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4 姐玩死你

054 姐玩死你

c省某名医院。

时子瑗刚从检查室里检查出来,女医生也随之出了来,陆羽忙上前揽住了还一脸苍白的时子瑗,着急的问医生道:“医生,我媳妇怎么样了?”

女医生也不敢怠慢,毕竟这来人可是在c省有名的萧家送来的,这要是有个万一得罪了,她不保这个职位不说,恐怕还会连累家里。

于是,她既想专业、又想着不能得罪,说话也柔声中带着些犀利:“这次孕妇看来是情绪太过激动了,激到了胎儿,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做下保守治疗,先在医院办入院手续吧。”

要是在平常人家,她还真不会让人家住下来,最多就给开几副药,可来人不是啊,还是先住下来比较好,何况这小女生才怀孕一个多月,正是容易滑胎的时期,不得不让她加紧防范。

时子瑗一听要住院,脸更是白了几分,她平生最不愿意的就是住院了,总是感觉医院里阴森森的,有一股压迫感,所以,她看着陆羽的眼神那是可怜兮兮,咬着的下唇瓣都被她隐隐渗出了些血丝。

可陆中校这回‘鸟也不鸟她’,直接说出还算温和的语气,“医生,那就麻烦您了。”

说完,伸手将时子瑗咬着的下唇解救出来,带着丝严肃说道:“听话。”

当时看她脸色苍白的对他说‘痛’时,他恨不得这痛就是自己的,心揪成了一团,直到这会医生说没什么大事,才稍稍脸色缓和了些,要不然孩子和她出了什么事情,他真是死都不足抵罪的。

时子瑗听着他的话和感受着他的动作中有些轻颤,也就不说话了,她也知道是自己情绪太过激动的原因,刚才来的路上陆羽那张脸黑得不能再黑,沉得不能再沉,眉梢似乎也被定型着皱成一团,她从来就没见着这样的他,当时她思想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痛’,可这回稍稍回了思绪,回想起他的神情,心中后悔莫及,愧疚自然而然就来了。

“哥哥,那我们住…”扯扯他的衣角,糯糯的声音从她的小嘴中吐出。

似是这样‘取悦’到了陆中校,陆中校看着她的眼神稍缓,语气也不自觉的柔和了起来,亲昵:“乖…别怕,哥哥在这。”

腻死人的声音让一旁的约翰禁不住就起了鸡皮疙瘩,在当时他也被吓得不清,可他吓得不清的原因是陆中校那张脸,那张风雨欲来云沉沉的脸。

这时,女医生也开好了单据,可人家有后门,她在开好了之后便听到电话声响了,接起挂下之后,对着他们说道:“请直接去五楼的111病房,我会让护士带你们过去,”接着朝外略高声音喊:“小芳,进来一下。”

而所谓的111病房可是这家医院的vip高级房,这病房可不是有钱能够住上的,还得有权。

到病房的路途中,萧飒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她本着刚才就该来的,可是却被还能说话的萧老爷子给绊住了,也就耽误了些时间,这出来,就听说时子瑗已经检查好了,准备入住在111病房里,她便直接就赶了过来。

萧飒的眉眼间已经不似刚才见到她那般满面愁云,而是带着丝兴奋,皆因萧老爷子对她说的那句‘飒飒,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这是她这几个月来听到的最开心的话了。

此刻的时子瑗已经被陆羽抱在了怀里,一个公主抱的模样,可把带着他们来的小芳护士给嫉妒、羡慕的,恨不得自己就是时子瑗,可以感受王子的温暖怀抱。

约翰则是很‘道义’的跟在了后面,出色的外表和他那自恋的神经,已经让这一路上走过的老的、少的,总之就是雌性动物都被他迷晕了,还借此来调侃时子瑗,“小瑗瑗,你看看,你约翰哥哥人长得帅,这带出去多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得到的却是陆中校一记冷眼,外加寒碜到心底的冷声:“别以为做了不过几分钟的冒牌哥哥,就以哥哥来自称了,要叫嫂子。”

