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44 怀韵中的女人是皇后

044 怀(韵)中的女人是皇后...

陆中校汗颜的拿出另外一勺子,尝试了一口,立刻吐到了水槽里,然后转头对着言少说道:“言少,你就是你所说的你会煮?我看…你还是洗菜去吧,这锅倒了,我煮过一锅。”

言少被陆中校很淡定的‘鄙视’了,被‘鄙视’的言少因为刚才夸下海口,根本就不好意思到客厅去,只能被陆中校指挥着洗白菜了。

时子瑗一人洗漱好了之后,到客厅里坐着,可两只耳朵却是听着厨房内的动静,他们说话都挺小声的,所以她根本就听不到什么,只能无奈的按开了电视,看电视剧了。

言少在厨房被陆中校指挥得够呛,也被鄙视得够多,终于过了一个小时后,可以开饭了。

两人像是男保姆似的,将碗筷什么都摆好了,时子瑗从来没看过言桓系着围裙的样子,而且这个围裙还是她的,围裙上面有个大大的卡通人物造型,这会穿在了言桓身上,实在是可爱得紧。

时子瑗一直憋着笑意,直到坐在座位上可以吃了,言桓都没把围裙给拿下来,她终于忍不住的说道:“言大哥,你要把围裙拿下来吗?”

言桓似是才惊觉自己围了围裙,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客厅,不过一会就从厨房里出来,那条围裙已经被他拿下了。

陆中校伺候着时子瑗吃着,将她可以吃下去的东西都一一夹了一点,看到言桓这一系列的行为,失笑出声,“言少,还不赶紧过来坐吗?”

来者是客,陆中校这点度量还是有的。

言桓撇了眼得瑟的陆中校,闷声坐了下来,然后拿起碗筷,准备吃饭。

他是真的饿了,而且还挺累的,都将近二十个小时没睡觉,眼圈都泛着青黑色泽,加上和陆羽这么干上一架,把精力都发泄了。

“瑗瑗,你吃这青菜吧,这青菜还是我洗的呢;还有那鱼,那鱼也是我杀的…”

好吧,言少真是辛苦了,从未下厨的他,而且还有轻微洁癖的他,竟然能在厨房待上两个小时,真是奇迹了。

陆中校对于他这种‘邀功’之行为来个视而不见,依旧给自家的媳妇夹菜、舀汤,自己倒是没吃多少。

言少这餐吃得算是多了,他从来没有吃过陆羽做的菜,这番一吃,顿觉陆羽做的菜其实真的很好吃,比那些五星级的大厨做的还要好一些,而且这些菜几乎都是专门为了时子瑗调制的,所以偏清淡的味道,而他正喜欢清淡的食物,倒是符了他的胃口了。

吃完了饭,时子瑗终于有口来说话了。

“言大哥,你还没说你这次回来是干什么呢?是不是成光又有什么问题了?”

言桓有些泄气,每次他和时子瑗的话题大多都是关于生意上的,私下里的话题真的好少。

于是,他的情绪有些波动,但还扯出了一笑容,“我这次回来又是为了躲我妈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烦都烦死了,然后就想到躲回来了。”

他总不能说我是得到了你怀孕的消息,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的吧。如果这样说,铁定会把时子瑗给吓着了。

时子瑗讪讪笑了笑,她都是听过不下五次言桓因为躲开相亲而回国来躲清静来着。

“言大哥,你这是把这当做避风港了啊,你现在都三十啦,也该好好找个嫂子了。”

这个时候,陆羽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的赫然就是安胎的中药。

时子瑗一看到那中药,就立刻从陆羽的手中接了过来,然后一股脑的喝了下去,她实在没法看陆羽再一次喝安胎药的样子。

陆羽看到时子瑗那么自觉很是高兴,手里很快多出一颗糖,“瑗瑗,你吃这个,我问过医生了,这糖可以吃。”

他这手里的糖是专门让李萧然开的药,味甜,去苦味,很有效果。

时子瑗忙拿着那颗糖塞进嘴里,嘴中、喉咙苦涩的味道渐渐的被冲散。

时子瑗吃完中药,倏的看向言桓,眼睛眨了眨,想要说她怀孕了,又不好说,因为她现在还是未婚。

“唉,都九点了,我也该回去了,你怀孕了,要早点睡。”言桓却突然站了起来,似是很平常的说道。

闻言,时子瑗猛地看向陆羽,然后再看言桓,“言大哥,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

“刚才陆羽说的啊,他说你怀孕一个多月了,所以你要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今天我就先回去了。”言桓撇了眼陆羽,对着时子瑗解释。

陆羽的眼眸忽闪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那我送你回去吧,你没开车来。”

在时子瑗诧异的眼神下,陆中校和言少两人一同离开了。

坐在车上的言桓沉吟了许久,俊朗的脸庞深深沉色,道:“陆羽,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坦白?”

