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3 这一唱一和的真是天生一对

053 这一唱一和的,真是天生一对!

萧家。

精神抖擞的萧老爷子坐在上座,萧正天、萧正华两兄弟正微微低着头听着萧老爷子的训词,脸色皱成了一团。

“你们两兄弟,其他的我就不说了,怎么你们看人的本领还是一点都没长进?”

萧老爷子面色微红,气息稍沉,语气更是沉了又沉,拄着白玉拐杖的手紧紧的抓着,泛黄黑的五指紧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萧正华闪了闪眼,小声嘀咕:“我比你少活了二十几年,要像你现在岁数了,我肯定…”

“老大,嘴里碎碎念什么,要说就给我大声说。”萧老爷子呵斥,声调上了几层。

被他这么一吼,萧正华正襟微站,立刻就闭上了嘴,但心里怎么想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萧正天稍稍整理了下思绪,斟酌了番语气,这才缓缓开口:“爸,这件事情,您不是早就同意了么?飒飒现在年龄不小了,也该是时候…”

“什么该是时候,你这次闹的笑话还少是吧。”萧老爷子使劲将拐杖往地板上一蹬,幸而地板上都铺满了软绵绵的毛毯地,才没发出声响。

萧正天心里也郁闷着呢,本来好好的,怎么就出现了一个…

过了一会,萧老爷子哼哼两声,“华儿,你虽说是老大,可你却连老二的二分之一都学不到,你说你整天给我游手好闲干什么去了?”

萧正华心中更是不舒服,脸色也沉了沉,他就知道,每次他挨骂的成分就比老二多。

“好了,这次的事情好好给我善后,现在,给我将飒飒叫进来,”顿了顿,萧老爷子又道:“还有她两个同学什么的,还有那个约翰&8226;金,都一起叫进来。”

萧正华心底喊冤,明明就没他什么事情,还是被波及到了。

很快,时子瑗等人就进来了。

萧正华咋一转身看到了时子瑗和陆羽,心中稍稍诧异,可为了不被波及,便随意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他没有看到萧老爷子在他出去的时候露出的失望眼神。

萧正天的脸色是极其不好的,这次,他的脸算是丢大了。但他表面上装得倒还算礼貌,不愧是经验丰富之辈。

时子瑗等人也对着萧老爷子打了招呼,萧老爷子一脸严肃的应答。

突然,萧老爷子犀利的眼神睨向了陆羽,然后却慢慢的转向了时子瑗,“你就是飒飒的同学时子瑗?”

时子瑗见萧老爷子脸色稍霁,心里斟酌一番,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害怕的神色来,皆因陆老爷子的气势比之这萧老爷子还是有得一比的。

“是,萧老爷子。”

‘人当有自知之明’,她时子瑗可没想到在这会没确定这萧老爷子态度前,恭敬的喊他一句‘萧爷爷’,要真是这样叫,恐怕人家还以为是来巴结他的呢。

萧飒倒是有些紧张,“爷爷,瑗瑗她只是为了帮我。”

得到的就是萧老爷子的一记眼神,过了半响,才道:“飒飒,你妈妈现在还在医院没人照料,你先去看着你妈妈吧。”

萧飒当然是不情愿,也不同意的,瑗瑗他们都是为了她,她怎么能一个人就这么走了,而且还是在不知道爷爷会怎么样的情况下。

于是她很正色的摇了摇头,“爷爷,一切的后果都由飒飒来承担,瑗瑗只是为了帮飒飒。”

时子瑗拉了拉她的手,淡笑着说道:“飒飒,你这真是的,萧老爷子再怎么着也不会吃了我们的,阿姨那边没人照顾,那你就先去照顾着,这里有我们就可以了。”

有些话,飒飒在这里,可能不好说。

萧飒听时子瑗这么一说,心中犹豫,“可是…”

