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7 陆少要入赘

047 陆少要入赘?

话说陆中校到底走了没?

其实是没走的,他怎么可能走嘛。

不过他一出门口就给陆老爷子打电话:

“爷爷,你明天什么时候来?”陆羽的话中带着丝探究。

陆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起,“还有你这小子解决不了的事情,怎么,想到我老爷子的好处了?”

瞧瞧这对爷孙的对话,这两者之态度多明显。

“没,怎么可能解决不了,只是需要你们来,顺便将聘礼什么的都准备好了,户口本什么的也准备好,还有远在天边海洋的,都叫回来,这样就可以了。”陆中校不搭理陆老爷子调侃的心情,现在他首先得解决老丈人那边,不然他媳妇就得伤心了。

陆老爷子那沉吟片刻,然后严肃的语调:“小子,你这是想要入赘瑗瑗家呢?户口本带上,你想直接就去领证了?”

陆中校抿了抿唇,压下心中的笑意:“入赘也不错,反正两家那么近,而且我和瑗瑗也就只有几天住家里的时间。”

“你小子,是想气死我是不是?什么叫入赘也不错,这时家有儿子,你入赘干什么?”陆老爷子这语气给急得,仿佛间似乎还听得到他踱脚的声音。

“那您就赶紧来吧,要不然这入赘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陆中校无视陆老爷子一大把年纪了,还这般来气他。

回应的是陆老爷子气喘吁吁的声音,陆中校再加上一句,“明天上午到,一切听从我的指挥,要不然真就直接做上门女婿了。”

这威胁都带这么义正言辞了,陆中校这招还真有的,本来陆老爷子还真打算晾他几天,可他这么一说,陆老爷子暂时失去了理智,低吼道:“明天一早就到,你这小子,给我等着。”

这下,陆中校便安心的挂了手机,然后…

时子瑗担心着陆羽,待时爸吃完了饭,去浴室洗澡时,她便嘱咐着时子彻去门口看看。

时子彻这一开门,便失声叫出:“姐夫,你怎么…”

那挺直着腰杆正跪着的人不就是陆中校么?

也幸而时家这座房子是独立的,也围了围墙,和其他的人家也间隔着一定的距离,要不然他这般直直的跪着,还不把邻居什么的都招来了。

“老姐,你快出来,姐夫…姐夫…”他实在是说不出他一直崇拜的陆中校现在跪倒在他家门口的样子。

时子彻这两声大叫,很快就吸引了还在客厅的三人,时妈跑得最快,看到一脸正经跪倒在她家门口的陆羽,大惊,“羽儿,你这是干嘛呢?起来,起来…”

走在第二的莫过于时子瑗了,看到这跪着的陆羽,她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看着陆羽的眼睛,看清他眼里的情绪,陆羽在和她对视的刹那,便对着她点了点头,让她放心,然后才回时妈的话:“阿姨,是羽儿的不对,这事情,叔叔生气是应该的,羽儿这样是为了能让叔叔消消气。”

走在最后一个的就是言少了,只见言少在趁着大伙不注意时,朝着陆中校举了个拇指,然后便朝里走去了。

“你…你…这…”时妈无奈的说不出话,只是再看了眼陆羽后,便转身朝着客厅去了,她得去探探自家的老公怎么想的,这虽说是六月天,可晚上还是地气很重,很冷的。

时爸的态度简直出乎意料。

“你小子,行啊,想用苦肉计…”颇有咬牙切齿的味道,可再次睨眼看陆羽的时候,却是转了语气,“好了,好了,既然你都这么做了,那你就继续跪下去,”接着又看向时子彻,“小彻,把门关了,拉你姐进房间休息。”说完,挥了挥袖摆,就朝着卧室走去。

这时爸的态度实在是太偏心了,怎么着,也不让自家的女儿受苦,女婿就应该多吃些苦头。

在时爸这句话‘颁布’之后,时子瑗被拉进了她的房间,言少也住进了时妈准备的客房,时子彻在时爸的厉眼下不得不放弃想要‘接济’陆羽的念头进了房屋。

事实证明,陆中校在军队待的这些年真心是有用的,第二天灰蒙蒙的时候时妈打开了门,就看到还是一脸正色的陆中校在跪着,丝毫看不出一点疲惫的模样,反而有愈挫愈勇之感。

时子瑗晚上都被时爸给关在了房间,肯定是出不来的,不过她还是在房间里担心了一晚上,压根就没睡着,为她打开门的自然是看了陆羽后的时妈。

时妈一进房间就看到了已经长黑眼圈的她,还有那睁着的眼睛,还未待她走进一步,时子瑗就已经从**跳了起来,慌乱着步子本想直接去大门口看陆羽,却也不能就这样直接绕过时妈,声调沙哑带着丝疲惫,“妈…”

她的眼眸里藏着的情绪被时妈看在眼里,时妈开口便道:“放心吧,羽儿正好好的,没事。”