陆羽打开车门,接口道:“很快,就这两天。”

又过了半响,言桓继而开口道:“如果我想要把她带走呢?”

“即使她自愿跟你走,我也会把她找回来的。”陆羽的声音泛着沉闷,有一种不容怀疑的感觉。

言桓似是呼了一口气,然后快速的下了车,微微弯下腰,“明天我会再去你那的。”说完,便走了。

陆羽停留片刻,车子嗤了一声,极速行驶而出。

……

第二天,言桓果真来了。

他来的时候,时子瑗正指挥着陆羽在菜地上浇水,这菜地本就是要隔几天被浇灌一次,这才是第一次而已,这菜都还没发芽,所以浇的时候要格外的用心。

“哥哥,哥哥,你不能浇太多了,这样会把种子给浇散了,到时候有些地方会没有的。”时子瑗端坐在椅子上,看到陆羽稍稍多浇了些水,就叫唤了起来。

陆中校那个郁闷啊,他明明已经很小心了,可是他手比较重,会多浇一些也是正常的。

微微抬头,正好对上了言桓的眼睛,随即浅浅一笑,但笑不达眼底,心中思忖:这个言少,还真的来了。

“言少,你最近可真有空。”这话,多少有些纳闷,气闷,总之他就是不舒服。

时子瑗也暗暗不解,为什么言桓今天又回来,可言桓对她照顾有加,就像是大哥一般,他能来看她,她还是挺高兴的。

“言大哥,成光莫不是要倒闭了吧?你这个老总怎么那么有空?”她的语气带着一丝调侃,调笑意味甚浓。

言桓踏着慢步从门口走到他们的面前,慵懒的笑意渐浓,然后看着时子瑗说道:“有你这么有想法的股东,成光即使想倒闭也倒不了。”他又不是没人才,手下的人才一大帮呢,离开个几天这公司该怎么还是怎么。

时子瑗拍了拍衣服,微微宽大的衣角被微风稍稍卷起,娇嫩的脸庞微微泛红,“言大哥,我还真有一个想法,而且你们肯定能研究出来的喔。”

“哦…”言桓敛开眸子。

“哥哥,我们先进去吧,我正好可以给言大哥讲解?...

一下。”进去的时候,她还不忘招呼着半个心思在浇水的陆羽。

进屋之后,时子瑗从电视柜下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只笔和一本笔记本,然后便坐在了椅子上。

言桓坐在她的对面,陆羽坐在她的身旁。

时子瑗这次要建议言桓做的其实是网游,在今年这个时候网游已经开始流行了,特别是‘传奇’这个网游的游戏,在市场上占据了百分之七十左右,而她作为重生人士,很清楚着网游对以后游戏世界的影响力度,这是绝对赚钱的路子,竟然她踏足了这技术行业,没有理由不涉足一下网游。

“我大致的想法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可以让公司里的技术研发部就开发出来,到时候这款游戏可以不断的延续下去…”时子瑗做了一个总结。

陆羽在一旁听着不发表意见,他家媳妇认真工作的样子也好看,很漂亮。

言桓拿起被时子瑗划得不成形的笔记本,稍稍在脑中回旋了下她说的话,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瑗瑗,你放心吧,明天我就让研发部的去研究。”

“恩~到时候你可不能忘记要给我奖金。”时子瑗点着头,说着自己的要求。

言桓对她向来很大方,便道:“如果这款游戏成功,那么就把这款游戏的盈利给你多百分之二,这样可以了吧。”

听他说完,时子瑗的脑海中已经在显现出那一张张的人民币了,这网游赚的钱何止百亿啊,百分之二,她都可以分得好几亿了,这哪是奖金可以比对的。

“言大哥,你可不能反悔,到时候不许赖账。”

言桓瞪了个白眼过去,“我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赖过?”

时子瑗其实也就那么一说,她当然知道言桓从来没对她说过假话,说过的话都算真的。

接下来言桓倒是帮着陆羽将这客厅里‘不和谐’的放置都一一整了一遍,可这地板就不能铺什么贵重的毯子了,这军队毕竟有军队的规矩。

言桓想了想,揉了揉太阳穴,“我想到了,陆中校,你可以铺上木板,这木板总比这水泥地要好。”

陆中校紧接着就摇头反对:“这也不行,在军队里不能搞特殊化。”

时子瑗看着这两个带劲的争论着,也不问问她这个当事人的意见,要她说,她在这里铁定待不了两天了,何必搞得那么累。

“哥哥,言大哥,你们争那么累干嘛,我在这怀孕期间最多就只多待几天而已,这不换也是行的,我现在才一个多月而已,你们把我想得也太弱了。”

刚才听着他们两个竟然还在念叨着拖鞋会不会把她给绊倒的问题,她看上去是那么脆弱的人吗?

