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2 陆少喝安胎药

042 陆少喝安胎药

英国伦敦某富人小区内。

“你说什么?怀孕?”

气急败坏的声音,言桓的脸上怒气腾飞,本英俊的脸庞在这一刻变得扭曲了起来,紧握着的双手愈发的苍白无力,隐隐有血丝渗出,可沉浸在‘时子瑗怀孕’消息中的他,根本就不注意这小小的痛楚。

他本来想要放弃,可当脑海中都是那个笑靥如花的容颜,这忘记还真的很难。

怀孕?她还没结婚,那个陆羽怎么能让她怀孕?

不行,我要回去,他一定要回去!

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坚定,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回去,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他应该要回去了,再不回去,恐怕连…一丝机会都没有了。

站在言桓面前的男子看到他失态的样子,心中微微惊讶,可只是一瞬间而已,他又恢复如常,“言少,真的是怀孕,而且确认了。”

说话的这个人,不正是那次出手解决了三个流氓的男子么?

原来,从时子瑗毕业开始,言桓就派了人手在时子瑗的身边,一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二就是为了能第一时间得到她的消息。而这个怀孕,此刻才只是时子瑗和陆羽知道确认真的怀孕后的第二个小时。

这个解决了三个流氓的男子代号叫做零零一,因为前次露了面,所以言桓换过了一个人去保护时子瑗,而换过去的人是言桓自身的贴身保镖,零零一便成了言桓的贴身保镖了,那换过去的人一直都和这个零零一保持着联系,时子瑗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一时间联系的就是零零一,第二个知道的便是言桓。

“给我订飞机票,到北京的飞机票,离现在最早的一班飞机。”言桓想了便做了。

零零一冷冽的声音回答:“是。”

夏日里夜晚的风带着微微热意,摇曳着的柳枝发出沙沙的响声,在月光的照射下倒影在了地板上,形成斑驳的黑影。

家属房的院子里,此刻的时子瑗正靠躺在陆羽的怀里,嘴中吃着刚刚从外面买回来的葡萄,酸酸甜甜的感觉让她的胃口大开。

陆中校唇角的弧度微微翘起,那幽深如一汪深潭的眸子泛着惬意的光,目含温情的看着紧缩在他怀里的时子瑗,她那欢快的样子,感染着他的思绪。

这次的怀孕是意外中的惊喜,虽然他很是高兴,甚至于高兴过度,但他没忘记现在时子瑗还是未婚的身份,他必须赶紧将她的身份确立下来,不然怕是会有对她不好的谣言。

他的心里的急切的,可是现在正躺在他怀里的某女却仿佛一点都不担心成为未婚妈妈,一点都不提她还未婚的事情,他现在可真有些暗暗气闷了。

时子瑗仰头看着天上高挂的月亮,还有那如散盘的星星,仿佛好久都没这么惬意的看月亮和星星了。

她的心是沉静的,脑袋里也很沉静,心思是纯净的,虽然有些飞扬。

别以为陆羽想的事情她没想,她怎么可能没想,只是她还没做好准备,做好被时爸拿着扫把轰出门的准备。

未婚先孕?这事情,她想都不敢想。可是,现在就发生在她的身上。

两人心里都各有思绪,可最终,陆中校是个敢作敢当的男人,捧着时子瑗那如玉的脸庞,两人面对面看着,片刻之后,暗藏着隐忍的男声呢喃而出,“瑗瑗…我们结婚吧。”

‘我们结婚吧’这五个字好似用了他极大的力气一般,这其实不是力气,而是勇气。

并不是说陆中校害怕说出这五个字,他是怕时子瑗对结婚有恐惧感。

时子瑗眨巴着眼睛,中指对着陆中校的眉心一戳上去,佯装生气道:“哥哥,难道你想让瑗瑗做未婚妈妈?你想得美…”连时子瑗自己都没发现,她的手心其实在冒汗,用那么轻松的口气说出结婚,也是用了极大勇气的。

