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5 儿女是前世父母的债时爸发现

045 儿女是前世父母的债

其实时子瑗的感觉是对的,她现在相对于陆家来说真就是‘皇后’了。

陆家本就人丁单薄,特别是现在已经三十多的陆海萱连婚都不结,到了陆羽这一代,就只有陆羽这个男丁了,她这一怀孕,还不就是给陆家舔丁么?

陆老爷子的本意是想让时子瑗和他们一起先回d市,可时子瑗对这件事情上是不愿意妥协的。虽然她和陆羽订婚了,也算是半个陆家人,可是在她的心目中只要还没结婚,她还没嫁人,她就是时家的一分子,如果这一回来先不回家就到陆家,如果时爸知道了,肯定心里会有根结,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陆老爷子争取不过,只得放弃,但他保证,先让陆羽陪着她一起回时家,他在第二天准备好一切之后就到时家提亲去,然后准备结婚事宜。

言桓当然是跟着时子瑗和陆羽一起回时家的,言桓对时家还是熟悉的,时爸、时妈对他的印象也是极好的。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们这次回来是没提前通知的,时爸、时妈都忙着,压根就不知道他们会回来,在家里只有时子彻在,今天刚好是周末,也逢得很是恰当。

时子彻正在家里鼓捣着电脑,不知道在搞什么程序类的东西。

他的行为引起了言桓的注意,在他背后看了一会,言桓不由赞赏道:“不错啊,都会编写这个程序了…”

时子彻本在‘埋头苦干’,听到他的赞赏,不禁抬起了头,诧异的看着他,“你看得出来?”

时子瑗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略高声音对着时子彻道:“小彻,现在站在你后面的就是控制你电脑的言桓,木鱼。”

“啊——”时子彻猛然站起身,眼眸直直的盯着言桓看着,然后喜悦之情高涨,“你就是那个很厉害的——木鱼大哥?”

猛然听到这个称呼,言桓不禁汗颜。

原来,他和时子彻在电脑上是熟悉的,他也认识时子彻,但是时子彻是不知道他的,只知道他就是时子彻介绍的那个很厉害的人,而言桓的qq上的名称为‘木鱼’,时子彻在网上的时候也是经常叫他‘木鱼’大哥的,可是在这现实中叫这个名称,他实在是很难接受。

“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言大哥吧。”

“嘿嘿,言大哥,你好。”时子彻童鞋难得的窘迫,那张阳光帅气的脸上竟然微微颤着,侧在身侧的手有些发抖,这是他唯一一次见到人会有这种表情。

时子瑗看到这景象,然后再看了看言桓,这言桓,应该会成为她弟弟时子彻第二个崇拜的人吧…至于第一个,当然是陆羽了。

言桓稍稍笑了笑,“你是瑗瑗的弟弟,当然也是我的弟弟了,这样说话可就太客气了,以后程序上有什么问题还可以继续问,但是现在你即将要高考了,要注意时间段,以后大学了,有更多的时间让你研究这些程序,大学出来了也可以到我公司来。”

时子彻童鞋激动万分,点着的头如被有节奏拍打的‘豆豆’,“恩恩,我会的,我一定会考上大学。”

时子调笑:“言大哥,你可别把我弟弟给拐了,我可不希望他成为你公司那些连三餐吃饭都没时间的研究员。”

确实——在成光科技工作的研究员都是对这程序疯狂执着的人,一做起事情来,完全就忘记了要吃饭,一天只吃一餐的情况经常可见。

“我可没说让他到公司当研究员,他的价值更大呢。”言桓出口反驳。

过了好一会,时子彻才从程序和认识言桓的狂喜中走出来,然后才很奇怪的问道:“老姐,你和姐夫回来有事?”

