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8 定婚期

048 定婚期

婚期很快就被确定了下来,定在了国庆,那个时候,时子瑗的肚子还不至于显出来。

要说这事情做高兴的莫过于陆家人了,这简直就是娶一送一,或许还是送二。

既然孙媳妇怀孕了,陆老爷子不管不顾的也使用起手中的权力来了,为了争取孙子有更多的时间来陪孙媳妇,他特地给陆羽军区的师长打了电话,通了人情,总之,这陆羽可以休息三个月了,这可算是无上‘权益’了。

这婚期未到,这陆海俊这个师长却是忙得很,他管辖的军区里正好是年度演练的日子,所以只在时家待了不过三天,就被军区的急催电话给催回了他所在的军区里。

胡婉这女强人也忙,可是再忙、再赚钱的生意也比不过儿子这一生只有一次结婚来得重要,可在这到婚期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她也得抽出那个几天回集团将事情一一交代清楚了,所以,她也在陆海俊走后的第二天走了。

时爸、时妈看陆老爷子和韩芝这个老太太也是一把年纪了,也就让他们先行回去了,毕竟,这婚礼还要一个多月才办,本来陆老爷子是不同意回去的,可终究是耐不过陆羽这个孙子的激将法回去了。

这不,才几天而已,这时家又落得只有那么几个人了,幸而,这言少还是‘很好心情’的在这时家‘白吃白住’了。

为了让怀着孕的宝贝女儿更加舒适,时爸在第二天就请了人将家里的三层楼,包括了楼梯都铺上了毛茸茸、软呼呼的贵族毯,就单单这项,就用掉了将近十万,还有就是…总之,将对孕妇一切不利的东西都一一换掉了。

这几天天差地别的待遇让时子瑗嘘嘘不已,直嚷着她碰到了这世上最好的爸爸了。

时子瑗便在大伙的照料下,吃了睡,睡了吃,终于…时子彻童鞋开学了,也终于,时家总算是安静了不少。

为什么这么说呢?

那当然是因为时子彻童鞋不安分所致,先前说过,陆乃他第一崇拜之人,言少乃他第二崇拜之人,所以呢,他就天天不愿其烦,拿着各种难解的题目、各种钻牛角尖的事情来把陆和言少来比对,时家在这期间,压根就没安静过。

时子彻被‘踢出’时家大宅的第二天,陆便和言少再次对上了眼,谁也拧不过谁。

夹在中间的时子瑗孕妇终于忍无可忍,直接就‘离家出走’了,独自一人就坐在了县城里的一家奶茶店里。

这家奶茶店出奇的热闹,她手中抓着一杯温热的奶茶看着门外来来往往的人,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浅笑。

想到在家里的陆和言少两个人看到她留下的纸条会‘气急败坏’的场景就隐隐发笑。

“诶,铃铃,你过来看看,这不是当年俗称陆校草的妹妹时学妹么?”

一声惊讶带着一丝不确信的语调突然从时子瑗的头ding传入,这让时子瑗不禁蹙眉,皆因说话人的声音将这奶茶店里人的视线都看向了她这处的方向。

抬目一看,站在她桌旁的一男一nv,女的看上去有些熟悉,这男的…她可压根就不认识,一点印象都没有。

可还未待她出口,站在这桌子女的声音便传入,“哼,还以为当年被陆学长宠在心里的人有多漂亮呢,还不急我堂姐的十分之一呢,瞧瞧这干扁豆的身材,啧啧…”冷冷的声调带着讽刺。

作为女人的时子瑗下意识的就朝着说话某女的xiong部看去,果然——波涛汹涌,隐隐在呼之欲出。

“铃铃,别胡说。”刚刚说话的某男碰了下某女的胳膊提醒,接着便扯了一抹笑意,朝着时子瑗说道:“时学妹,你好,我叫许杰,是你哥哥陆羽的高中同学,在这碰到你,真是意外。”

不知怎么的,时子瑗竟然在他的声音中听出一丝欣喜。

“杰哥哥,你干嘛搭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某女非常之不高兴,对着时子瑗就是一阵猛瞪眼。

坐着的时子瑗在听到她嗲声嗲气的‘杰哥哥’三个字,顿时一阵鸡皮疙瘩,可又听到她后面说的话,心中不禁纳闷,眉梢间蹙起一坨,什么叫‘不要脸的女人’,貌似…她压根不认识某女吧。

“时学妹,你别介…”许杰也皱起了眉梢,这铃铃什么时候说话那么刻薄了,可没等他解释完,时子瑗不咸不淡的声调便起了,“我倒想听听…什么叫‘不要脸的女人’?”

