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0 莫不是有了吧

040 莫不是...有了吧??

在这军区里折腾了这么几天,时子瑗看着每天陆羽都有时间陪着她,不禁暗暗纳闷,难道陆羽作为一个营长不用去训练他手下的那些兵?

陆羽则是百无聊赖的玩着她头上的发丝,光滑柔顺的感觉摸上去很舒服,他很喜欢她的头发,散发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埋在她的脖颈间还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体香,这种香气让他感觉像是一艘本茫然无向的游艇找到了属于它的港湾,而他找到了她,她就是属于他的那道港湾。

“哥哥,你都不用去带你手下的那些人训练的吗?”时子瑗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不是她在这里耽误了他吧?

回应的是陆羽低低的笑声,靠近她,嘴唇亲吻在她的头上,抵着发丝,鼻息间充满着她的味道,“瑗瑗,也不是所有的训练都要哥哥亲力亲为的,哥哥的手下还有班长、排长…他们啊,况且,还有指导员…”这些天,他把能推给指导员的都推给指导员了,要不然,还真没那么多的时间来陪她。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你要那么早回来?”还不如先待在上海呢。

陆羽假咳两声,他能说他带着她回来是因为他们军区的领导特别下的命令么?而且他也是乐意之极的么?想了想,算了,自家媳妇脸皮薄着,就不说了,要不然后面她见那些个领导,肯定会不自在。

于是便轻轻勾了勾唇,附在她耳际边说道:“不是说了要在这种菜吗?所以就早点回来咯,还有…那个约翰老是来打扰,在这里就没人打扰了。”

可怜的约翰被炮灰了。

时子瑗满脸黑线,眉梢集成一团,稍稍抬起头,仰着头看着他,“哥哥,你确定是这样?”约翰他人虽然有时候捣乱,可大多时候是有分寸的。

陆羽看她完全不相信的模样,大有一副刨根究底的意思,不由稍稍正色,也不打算瞒了,口齿清晰,声线琅口,“还有,就是哥哥的领导要求见你一面,在哥哥从美国一回来急急到上海去看你的时候,被政治处主任给抓着了,他硬是说要将你带到这里给他们看看,所以就回来啦,而且你来这的这段日子,他们都会把那些训练一一揽起,哥哥只需要陪着你就好了。”

这得是多开明的领导…时子瑗心中不由暗暗思量。

突然间脑中又想起前几天答应了谢航辛这个干哥哥的事情,或许她该早点去西藏那了,早点解决早点好。

“哥哥,过几天,我想去西藏。”

陆羽挑了挑眉,嘴唇微抿,深邃的眸子闪了闪,“恩~去西藏干嘛?是去找你的朋友萧飒?”

这疑问的口气,其实是肯定的语气。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知道,只要是时子瑗稍稍情绪化一点,他就能敏感的察觉出来,他等着她和他说,如果一段时间没说,他就会去调查,但这调查只是为了到时候能帮她解决那些烦恼,而萧飒这人,他也是很熟悉的,稍稍观察一番就知道了。

“你知道?”时子瑗微微张口讶异。

“你啊你,萧飒的事情哥哥能不知道?自打一开始,哥哥就知道萧飒和航辛两人之间的那些猫腻,但是萧飒的背后的萧家,必定会有所阻碍,而现在事实上也是如此的。”陆羽说出的话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般,这些事情比时子瑗更加清楚明了。

萧家是一大家族,谢家在a县算是上层人士,可是对于萧家来说就什么都不是了。萧家现在当家作主的还是萧老爷子,萧老爷子在政坛上是有名望的,虽然现在也如同陆老爷子一般退下来了,但其影响那是不可泯灭的,何况现在萧飒他爸是c省的副省长,现在是省长的热门人选,怎么能容一个商人的儿子做女婿。

时子瑗撅着嘴表示不满,“哼,那些个官僚主义思想,还讲什么门当户对,现在二十一世纪早就是自由恋爱的阶段了。”

陆羽不禁莞尔一笑,无奈的摇摇头,又暗自幸运自己家里没这种思想,要不然还不得让自家媳妇受委屈了。

其实按照世俗的看法,萧家的做法谁都能理解,一个有名望的权倾政坛的家族,哪是那么容易能够攀上关系的,何况萧家本就是爱面子的家族,萧飒的婚事一开始就不由得她自己做主。

他陆家在军坛中起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那他萧家就是政坛上的佼佼者。

谢航辛要和萧飒在一起,唯有将谢家发扬光大,来个商政联姻,或许是可以的。

“瑗瑗,你可以劝说,但不要盲目,要不然我怕到时候萧家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对你应该是不会,但对萧飒却是会的,哥哥听说,萧家打算在年底给萧飒安排相亲宴,即使现在萧飒在西藏,到时候也会绑回去的。”