时子瑗的眼眸微闪,没回答,陆羽倒是笑着回答:“小彻,等到晚上你就知道啦,反正是好事。”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噢……”时子彻对陆羽的话中话很有兴致,转换了口气说道:“可是…今天爸妈要很晚才有回来,说是有人请客。”

这句话,让这大厅里的三个人皆面面相耽,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反应。本来就打算好了今晚就摊牌,可是没想到时爸、时妈这晚上还有宴会这层事情。

时子彻很乐意造成这效果,“嘿嘿,可以打电话嘛,老爸、老妈如果听说你们回来了,肯定会推了那些七七八八的请客,急着回来看你们啦。”

时子彻说得没错,照时爸对时子瑗的疼爱程度,再怎么重要的宴会也会被他推了。

陆羽凝看着时子瑗,然后柔声道:“我来打电话,晚上就让叔叔、阿姨都回来吧。”

回应的就是时子瑗的点头,和时子彻的摇头,“姐夫,这种小事我来做就行了…”

其实时子彻童鞋还有私心,那就是要让时爸知道了时子瑗回来他没一开始通知他的话,他的零花钱恐怕就会少了。

陆羽也由他去了,竟然时爸、时妈都还没回来,就由他掌勺了。

时子瑗乖乖的在打下手,可陆羽却是连水都不让她碰,几次三番后,她终于被赶出了厨房,陆羽一个人在厨房里准备饭菜了。

言桓就更不用说了,一次被鄙视也就够了,他可不想第二次再上门被陆羽给鄙视了。

时爸、时妈的效率果然高,才不过半个小时,他们就回来了。

时爸顺便还把谢铭一起叫了过来,谢铭也是许久不见时子瑗这个干女儿了,甚是想得紧,再加上谢航辛的事情,谢铭对时子瑗这个干女儿更是满意,她简直就是他家的福星啊。

时爸习惯性的将时子瑗浑身上下都仔细瞧上一遍,然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总算是胖了点,先前看着实在是太瘦了,现在羽儿回来了,你这段时间没一天十八个小时都在工作了吧。”

额——时爸竟然还不知道他家女儿已经被陆中校拐到了军区去了,还不知道他家女儿自陆中校回来,这去公司的次数用十个手指头都可以算得清楚,完全就是在当‘甩手掌柜’了。

时子瑗哪敢说她是因为这些日子完全过得像是被养猪一样养着,而且自怀孕发现的这几天,陆羽压根什么都不让她坐,就连洗澡如果不是她极力反对都想直接他代劳了,这样的日子,她不胖才怪呢。

“爸,你女儿太胖了没人要了怎么办?”

“没人要啊,那就老爸养了,老爸存好积蓄,然后等老爸不在了,你也可以不用工作天天玩着就行。”时爸想也不想的回答。

时爸这是有多宠爱她这个女儿,都想到存钱为女儿养老了,时子瑗听着他这话,心里更是酸上一分,想着等会要说的事情,恐怕是更伤他了。

时妈朝着他们这对父女白了一眼,然后对时爸说道:“你就宠着你这个女儿吧,真是拿你们两父女没办法,或许有句话真说对了,这儿女啊,就是父母前世的债,恐怕你这个做爸的前世欠了你女儿太多了,这世倒不知多了别人多少倍宠着…”说完,摇了摇头,“你们就继续肉麻吧,我去厨房帮帮羽儿,你们还真当羽儿是我们家的保姆了,每次羽儿来都为我们准备饭菜。”

时子瑗听着时妈这脱口而出的话,心中不禁感慨万分:前世,其实她才是欠债人。

而时爸却调笑着回了句:“女儿的醋你这个当妈的还吃…”

时妈却是不回了,已经走进了厨房里了。

“小言,你怎么有空来这?”

这称呼啊,就代表着远近生疏。

言桓已经三十岁了,这成熟稳重的性子当然也是有的,在时爸的面前他倒不刻意隐藏他的情绪,笑容也亲切不少,“叔叔,就是许久不来了,这次刚好回来,又有点事情,在刚才偶尔碰到了瑗瑗,然后就想着来拜访拜访您和阿姨。”

一段话,说得有情有理,进退得当,果然是言桓啊,倒哪里都不会觉得突兀。

这番话也正中时爸心怀,谁不喜欢被惦记着,时爸也是如此,“哈哈哈…小言,我长你十多岁,可是有些人情世故,你看得比叔叔深。”这个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