听到这话,时子瑗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心里也相信陆羽会没事的,毕竟在军队里训练了那么久,她相信他的体质。

“那…我去看看哥哥。”话语中有些迟疑。

时妈不禁摇了摇头,“不用,你去看你爸会更生气的,放心,妈会好好看着羽儿的。”

这时,时子瑗便看到了时妈眼眸中含着的一抹愁绪,夹杂着无奈…让她忍不住的开口:“妈,您…是…”

“什么都不要说了,再去睡睡吧,看你这眼圈黑得。”时妈微微粗糙的手指沿着她的眼角划过,带着丝颤栗,她这女儿从来就不曾让他们操心过,可这一次…

接着,等时妈出去后,也不知道是时子瑗实在是太累,还是因为时妈的话让她安心了,她就这样睡着了。

她是被客厅里微微抬高的声调给惊醒的,凝神一听,什么上门?什么…

这到底什么和什么啊,她不由的起身,试着去开房门,房门竟然可以打开了,走了出去,客厅里竟然那么多的人,而陆羽的身上竟然——捆了一扎绳子,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开民,这小子我就给你绑到这了,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陆老爷子说着的当头竟然还将手里的拐杖塞进了时爸的手中。

看得很是真确的时子瑗不禁抹了把冷汗,陆老爷子,您这拐杖也太大了吧。

被绑着的陆中校目光灼灼,朝着时爸说道:“叔叔,如果您不想瑗瑗离开你,那…羽儿就入赘到您家。”

这话,直接把一早就急忙往这a县赶的陆家人给急了,可还没等陆家中的任何一人说话,陆中校继续道:“不管怎么样,反正我是不会离开瑗瑗的,叔叔,我爷爷连户口本都带过来了,现在就可以去登记,结婚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了,可以马上办婚宴。”

陆中校可谓是准备齐全啊,可陆老爷子被他这话差点就喘不过气来,他这一早的辛勤准备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这无良的孙子,可现在这无良的孙子竟然还想着要入赘他家,这不存心让他不安生么?真是气煞他也。

可现下这种情况,他陆家怎么说都是占下风的 ...

那方,谁让这争气的孙子竟然…

于是,陆老爷子调息了呼吸,缓和了语气,从来蛮横的他,竟然在这一刻为了陆家的香火不得不说软话,“开民,就当你陆叔我没教好这个孙子,可…羽儿是我们陆家的独苗,他说的这话千万不得做数啊,要不然这让你陆叔叔在百年之后如何去见列祖列宗…”

连列祖列宗都搬出来了,这陆老爷子多憋屈,本想让自家的孙子憋屈,可这会竟然憋屈到他自己了。

时爸他压根没想到陆羽入赘这碴,可陆羽这一说,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他可巴不得自己的女儿就待在他的跟前,可这再听陆老爷子这一说,顿觉他这莫不是被这爷孙两给摆了?可看陆老爷子这满脸气得通红的模样也不像啊,而且陆羽这小子看上去也很诚恳。

他们这番讨论着,压根就没注意到站在楼梯口的时子瑗被陆羽这话给呆怔的模样,有些迷茫,有些感动,更多的是高兴…没想到,这一世,竟然还有人为了娶她还愿意入她家,不是说这有多么伟大的决定,只是陆羽作为陆家的独子,而且还是如此优秀的人,身上还背负着那么重的责任,还愿意为她这般牺牲,她是应该高兴的。

“陆叔,您这话说过了,我确实是很生气瑗瑗怀孕这事情,可更生气的是这小子竟然趁着我家瑗瑗才二十岁就把她的一生给定了,我家瑗瑗是我疼在心坎上的,从小到大从来就不用我这个做爸的操心,可就这一件事情,就让我这个做爸的感到羞愧了,不是我爱面子,而是…瑗瑗真想还小,我这个做爸的舍不得…”

时爸的话正是他心中所想,本想着还可以享受儿女在身旁的日子,可就在这一天,就把他的那点愿望给破灭了。

最后的三字‘舍不得’竟然有了一丝哽咽的声调,他是真的舍不得,可让陆羽入赘,他心里也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他也不能那么自私。

站在楼梯口时子瑗在这一刹那不禁模糊了眼,一瞬间,泪流满面,抓着梯把的手不由暗暗加了力气,来缓解她此刻呼吸不畅的情绪。

时妈听闻时爸的话,也不由开口,“陆叔,我这个做妈的也舍不得,瑗瑗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可就是太懂事了,我们更是心疼着她。”

看了看陆羽,又继续道:“我也知道羽儿对瑗瑗好,甚至比我们都对瑗瑗都要照顾得当,瑗瑗有了羽儿的照顾我们也不用担心,可就是…”