陆中校震惊了,继而狂喜,对着那张娇红的唇瓣就吻了上去,狠狠吸允后,才用手摩挲她的嘴唇,“你这丫头,哥哥怎么可能让你做未婚妈妈呢。”即使是抢,也得把媳妇给抢回去。

时子瑗笑笑,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撅着嘴道:“可是…我现在已经是未婚妈妈了…”

“你这丫头…存心…”陆中校眉梢舒展开来,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那明净的瞳眸,在里面,他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才知道,原来,他真的很紧张。

时子瑗吱着牙笑,“我就存心怎么样?我就存心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某女太得瑟了,陆中校看着那张张合合的红唇,最直接让它噤声的只有——

一冷一热的唇紧紧想贴着,他用舌头轻轻舔着她的唇,堵住了她还想继续得瑟的话。

“唔唔~”被堵住唇的某女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两人厮磨太久,以致太过忘情,直到——

“咳咳~”“咳咳~”

听到他们以外声音的陆中校忙将自家媳妇给包围在怀里,朝着门口看去,红着眼说道:“李伯伯,你怎么在这里?你现在不是应该回家了吗?”

打断好事的李医生即李萧然完全没不好意思的神色,只见他抬了抬镜框,然后提起手中带来的东西,调笑的说道:“小羽,我是来送中药的,你这什么态度?”

李萧然其实和陆羽还有些关系,是胡婉那边表哥的同学,他对陆羽一向来都是挺好的态度,不过时不时的会调侃一番,特别是这几天,都把一年调侃的次数都用光了。

他这次来确实是送中药补时子瑗身体的,再怎么说,这可是陆家的苗根子,陆老爷子那边已经发话了,要最好的药来安胎,可又不能让陆中校知道他已经知道时子瑗怀孕了,所以只能由他来代劳了。

时子瑗闷在陆中校的怀里,假装睡着了,她实在是无法在这个时候面对突然来人,而且还是比较熟悉的李医生,丢脸丢太平洋了。

“是瑗瑗的药?”陆羽反问,完全不在意李萧然的调笑。

说到正经事,李萧然是很正经的,“我拿了半个月的中药,一天一包,最好是在晚饭后喝,我把要注意的事项都写在里面的一张条子上了,要仔细看看。”

他说话的时候,陆羽已经将时子瑗抱起了,和李萧然一起进入了房屋里,李萧然说完后就将那一大包的中药都放在了桌子上,如何在陆中校的冷眼中开口:“那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说完,他便走了,心中暗暗郁闷:这小子,也太不懂礼貌了,茶不给喝就算了,还朝着他甩冷眼,不就是一个吻嘛,你李伯伯我都四十了,什么不清楚…

直到李萧然的脚步声听不到了时子瑗才将眼睛睁开,对着陆羽的手就咬了下去,过了几秒才起来,愤愤道:“坏哥哥,都是你,干嘛在院子里就吻我?…”然后又埋头到陆羽的怀里,闷声,“我的名声啊…都丢太平洋了。”

陆羽的脸色从头到尾都没变过,即使手臂上痛着也没变过,浅笑着的眸子越发的深了?...

,附在时子瑗的耳边说道:“放心,李伯伯他没看到。”即使看到了也不会说。

“没看到才怪,都是你…都是你…”时子瑗吸吸鼻子,胡乱的拍打着陆羽的胸膛。

陆中校头上三根黑线:他家媳妇生出来的孩子不会那么变化多端吧…。

过了半响,陆中校终于安抚好了情绪变化多端的某女,然后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桌上那一大包的中药上了。

“瑗瑗,这些都是李伯伯刚才送来的,是安胎的药,今天晚上开始吃好不好?”