这几个字的意思,任谁也知道,可她时子瑗没那么大方,被人这样说了,还无动于衷。

“你就是不要脸的女人,不仅抢了我姐姐喜欢的人,还gouying了一大把你身边的人。”某女肆无忌惮低吼,淑女形象全无。

时子瑗发觉,她好久没生气过了,眼前这个穿着淑女裙、扎着淑女头的女生真的把她给惹到了,不过,她的理智还在。

缓缓的站起身,轻轻眨了下眼眸,睫毛被轻轻的粘在一起又分开,接着勾起一边嘴角,“请问…你姐姐是谁?”要想弄清楚这‘不要脸的女人’由来,可一定要弄清楚,为什么会有这个由来,根源又是什么?这某女的姐姐,如果她猜得不错,就是那根源之由来吧。

许杰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后悔带着这个麻烦的廖楚铃来了,平常这个麻烦让人反感就算了,可现在,时子瑗是谁,他可是听说了,现在的时子瑗早就已经是陆羽的未婚妻了,这陆羽的背景,他多多少少知道那么一些,可千万不是谁可以惹得起的人物。

“我也不怕你知道,我姐姐是廖楚芯,本来是陆学长是公认的一对,就是因为你这个女人,让姐姐不但没考上好的大学,而且还让姐姐远去美国,一个人孤零零的,哼…”某女继续不知好歹,许杰这个无辜人类,生生抹了把汗,接着厉声呵斥,“铃铃,不许再说了。”

廖楚芯?那个‘波涛汹涌’?

时子瑗终于想起来了,廖楚芯,可不就是当初她那唯一一次去陆羽的教室找他,而被廖楚芯给阻挡,然后被她批得一无是处。

难怪,她会觉得眼前的某女熟了,原来是两姐妹啊,难怪——都是同一个德行。

还有,什么叫‘公认的一对’,她家哥哥才不会和那个‘大—波涛汹涌’一对呢,想想就寒碜得慌。

再次轻扫了一眼某女的xiong部,不屑冷哼,“这位‘小—波涛汹涌’小姐,恐怕从来都是你姐姐‘大—波涛汹涌’一厢情愿吧。”

站着的许杰被她这‘波涛汹涌’给憋得脸色通红,嘴角抽搐,他没想到—这个一向以文静为名的时子瑗,竟然有这么——咳咳——有趣的一面。

‘小—波涛汹涌’某女更是被她这话给呛得满脸红通,火气大发,“你…”手指着时子瑗的脸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我怎么?我只是说明事实而已…”时子瑗继续轻轻笑着,优雅的端起奶茶吸了一口,这滋味—真甜啊。

某女气歇,缓了半天,忽然却笑了起来,“哼,你也得意不了多久了,我姐姐前个星期就回来了,而且现在我姐姐是有名的律师,至于你现在——恐怕也就一打杂小妹吧,我相信,陆学长肯定会被我姐姐拿下的,你等着——”

似是这句话给了某女无限的自信心,连奶茶都不喝了,直接高傲的扬起头,转身就朝着奶茶店的门口趾高气扬的走了,还不忘拉着许杰一起跑。

夹在中间的许杰,走的时候还对着时子瑗的耳际中低声说道:“时子瑗,你果然像我表哥说的,气人的时候果真让人无法招架。还有,我表哥是许阳——”

时子瑗像是看戏剧化的看着他们走,只不过对于许杰说的他表哥是许阳,倒是有些讶异的,因为——她实在看不出,许阳那厮和许杰有任何相似的地方,而且许阳这厮,竟然还在许杰面前提起过她,还说她——哼…

