头,她看上去有那么像弱不禁风的样子么?

“苗婶,你放心,你别看我这样,我是农村出来的,也是干过活、下过地的。”

苗婶眨巴了下眼睛,转了转眼球,不禁轻呼:“陆小媳妇,你怎么看也不像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就连城市里头的也没你这样…”那么时尚、那么白。

可不是嘛,时子瑗虽然生在农村,可这些年来,沾染的可都是城市的气息,而且还都是和国际接轨的那些城市,她本身给人的一种感觉就是:静若处子,大家闺秀有的她本身都具备了,言行举止一一俱全,这样的她,哪里像是农村人了。

苗婶这一说,时子瑗压根就解释不来,只得说道:“苗婶,你放心,我让哥哥翻地,不用我翻。”

“不行、不行,我看还是苗婶在旁看着你们吧,总不能让你们辛苦一趟,什么都出不来。”

话毕,苗婶也不由时子瑗再说话,拉着她就往陆羽那边走去。

陆羽本来是要陪着时子瑗一起去找苗婶借的,可时子瑗把他留下来是因为她要他去提水和找一些麦穗枯叶回来,所以才没一起去。

当时子瑗和苗婶到的时候,陆羽也将这两种东西给准备好了,看到苗婶同时子瑗一起回来,随即一想,也就知道为什么了。

苗婶她自己本就一农村妇女,自家的媳妇怎么看都不像,应该是苗婶担心他们种不活这菜吧。

苗婶一看到陆羽准备的东西,不禁将她的小眼睛睁大,哎呦喂,这…这…这陆家小媳妇还真的会种菜,这些准备的都是种菜的肥料啊。

“陆小媳妇,你还真会啊。”这句话,赞大于惊。

时子瑗不由挣脱开苗婶的牵制,悄悄的用另外一只手搓了搓苗婶刚刚拉着她的手腕,苗婶这力气还真是大,她的手腕都隐隐作痛了。虽然手腕痛着,可她的面上还是轻轻笑着,“苗婶,说了我是农村出来的,您还不信了,这下看到这些,您该相信了吧。”

“嘿嘿…”苗婶讪讪的笑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口。

陆羽看这状况,也知道苗婶过来是怕他们做不好,浪费了时间,怎么说也是为了他们好。

“苗婶,您真的可以放心,我这媳妇什么都会,这种菜也是会的,您要回去煮饭菜了吧,这里就留给我和我媳妇就行了。”

苗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颅,“那…那行,你们要有什么其他不懂的地方,再来找苗婶,”顿了顿,又拉着陆羽向一旁走去,对他说了两句,就笑呵呵的和时子瑗告别走了。

陆羽听了苗婶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凝着时子瑗久久不移视线。

时子瑗感觉到他zhuo热的视线,不禁问道:“哥哥,刚才苗婶和你说什么啦?让你一直看着我。”

陆羽低低笑了笑,朝着离他五步远的时子瑗伸出手勾了勾,眉梢间洋溢着明澈的笑意,“想知道啊,那过来亲一下这里。”

他说的‘这里’,指的是他的嘴唇。

得到的就是时子瑗的一记白眼,外加灼灼的瞪眼,这大白天的,还有时不时有人经过,这厮竟然想让她现在亲他,她才不干呢。

时子瑗脑子一转,在这一瞬间回归女王,“哥哥,赶紧的,太阳都要下山了,这地得赶紧翻了。”

既然时女王出现了,那陆跟班肯定得跟上,可是看着还高挂着的热火阳光,他实在是想不出还要两个小时后才下落的太阳会在下一秒出现下落。

可时女王之命不可违,陆跟班很自觉的拿过锄头,然后很熟练的去翻地。

别以为陆跟班现在是升官了,他这当兵的几年中,什么没干过,翻地这种小事自然是不在话下的,并且是快又牢。

时女王对陆跟班这种熟练的动作很是满意,不由出口赞赏:“哥哥,你这翻地技巧都可以超过我外婆了,瞧瞧这地翻得多匀称。”说着还躬身用手去虚测了一番,表示她说的是真的。

陆羽见此,还没表现出高兴的神情就被她的动作给吓了,忙将那只手给拉起,略高声呼道:?...

“你这丫头,你这手拿下去干嘛?多危险。”这丫头,难道不知道锄下无眼么?