时子瑗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大坨压根叫不出名字的中药,她不是没喝过中药,在调节痛经的时候就喝过了,可就是因为喝过,她才清楚的明白这中药到底是有多苦,而且为了让中药的效果发挥得最好,还不可以放一丁点甜的东西,即使的蜜饯也不行。

想到那苦味,于是她很正色的拒绝:“不要,我不要吃这中药,我要吃西药,西药多好吃啊。”

最后一句‘西药多好吃啊’表明了她已经口不择心了,这多扭曲的一句话。

陆羽深知她的性子,这个时候太过逼着她吃不好,反而会坏事,还不如慢慢推进,晚上睡觉前想想对策,明天再说。

“好好好,那我们就先不吃了,那现在想要睡觉了吗?”他的声音依旧温柔至极,一点也不忍心让她受委屈。

时子瑗睨了他一眼,然后点头,又摇头,“我要吃夜宵,我要吃面,你今天中午煮的面。”

这女王一般的气势又出来了,陆跟班很是乐意,晚上吃饭的时候时子瑗本来就没吃多少,因为怕她吐,也不敢拿多油腻的东西给她吃,只喝了一些汤,然后再软硬兼施的让她吃了半碗饭,这个时候饿了也是正常的。

“好,现在哥哥就去煮,可以了吧。”将她放置好,陆跟班就进厨房了。

吃完了夜宵,时子瑗终于停止了闹腾,安静的睡觉了。

可是就如蓝医生所说的,陆中校现在是年轻气盛,欲火旺盛,他躺在她的身边,可以抱着,可是能抱不能吃,况且怀中被他抱着的人还时不时的扭动身子,不欲火焚身才怪呢。

一晚上下来,陆中校去冲了三次冷水澡,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睡着了。

翌日,时子瑗神清气爽,没被‘折腾’的晚上她睡得特别的好,自从来了这军区,她还从来没睡那么舒服过。

可陆中校就惨了,二十四年来唯一的一次黑眼圈出来了,精神看上去是明显的不济,还有…明显的欲求不满。

可就是这样了,陆中校还没忘记自家媳妇现在是非常时机,一定要好好照顾着。昨晚上他也想了很多,就先想的就是如何让自家媳妇先把中药给吃了,这可是拿来安胎的,对胎儿肯定好。

他心里想着想着,眼神出卖了他,时子瑗不禁问道:“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陆羽这才反应了过来,然后用昨晚他想到的方法,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那一大包的中药,“哥哥在想,你要怎么样才肯喝中药?”

多直接的话,太直接了,陆中校这是想用‘请君入瓮’计策呢。

时子瑗奇怪的看着他,依照她对陆羽的了解,难道不应该是让她在不知名的情况下就中招,然后让她自愿的喝着中药?

“哥哥,你不是说不用喝了么?”

陆中校一本正经,“瑗瑗,我问过了,李伯伯说这安胎的中药我喝了没事。”

“啊——?”时子瑗睁大眼眸,接着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啊。

陆中校没理会她的神情,继续说道:“瑗瑗,孩子是我们两个的,既然这中药是为了孩子,那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要喝中药,我也陪着你喝,如果你不喝,我就把两份都喝了,反正没事。”

这陆中校啥意思?时子瑗的脑中三个‘?’。

陆中校又继续自说:“所以,今天必须把中药给熬了,你不喝就我喝,你喝我也喝。”

时子瑗被他这一概念给郁闷了,不由喃声道:“哥哥,你的意思是你要喝这安胎的中药?”

“不是哥哥要喝,是我们的孩子需要,而哥哥也不想让你一个人觉得苦,所以你陪你一起喝。”