他现在心里还不爽着呢,刚才这约翰竟然揽了那么久自家媳妇,这约翰竟然还敢好死不死的撞上来,这明显就是给他抨击他的机会,虽然,这机会压根就不需要。

时子瑗嗤嗤笑出声,萧飒也陪同着笑了。

“约翰,叫嫂子。”时子瑗底气充足,似乎痛意也减了不少。

约翰恹恹着,很有志气的撇开头,要他叫小瑗瑗嫂子,他可实在叫不出口,比自己还小那么两岁的女人。

终于到了111病房,小芳护士在拖到不能再拖之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看没外人在了,时子瑗便问着萧飒:“飒飒,你爷爷没事吧。”看样子应该是没事的,要不然飒飒也不可能那么快来看她。

萧飒这心情一开阔,这英气就来了。

“我爷爷没事,可你有事,你说说,什么时候怀孕了?”接着转看陆羽,“陆羽,你这可真有本事,直接就让瑗瑗晋升成了未婚妈妈了。”

萧飒的语气有些愤懑,这陆羽,竟然敢让瑗瑗现在就怀孕,真是不知好歹,时叔叔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时子瑗讪讪的摸了摸鼻尖,感受着陆羽由手传入的温度,凝着他,示意他说话,于是,陆中校秉承自家媳妇的‘要旨’,淡淡开口:“看来,航子还是个雏…”

语不惊人死不休,这说的就是陆中校是也。

这可不仅堵了萧飒的嘴,而且还笑喷了约翰,时子瑗更是抽着嘴,直打颤。

萧飒气急,她这这…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她和航子研究了半天都没摸出什么道来,但是这‘雏’字,她还是理解什么意思的。

陆中校像是对她甚是了解,不理会众人各自的表情,继续淡淡说道:“要是有问题,可以让航子来问我…”他可是身经百战了。

萧飒这会如果还待得下去的话,那她就是不是一处—女了,‘嘭’的一声,萧飒那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萧飒对这事情脸皮薄,可约翰却是脸皮厚得很,“陆少,你有问题也可以来问我…”

这意思很明显,他的‘功夫’经验可比他陆少的要好得多。

时子瑗却是躲在了陆羽的臂弯里不出来了,这算哪门子事情啊,怎么讨论到chuang事上去了?

陆少微微低头看着自家媳妇娇羞的样,下fu紧了紧,随即很不客气的问约翰道:“难道约翰你让女人怀孕了?”

“怎么可能?”约翰身子一缩,下意识的回答,他怎么可能让女人怀孕呢,这个真不行。

“那…要本少问你做什么,你连…”话说一半,意思显然,陆中校直指重心了。

时子瑗在内心为约翰祈祷,约翰啊约翰,你这简直是自找死路。

约翰的脸霎时成了酱紫色,他…他…他…委屈…怎么就碰到那么一个陆中校了,如果说毒蛇妇是小瑗瑗,那他陆中校可不止毒舌男级别的段数了,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气闷之下,他狠狠的‘瞪’了眼‘情深意浓’的小两口,很快就消失在病房里,他得出去透透气,要不然?...

,非被气死不可。

时子瑗原以为这住院住个两天就足够了,也和时爸说清楚了还没回去是因为要在这玩几天,可是——这老公太耀眼,招来的蝴蝶自然就多了。

这陆中校虽然天天对着别人板着张脸,可是依然有无数只痴迷他脸的蝴蝶飞上前,这手段,还无奇不有来着。

先是隐隐的对着陆中校暗送秋波,还是不当着时子瑗的面来;可再来,就是当着时子瑗这正主的面大肆的暗送秋波不说,还借着要好好‘照顾’时子瑗的原因隔几分钟便来探视一番;接着,终于有一大胆的护士姐姐很有骨气的问了陆中校的号码,当然,陆中校很是义正言辞、毫不留情的冷声喝走了她…

到现在为止,时子瑗这个正主已经住不下了,这都什么事情啊,这存心让她这个孕妇难堪。

瞧瞧现在正在她这病房里极尽的卖弄着的护士姐姐,那拉得不能再低的领口她就不说了,可是这位护士姐姐,你可以专业一点么,别拿着姐的手不当手。

陆中校自然也是看到这一情况,对着那护士就是一记冷眼,寒气逼人,直把那个护士给寒碜得脚步有些虚浮。

“叫你们的护士长过来。”