本悠闲自在的心情,被这某女给打扰了,兴致也降了一大半,前去柜台付了账,便出门拦了出租车回家了。

回到家的时候,不意外的得到了陆和言少两人的‘攻击’。

陆为先:“瑗瑗,你怎么能一个人出去呢,要出去也和哥哥一起出去,连手机都不带,这样哥哥会担心的。”

陆说着就就环抱住了她,语气里的焦急、担忧丝毫不掩饰。

可刚刚从奶茶店里被骂成‘不要脸的女人’的时子瑗却面色淡淡,看到言少又想来‘唠叨’一下,忙伸出手阻止,“言大哥,你先别说,我有事要先问哥哥。”

这蓦然正经的话,让陆和言少都怔了。

时子瑗从陆的怀里脱身出来,朝着卧室里走去,陆和言少对视一眼,陆紧接着跟上。

到了卧室里,时子瑗二话不说,直入主题:“哥哥,你还记得廖楚芯么?”

陆羽挑眉,然后蹙眉,廖楚芯?

看着她灼灼的眼神,心中纳闷,可嘴上还是诚实的回答:“记得。”

他不记得也不行啊,这个廖楚芯可真所谓的是个——说不好听的就是‘不要脸’的,说好听的那就是‘实在是让人很无语’的。

他可是真佩服这廖楚芯追人之手段,犹记得,当年,这廖楚芯是追求他的女生当中最最最疯狂的一个,简直疯狂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了。

古代女人用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她一一抖占据了不说,还花了价钱去请了地痞lm,然后想让他来个‘英雄救美’,她好来个‘以身相许’,这可不就是令人发指的招么?

听到‘记得’这两字,时子瑗不禁心里微微泛酸,可她又高兴陆羽那么实诚的态度,于是,她便将在奶茶店里前前后后的事情都和他说了一遍,然后总结一句:“哥哥,这个廖楚芯到底怎么就和你成为一对‘公认的情侣’了?”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她的语气很酸很酸,酸到牙齿缝里了。

陆看着她这番表情和这语气,哪敢有任何的保留,直接就将事情全盘托出了,哪点都不敢隐瞒。

“瑗瑗,不要去理那个什么廖的,你现在得好好的养身子,知道吗?生气对身体不好,还对宝宝不好。”

时子瑗听完他的话,心中唯一的一点点吃醋也烟消云散了,撇开头,佯装还生气,“哥哥,这个廖楚芯还回来了呢,看来,她是回来找你了。”

路吃瘪,揽住她的脖颈,柔声道:“瑗瑗,你可以完全放心,哥哥的身、心都是你的,那个廖楚芯,连名字听到都令人发指的女人,你完全不用担心。”

回来了…哼,他定再让她回去,谁让她竟然让他家的媳妇生气了。

时子瑗听到‘连名字听到都令人发指的女人’就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这廖楚芯做出的事情——还真的撑得起这个‘称号’。

不过,廖楚芯这个隐藏式的‘小san’,现在连‘小san’都称不上的女人,最好是不要做出什么事情来,要不然,她可不是什么好人,今天被她那个好妹妹给说成是‘不要脸的女人’,或许她时子瑗到了那天就成为‘杀人不见血’的了。

听到她的笑声,陆顿时也笑了,“不生气了吧,那哥哥现在就来和你算账了,今天竟敢一个人出去,再有下次,我可告诉叔叔了。”

话说时子瑗最怕的是谁,当然是时爸了,时爸的软硬兼施,简直让陆都隐隐吃醋,吃醋着时爸这软硬兼施的作用大大的超过他这个准老公、准爸爸。

这几天,时爸对时子瑗那是喝水都怕她呛着了、吃豆腐都怕她磕着了,简直就把时子瑗当成了已经怀孕了**个月的孕妇对待了,只要时子瑗稍稍有些动静,那时爸便是化身‘麻雀‘。在她的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直到她想要睡觉为止。

所以,当时子瑗听到‘时爸’有关的字眼,就会下意识的‘投降’,“哥哥,别…别…这要让爸爸知道了,恐怕我的耳边又不得安宁了。”

闻着发香的陆扬了扬眉,深邃的眸含着无尽的笑意,“只要答应不准有下次,哥哥保证不说。”

------题外话------

今天紫上班了——许久不上班,上班可真心太——想下班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