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6 要不然就永远别想见到瑗瑗

046 要不然...就永远别想见到瑗瑗

这个时候谢铭从门外进来,刚才他因为饭还没煮好,感觉身上粘粘的就先回去洗澡了,咋感觉到气氛不对劲,眉梢稍稍一皱,上前坐在了时爸的身旁,狐疑问道:“开民,这是怎么啦?”

刚才他过去时还高高兴兴的,这才不过半个小时而已,怎么开民的脸色那么不对劲,整一个黑脸沉沉,这瑗瑗回来了,他一向来都是高兴的啊?

时子瑗紧抓着陆羽的衣角,似是聚齐了全身的力量,紧抿着嘴唇,“爸,这是意外…”

这五个字,她仿佛是从嗓子眼挤出来的,她的心里不是害怕,是紧张,是无措…

“嘭——”

时爸蓦地一拍桌面,发出声响,在这寂静的客厅中阵阵回响着。

“你怎么说?”

他看的是陆羽,当然这句话也是对陆羽说的,声调中聚集着巨大的怒火。

陆羽迎头而上,面目诚恳,“叔叔,我会负责,马上和瑗瑗登记结婚。”

“你他妈的瑗瑗才几岁…”

时爸怒火中烧,忽地顺手的拿起了手旁的筷子,朝着陆羽和时子瑗牵着手的结合处飞去,从来不在晚辈面前发火的他竟然爆粗口了,瞳孔如落日夕阳的霞红,狰狞着有些可怕。

他的这一系列动作,完全就出乎大家的意料,时妈猛地浑身颤抖了下,时子彻眼眸突然大睁…

“啊——”

时子瑗在筷子飞到的那刹下意识的呼出,而陆羽却是眼疾手快的将她推在一旁,完全承受住那一双筷子腾飞而来的力道,从他的手背处划过,皮破血出…

谢铭则是下意识的去挡,可终究没挡住,“开民,有什么事情好好说,怎么突然发那么大的火,即使瑗瑗和羽儿要结婚也不用那么激动啊?”

他可真想不明白了,即使听到他们结婚,也不应该会发那么大的火啊?莫不是今天开民吃的火药了,这突然的将筷子扔过去,就不知道会不会把瑗瑗也吓着了,平常开民最疼的就是瑗瑗了。

“开民,有话好好说,你看看,瑗瑗都吓着了。”时妈在呆怔后便拉住了时爸的两只手,而被提到的时子瑗本微许苍白的脸更是白了几分。

时爸黑着脸也看到了自己女儿被他突然的动作给吓着了,可一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怀孕了,还是在没结婚前,他心中的一瞬间心软就马上被打入地狱,根本不起作用,声调蓦然大增,“哼,这个女儿是被我们惯得无法无天了,竟然……”

话未说完,气急攻心,猛然呛声,“咳咳~”

时子瑗本惊吓了,可看到了时爸这番,马上就拽开了陆羽拉着她的手,忙跑到对面时爸那边,拉住时爸的手,眼眸闪着氤氲,声音沙哑,“爸,您先坐,先坐,都是我的不对,都是我的不对…”

她现在是一千个一万个的愧疚,前世愧疚,今生她同样愧疚,而且心都抽了,揪在了一起。

陆羽也不懈怠,忙去倒了一杯水盛了上去,可时爸睁眼一看是他,一个顺手就将他手中的杯子给甩在了地板上,‘啪——’的一声,阵响着回音。

这个时候,整个场面僵住了。

言桓慵懒的表情没了,他的眼眸紧紧的盯着时子瑗的脚,而时爸却在呆了一秒之后,手从时妈和时子瑗的手里抽出,朝着陆羽的左脸就是一个巴掌,声响未息,对着他右手旁的时子瑗也是一个巴掌…“啪——”“啪——”连续两声,力道之大,陆羽和时子瑗两人的左脸各有着五指手印,清晰、红通,触目惊心。

时爸打完之后就呆了,接着用力甩开了时妈的钳制,踏着大步,看也不看众人一眼,就朝着卧室走去。不过一会,“嘭”的一声,卧室的门被关上。

任谁也想不到时爸是这样的反应,这么的粗暴,这么的硬心…可谁都知晓时爸应该是最难受的那个。

时子瑗氤氲的眼眸刹那间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浑身颤抖,指骨间隐隐泛白,直到陆羽微凉的手拉住了她的手和揽住了她的腰,接着就听到陆羽温柔、急切的安慰:“瑗瑗,没事,没事…”边说着就边擦着她脸上的眼泪。

他的心里也不好受,特别的看到时子瑗这样的表情,那么的无助,那么的伤心…仿佛时爸生气比天塌下来都要严重。

他的安慰却让时子瑗的泪水流得更快更多,像是收不住的水龙头。

时妈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众人,然后不咸不淡的道:“小彻,照顾好你言大哥,妈先进去看看你爸。”说完,也不再说什么了,朝着卧室走去。