陆羽生怕时子瑗一个冲动,就给萧飒出什么主意,要知道,萧家不是那么好惹的,要不然哪能在政坛立足,而且稳固。

时子瑗一听到‘相亲宴’这三个字,不由激动起来,“什么?还给飒飒安排相亲?”这怎么可以?飒飒那么爽直的性子,要是逼她做不喜欢的事情,她的压力该有多大。

看着时子瑗那么激动,陆羽不由拍了拍她的后背,帮她顺气,“不要那么激动,离过年不是还有那么长的时间,这段时间内我们可以好好的想想办法,这相亲宴办不办得成还是是问题呢。”这媳妇,为朋友激动起来,比她自己要结婚还激动,真不知说是她对朋友太过义气好,还是对她自己太不够关心。

看时子瑗稍稍稳定了情绪,陆羽便继续分析道:“据哥哥了解,其实萧飒的父母对萧飒是很疼爱的,这一点,毋庸置疑。那么,其实最大的问题是在萧老爷子那一边,估计只要搞定了萧老爷子,那么萧飒的事情应该就没问题了。”

抓问题抓关键,从来都是他的长处。只要萧家还是萧老爷子做主,那么如果萧老爷子同意了,那么萧飒和谢航辛的问题就不存在了。

时子瑗猛地站起身,做了个加油的姿势,“一定要让那个萧老爷子屈服。”

陆羽看到她这模样,不由讪讪摸了摸鼻尖,屈服?他家媳妇用词也太——犀利了点,不过,这话也说得没错。

“瑗瑗,你…”

还没等他说完,时子瑗却感觉胃里突然反胃:“呕——呕——”

下意识的朝着卫生间跑去,可又没感觉了,紧接着陆羽就在她的身旁了,急切的问道:“瑗瑗,怎么啦?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了?是不是吃了太多清补凉了…”

她随便一风吹草动就足够他紧张了,何况时子瑗此刻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又想到前几天她因为吃坏东西的样子,心里更是急上一分,早知道就不应该让她吃那么多的东西了,而且还吃那么杂。

陆羽轻轻拍着时子瑗的后背,一手揽着她的腰,时子瑗稍稍缓和,呼出一口浊气,才扯出一抹淡笑:“没事,可能是刚才吃了太多清补凉了。”

应该真的没事,她现在觉得好受多了,恐怕是她昨天吃东西吃了太杂的缘故吧。

陆羽半搂着她出了卫生间,然后将她好好的安置在座位上,深邃的眸子定眼看着她微微苍白的脸庞,“要不去医院看看,让医生拿些药?”

不是他不想直接把时子瑗抱到这军区的医院,只是他知道时子瑗一向来都不喜欢去医院,仿佛对着医院有一种恐惧感,前几天那是不得已去的,还是她晕过去的情况下。现在的她还理智得很,就算是他要她去也不会同意的。

时子瑗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然后摇头,“现在没事啦,快到午饭的时间,赶紧把清补凉拿出来吧。”

许是因为她笑了,陆羽看到她的脸色好了不少,也就稍稍放下心来,但是却不准她起身了,直接抱起了她,“那你先去卧室睡一会,等会我直接去餐厅把饭菜拿过来。”

时子瑗俏皮一笑,撇了撇他抱着她的手,“哥哥,我还有选择吗?”明明都已经做出实际行动了,不过被他这么疼爱她心里甜甜的,仿佛吃了蜜一般,刚才的一点不适,已经消散了。

陆羽忍不住就朝着她的脸蛋吻了下去,离开的时候还意犹未尽:“没选择,现在你好好休息,哥哥去打饭菜。”

然后时子瑗就感觉到身下一片柔软,她已经被陆羽放在**了,陆羽给她盖好了被子,看着她闭上了眼睛,听着她酣睡的呼吸,才轻手轻脚的出去。

走到了客厅,打了个电话,炊事班的小王很快就出现了,而且身后还带着两个人,陆中校说道:“你们把这清补凉拿到餐厅里,给大家都来上一碗,这可是你们嫂子的一片心意。”

他的声音很是清冽,不带一丝柔意,可是当小王他们看到了那桌上摆着的东西后,却感觉到他身上有着一丝柔和感,他们心里清楚,他一向来都是这样,即使是关心也同样是摆着一张脸,所以他们话不多说,即刻就执行他的命令,很快,三大桶的清补凉被搬空了,陆中校也跟随在他们的后面,顺便去打饭菜。

到了餐厅,待小王他们几个说明了之后,不管是陆中校手下的兵、还是那些领导就开始说开了。

领导言:小羽啊,你这媳妇真是贤惠。

兄弟言:陆羽,你这小子,找到那么好的媳妇,什么时候让你媳妇给你兄弟介绍个?

