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0 哥哥我们去闹闹这相亲宴如何

050 哥哥,我们去闹闹这相亲宴,如何?

正如陆中校所料,许阳大少在他们走出了商场后的半个小时后,电话便紧接着来了。

“老五,这下,你可害惨我了。”

陆中校一接通电话,许阳大少苦闷的声音就传入耳内了。

“哦?”陆中校朝着自家媳妇挑了挑眉,煞是好心情的呢喃。

时子瑗眼中泛讶的眨了眨眼睛,然后靠近他的耳边,一起倾听。

许阳听着他这漫不经心的调,心里更是懊恼不已,“哼,就你下手快,竟然让弟妹怀孕了是吧。”

想到刚才他接到家里爷爷的电话就郁闷,他爷爷还以为他在外面偷吃了女人,辜负了沈落呢。

话说沈落和许阳在一起在他们的家里早就是件众所周知的事情了,而且这许家的爷爷长辈对沈落那是喜欢得不得了,就在今年,这许家的爷爷都不知道多少次怒骂许阳这孙子没骨气了,连媳妇都追不上手。

这次陆中校和时子瑗买的东西也太让人怀疑了,而许家爷爷也十分清楚的知道沈落是没有怀孕的。所以,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怀疑这许阳在外偷吃了。而在刚才,就在许阳打通陆中校电话的前十几分钟,已经被许家爷爷骂了二十分钟了,他这是有苦难言啊。

陆中校低低的笑了笑,和自家媳妇对视一眼,“老四,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要想想,这卡可是你早就给了瑗瑗了,瑗瑗不就是使用一下,你也太…大方了吧。”

陆中校,人家许阳压根没这意思好么。

许阳这头简直要咬牙切齿了,不过他心里深知自己不是这老五的对手,压下心中的郁气,吁出几口浊气,“好啊,老五,你这简直是…”原谅他已经找不到可以形容这对夫妻‘恶劣’的词语了。

小两口在这头几乎就可以听到他磨牙的声音,时子瑗一把拿过陆中校手中的手机,说道:“许大哥,你是不是有个叫什么许杰的表弟啊,你要想知道为什么今天本小姐那么‘有心情’,那就问你的表弟吧。”

说完,还未等许阳反应过来就快速按掉了结束键,眼眸铮铮的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通话结束’四个字,“要不是落落,我才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你。”

敢情这还是轻的!许阳啊许阳,谁叫你有个表弟叫许杰呢,又谁叫你表弟许杰惹上这么个‘有仇必报’的货。

挂了电话,眸光转看陆中校,无意对上了天上还炙热、闪光的阳光,微微眯了眯眼,接着转头看向前方,嘴中欢快的哼着小调:“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身旁的陆中校听到她哼的小调,不禁无奈、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直到有些凌乱,又复理好,心里无声的笑了。他的这媳妇啊,只要有件小小的令她高兴的事情,她就会高兴好久。

可这次时子瑗的高兴却没维持多久,皆因一个电话突然响起。

看到来电号码,还扬在嘴角的弧度倏地就停滞了,连带脚步也停滞了下来,接着快速的接起:“飒飒,你怎么现在打电话来了?”语气中有着牵强的轻快,可仔细听却有一丝惆怅与不安,像是有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感觉。

自从前一次听陆羽说飒飒的家里要为她准备一场盛大的相亲宴她的心里就一直都在估摸着,这些天也没怎么联系飒飒,就是犹豫、思考着该怎么办。这个时候,这个半下午的时候飒飒打电话来,这让她心里的不安急剧扩大了,因为没事的话,她们俩通话的时间都是在晚上七点到八点的时刻。

果然,电话的那头传来了飒飒沙哑却无奈的声音,“瑗瑗,我要回家了…”

预感越发的强烈,时子瑗从来就没听过飒飒这般的口气说话,飒飒从来都是直爽的个性,说话从来不带一丝犹豫,可这几个字,却是像在喉咙里发出的。

“飒飒,是不是你爸爸要你回来相亲?”除了这个,她想不到什么了。

“瑗瑗,我妈妈病了…”带着一丝惊讶,然后却是惆怅,“…是因为我…”

怎么那么巧?时子瑗心中暗道。

“那你…”

她知道,在萧家,对飒飒最好的就是萧妈妈了,飒飒口里最多说的也是萧妈妈,至于萧爸爸,也对飒飒好,可终究是一家之主,有时候终究免不了‘重男轻女’,也因萧老爷子也是重男轻女的思想。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要回去了,如果…”萧飒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响起了一陌生的声音,“小姐,时间已经到了,请您挂电话,这手机,由我们来保管…”

接着就是‘嘟嘟嘟——’手机被挂掉的声音,显然,萧飒手里的手机被‘收’走了。

时子瑗有些茫然的朝着陆羽看去,然后似是下了个重要的决定:“哥哥,我们去闹闹这相亲宴,如何?”