谢铭作为时子瑗的干爸,在这一期间时爸的反应和说的话中他也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时爸疼爱时子瑗的心大家都看在眼里,他也是很清楚的,弄出这么一遭,他也不好说什么,本想伸手拍拍时子瑗,可又在半路中停了下来,握紧了五指,叹息一声,“瑗瑗,不管怎么样,你爸都是为了你好,不要怨你爸,那干爸就先回去和你干妈合计合计,该怎么劝你爸,唉…”

说完,他也走了,他是不知道留下来怎么说,只得回去研究下该如何劝说时爸这个爱女如命的性子。何况,时子瑗怀孕这事,他也得消化消化。

时子瑗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埋头在陆羽的怀里,“呜呜呜~”“呜呜呜~”

言桓本是担心时爸会推她,可时爸还是清醒的,虽然给了时子瑗一巴掌,可那力道,那痕迹,明显比陆羽的那巴掌要轻,这事情,恐怕…还是不好解决,时爸对陆羽这怒火,没那么容易消,对时子瑗,恐怕也是如此,这一巴掌轻,也是看到她怀孕的份上吧。

时子彻是最纳闷的,待时爸进了卧室他才彻底反应了过来,这会看时子瑗闷声哭泣,便起身上前几步到她的身旁,“姐,别哭了,爸最疼你了,没事的…”

理智的言桓敛开了眼眸,此刻他也很想给时子瑗一个拥抱,做最贴心的安慰,可是他没有这个资格,这个他心里很清楚。

“瑗瑗,哭没用…”

这五个字很轻,可时子瑗还是听到了,她的哭声似乎在下一秒就止住了,然后从陆羽的胸膛抬头起来,姣好的脸庞满是湿润,那是铺满的眼泪…

“对,我不能哭…”沙哑的声调却有强硬的语气在里面。

陆羽终于扯出了一抹笑意,他刚才被她这么一哭,有些乱了方针,这会她不哭了,他的心倒是明镜了,“瑗瑗,放心,会没事的,哥哥保证。”

再看时爸这厢…

时妈跟着他就进了卧室,蓦然就看到时爸正在抹眼角…

时爸注意到时妈进来,马上就放下了手,嗓音有些哑,“阿珍,别劝我,陆羽这小子,真是气死我了。”

时妈无奈笑笑,上前扯了扯他的衣角,“开民,我也不劝你,你这样子我哪敢劝,还怕你会给我一巴掌呢。”

好吧,时妈顿时有了调笑心境,时爸被她这话给呛得,反身接口就道:“阿珍,你这话就说笑了,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了。”

“看你刚才的气势,还真像。”时妈撇撇嘴,微微低头,不让时爸看到她此刻眼眸里的调笑。

时爸终于缓了缓脸色,吞咽了下,深知说不过时妈那张嘴,便转移话题,“你这会进来像什么样,谢大哥还在外头呢。”

时妈蓦然翻眼白了他一眼,带着稍稍埋怨的口气:“还说呢,自己打了孩子一人一巴掌就进来,把孩子都打懵。谢大哥也不是外人,我进来看看你这‘得瑟’的样子怎么啦?”

时爸回视了她一眼,顿时两人笑对而立,可时爸的笑容却未见眼底,藏着一抹深思。

“你说,陆羽这小子不会故意的吧,就想着我们家的瑗瑗怀孕了,就必须得嫁他了。”

时爸这话说得,简直就太会想象了,可这想象还真是有理头的,不过这会他可真是冤枉了陆羽了。

时妈忽地就大力拍打了下他的手背,忍不住为陆羽辩驳:“你当你女儿是金饽饽呢,人家羽儿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人品有人品,要家世有家世…即使撇开这些不说,瑗瑗不是一心只喜欢着他,而且看他对瑗瑗的心,那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

时爸不服气了,“我女儿怎么就不是金饽饽了,要貌有貌,要才有才,要文凭有文凭,要手艺有手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谁要娶了我女儿,那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这排队等着我女儿的都可以排到海口去了。”

好吧,这两夫妻的对话怎么就偏移了方向了呢,亏得他们的女儿和未来女婿还在客厅里想着‘张良计’‘过梁梯’,怎一个‘乱’字所行。

话说时子瑗从闷哭中‘振作’之后,这就撒开了耳朵听着陆羽和言桓两人的计策了。

陆中校和言少之计策那是各有千秋,除了时子瑗这个‘叛时家者’,可还有了时子彻这个时家人在,他们的计策那肯定没那么好实施。

即使这陆中校和言少再是他时子彻的崇拜人物,那也没自己家的爸妈重要啊。

正当陆中校说直接用‘张良计’时,时子彻童鞋便朝着他笑着,一口就否决了,“姐夫,你这计策不是苦了我妈了,不可以!”