被陆羽这么一呼叫,时子瑗也忍不住晃了晃神,抬眸看到陆羽担忧的眼神,再看到被他扔在地上犹如‘糟粕’一般的锄头,心里稍稍一思索,就知道陆羽为什么会做此动作了,不禁讪讪笑了笑,自知理亏:“哥哥,瑗瑗知道错了~”她只是激动而已,忘记了安全作出些不安全的动作。

结果就是陆跟班化身为陆,直接将时子瑗提到了离锄头远远的地方,并且搬了一张椅子让她坐着看他干活就行了。知道的是陆中笑疼爱他家媳妇,不知道还以为是时子瑗这个媳妇实在是太彪悍了,竟然指使陆zx干活,咳咳,虽然这也是事实,可这让陆手下那群兵怎么接受得了陆这‘二十四孝’的样子嘛。

被压迫到阴凉屋沿下休息的时子瑗童鞋万分无奈,可又看不得陆羽担忧的模样,所以就只能盼着能把地给早点翻完了。

半个小时后,陆终于完成‘使命’,不过他还是将那锄头放得远远的,才让时子瑗靠近菜地。

时子瑗现下终于有发挥的余地了,也就尽情的发挥。

“哥哥,先洒一些水在泥土上,然后再把种子给均匀的撒下去…”

“哥哥,不对,不对,这个麦穗枯叶也要放均匀的…”

“再浇水…”

“恩~哥哥,还有这个包菜种子没地种了…”

……

陆zx被她给指挥这、指挥那,本来陆zx就一身热汗了,被她这样一指使,更是大汗淋漓,额头上的汗液已经不是细细密密的,而且大滴大滴的掉落在地,一起融合在泥土里。

时子瑗自己也不闲着,同样也是热汗淋漓,可她比陆羽的要好恨多,只是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液遍布,娇俏的脸庞如同此刻霞红的夕阳。

不过,虽然这样,可两人的脸上都蓄着笑容,那洋溢的笑容,是他们幸福的见证。

在这院子门口路过的人,看到这一对幸福小冤家的互动,都会不禁勾起一抹淡笑,眼眸里闪着的不是羡慕就是眼红。

夕阳西下,天边的云彩汇聚成一片,那和山连接一体的火红终于消散,暮色降临。

时女王和陆跟班这种菜记也告落了,陆跟班坚决将锄头还给苗婶,伺候着陆女王梳洗一番完了之后,才噌噌噌的拿着被他藏起来的锄头还苗婶了。

回来的时候时女王很好心情的正准备晚餐,在去超市的时候就买回来不少的菜,都是他们两个爱吃的,塞了整整一冰箱。

陆跟班进厨房一看,诶,自家媳妇这是在干嘛呢?把好多东西都混在一起煮?

“瑗瑗,你这是…煮大杂烩?”陆跟班的脸有些扭曲,还顺便将他宽大的手掌抚上了时女王的额际,莫不是被太阳晒傻了吧?

回应的便是时女王的白眼,一手就撇开他那只试探她额际的手,抬眸,明净如一汪清泉的眸子倒影着他的影子,一副‘你太没眼力劲’的样子说道:“哥哥,您连着都不知道?亏你还和李爷爷、奶奶住在一起那么久,这是一种喝了有舒缓全身发热的凉汤,我们农村的叫法是叫做清补凉,等会煮好了可以拿冰箱冰镇一下,很好吃的。”

陆跟班平生第一次招人白眼啊,不过这人幸好乃他家媳妇,要不然这脸就丢大咯。

自知理亏的陆跟班不好意思的摸搓鼻息,讪讪笑了笑,“那…这好了吗?”这样就被自家媳妇给鄙视了一通,哼,到时候他就去摸出十种凉汤出来,以补今天这次被白眼的无奈。

时女王也不多做什么教导,假装没看见陆跟班哪讪然的模样,不过这模样难得一次看到,这心里顿时成就感上升。

“恩~就快好了,你先把这些菜端出去,我把火关了就好。”指着一盘已经烧好的菜示意陆跟班端出去。

听言,陆跟班便伸手去端时女王指着的菜盘。

时女王也将煮的清补凉汤端了出来,陆跟班在准备好碗筷之后,她也就将那整整一锅的清补凉汤给一一几份开来,然后都放进了冰箱里。

两人坐下,时女王还没动筷子,便说道:“哥哥,明天你把冰箱里的清补凉分出去吧,让他们也尝尝,明天瑗瑗再煮一锅。”

‘他们’,当然指的是军区里的其他军人,包括领导、还有陆羽手下的兵。

不是时子瑗想要巴结他们,只是她本来就有这个打算,她专门给做了一大锅,虽然不能让所有人吃到,但是至少可以让他们都解解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如陆羽这般的待遇。

炊事班里的军人虽然饭煮得好吃,可是这凉汤还是从未有想到要做的,这热火朝天天气,训练是最苦的,也是最难挨的。

陆羽闻言,准备夹菜的手不由一顿,神色一抿,看着时子瑗的眼眸里不禁多出了一分感激,她不止关心他,也关心着他身边的人,这是一种爱屋及乌的表现,他懂,因为他对她也是这样,忍不住的就会关心她身边的人。