陆中校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脸阴沉得可怕。

拿着针头的护士抖了抖身子,终于‘委屈’飞奔出了门。

时子瑗氤氲着眼眸看着自己的手臂,‘哇’的一声,“我要出院。”

陆中校也是心疼了不行,可是医生说要住院他也是得小心应对,要不然真出什么事情了可不好,“瑗瑗,再观察观察,等会哥哥让医院派个男…比较专业的护士来。”

本来他想说‘男护士’,可一想到如果一个男的抓着自家媳妇的手,他这心里就酸得不行了,所以就改成了‘比较专业的护士’。

“哥哥,你这是要瑗瑗再观察观察这医院里的护士姐姐到底还有多少没‘上阵’的?”

这会是时女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两天,她都被郁结死了,再不出院,她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去投诉那些对着自家老公有意图的护士了。

时女王一发挥,陆跟班哪还敢造次,何况这次时女王还带着宝,更是要照顾得当。

“好好好,现在哥哥就让出院,然后我们回d市,好不好?”陆跟班的声音要多温柔多温柔。

时女王这才脸色好看了起来,本来嘛,她就没什么事情,天天打这些无关的营养剂她已经很是恼火了。

“恩,出院就好,但是不回d市好不好?”要是让老爸知道她到d市陆羽的家里,指不定会气成什么样子呢。

陆羽自然知道她心里的顾及,可是在d市检查了没事后他才放心,“瑗瑗,我们就回d市做个检查,彻彻底底的没事后,我们就回a县,不用到哥哥的家里。”

时子瑗看得出陆羽已经是很照顾她了,a县医疗水平还不高,但是d市却是医疗水平高的城市,而且最为有名的医院还是陆家旗下的,自家医院的医生检查一番,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好,那我们去d市检查了,再看看爷爷和奶奶,然后就回a县。”

于是两人便回了d市检查了一番,检查没事后,回了趟陆家,陆老爷子和韩芝自是高兴得不得了,对着时子瑗也照顾得不能再照顾了,本来极力想要挽留着他们住几天,可还没等时子瑗说出拒绝的话,陆羽却先拒绝了,当然,拒绝的原因不说是因为时爸怎么样,而是其他的,也因为时子瑗现在毕竟还没有嫁给他们陆家。

回到家里,时爸是不知时子瑗有住院这一说的,时子瑗和陆羽两人自是没有得到太多的责怪,因为时爸本来只是答应了他们去c省两天的,可他们硬是出去了四五天,要不是时妈在旁劝着,时爸都亲自到c省去找人了。

在时家等着他们回来的还有谢铭夫妇,他们自然是为了来感谢时子瑗为谢航辛做的一切。

“瑗瑗,从小干爸就看你有福相,可没想到,你这福相不仅福干爸,就连航儿的相也被你照拂着。”谢铭那张微微发黄的脸庞上隐隐笑着,当初自己的下意识举动,竟然能得到如此的回报,真是出乎他的想象了。

时子瑗这会正被时妈和谢干妈两头照料着,听到谢铭这干爸的话,漾出一抹如花般的笑容,眼眸里尽是笑意,“干爸,飒飒本来就是瑗瑗的嫂子,瑗瑗这只是小小的出了点力而已。”

可这小小的力却是真正的关键啊,谢铭心中感慨着。

“瑗瑗,航儿现在还没回来,和干妈说说,想要什么,干妈送给你。”谢干妈平常就对时子瑗很好,这会时子瑗这干女儿竟然解决了自家宝贝儿子的终身大事,更是喜上一分,连平常隐藏着的笑容也尽数的露出了脸。

时子瑗似是很认真的仰着头想了又想,沉吟半响才半开玩笑道:“干妈,那您就让航辛哥哥和嫂子结婚的时候不要收瑗瑗的礼金了吧。”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接着爆笑出声。

“你这丫头…行,干妈给你准了。”谢干妈对她这话是哭笑不得了,这丫头,总是说出这些摸不着边际的话,可是从她口里说出的话又那般的实在,让人看出那是她的真实内心。

时子瑗伸出两指,朝着陆中校比去,“哥哥,瑗瑗这招不错吧,可以省好多钱来买奶粉了。”