“飒飒,出去。”萧正天严肃低声喝道。

时子瑗、陆羽、约翰三人齐齐皱眉,这萧正天还真心对飒飒没点耐心。

最终,飒飒还是出了门,在蓝管家看着的情况下,她只得去医院,心里却还是挂着一根弦。

现在,只剩下了五个人,萧老爷子、萧正天、时子瑗、陆羽、约翰。

“其他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们是飒飒的朋友,飒飒不同意我也知道,可是…我们萧家在这c省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你们这样一闹,可把我们萧家的脸都丢了。”萧老爷子的情绪看不出喜怒,可隐隐皱着的眉可以看出他此刻的心情算不上好。

最先开口的便是约翰,“我家的脸也丢光了。”

约翰的语气特别的委屈,这事情,他压根就是个炮灰。

时子瑗被他这语气弄得颤了颤神,嘴角抽了又抽,稍稍撇了一眼约翰,才正色说道:“萧老爷子,您萧家确实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可是晚辈倒想问您一句话,这萧家的面子重要,还是您孙女的未来人生重要?”

“我是飒飒的父亲,我还能害了飒飒。”萧正天紧接的时子瑗话说了下去,眼神微冷的扫过。

时子瑗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看着萧老爷子,她要的是萧老爷子的回答,因为萧老爷子才是萧家的当家人,说的话才算是话。

陆中校像是个局外人似的,只是揽着她的腰,百无聊赖,慵懒的样子竟然有些像言桓那般自在无疑。

过了半响,萧老爷子才喑哑着声调回答:“在我们萧家,这面子和飒飒的未来人生没有冲突。”

一句‘没有冲突’倒把时子瑗的话给转了回去。

时子瑗紧接着就是嗤嗤笑出声来,竟如‘小珠落玉盘’那般清脆,在这不小的空间里回旋着。

“萧老爷子,您是长辈,我是晚辈,本来这句话我不该说,可还是不得不说,你的回答,只让我感觉到了您把萧家的面子看得比您的亲亲孙女还要重得多,您这样,对飒飒不公平,对萧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公平。”

她这话,让萧正天绽了绽眉,可又紧接着皱眉,不知道这句话给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里转变。

这时,炮灰的约翰插上一句:“唉,小瑗瑗这嘴可是越来越不讨人喜欢了。”

他这话,刚好把萧老爷子想要说出的一声‘年轻人不要那么伶牙俐齿’给咽了回去,一张脸,涨得通红。

可时子瑗好似没有一丝感觉一般,巧笑的回了约翰一句,“彼此,彼此。”

这萧老爷子的脸又涨红了一分,竟突然呛了呛声,待他呛声反应过来时,他眼里的犀利给人的感觉已经减缓了太多,不过,这并不是他对这事情理解了之后的表情。

陆羽看着时子瑗和约翰的互动心中也暗暗发笑,可面上的表情却是依旧,一点变化都没有。

萧正天看萧老爷子像是缓不过气的样子,脸色稍稍紧了紧,上前安抚,“爸,这件事情就让儿子自己解决,您好好养身体?”

可萧老爷子却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如打了兴奋剂一般,低吼出声:“你要能解决,还能让我们萧家丢那么大的面子,闹成这样难?...

以收拾的局面?”

萧正天本想解释,可看到萧老爷子的神情,又恹了下去,扫过时子瑗的眼神更是冷了些。

陆羽见此,眉梢皱了皱,倾前为时子瑗挡住了萧正天透射而来的目光。

“按照辈分我应该唤您一声萧爷爷。”这是陆羽进了房之后说的第一句正话。

萧老爷子听到他说话长吁出一口气,眼神稍缓,“你爷爷还好吧。”

这句话,显然可以听出,这萧老爷子和陆老爷子两人是认识的,而且貌似挺熟悉。

“恩,还算可以。”如果不包括时不时的下命令抽风让他去接不是他的任务的话。

除了萧正天,其余的人都没对陆羽和萧老爷子的对话感到惊讶。

时子瑗自是不用说,心里一猜就能猜到这萧老爷子恐怕和陆老爷子在年轻的时候就可能认识的,萧老爷子会认识陆羽也不是稀奇的事情;约翰他本就随性,这些事情,他不愿意去追究什么,他只是单纯的将陆羽看成是亲亲大哥。