这句话,有的只是赞赏,没有其他的意思。

“哪能和叔叔比,叔叔现在正值壮年,经历的也比我多。”言桓敛开眼眸,谦虚说道。

时子瑗在一旁听着这两个人在互相‘吹捧’真心没法一直这样听下去。

“爸,言大哥,你们这么一来一去的累不累,要不…我们三个一起来下跳棋?好久没玩了。”

一个是女儿为大的时爸,一个是宠着她的言桓,自然是顺着她的意思,下跳棋就下跳棋吧,虽然有些幼稚。

时子瑗下跳棋的本来目的是为了缓缓心里紧张的思绪,也为了可以让时间过得快一些,因为她此刻感觉时间过得真的很慢很慢。

时子彻童鞋看着他们都在玩跳棋,特别是言桓竟然也在玩,不禁兴致一起,也凑了上去。

时子瑗的这跳棋的天分其实还是有的,可是却偏偏遇上了言桓这个不知道什么脑神经总是第一个跑到目的点,也总是赢的那方,这让她的挫败感是节节上升。

不过,这时间过得还是挺快的,才下了几盘,餐桌上就摆好了饭菜、碗筷,已经是可以吃饭了。

时爸像是解放了一般,马上就放下了跳棋,直说不来了,因为他每次都是最后一个走完的,在他们这些晚辈面前实在是没面子。

时爸往餐桌上一看,然后便对着陆羽点头夸赞,“还是羽儿懂我的口味,这做的菜都是我喜欢的。”

时子瑗睨眼一看,可不是嘛,这些菜都挺重口的,时爸就好这口。

“敢情我天天伺候你还不满意来着。”时妈刚刚好从厨房里出来,不禁冷冷看了眼时爸的方向,时爸立刻笑脸相迎,走上几步接过她手里的菜,“哪能啊,你做的菜哪有不满意的。”

可他们的儿子就要揭短,时子彻似有若无的瞧了眼时爸和时妈,然后不咸不淡的开口:“爸,您就别被妈给威胁了,明明妈做的菜就不如姐夫,连姐姐的都不如。”

他得到的就是时爸、时妈同时的爆栗,直打得他揉头喊痛。

“有本事你就学羽儿啊,你这个连炒饭都不会的儿子,对你妈做的菜还敢有意见。”时妈哼哼两声,然后看了看正在为自己女儿夹菜的陆羽,这未来女婿,真是越看越顺眼。

时子彻其人,就如言桓一样,是个‘厨房白痴’,除了会泡泡面,其余的都是不会的。不要说他这是大少爷的行径,其实除了厨房的事情不会做之外,他平常还是挺多时候帮时妈打下手的。

时子彻撇撇嘴,埋头吃饭,不敢再说。在这个家里,他的地位是最低的,如果时子瑗一回来,那么他就像是被抛弃了一般,要多郁结多郁结。也不是时爸、时妈对他不好,‘儿子穷养,女儿富养’这句话在时爸、时妈这里实行特别到位,才铸成现在时子彻不会如同他的堂弟时子锦一般,和流氓相差无疑了。

在时家这里,在餐桌上说话是正常的,时妈吃了两口饭就不禁问道:“羽儿,你军队里放你假了?我记得你应该才放过假啊。”离前次他们在北京游玩才不过半个多月而已。

闻言,时子瑗拿着筷子的手不禁一颤,微微敛开的眼眸上的眼睫毛也忽闪了几次,嘴里嚼着的青菜也顿时停了动作,神经在这一刻突然紧绷了起来。

在她身旁坐着的陆羽当然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放下筷子,他的脸正对着时爸、时妈的方向,手握住了时子瑗的,稳住她的心神,神情认真,清晰的声线从他嘴中传出,“叔叔、阿姨,这次羽儿是请假回来的。”

“那是……”时爸意识到似乎气氛不同,吃完了一花蛤后抬头看着陆羽,看到陆羽握着时子瑗的手,眉梢不经意的一皱。

这时,餐桌上的众人齐刷刷的看向陆羽,陆羽浅浅一笑,神情依旧认真,睨看了眼时子瑗,“叔叔、阿姨,把瑗瑗嫁给我,我会好好对她的。”