不得不说,时子瑗这行为实在是有些…让他陆中校汗颜了…他堂堂一名中校,还得自家媳妇省着礼金来买奶粉,这玩笑,大了哈。

晚饭的时候谢铭夫妻也是一起吃的,因为时子瑗一人怀孕,大伙都对她特别的照顾,这桌子上的菜都是清淡的口味,时爸这是隐忍了再隐忍,纵使再喜欢吃那些重口的辣椒,可为了宝贝女儿,他也戒了。

晚饭的当头,时爸突然说道:“瑗瑗,羽儿,什么时候回乡下看看吧。”

时子瑗动着的筷子一顿,面上的笑容未褪,“爸爸,你不说我和哥哥也商量着想要回去看看爷爷他们呢,还有李奶奶,都几个月没见着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她闲了下来,老爸、老妈也不是天天没事干,而且还要忙着他们的婚事,更是忙上加忙,她也在估摸着想要去乡下看看,可没想到这‘父女心心相犀’,想到一块去了,可里面的道道却是有些不一样的。

时爸么,自然是顾着这乡下还有已经白发的亲妈、亲爸…,而时子瑗呢,没想那么多,她只是纯粹的想要去乡下呼吸新鲜的空气,这城市里浊气太重,不适合养胎。

时妈的筷子却是动了动,没吱声,然后站起身不咸不淡的说道:“我去厨房端汤。”

时妈的态度让时子瑗不禁皱眉,心中思量,莫不是她不在的几天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老妈的态度不应该那么?...

…的让她难解。

时爸似是有些迷茫的看着时妈的背影,也随之站了起来,留下一声‘我去帮忙’,就跟着时妈进了厨房了。

过了一会,时爸也不知道和时妈说了什么,时妈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笑容满面了,还脸带桃花,看得时子瑗诧异不已,不禁咂舌,对着陆羽示意:看看,还是我老爸有办法吧。

因着时妈高兴,这顿饭总算是吃得不错,时子瑗对着今晚的菜也没有下意识的反胃呕吐情绪。

第二天,时子瑗和陆羽起来时已经过了十点了,时爸、时妈当然已经不在家,只是嘱咐了要去乡下的时候给他打个电话,他会让人送他们回去。

其实哪需要时爸这般,这陆家找就为他们两准备了专车了,要到哪,只需一个电话,很快也到了。

可就在他们都收拾好了准备出发时,却来了个不速之客,这不速之客就是‘大——波涛汹涌’变身的女强人系列之强悍女廖楚芯廖大小姐是也。

廖楚芯这一改形象,还真让时子瑗有些认不出来了,要不然哪‘大——波涛汹涌’的标志和前次‘小——波涛汹涌’的‘警告’,她还真想问一句‘您好,您找谁’了。

“你就是瑗瑗吧,我是你哥哥的朋友廖楚芯,请问一下,陆大哥在吗?”

这廖楚芯还真是大变身了,这性子也收敛了不少,这礼貌端正的样子,倒真是为了她这表面形象女强人加了几分。时子瑗稍稍诧异的在廖楚芯浑身上下巡视着。

虽然她诧异于廖楚芯的变化,可这‘廖楚芯大姐’可是在觊觎着她家男人,廖楚芯这番‘陆大哥’的亲密叫法,还真心让她不爽了一把,但面上却是笑得甜甜的,一如当初第一次见到廖楚芯时。

“你是……”假装这一回事,本来她时子瑗不屑做,可是能打击到眼前这个觊觎着自家老公的女人,也是不错的。

廖楚芯听到这话神情一顿,本想自然的保持笑容,可到底功力不足,只得勉强的笑着,压下心里的不满,明明这时子瑗已经认出了她,明明她刚才也报上了她的名字,本来想着这能给这时子瑗提个醒,可没想到这时子瑗还真是不简单,一句话就把她刚才的路给堵死了不说,还没压下一头。

不过,她廖楚芯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笨蛋似的女人,她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这点打击,她还是承受得了的。

眼前的时子瑗虽然看上去还不错,不过在她眼里就是一小豆芽,连发育都没发育全,凭着她这几年的努力,她就不信抓不回陆羽的心。

想到这里,她再次蓄起了笑容,“算起来我还是你的学姐,当初你哥哥和我很熟悉的。”