她心里很是确定她在这怀孕期间最多只待几天的信息,原因无他,就算是时爸对他们这种未婚先孕的事件理解了,也不可能会同意她在这军队里养胎。

最终的决定是:如果时子瑗要回这军队,而陆羽又有时间照顾,那么就在这军区的外面买一套房子住着,什么都解决了。

这事情解决了之后,言桓就故话重提了,这次,他当着时子瑗的面就提了。不过,他是趁着陆羽在厨房忙活的时候。

“瑗瑗,你还是回去向你家大人坦白吧,怀孕三个月之后你的肚子就会看得出来的,到时候谁都瞒不了,越早把这事情解决,你就越安心养胎。你现在看上去没心没肺笑得那么开心,其实心里还在一直担心着你爸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吧。陆羽也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他和我说了就这两天带你回去,他的想法肯定是想让你在这两天好好缓缓。”

时子瑗朝着厨房那头看了一眼,淡笑着回答:“哥哥我当然知道他是个负责任的人,我在这犹豫也确实是怕我爸,怕他对我失望…”最后一句话,她几乎从嗓子眼里说出来的。

时爸的思想是比较保守的,当初和陆羽谈恋爱都把他气个半死,还狠狠的把陆羽给教训了;这回陆羽竟然让她怀孕了,那后果,她还真不敢想。

时子瑗和时爸之间的父女关系比一般的家庭要好很多,何况因为前一世的缘故时子瑗对着时爸有一种很深的愧疚之感,这一世,她对时爸做的很多是感激,她怕会出现像是前一世一样,让时爸伤心,可时爸又不说出来,郁结在心里。

“放心,陆羽这小子,从来不做没把握的战,竟然他有这个胆量让你怀孕了,那么他就有办法让你爸原谅,知道了吗?”言桓思忖一会,才缓缓而出声。

这天晚上,言桓没留下吃饭,只和他们说了句:明天帮他们订机票,回家。

他们也没反对,本来就该到摊牌的时候了。

第二天,陆羽醒得很早,他收拾好了东西才叫醒了时子瑗。

两人到达了机场的时候,言桓已经在等着了。

“你们来的很准时嘛,马上就可以登机了。”言桓手中拿着三张机票。

时子瑗看到,不禁问道:“言大哥,你也要和我们一起到a县?”

言桓一挑眉,“难道我就不能去了?”

接着,他们三人就一起登上了飞机,一同回了a省。

可他们都没想到的是:陆老爷子正携着韩芝在机场外等着他们了。

要说陆老爷子为什么知道他们要回来?

陆老爷子在军区有眼线啊,这陆羽一上报请假,他就知道了,然后让人一查,这飞机的起飞时间、到达时间都知道了。

这陆老爷子和韩芝一看到他们出来,就急急忙忙的上前了,陆羽这个孙子算是彻底被忽略个透,因为韩芝和陆老爷子看都没看他,直接就对上了怀着孕的时子瑗。

陆老爷子算是含蓄的,勉强对着时子瑗笑了笑,然后很亲切的声音:“瑗瑗,要不就先到爷爷那里?”

韩芝是热情的,“瑗瑗,路上累不累啊,坐了那么久的飞机肯定累了是不是?我们在外面订好的位置,先去吃饭吧,你喜欢吃的东西我都让人准备着……”

此刻的时子瑗一个头两个大,脸羞得通红,她完全不用想,陆老爷子和韩芝肯定是知道了她怀孕的事情,要不然哪整那么大的阵站,而且还直接把陆羽这个孙子给撇在一旁了,看都不看一眼。

一旁的言桓稍稍吸了吸鼻子,对着正被忽略的陆羽说道:“陆中校,这下子,恐怕你的爷爷奶奶…等的长辈都打算把你忽略个彻底了,恩~有什么法子?需要我的帮忙吗?”

陆中校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忽视言桓眼里的幸灾乐祸,冷冷出声:“只要你言少不给我添乱,我就万事大吉了。”

“这个嘛…我可不能保证。”言桓仰头喝了一口水。

而这头被韩芝热情招待的时子瑗真是有苦难言啊,她只是怀孕而已,没到不会走路的程度,这…陆老爷子需要在只差一百米距离的饭店这里让她坐小车过去吗?而且,这大热天的,这韩芝老奶奶,我知道您的身体倍儿棒,可是您可不可以不要把我当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搞得她整个身子都好像被提起来一般。

可接下来韩芝的一句话,更是把她给郁闷得可以。

“瑗瑗,你冷不冷,奶奶我还给你带了衣服外套过来。”

时子瑗坐在小车里,在她身旁坐着的韩芝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件秋装外套。

时子瑗看着那件外套,心中突然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感觉:这怀孕中的女人是皇后,看看这待遇,比古代的皇后待遇还要好。

------题外话------

依然预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