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1 你老公我不就是有身份的人么

051 你老公我不就是有身份的人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萧正天却压根没有离开的意思。

陆中校终于再次挑眉看向他,“不知您还有什么事?”

萧正天面上一愣,陆羽这么淡然的面对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不禁对他的身份怀疑了起来,语气里的客气、疏离似乎多加了几分。

萧正天真相了,陆羽确实不喜他再这么站下去,虽然他是萧飒的爸,可是…影响了自家媳妇的口味那就大大的让他不爽了。

“年轻人,我只是想要让你给我写个方子,然后带回去给我的母亲,这是我的名片。”

好吧,萧正天思考良久,觉得该亮出身份来,或许才有用了。

可——结果是:陆羽淡淡的看了一眼,什么表情都没有;而时子瑗眼中稍稍一怔,遂认真的看了眼萧正天,难怪她刚才会觉得这萧正天身上似乎有什么让她熟悉的地方,原来萧飒身上所表现出的英气却是遗传了他的,可她终究也没再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萧正天见此,心中如一把瘾火在烧,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连他的名片看了都似是无动于衷。

“原来是萧先生,不好意思,这道菜恕晚辈无法告知,如若您真想要,那么可以到a省的‘仙食居’那里。”陆羽佯装惊讶,可眼睛里却看不出他惊讶的表情,还顺道给‘仙食居’做了广告。

他特地为时子瑗做的这道汤,确实是从‘仙食居’里而来的,知道了这道汤对孕妇喝了极好,他便学了来,可以调节孕妇的胃口,而事实也是如此的。

萧正天本就看他们两人对他身份熟若无睹的时候心中暗暗憋屈,这回听陆羽说有其他地方可以得到,他便道:“那就谢谢了。”

想到这道菜或许可以讨好母亲,不由心中暗暗欣喜,这可是相当于讨好了老爷子。

说完,终于离开了他们的桌旁。

待他远去,时子瑗将视线看向陆羽,用肯定的语气说道:“哥哥,你早就知道了他正是飒飒的爸爸是不是。”

陆羽回应的点头,“萧正天,c省副省长,这样的身份,又作为萧飒的爸爸,怎么会不知道。”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时子瑗,狐疑道:“瑗瑗,看你刚才的样子,你是不知道他是萧飒的爸爸了。”

“飒飒从来就不提她爸爸,有提的就是她妈妈了,我只知道飒飒的爸爸是这c省的副省长,可哪知道就那么巧碰上了。”时子瑗解释。

她本来想刚才就认的,可是一想到谢航辛,她就将心中那股想要说出的念头也压了下来,恐怕这个萧正天也完全不在意她的身份吧。

她想对了,萧正天对萧飒的关注本就少得可怜,可是表面上去萧飒却是好的,直到萧飒现在大学毕业,他便关注起来了,当查到谢航辛只是一矿产老板的儿子,虽说有个县长为亲戚,可是在他眼中却是什么都算不上,所以压根就没想着时子瑗会有什么身份,也自然想不到陆羽这人的背景了。

第二天,时子瑗和陆羽便商量着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去萧家,再三斟酌后,时子瑗就决定干脆就以她是萧飒的同学去,毕竟不管怎么样,这萧家总是要面子的吧。

随即便很快就到了一早就打听好的萧家住宅区,萧家在这c省是大户之家,住的地方也自然是不凡的,因为萧老爷子的个人思想,这坐大宅内住着所有直系萧家的人,算是庞大的了。

大约五百平方米的房屋,包括了院子,其实不算大,可是却拥有着四层楼,也足够住下那么多的人了。

接着,时子瑗就发现这进萧家的门比进陆家还繁琐,一道道顺序下来,见到萧家的人已经是快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她哪会知道其实陆家的门比萧家的门难进,因为是她,所以陆家才直接撤掉了那规矩,要不然,陆家的大门,即使可能你等一个小时也未必见得到正主。

可即使见到了萧家的人,却得知萧飒并不在家里,而是在医院陪着萧飒的妈妈,原来萧飒的妈妈还真是生病了,据说是挺严重的哮喘病,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作了。

接待他们的并不是萧老爷子,而是萧老爷子的大儿子萧正华,对他们倒还算是客气,可是时子瑗和陆羽却看出他对他们的鄙视,对,就是鄙视,因为他们现在身上穿的是平常的衣物,而且又说明他们是萧飒的小、初、高的同学,想来也应该是上不了台面的,可能还是来求自己的侄女办事的,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客气已经算是好的了。