这句话,他在脑海中盘旋了不知道多少遍,在心里思虑了也不知道多少遍,这会说出来,反而感觉像是脱口而出一般,竟是那么的自然。

这句话,让时爸拿着筷子的手猛然松了下来,筷子随之掉落在地,发出‘当—’的紧接两声…

这句话让本吃着麻辣豆腐的时子彻埂了喉咙,竟然一口把辣椒给咽在了喉咙里了,紧接着就是他咳嗽不止的声音。

这句话,也让时妈本勾挂着笑容的脸稍稍停滞,然后又起身捡起时爸掉在地上的筷子。

最最最淡定的莫过于言桓了,他依旧很自在的吃着青椒,一点也没被陆羽的话给影响到。

时子瑗本是微微低着头,可在听到筷子落地的刹那便抬眸去找寻时爸和时妈的目光。

时爸的脸上是惊讶、气闷、皱眉,眼眸铮铮看着陆羽;时妈的眼神就复杂多了,也不知道是赞成还是反对,亦或是先看局势。

时妈在这个家可决定大事,也可决定小事,可是在时子瑗这事情上,她完全没决定权,决定权都在时爸的身上,谁让时爸是爱女如命的个性呢。

许久,又或者只是片刻。

时爸缓缓开口,“瑗瑗现在才二十岁。”

这意思,很是明显,二十岁结婚,太早了,他不同意。

说完,时爸便很‘淡定’的拿起时妈为他换上的一双干净筷子,然后继续夹起花蛤,把陆羽那句话给抛到脑后去了,就当做没听到。

可这回,时爸这没听到已经是彻底没用了,这结婚是迫在眉睫了。

时妈出来圆场,招呼着言桓,“小言,你多吃点,你难得来一次。”

时妈这以其说是圆场,还不如说是岔开话题,为了女儿和自己丈夫‘友好邦交’,她可是听出来了,自己的丈夫是不同意自己的女儿那么小就嫁人的,她再中意这个未来女婿,也不能忽略自己丈夫的感受。

“阿姨,没事,以后我可以多来。”言桓笑着回答,还顺便撇了眼陆羽。

陆羽的神色是镇定的,他也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个场面,爱女如命的时爸哪那么容易就将女儿下嫁给他,接受到言桓的眼神,他不着痕迹的淡淡扫了他一眼,这言桓,就不可以不要那么幸灾乐祸一些?还多来…打什么主意?

“叔叔…”陆羽还想说,却被时妈给打断了,“来来来,瑗瑗,你不是最喜欢吃鱼的吗?今天这鱼羽儿做得既嫩又滑,入口的口味也好。”

时子瑗的脸上看不清楚有什么表情,可时妈这番做,还给她夹了鱼块,如果不吃的话,肯定不好的,可她看到那油腻腻的鱼块,顿时皱了皱眉,勉强扯出一抹笑意,伸手夹起那鱼块,可才到嘴边,那种恶心的感觉便侵袭而来,忍也忍不住的反呕,“呕~呕~”然后终究受不住,猛然站起身,就朝着卫生间奔去。

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反应,都被在做的众人看在眼里,陆羽最先反应过来,紧跟着就进了卫生间。时妈的脸色变了,时爸的脸倏的黑沉得可怕。

片刻之后,时子瑗微微苍白着脸在陆羽的搀扶之下出来了,她觉得此刻她连坐在椅子上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她浑身正在发颤得厉害,因为她感觉到时爸身上似乎有一种凄凉之感。

“结婚?”

说话的是时爸,这两个字似乎是蓄集了他全身所有的力气,声音很是不真确,就如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带着颤意。

然后时爸紧接着镇定继续说道:“这就是你们要结婚的原因…”

很显然,他看出了时子瑗怀孕了,那么明显的反应,他作为两个孩子的爸,怎么会不知道?

------题外话------

额,依旧预发……

四号的更新怕是要晚一些了,亲们可以晚些来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