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2 有一个韵妇她有些叛逆

052 有一个 韵 妇,她有些叛逆...

情缘大酒店,萧飒的相亲地点。

此刻的陆中校特别的恼火,可又无可奈何,穿着一身服务员的衣服穿梭在人群之中,俊挺的脸庞、傲人的身材让一竿子来这相亲的富家子弟亦或者是名门大少皆对他辞色不已。

“诶,你…给我倒一杯威士忌。”得,又一来找他麻烦的富家大少正怒目的看着他,口气颇是不高兴。

陆中校压下心中的恼火之气,‘和气’回答:“您稍等。”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陆中校为何会在这做服务生呢?

皆因缘由,那就是等会时子瑗会出现在这会场中,而在时子瑗的计划中,他被不允许出现,在他的再三坚持下,终于得到了这个服务员的名头来,所以故有现在这一遭。

原来,昨天时子瑗问他有没有认识和萧家身份旗鼓相当的人,是为了要假扮成那人的妹妹前来这里的,陆中校虽然身份卓越,可是不宜出面啊,所以…只得委曲求全的当个服务员,可以近距离的看住自家的媳妇不被别人觊觎。

飒飒此刻已经被萧正天带到了会场,她那傲人身姿和英气逼人的气质让在场的众人皆侧目不已,原来这就是萧家的嫡长女!

萧正天也不多说,这次请大家来的意图很明显,他这是来给女儿挑乘龙快婿的,来人都是经过了层层挑选的,家世自是不用多说。

萧正天揽着萧飒的胳膊走上了台面上,他的脸上噙着笑意,浑厚的声调响起:“这次,我是作为一名父亲站在这里,正如大家所想的,站在我身旁的这位就是我的女儿萧飒…”

说着,示意萧飒,萧飒也适时的回应一淡淡笑容,却不再多说话。

萧正天见此,也只得硬着脸皮上,只不过脸上的笑容多少有些勉强,“接下来,我就把这场地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自己交流了,再过一个小时后,飒飒就会选出最佳人选跳第一支舞,谢谢大家的捧场。”

话落,台下紧接着响起了鼓掌的声音,震响着会场各处,萧正天再次笑了笑,侧耳到萧飒的耳畔说道:“飒飒,好好看看。”

回应的自然是萧飒勾唇讽笑,她能不好好选么?

萧正天一出会场,会场内的众人就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这萧飒可是萧家的长孙女,家世、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娶到了她,不仅仅是娶到一美娇娘,更是娶到了萧家这层关系。

很快,萧飒周身便被围得水泄不通,各个大少各显神通,就想着能得到佳人的亲暧。

萧飒疲于应付,笑容淡淡,话也不多,别人问一句,她也就‘恩’‘是’…的答应一句,弄得各个大少皆困惑不解,一时间,竟然想不出什么方法来引起佳人的注意,可频频献殷勤的人也还是不少,萧飒着站着不是坐着不是,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她在担心着怎么瑗瑗还没有到,是不是路上出什么事情了。

再说时子瑗这厢,被她逮到的贵公子却是约翰是也。

话说这约翰还真是被他们这对小夫妻给奴役的命,好死不死的撞了上来。

在昨天,正当时子瑗和陆羽想着该请谁的时候,这约翰就来电话了,说是有人让他去相亲,而且还正在c省,仔细一说,不正就是萧飒的这个相亲宴么,本来他想着推脱不来的,但他这个电话却是正中时子瑗的心,在他们两口的威逼利诱下,约翰只得投降。

“约翰,你好了没有啊,你穿个衣服怎么比我还慢?”时子瑗目色看着眼前一扇紧闭着的门,略抬高声音朝着里头叫唤。

约翰这会却是在房间里头惬意着呢,哼,昨天被威逼利诱的来到了这里,可是他尽看着某两口的恩爱了,连陆中校的菜都吃不着一点,现在他可没心情了,就让小瑗瑗先等着吧,谁让你们夫妻不厚道来着。