“阿姨,您放心,羽儿以后就是您的半个儿子。”陆羽好看的脸上露出的表情是那么的认真,丝毫没有一丝敷衍。

这时,陆海俊也不由上前说道:“开民,其实羽儿从小到大在你家待的的时间比在我们的身边都要长,他也早就把你们都当做了亲人来看待,和你们的关系可能都甚于和我们这做父母的了,羽儿这次做出的事情确实很让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气愤,甚至我还想着把他调到荒山野岭去吃苦。

可…现在最重要的是瑗瑗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也不反对他们结婚,就是这迟早的问题,我也知道你有多疼爱瑗瑗,但是你放心,瑗瑗到了我们陆家,我们都会好好的照顾她的,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如果你们想她了,可以打个电话,就让她回来陪你们啊,我们这坐飞机也不过就一两个小时的事情。”

恐怕陆海俊这个做了二十多年的军人,虽然私下里对着众人都笑嘻嘻的模样,从来就没有说过那么煽情的话吧,可他这话,还真说到了时爸的心坎中了,时爸要的就是他的这句话,等的就是他这个保证。

其实陆海俊这番话,他作为陆羽的父亲,从来就不曾对陆羽说过这样的话,这话自然也就让陆羽顿了神经,特别的说道‘和你们的关系可能都甚于和我们这做父母的了’的时候,竟然让他心中对他做这父亲的埋怨都消退了不少。

陆老爷子看时爸不说话,脸色倒还有些急,不是他看不懂时爸松动的情绪,而是他摸不准陆羽这个孙子的想法,“开民,海俊的话也是你陆叔我的话,这瑗瑗到了我们陆家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所以…我们还是还商量他们这两个孩子的婚事吧,把这婚期给定下来,这瑗瑗已经怀孕了一个多月了,要再过一个多月可就看得出来了,这对瑗瑗的……”

不得不佩服这陆老爷子的跳跃性,这还没说服时爸呢,这就让时爸赶紧确认婚期了,并且还考虑到了时子瑗这肚子会大起来的事实,最主要的是让时爸心里清楚,这孩子是等不得的,得把婚期赶紧确定下来。

陆羽扫了一眼急切的陆老爷子,抽了抽唇角,这陆老爷子,比他想得要快了些。

不是他这招用了苦肉计让时爸入套,而是他真的有这个心,入赘——他是同意的,也是乐意的,可是他心里也清楚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不管入不入赘,这都不会影响他要娶自家媳妇的决心,而入赘这个方法,是让时爸消气的最直接的方法。

时爸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这陆老爷子这跳跃性思维他照样跟得上,所以,他也不正面回答陆老爷子的话,只是说道:“陆叔,您这一路来累了吧,今天中午想要吃什么,现在就让阿珍买去。”

瞧时爸把这话题转得,直接就让陆老爷子止了话题,那满脸皱纹的脸有些潸然,讪讪的回时爸:“随便吃些什么就好了…”这占下理就是难受死人了。

这时,时子瑗才从楼梯口出来,她已经抹去了脸上的泪水,然后很礼貌的问候了陆家来的人,除了陆海萱没来之外,连陆家的管家老齐都来了。

似是陆羽这番形象真的太过,时爸终于看不过去,撇开脸,“行了,行了,起来吧,去洗洗,你看你这像什么样。”

陆羽没想到这就解放了,时子瑗一出来他就紧紧的盯着她,看到她眼底的那抹青黑,不禁皱眉,看来昨晚他家媳妇是没睡好了。

得到时爸的‘特赦令’,时子瑗忙上前将陆羽从地上拉起来,陆羽有那么一瞬间的麻木,在时子瑗的搀扶下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卫生间走去,他得好好的洗个澡、换身衣服了。

等两人都到了卫生间,关上了门,时子瑗便二话不说的蹲下身子,撩起了陆羽的裤脚至膝盖上,看着膝盖上布满着青黑的印记,心里不禁泛着酸意,忍住想要掉眼泪的冲动,手轻轻抚摸上那团青黑,“哥哥,你怎么那么傻?”

陆羽定了定身子,唇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半蹲下身子将她扶起,“瑗瑗,这是应该的,这下,叔叔就消了大半的气了,值得——”

时子瑗吸了吸鼻子,抬头看陆羽的眼睛,红润的嘴唇咧开:“你真傻,明明知道爸爸只是一时气愤而已,断不是要你这般,你还…”

要说时子瑗这个女儿,经过两世,她还是很清楚时爸的性子的,吃软不吃硬。可陆羽这厮,本就聪明得紧,对时爸也是熟悉得很,所以嘛……

“瑗瑗,因为叔叔是你爸,以后也是我爸,这样做能让叔叔更加确定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也更让他放心,哥哥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是啊,跪一晚上算什么呢,这得到的结果往往会好很多, ...

很多。

更何况,就算让他跪两个晚上,三个晚上,他也是愿意的。

谁让他无可救药的把他的这颗心给了眼前的这个丫头了呢!

爱上了,便是一生的执着。

得到了,就是他一生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