陆羽在一旁也是听到了萧飒说的,他的脸色有些沉,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对于她说的,他也赞同,毕竟,媳妇说的什么都是对的,至于他刚才脸色微沉是因为他没想到这萧老爷子的速度竟然加快了不少了,整整提前了半个多月,这简直就打萧飒一个措手不及。

到了晚上,两人和时爸、时妈商量了下,本来先前时爸是不同意的,毕竟自己这女儿刚刚怀孕,虽然闹喜不怎么厉害,可从这到c省还是有段距离的,怕她在路上吃不消,可时子瑗坚持要去,并且保证会好好的照顾自己,三句有两句都是说明着萧飒和谢航辛对她的好,这个时候她不出马谁出马,最终得到了时爸的同意,时爸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

第二天,时子瑗在上飞机前给言桓发了个信息,可言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到了他们下飞机开机,也没有看到手机里有只言片语,让时子瑗有些疑惑。

陆中校为了确保自家媳妇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不顾时子瑗大呼浪费的开了一家这c省最大、最好的五星级饭店,并且还要求可以下厨房,就是防止她会吃不下饭。

在厨房煮好了饭菜本来是要端到房间去吃的,可时子瑗对着这饭店里的房间有些觉得太闷了,就坐在了大堂里。

吃着可口的饭菜,时子瑗似乎很是惬意,“哥哥,到哪里都可以吃到这么好的饭菜,真好。”

一句平常的赞美,还是让陆中校的心中暖了不少,唇角的笑意深了些,伸手再夹了一夹菜到她的碗中,“好吃就好,但是要适可而止,不能吃太撑了。”

“嘿嘿,有哥哥在这,瑗瑗怎敢吃撑呢。”时子瑗顿了顿,想到好几次因为饭菜可口吃撑的后果,不禁微微低着头,讪讪笑着。

正当着小两口‘郎情妾意’时,桌边突然就多了一个人,礼貌的声音:“请问这位先生,可以请您再做一次这道菜么?”

陆中校抬眸一看,恩?这家饭店的掌勺师傅,莫不是要到他这偷师?

“不好意思,我没空。”语气有些疏离,若不是刚才他觉得这掌勺师傅还不错,或许这语气就不是疏离了,而是冷冰冰、毫无感情的拒绝。

掌勺?...

师傅突然感觉浑身有一阵冷飕飕的感觉,他一开始就知道陆羽不是平常人,也是不喜和人打交道,可是…客人就是看中了他做的这道菜,那客人他也不能得罪,他又不会做,只得硬着头皮、冒着被误解为想偷师的勇气凑了上来,就希望陆羽能高抬同情心,出‘金手’,做了这道客人指明要的菜,虽然这希望渺茫得很,可还是上来试一试。

这时,时子瑗也从可口的饭菜中抬起了头,看向穿着一身白色厨师衣装的中年男子,听出陆羽的话中有些疏离,她便礼貌的开口道:“这位师傅,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哥哥恐怕真的没办法帮您这个忙了。”

陆中校什么身份?能吃到他亲自掌勺的菜,这世上本就没有几个,她也是会心疼自家未来老公的,今天一天他都累了。

掌勺师傅听她这么一说,再深深的看了看他们,知道无果后,便失望的离开了,他也试过了,不行,他也没办法了在,只能向萧副省长说声抱歉了。

待掌勺师傅走了,时子瑗半开玩笑道:“哥哥,看来要是你失业了,可以到瑗瑗的饭店里当掌勺师傅养活瑗瑗了。”她这哥哥的实力,可真是让她佩服。

陆中校‘噗嗤’一声笑了,半起身刮了下她的鼻尖,“你这丫头,倒是越发的知道来调侃哥哥了,放心,哥哥失业了也不会养不活你的。”

“谁知道呢…你现在可是孑然一身啊…”调笑回答。

可不是‘孑然一身’么,他陆中校可把什么都给她这个媳妇了。

他们的对话再次突然被打断了:“你们好,请问,你们桌上的这道菜可以再做一次么?”

这话可真直接,时子瑗和陆羽眼中同时闪现出这个表情。

陆中校抬眸,这次看到的人让他稍稍惊讶,可他依旧拒绝,只是话中带着丝客气,“不好意思,我不是这饭店里的厨师。”他的菜,可是专门为了自家媳妇做的。

来人正是萧飒她爸萧正天是也,他是在刚才路过的时候看到了他们这一桌的菜肴,本来以为是这家饭店新出的菜,可一打听他才知道原来是刚才他感觉‘不凡’的年轻人自己做的。本来如果是他自己想吃的话,听到那厨师说着年轻人拒绝了,也就不会再次‘登桌’了,可他想的是要将这份菜给他母亲带回去,所以,他只好亲自出手了。

------题外话------

谢谢亲的票票:pass2008——投了1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