没听到回答的时子瑗心里稍稍疑惑,便试着敲门:“约翰,你再不出来就晚了。”

晚了才好呢,约翰心中暗道。

再次没听到回答,时子瑗心里也有数了,语气变得‘漫不经心’:“约翰,你再不出来可别怪我今天把你怕雷的事情说出来喔…”

房内终于有了声响,不过只是约翰恼怒的拍打了下头,但是还是没说话,真是气死他了,小瑗瑗怎么可以这样子。

时子瑗稍稍放缓了语气,“约翰大哥,你出来吧,大不了晚上让哥哥做菜给你吃,你要再不出来,以后都别想要吃到了…”

门‘嘭——’的一声被打开了,只见约翰那张精致的脸上皱着眉,“算你狠…”

时子瑗终于露出一个笑容,一把揽上了他的胳膊,“哥哥,我们走吧。”

是的,时子瑗她现在要扮的就是约翰的妹妹。

他们到会场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此刻的陆中校紧紧的盯着门口进来的人儿,时子瑗亲密的揽着约翰的胳膊,笑脸盈盈,约翰的脸上也是笑着的,体贴入微。咋看上去,怎一个‘金童玉女’?

突然,约翰感觉到一股冷寒的目光,朝着目光看去,原来是陆中校的,心中暗叫不好,手上的动作也连接而起,想要放开时子瑗,可却再次被时子瑗给揽住了。

时子瑗不是没注意到陆羽,她进来的时候可是对陆羽还笑了一下呢。因为是怀孕的原因,她只是穿着一平底凉鞋,看上去娇小可人,倒有了另一番滋味,会场内的大少们一看,皆是眼前一亮,那目光自然是灼热了起来。

萧飒见她来了,不禁吁出一口浊气,再不来,她可撑不下去了,而且,一个小时的限时就快到了。

被再一次揽住胳膊的约翰心中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世界末日正向他靠近了,陆中校的目光越发的不善啊。

但约翰最终还是没忘记时子瑗的各种嘱咐,将时子瑗介绍了一番,说着时子瑗是他的妹妹,众大少一听,更是欣喜交加,本来以为萧飒已经是女中之凤了,可眼前的这个,可是亚洲十大强企业的千金啊,而且看上去还那么的可爱,据说…还没有男朋友。

这权固然是重要的,可权不大于钱啊,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时子瑗在刹那间的风头就盖过了萧飒,众多大少的注意力已经被引去,只留有少数的还在萧飒周身转悠着。

时子瑗尽管表演着一个‘骄横’的大小姐,只稍稍对着众大少笑了笑,便踏步走到了萧飒的面前,趾高气扬说道:“萧飒,没想到你竟然背着航辛哥哥相亲,哼,航辛哥哥那么好的一个人你都不要,我就不信你看得上这里的人。”

萧飒脸色一变,眸色暗暗:“瑗瑗…”

“哼,瑗瑗也是你叫的,当初我把航辛哥哥让给了你,但是你竟然不给我珍惜,还办这场相亲宴,要不是你家发了帖子给我哥哥,我还不知道你这女人竟然那么快就变心了呢。”时子瑗打断了她的话,讥讽意味十足,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

会场众大少被这一场景给愣了一番,这其中必定有故事啊,敢情这萧家大小姐和这娇小可人的千金当初还抢着一个男人,而且那男人竟然弃更好的选择不要而选择了萧家大小姐,心中不禁都想着,那个男人是谁?航辛哥哥?看来,这次这位千金是来叫板的。

萧飒脸色苍白,竟然说不出话来,她身旁的一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大少似是对时子瑗稍有微词,“这位小姐,你这话太过分了,萧小姐乃名门千金,你口中的‘航辛哥哥’想必也没什么好,萧小姐可以选择更好的为何不选。”

时子瑗淡淡的扫了一眼说话的大少,却对着萧飒说道:“萧飒,你的眼力也太差劲了些,不过,你也就只能选这样的了。”

萧飒脸色更苍白了,而刚才说话的大少也脸色不好看了起来,说话开始口不择言了,“这位小姐,不要太过分了,你这话,是看不起我们了。”虽然亚洲十强企业不能得罪,可是它也不能太过分了,来的这些人都是有名有姓的人。

他这话一说,会场内的众大少脸色当然也不好了起来,时子瑗不惧反笑,勾出一抹肆意的讽刺,“你们确定能比得过我的哥哥?”