“那萧伯伯真是打扰了,我们现在就去找飒飒。”时子瑗嘴角依旧含笑说着,心中却不禁想着这萧家还真亏得飒飒待了。

出了门,时子瑗便二话不说的指使着陆羽往刚才萧正华说的那个医院去。

他们走后,萧家的蓝管家却突然对着坐着喝茶惬意万分的萧正华说道:“大少爷,那两个年轻人可大有来头,您这番态度…”边说着边摇着头,一副不赞同的样子。

虽然这蓝管家只是萧家的管家而已,可是他的话却是不容忽视的,这萧家,当家的还是萧老爷子,这蓝管家,可是萧老爷子的心腹。

听闻这话,萧正华端着茶杯的手一顿,随即却是漫不经心道:“蓝管家,看那两个年轻人的样子,身上的衣着,明显就是一普通人家的孩子,那个男的看上去倒还算可以,可终究身上有股子冷然,这样的人,不讨喜。”

意思很明显,如果陆羽适当放乖一点,或许对他还有点用处。可他哪知道人家陆羽压根不需要讨喜任何人,别人还巴不得讨喜他呢。

蓝管家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稍稍一闪眼,失望的表情瞬间闪过,这萧家,这大少爷还真不是个当家的第一人选,语气不禁变得缓和了起来,“或许吧…”说完,便朝着二楼走去。

再说时子瑗这厢,倒是很快就找到了萧飒,可是萧飒却对着他们一脸的笑意,眼睛里的苦涩却连隐藏都忘了隐藏。

时子瑗心疼她,在陆羽去买饮料时,终于将她一揽在怀,低低说道:“飒飒,放心吧,萧阿姨会没事的。”

“呵…”萧飒却是一声笑了,任由时子瑗抱着她,没有作出其他的反应,“瑗瑗,我要是你,该多好。”语气里感慨万分。

时子瑗浑身一滞,不明所以的看着她,直视着她的眼睛:“飒飒,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在病房,她不能问。

萧飒的脸苍白一笑,“还能怎么回事,就连妈妈都被逼得进了医院,我能怎么办?”

接着,萧飒就将事情全盘托出。

原来,这萧飒的妈妈是被萧正天给逼出病来的,纠结原因就是在萧飒不肯从西藏回来的事情上,萧飒的妈妈和萧正天大吵一架,萧飒妈妈的哮喘突然病发,这才进了医院,也有了让萧飒必须回来的理由。

“飒飒,你打算放弃了吗?放弃航辛哥哥了吗?”时子瑗正色的问道,看萧飒现在这个样子,就好像是认命的样子,她不得不为谢航辛担心起来,要是萧飒都放弃了,那谢航辛这个哥哥还有什么希望。

萧飒犹豫一顿,接着脱开她的怀中,转过身,淡漠说道:“瑗瑗,我不想,可是…我不能让我妈妈再担心了。”这次,妈妈是因为她病发,并且医生再三强调不能再受刺激了,她赌不起,不敢赌。

时子瑗一听,心一紧,忙道:“飒飒,这怎么可以?航辛哥哥一直在做努力,就是为了能够有一天光明正大的站在你面前。”想到谢航辛这个干哥哥正在为了爱情而奋斗的样子,她怎么可以让飒飒现在就放弃。

这次,萧飒犹豫许久,全身似乎有些打颤,似是聚集起浑身的力量说道:“瑗瑗,你劝劝航子,叫他忘了我吧……”这几个字,只有她自己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多大的勇气。

飒飒的性子何时对命妥协过,时子瑗暗暗担忧恼虑。

急中生智下,她脑中突然生出一个念头,“飒飒,从明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情敌。”

萧飒不解,大睁着眼睛看着她,时子瑗解释道:“飒飒,不就是你家里觉得航辛哥哥配不上你,不值得把你嫁给他么?那我就让你家看看航辛哥哥值不值得。”

谢航辛好歹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家世也是好的,自然不缺乏喜欢他的人,比萧飒要好的身份的人也不是没有的。

萧飒还是不解,可时子瑗已经从她背后看到了陆羽过来,也不顾萧飒想说什么,她就加快了些步子,跑到了陆羽的面前,一把拿过他手中的水,“哥哥,你来得正及时,你在这里有没有认识的人啊?要和萧家旗鼓相当的身份喔…”

和萧家旗鼓相当的身份地位?陆羽疑惑的眼看向她,他这媳妇想要干嘛?

“有没有嘛……”时子瑗喝了一口水,还没听到陆羽的回答,便又再次出声。

陆羽这才开口道:“你老公我不就是有身份的人么?”还找其他人干吗?

萧飒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禁微微皱眉打岔,语气却是轻松了不少,还半开玩笑道:“你们不要在我面前表恩爱,不知道我现在孤家寡人啊。”

------题外话------

丫丫的,那医生竟然拔针不到位,出了一坨血……紫这得补多少营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