回应的便是陆中校的白眼,这个小舅子,这关键时刻竟然不站在他这边了,什么威逼利诱都没用。

正当言少有了‘过梁梯’,他还是一口否决,而且还特别的直爽说道:“言大哥,我怎么就感觉你这计策是想要让我爸直接赶姐夫出门呢。”

回应的就是言少讪讪的笑和陆中校直接瞪着言少,然后沉声道:“言少,做人要厚道。”

这言少还真心不厚道,也不想厚道…

时子瑗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三个人互相白眼的样子,心情愈发的郁闷,略高声音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大不了…我去打了…”

“不可能!”陆中校脸色沉沉反驳。

“不用。”言少也不赞成,即使这孩子要生,他有望和她在一起,也是会待这孩子如亲生子的。

“老姐,你就别添乱了。”时子彻童鞋立刻鄙视,也显然不赞同。

时子瑗也就是随口一说,她才不愿意把孩子给打了呢。

陆中校看这一个两个的压根不是什么好注意,可能还会坏事,便直接道:“算了,瑗瑗,你先吃饭,哥哥会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定然不会再让叔叔生气了,一定让他气消。”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底,可是他的面上毫无丝毫透露出他的思绪的样子。

言少睨眼看了看他,又看到了桌上这满满的菜肴,几乎没动,想到干刚才时子瑗也几乎没吃什么,也就没反对,“陆中校,我可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不准让瑗瑗受伤。”

他的这句话,让时子彻童鞋更怀疑他的用心和对时子瑗的心,那滴溜溜的双眸在言少和陆中校之间流转着,莫不是刚才他无意中的一句话真说中了,这言大哥貌似…

他们都劝着时子瑗要吃饭,可现在的时子瑗哪吃得下饭啊,时爸和时妈这都进去小半个小时了,都没什么动静,他们也是没怎么吃饭的,一天忙活着,晚上竟然回来听到她这个消息而吃不下饭,她这做女儿的,也自然是吃不下的。

“我吃不下…”声音里透出无限感伤。

陆羽抬眼一看她,眼眸突然一闪,顿时明白了什么,端起桌上的菜便说道:“瑗瑗,你放心吃,哥哥去热菜,等会就去端给叔叔和阿姨吃。”即使再被打,他也不会闪躲一下,这是他应得的。

时子瑗沉寂了一会,缓缓的拿起了筷子吃了两口,可还是没胃口,就放下了筷子,朝着时爸和时妈的卧室门口看去,她真是不孝的女儿,竟然让自己的父母这般伤透了心。

从未舍得骂她一句的爸爸竟然直接就打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不止让她脸上痛着,心里更是痛得无法呼吸,这是要有多气愤才会这般打她。

等到陆羽将饭给热了出来,时子瑗都没多吃两口,而坐在这桌旁的时子彻和言桓也是如此的,这一桌子的菜还是依旧如斯。

陆羽看了一眼桌上,心中微微一叹,只要是时叔叔和阿姨没吃,怕是瑗瑗也定不会吃了。

于是,他手中端着菜,去试着敲时爸和时妈的卧室门。

正在卧室里的时爸和时妈两人其实也没说什么,时爸就是在说着自家女儿如何如何的好,而时妈就是在说着自家未来女婿怎么怎么的人中之龙,蓦然听到敲门声,时爸这刚刚好点的口气又沉了下来,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蹦出:“敲—什—么—敲…”

站在门口的陆羽没任何的不满表情,声调柔和,口气有礼:“叔叔、阿姨,你们没吃多少,羽儿热了饭菜,你们出来再吃点吧。”

可时爸的怒吼声又起,“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这时的他,确实是什么都不想吃,一想到在不久的以后自己的女儿就不是自己的了,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坐着的时子瑗听到他的这句话,上牙关紧紧的咬着下嘴唇,突然站了起来,不一会就走到了陆羽的身旁,对着门沉默片刻,柔和沙哑的声音便起,“爸,都是瑗瑗的错,您就出来吃饭吧,如果…如果您不想看到瑗瑗,那瑗瑗就先去房间…了…”说到后面已然哽咽,嗓子眼冒酸意。

卧室里突然没了声音,时爸显然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哽咽,他才不肯让自己的女儿受苦呢,思忖了会,就朝着门外大声吼道:“你们两个我都不想看到,可我更不想看到陆小子这个白眼狼,陆小子,你最好现在就给我离开这里,要不然…要不然…我就让你永远都别见到瑗瑗。”

这话…算是狠的么?

门外的时子瑗和陆羽对视几秒,陆羽便道:“那…叔叔,羽儿现在就消失在您的面前,您先出来吃饭吧,您和阿姨都不吃,瑗瑗也不吃,可瑗瑗肚里的孩子,可不能饿着了…”

说完,便看到时子彻已然站在了他的身旁,他便将手里的菜过到时子彻的手中,接着踏步走出了大门。

想想,此刻的时爸在干嘛?

此刻的时爸正紧贴着门口,听着门外的声响,就是想确认这陆羽走了没有。

时妈对他这行为,已经不知道翻多少白眼了……

终于听得真确的时爸,在客厅内三个灼灼的眼光中打开了门,脸上面无表情,只是撇了一眼时子彻手中端的菜,心中不禁暗语:这小子,还算识相。

时妈见此,又是一阵白眼,不过心里还是摸不透时爸的心思,便对着自家的女儿使眼色,时子瑗立马会意,看着时爸坐了下来,便紧跟着上去,然后拿起筷子,讨好的声音渐起,“爸,您吃这个,这个特别好吃…”

------题外话------

且看陆中校到底走哪去了?如何消除时爸的怒火呢?谢谢各位亲们的票票、花花、钻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