这话什么意思?众大少心中疑惑。

“今天,我就让哥哥把这个女人给收了,想必,萧家应该很乐意。”时子瑗再次出声。

约翰额头冒汗,靠近她的耳边:“小瑗瑗,你这想干嘛啊?”

时子瑗回以一笑,“哥哥,萧飒做我嫂嫂可是不错的喔,这样子,到时候航辛哥哥做我的男朋友,就可以狠狠的…”话不用多说,大家都能想得到。

“你……”萧飒指着时子瑗话不成声,约翰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瑗瑗,你这是要把你哥哥我给卖了。”

时子瑗巧然一笑,“哥哥,这怎么能算卖呢,找到那么好的嫂子妈妈也会高兴的。”

纵身在一旁的陆中校看到这状况,不禁抚额,媳妇啊,你老公我终于知道你对我的‘良苦用心’了,相对于这个‘做别人的老公’这个身份,可比这服务员来得…难接受多了。

“瑗瑗,即使这样,你也不能…”约翰沉下脸,佯装不高兴。

时子瑗继续装‘蛮横’,“萧飒,我看还是让你爸取消了这相亲宴了吧,要不然,你看上除了我哥哥之外的男人,我都一一为你解决了……”

这话…可说得太明显了,也就是说,萧飒看上的任何一个除了约翰的男人都会被她抢走。

陆中校这会不止抚额了,而且眼冒火花,这媳妇,叛逆过头了。

再看约翰,他也很不好过,这下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戏剧里好像没这么排的啊。

萧飒也稍稍愕然,奇怪的看着时子瑗,示意问:你这演戏过头了吧,你这是要把情敌演得淋漓尽致,把你自己演得‘骄横蛮道、恶毒狠心’千金大小姐了,要不是你已经找好了下家,看你这样,谁敢娶你啊。

而其余众大少不禁嘘嘘,这千金看上去挺可人的,可没想到心那么毒,连哥哥的幸福都可以牺牲,用来报复情敌,这样的女人,谁敢娶啊。

时大千金终于感觉到她这演戏太过了,一时太上戏了。

“萧飒,反正你家都是要选个门当户对的,选我哥哥是你最好的选择了,你还有什么犹豫的,大家伙都散了吧。”

她这话说得那是顺口,把这里来的一竿子相亲的大少都给得罪了,并且…把萧家也看得够低的。

众大少自然有不满意者,对着时子瑗便开始人身攻击,“萧小姐人长得好,性子也好,就算约翰先生再优秀,也不一定能让萧小姐看上,我们能来这里,说明萧家还是有机会给我们的,这位小姐,你可别把话说满了。”

‘这位小姐’自然说的就是时子瑗了,他的话,攻击性还算不大。

“这位小姐,本来看上去挺可人的,可没想到,竟然…”又一个大少开口,这没说下去的话,只要有智商的人都知道。

“哼,竟然那位‘航辛哥哥’当初选择了萧小姐,只能说明萧小姐更值得选择。”又一位大少开口。

这…可是有愈演愈烈的感觉了…

时子瑗不慌不忙,嘴角勾出一抹淡笑,“萧飒,你行啊,这就勾引了那么多的男人为你说话,当初航辛哥哥也是被你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给骗去的吧。”

“瑗瑗,这一切都是误会…”萧飒‘试图’解释,她得跟上某女的节奏啊。

“误会?航辛哥哥那么好,你都不要,萧家的人看人的眼光真是…令人不敢苟同了。”时子瑗一挑眉,环视一周,暗暗讽刺。

“瑗瑗,就算我对不子,可你也没资格…”萧飒变得稍稍强硬了起来。

岂料——

“啪——”