“你家爷爷看上这个小丫头了?”萧老爷子问道。

陆中校将揽着自家媳妇的腰的手紧了些,扯出一抹温柔的笑意看着她,“我爷爷看不看得上没关系,我看上就行了。”

这话,即对时子瑗说,又是对萧老爷子说的。

时子瑗被他这话稍稍羞红了脸,微微低头,她甚至听出了陆羽说这话时口气里的调侃意味。

萧老爷子眼眸闪过一丝错愕,这小丫头,不简单啊,能让陆镇涛的眼。

萧老爷子他只听说了陆家独孙已经订婚的消息,可到底是谁,什么身家背景,他是不知晓的。

也是,萧家从政了,而陆羽却是继续从军亦或者从商,又隔着一定的距离,这不知道嘛,也是情有可原的。

虽然萧老爷子对时子瑗成为陆家孙媳妇这事情疑惑,可嘴上还是说道:“看这小丫头也平常,还不如我家的飒飒。”

这话,可就直接把时子瑗给激了激,时子瑗听着这话本想息事宁人,可是却在无意间看到了萧正天那有些不屑的眼神,本息了的气,又被激了起来。

“萧老爷子,您这话我可不爱听,我和飒飒是好朋友,她很好,我不否认,至于我,也没那么差,这‘不如’两个字,不适合用在我和飒飒的身上。”

陆羽没看到萧正天眼神的不屑,所以对时子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讶异,可宠妻的他啥不满的表情都没有,有的就是帮衬自家媳妇脱口而出的话。

“萧爷爷,我家瑗瑗在我心里根本就不用和别人比,因为她就是最好的。”

他的口气不似刚才那般柔和,倒是有些生硬了起来。说他媳妇不好,要先问问他。

时子瑗听到他的话对他巧然一笑,甚是欢喜,又继续对着萧老爷子说道:“论学历,飒飒是名校,可我在清华也是名校;轮样貌,我和飒飒各有各的特长…我想,您认为的‘不如’说的应该是家世吧,”不理会萧老爷子愈发上翘的眼角,“这‘家世’要我再做一次选择,我肯定还选时家,我想…飒飒也肯定是这么想的。”

这话说明:你萧家在我眼里还不如我时家呢。

这萧老爷子这口气,就被堵在了喉咙,气息沉沉,呼吸声渐重,“伶牙俐齿!”

回应他的却是时子瑗甜甜的笑容,“萧老爷子,您这话是在称赞晚辈吗?那晚辈可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这时,约翰朝着她做了个‘大拇指向上’的手势,无声开口:“高,实在高。”

时子瑗无声回:“一般,一般。”

萧正天看在一旁,想要上前帮衬一把,可又被萧老爷子一个手势给撇了下去。

约沉寂了三十秒,萧老爷子压下心里的郁结之气,对着陆羽说道:“我看,你爷爷现在是老眼昏花了,把这么一个丫头娶回陆家…”

“这就不饶萧爷爷费心了,我爷爷现在身强体壮,眼神更是好使,还不至于老眼昏花。”陆中校听不出情绪的话,嘴角微勾,看似在笑,可看他的眼神却看不出一丝笑意。

“陆爷爷的眼神可比您好多了。”时子瑗夫唱妇随中。

这一唱一和的,真是天生一对。

时子瑗看萧老爷子不接口,她便继续说道:“萧老爷子,不说其他的什么,就单单专制这项,在陆家就比您萧家要好多了,这陆家可都有选择权,在您这萧家可就没了选择权了。”