手下兵言:营长,嫂子对我们太好了,您去告诉嫂子,这清补凉很好吃。

虽然他们调侃很正常,可陆中校担心着自家媳妇,板着脸应付了几句,就拿着饭菜走人了。

回到住处时,就发现时子瑗已经坐在了客厅玩着手机了。

“瑗瑗,怎么起来了?还会不会不舒服了?”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打回来的饭菜放在桌上,然后摆好,“恩,今天打的都是你喜欢吃的,但是…”稍稍肃穆:“不可以吃太多了。”他怕她又吃坏肚子了。

时子瑗嘻嘻笑着,然后把手机伸到他的面前,“哥哥,你看,飒飒发给我的照片,她在那里过得很好,她还说她被那里的一个五岁的孩子追,天天跟在她屁股后面…”

陆羽抬眼看到手机上,那张照片上的背景是草原,萧飒手上抱着一个可能就四五岁的孩子,脸上的笑容不见苦涩,倒还真是很快乐。

“你看啊,这个孩子就是飒飒说的那个追她的孩子,太可爱了…”时子瑗一边翻着手机里的照片,一手指着手机里的小孩说着。

陆羽凝着眼眸,然后认真的看了眼那孩子,“恩,很可爱…”以后我们的孩子会比这更可爱,在他的心里加上一句。

时子瑗还是不停的翻看着手机里的照片,陆羽看着不禁笑了,“瑗瑗,那么喜欢小孩子,要不然…我们自己生一个?”脑中不禁想着他以后会有的孩子,是男的呢?还是女的呢?

时子瑗脖子一缩,吱着牙,“哥哥,你说的不是真的吧?我们都还没结婚呢。”

“要结婚还不容易,现在我们就可以去登记。”陆羽没看到她眼里有抗拒的成分,心下一喜,手也不自觉的将她整个身子都抱了过来,坐在他的腿上。

睨眼看到陆羽那灼灼的眼神,时子瑗不禁嘿嘿笑起,伸手在他的胸膛上,用食指有节奏的点着,抬眸再看去的时候多了一分调笑:“哥哥,你这是在诱拐我和你去登记,这是不对的喔…”

陆中校认真的神情被她这么一说忍不住‘噗嗤’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眼眸里泛着宠溺的笑容,语气柔柔的:“你啊——”

“像我那么可爱、那么漂亮、那么聪明,人见人载,花见花开…怎么能就这么被你诱拐了呢,至少得有钻戒、玫瑰花、最好还有一大片的薰衣草送给我,我才勉强考虑考虑…”某女开始百无禁忌的说着,顺便幻想着,咧着嘴的笑容特别的纯真,宛如一个要着礼物的孩子。

她的话似是脱口而出的话,但是陆羽却是在认真的听着,完全没把她的话当做是笑话来听。

“好好好,到时候都有。”直到她的话说完,他便紧接着回答,“那现在先吃饭了吧,都快一点了,肯定饿了。”

时子瑗傻傻的笑着,然后从他的身上下来,拿起筷子,看着桌上的菜,竟然突然有种下不了手的感觉,随即放下了筷子,嘟着嘴朝他撒娇:“哥哥,我想吃你煮的面,”然后还未待陆羽回答,她紧接着说,“要放一个荷包蛋、一根香肠、还有一个西红柿、两片青菜。”

陆羽对她这突然的变化稍稍疑惑一番,可宠着她的他只是稍稍惊讶而已,嘴上还是很欢快的说:“好,哥哥这就给你去煮。”吃得清淡一些,对她身体好。

时子瑗点着头,然后动了动手,指着厨房的方向,“那哥哥快去吧,我都饿死了,早上没吃多少。”

陆中校颇为无奈的笑着点头,他早上一直劝着她多吃点。

陆中校煮面的效率很高,才不过十五分钟,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面就出来了。时子瑗满眼放光的看着那面,待陆羽一放下,她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筷子,也不顾这面还太烫,就直接吃了起来,还不忘赞赏陆羽的厨艺:“哥哥,好好吃,好好吃。”

帮她理了理落在前额的发丝,他才柔声回道:“好吃就好,可是不能吃太撑了。”

回应他的是时子瑗‘唰唰唰’吃面发出的声音,他无奈的再次摇头,这丫头,恐怕真的是太饿了吧。

可时子瑗把那碗解决了之后,她抬头起来,看到陆羽还在看着她,不客气的说道:“哥哥,我还想再吃一碗,真的好好吃。”

陆中校不禁皱了皱眉头,以往这丫头一碗都吃不完就说饱了,现在竟然还想吃,“瑗瑗,不能吃太多了,你刚才就肚子不舒服,哥哥给你舀一碗大骨汤喝。”

说着,他便转身去拿桌上的汤,舀了一小碗,然后用汤勺舀起,拿到她的嘴边,“恩,来,这大骨汤可是小王的绝技啊,没人说不好吃。”

时子瑗闻着这大骨的气味,猛然觉得胃里一阵反呕,本碰到那汤勺的嘴唇却在下一秒移了方向,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

“呕~呕~”

捂着嘴巴不自觉的朝着另外一方向呕吐着,那脸色微微泛着苍白…

陆羽一看她这难受的模样,放下手上的汤勺,伸手轻轻拍打她的后背,“瑗瑗,又怎么了?你脸色难看,我们现在就去医院看看…”

他看着她苍白的脸有些害怕,刚才才稍稍好一点,才不过一会,又这样,他怕她前次闹肚子是不是没好。

他的瞳眸里闪着急切,脸上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随之而起,拦腰抱起了她,就朝着门外跑去。

时子瑗则是在呕吐过后,脑中蓦然闪过一个想法:她这情况…莫不是…有了吧?

------题外话------

谢谢妞儿们的支持啦:lisa0151——投了1张月票、书迷007——投了1张月票、mayueyu2002——投了1张月票么么——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