时子瑗直接耍了个耳光过去,萧飒的话被硬生生的打断,“资格,你和我讲资格,一个连爱情都不能自己选择的胆小鬼,亏我当初把航辛哥哥好好的交给你…”她这是‘恼羞成怒’了。

陆中校终于忍不住,这媳妇,忘记怀着孩子了吧,忙上前阻拦,捆住她的两手,无视身旁众多诧异、惊愕的眼神,低声说道:“瑗瑗,你要做什么啊,不要忘记了你怀着孩子,手痛了没?”

陆中校啊陆中校,你这‘包庇’也太过了吧,被打的萧飒都不说痛,竟然担心起你媳妇手痛不痛了。

在时子瑗身旁的约翰一听,瞪大了眼在陆羽和时子瑗身上来回看着,他刚才听到什么了,小瑗瑗怀孕了?

而陆中校这一行为,在大家看来却是护着萧飒的行为,他说的话,只有约翰听到而已。

萧飒眼光‘呆滞’的看着时子瑗,手缓缓的捂上了被打的左脸,眼泪在刹那间流了下来,声音沙哑着说道:“瑗瑗,你…”

“我告诉你萧飒,如果你不和航辛哥哥在一起,那你就等着和我哥哥在一起吧,到时候…哼。”时子瑗依旧中气十足,恼得陆中校真心想把她给捆回家里去。

这个时候,萧正天终于出场了,他在来的路上一股子明火、暗火都起来了,听着来人说的话,他以为还真是萧飒的情敌来搞乱呢。

一进会场,众人便很自觉的开出一条道出来,而萧正天也正好看到了陆羽的面,随即心中一阵疑惑,可看到萧飒脸上还没被完全盖住的红印,便皱眉着上前,问道:“飒飒,怎么回事?”

萧飒眼神闪躲的看着他,明显的像是‘怕’他,可内心是怎么一回事,谁也搞不清楚。

时子瑗看正主终于出场,她便拿开了陆羽的手,看向萧正天,佯装惊愕,“你就是萧飒的爸爸?你的女儿可真能耐,抢了我的男人竟然还抛弃了他,我现在要她做我的嫂子,你觉得怎么样?”

这目中无人的境界,她时子瑗修得那是如火纯青。

萧正天这才仔细看了她,蓦然发现她就是前晚见到的人,心中的疑惑继续增大,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可据人说她眼前的这个女生可是约翰金的妹妹,那可就是千金大小姐了,但是…她现在身旁的男人,穿着一身服务员的衣服,这搞得哪一出?现在要他相信这个小姐是自己女儿的情敌,他可是不相信了。

“约翰小姐,飒飒正是小女,据我所知,小女可从未谈过朋友,何来抢了你的朋友之说?”

萧正天不愧为c省一把手,把问题看得更为透彻一些,说话委婉可底气也不是没有,根本就没当谢航辛和萧飒的事情是在谈恋爱。

时子瑗稍稍一顿,缓缓道出:“萧叔叔,你可别急着否认,我这可是有凭证的,在北大,谁不知萧飒是航辛哥哥的女朋友,你这么一说,可就太不关心萧飒了。”

说着,她便舞动着约翰说话,约翰压下心中犹豫,正正脸色,按照剧本套入:“萧叔叔,我这妹妹从小就娇惯了,您千万别和她在意,萧小姐确实曾经是…咳咳,我妹妹一度的情敌,这件事情在我家也闹得人仰马翻的,我这妹妹一听说萧小姐要相亲,便不顾家里的反对和我一起来,可我没想到…”

这时,突然有一个人从空隙的地方走到了萧正天的身旁,在他的耳边说了不知什么话,萧正天的眉梢在瞬间皱成一团,嘴里却说道:“对不起大家,这次就当是各位给萧家面子,这次的事情,定给各位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