时子瑗意识到陆羽眼眸里多出一分感激,不自觉的微微低头,撅着嘴道:“赶紧吃饭啦,菜都凉了。”

“好。”一个字包含多少感情,有宠溺、有感激、有心疼、有欣慰…

在这种感激的情况下,陆跟班更加殷勤的伺候着时女王,这个媳妇,就如苗婶说的:一定要抓紧咯。

这个媳妇,不止下得了地、进得了厨房,并且还上得了厅堂、躺得了床,不说十全十美,至少是十全九美的。

两人吃完了饭,便一同喝了碗清补凉,清凉入口,酣甜入喉,整一个爽快了得。

灯光照射在时子瑗粘湿的嘴唇上,愈发的晶莹透彻,那抹粉红唇瓣微微颤着,陆跟班不禁舔了舔嘴唇,因那清补凉汤是甜味的,他的唇瓣上也沾染上了些许甜意,蓦然看到眼前这番引他失神的mu样,不由心中一紧,脱口而出道:“瑗瑗,你嘴角沾了东西…”话落,他的唇便覆上了她的。

两人还未完全褪去的甜味在蔓延着,他的舌很自然的就伸进她的蜜唇里,不紧不慢的打着圈儿,索取着她嘴里的甜美。

她的眉梢不禁一皱,动了动身子,感觉不适,可下一秒,这种不适感便被一种酥麻代替了。

她被他引领着,一步一步,直到两人都在这灯光下坦诚。

他们做这种事,除了**和浴室里,从来不曾在那么宽窄的躺椅上云雨…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互相摩挲着,各自汲取着对方的呼吸…

这就是所谓的‘躺得了床’…

这一次,时女王以没昏厥的姿态醒着,半眯着眼看着一脸满足的人,不禁娇声出:“哥哥,你变坏了…”竟然在这客厅就…

未睁开眼的陆zx听到她的声音,心里不禁想着:果然媳妇是要好好养着的,明天一定要让媳妇多吃些肉…

要是时子瑗知道他这么想,铁定直接让他‘关禁闭’外加跪搓衣板。

“哥哥有在你房间看到过一本书,书名叫:男人不?...

坏、女人不爱,瑗瑗,这难道不是你无声的暗示着哥哥要变坏?”陆闭着眼睛勾着唇角继续笑着。

时子瑗咋一听到这话,思忖:她什么时候有这种书了,明明这书是…

忽地,她蓦然起身,端开她身上的陆zx,然后披起盖着的被单,颠着步子跑到卧室,然后赶紧查看她带来的书籍…

事实证明,陆说得话是真想,她带来的书籍中真有一本《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可这…是那个遥遥的,怎么会变到她这里了?这死遥遥明摆着是害她。

怀中的人突然没人,陆zx蓦然抬起眼皮,然后看到匆匆忙忙进卧室的时子瑗,不禁轻笑出声,他的这媳妇啊,怎么那么可爱,竟然一刻都等不及去找那本书,虽然…那本书他也是今天才发现的,不过,他真是得好好谢谢陈遥遥。

不过十秒,时子瑗便踏着脚步从卧室出来了,她要申辩,怎么能就这样被冤枉了呢。

走至陆zx的面前,将那书翻开第一页,那上面写着:陈遥遥三个大字。

“哥哥,你看,这根本就不是我的书。”

陆zx挑了挑眉,似是认真仔细的将那几个字勘察一番,然后指着‘陈遥遥’三个大字的下端,一个不起眼的小字(赠),“瑗瑗,这是你的同学陈遥遥送你的吧,你看这里,还有一个(赠)字,你这样给我看…莫不是…”撩眸朝着她全身上下扫视。

时子瑗听言,一个甩手将书面正面看去,那个(赠)字如此之小,可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这个陈遥遥,肯定是故意的,绝对是,她回去一定要将她给‘碎尸万段’了。

“哥哥,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本书,你知道遥遥这个人,老是爱开玩笑的…”

气愤、激动之下时子瑗急急解释着,外加手足舞蹈,她那本‘摇摇欲坠’披着的被单更是摇摇欲坠了,最终,终于坠落在地…

一阵凉意袭身,紧接着就被环在了温热的怀抱中,头顶上传来陆中气十足的声音:“瑗瑗,有这个时间解释,还不如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话落,又是一阵翻云覆雨…

屋外的枝桠沙沙作响,明晃晃的灯光蓦然变黑,可是室内的温度却是骤然上升。

都说开灯和关灯是一天昼夜更替的现象,那么关灯又再开灯,又是什么呢?

在这明亮的灯光下,一声娇声叫喊倏然而出:“明天跪搓衣板去——”真是折腾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