陆中校多精明,这招‘以身犯险’恐怕只有他想得出来了,男人喝安胎药,多惊悚。

时子瑗苦着脸装舵鸟,她现在是知道了,这陆中校就是来逼她的,可是她啥也不能说,也不能撒娇,这陆中校这软硬兼施真他妈的精辟,恐怕史上男人喝安胎药他就是第一人吧。

她压根不不用担心他不喝,因为陆中校从来说话算话,可这喝安胎药算是话啊。

不得不说,陆中校这计使得真好。

“哥哥,其实…我们可以不喝这中药,我吃西药就好了,你知道的我吃西药根本不用看,直接就吞进肚子里了。”时子瑗晓之以理,希望能动摇陆中校这惊悚的想法。

可陆中校是问清楚了,这中药是根本良方,西药不仅会产生副作用,而且效果也不好,所以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不行,吃西药还不如不吃,这样对你身体不好。”陆中校义正言辞。

时子瑗看他那么坚定的样子,不由低头卷衣角,碎碎念:李伯伯,您没事拿个中药给我安胎干嘛,你看看这造成多大的不便。

正在开车的李萧然突然一抖手,差点就将车子开出了跑道。

时子瑗终于无法,在这个问题上她明显就争不过陆中校,于是转移话题:“哥哥,我饿了。”

陆中校听了她的话,浅浅笑了,也不道明她这是在转移话题,而且还很温柔的问道:“恩~想吃什么,要不今天吃鱼,哥哥亲自下厨?”

这个时候时子瑗哪挑剔那么多,也不管这鱼汤会不会让她反胃,就直接点头:“好好好,哥哥煮的鱼最好吃了。”反正只要不提喝这中药的事情,她什么都好。

陆羽一手将中药给收拾到了桌子下的抽屉,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块西瓜,拿到时子瑗的手中,“那么热的天,就吃一块吧,不许多吃。”

说完,他就进厨房了,当煮夫了。

时子瑗顿觉阳光无限好,大咬了一口西瓜,香甜又多汁。

陆羽的厨艺真的很好,他知道时子瑗吃油腻的东西会反胃,他变法的将鱼汤煮成了没腥味、汤面上也没漂油,如果不是看里面有鱼块,还真会认为这是一碗清汤。

时子瑗难得的胃口大开,吃完之后,便睡觉去了,现在的她,似乎特别的嗜睡。

陆羽也不吵他,等她睡甜之后,才到躺椅里躺下,他也特别的困呢。

时子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陆羽看她睡得香甜,也就没叫她起来,而是自顾自的去煮饭菜,准备晚饭。

时间刚刚好,他刚把最后一道菜起锅,时子瑗就从卧室迷迷蒙蒙的踏着慢步走了出来。

接着便让时子瑗去洗漱,他将饭菜都端出到?...

客厅里。

时子瑗从卫生间一出来,就看到了桌面上的菜,不失营养,也不让她感觉到反胃。

其实就是这顿饭菜,陆中校下的功夫太足了,足足用了两个小时,就单单煮个乌鸡汤就用了一个半小时,其余的也是花了心思,就是为了让时子瑗可以好好的吃顿饭,也不会太过没营养,这样对孩子不好,也对她不好,他可不希望时子瑗因为没吃好而瘦了。

吃完了晚饭,时子瑗本想到院子里坐会,可是…陆中校竟然从厨房里端出了让她感觉很熟悉的味道,明显是中药的味道。

陆中校二话不说,直接拿出了两个碗,说道:“瑗瑗,我们一人喝一碗,还是两碗都哥哥喝了?”

这还有得选吗?她舍不得他这么做…

可还不等她选择,陆中校就很自觉的端起了其中的一碗,端至嘴边,二话不说,把那中药当水一般,喝了——

时子瑗终于反应过来,拉住了他的手,“哥哥——你不要喝了,我喝,我喝还不行么?”

多清苦的话语,有无奈、有心酸,恐怕,只有时子瑗她自己知道,其实这里面的感动更多吧。

试问:谁的老公肯为他的老婆喝安胎药呢?

试问:谁的老公肯为他的老婆喝安胎药呢?谁又能想出如同陆这样的想法:孩子,是我们两个的,要受的一切苦,自然由我们两个共同承受。

------题外话------

此章为预发章节,紫五一要回家喝喜酒——一律预发时间为下午十四点三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