这‘选择权’自然说的就是选择配偶这一权利,据她了解,不管是萧正华还是萧正天现任的妻子可都是萧老爷子一手操办的,至于这一手操办的对不对,在这十几二十年来看,可就是大错特错了,且不说萧正华这个大儿子和大媳妇现在似乎正在闹着要离婚,就单单说萧正天和萧飒的妈妈两人的关系就没好过,在外‘相敬如宾’,在家更是‘相敬如冰’。

“还有,据晚辈所知,飒飒一向来就成绩优秀,至于这优秀是不是为了你们这些做长辈的,你们自然是清楚的,难道…掌握了飒飒二十多年还不够,你们还要掌握着她一辈子的人生么?萧叔叔,您和阿姨的情况难道要让飒飒再走一遍么?飒飒可是您的独生女,您唯一的女儿,您就忍心这样对她?”

时子瑗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口气愈发的委屈,也愈发的激愤,她想,这可能是她作为母亲过渡中的情绪多样化吧。

在场的几人都被她这番话给愣了…

陆羽微微张着唇,手改到了她的背部,轻轻的拍打着,眼神有一瞬间的不解。在后来很久之后,他才知晓为什么他会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解,那是因为他心中本能的愧疚感作祟。

约翰也呆了,可再呆了几秒钟后就恢复了过来,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

萧正天的眼神微微暗了暗,但是他随即就低下了头,稍稍颤动的手证明着刚才时子瑗说的话对他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

萧老爷子表情最是丰富,先是惊愕,再是不解,接着似是恍然大悟,最后转为愧疚,竟看向萧正天低声问道:“天儿,真是这样?”语气里还藏着一丝希冀,他不知道在希冀什么,可他心底希望自己的儿子说‘不是这样的’。

萧正天久久不作声,头也不抬,他似乎还在想着该如何回答才是最好的。

可时子瑗却准备再接再厉,她可看出这萧老爷子和萧正天被她说得有些松动了,这方法虽说激了一些,可没想到却是最好的方法。

“萧叔叔,飒飒从我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就是一个很懂事的女生,我认识她的时候才八岁,她很照顾我,像是个大姐姐一般的照顾我,可那时她也才不过九岁而已……”语气说得愈发的委婉起来。

那时的萧飒确实很懂事,就连她这个重生人士也佩服。

萧正天的脑海里努力回想着那时候自己女儿经常高高兴兴的拿着满分的卷子希望得到他一句肯定,而他呢,似乎只是随意的夸了一句,女儿就很高兴,却从来就不知道那时自己的一句?...

随意夸赞会让自己的女儿高兴多久…或许,他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儿的懂事,只觉得那是应该的,应该懂事的…

终于,萧正天在时子瑗的‘柔声’‘带领’下回答了萧老爷子的话,“爸,我想,飒飒的事情就由飒飒她自己决定吧…”

这句话的隐藏意思却是萧老爷子最惧怕的答案,萧老爷子的脸色瞬间变了,像是突然老了好几岁一般,沉寂了下来…

正僵局之时,却紧接着听到了萧老爷子急剧的喘息,萧正天脸色大变,似是刚意识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刺激萧老爷子的话,忙上前扶住了萧老爷子,“爸,爸,您怎么啦?您别吓我…”

可萧老爷子却突然的看着他平静开口:“天儿,我……”

话没说完,急剧的喘息声又起,萧正天哪想那么多,“爸,您先别说了,我先带您去医院…”然后朝着门外喊,“蓝管家,快准备车…”

时子瑗这‘长篇大论’完,看到萧正天和萧老爷子的样子,知道这事情已经算是解决了,可她这呼吸一下来,情绪一松,却突然感觉到肚子一阵疼痛,下意识的就摸着肚子,一张姣好的脸扭曲成一团,“哥哥,痛…痛…”似乎是一种极致的痛…

陆羽本也是一松的表情,却突然听到时子瑗的声音,转头就看到时子瑗痛苦的表情,脸色一白……

------题外话------

明天紫就开始多多更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