时子瑗即刻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呐呐道:“可是…哥哥从来就没有在我面前说起过你呢。”

意思很明确:您老大姐在我哥哥的眼里那就是路人甲,压根就不记得了。

廖楚芯面色一变,嘴上牵强:“可能是我这几年没怎么和陆大哥联系了,要不然就是,他也没得到我的消息,所以就对你没怎么提过。”

对,就是这样的,陆羽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她呢,她那么的爱他,廖楚芯在心里自我催眠中。

时子瑗微微仰着头,是没怎么联系呢,还是压根没联系呢,大姐啊,麻烦您说清楚一些,不要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好不好,我家的男人和你有没有牵扯我难道会不知道?

“喔…原来是这样啊,那您这是…怎么找我这来了?”我和你不熟啊,你这样找上门,是来向我示威?但是你这级别还不够吧,都排不上小三的名单呢。

廖楚芯这会的心里早就将时子瑗给骂了千百回了,什么都骂遍了,这小丫头,以后她和陆羽在一起了,一定要收拾她,最好永远都别出现在她的面前。

不得不说,这廖大小姐的想象力更上了一层,才女中的菜女。

“我听说,这些天陆大哥回到这县城了,刚好我这在有个案子,所以就上来看看在不在?也可以打听打听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反正她是打听好了,现在陆羽就是在这房子里呢,所以她的声音里可不能有一丝的不满,还是假装柔和,最好将这时子瑗‘欺负弱小的她’的形象演练出来,让陆羽知道谁才是最配得上他的。

时子瑗现在可真心佩服这廖楚芯的厚脸皮了,虽然说她和陆羽的事情在外界只传出是订婚了,可这廖大小姐还真自觉的把这道给省去了,还一口一个‘陆大哥’‘陆大哥’,听得她浑身的鸡皮疙瘩一层紧接着一层,顿时想到了约翰,要是约翰在这,他的鸡皮疙瘩指不定比她的要多呢。

“原来是这样啊,那您请进来吧,我去让哥哥出来。”终于,时子瑗将门打开,她廖大小姐穿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不痛,她还脚酸呢。

廖楚芯一进房,眼眸转了一圈,心中不禁暗暗考量着这房子的价值,哼,不过才几十万的房子,也拿得出手,果然是一小爆发富的应该拥有的房子。

她哪会知道,这看上去简单朴素的房子单单简单的装修就将近花了上百万,而且这里的设施虽然看上去很平常,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即使是一张椅子,也都是时子瑗从外面淘来的古董,只能说,这廖大小姐自己看物不识啊。

时家是没保姆的,时子瑗这回耐性极好的给廖楚芯倒了一杯茶,“不好意思,我这只有白开水,你不介意吧。”要介意,那就别喝了,这茶,还是我老爸亲自给我烧的呢。

自知道时子瑗怀孕,时家除了牛奶,就只剩下白开水了,多喝白开水对孕妇好。

没错过廖大小姐在不屑一撇后才蓄起笑容接过杯子的眼神,时子瑗的眼色深了深,继续笑着道:“那您等着,我让哥哥现在就下来,哥哥在上面收拾东西,在这叫,听不到的。”

廖楚芯很自然的笑笑表示没事,她可以等着。

可她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时子瑗和陆羽都还没下来,在她眼里看不上的白开水都被她不得不因为太热喝光了,这夏天的,空调也没开,她环视了一周也没看见空调,这热火朝天下,她脸上的妆容开始慢慢的渗透在汗液中,她越擦汗,这脸就开始越发的像花猫脸。

时家的空调装的是最新装备,本来是在地板下头的,开关是在沙发的边沿地带,方便得很。可因为时子瑗怀孕,时爸将这地板都铺上了软软绵绵的毛毯,这空调就成了隐藏式的,对时家熟悉的人才知晓开关在哪里。

在二楼的小两口却是惬意得很,时子瑗本着这下乡要挺长时间的关系,再加上乡下蚊子多,这要陆羽准备的东西就多了,这蚊香啊,这衣服啊,都是要一一挑选,她可不想在乡下喂蚊子呢。

时子瑗也不是故意不让陆羽下去,可陆中校听了她的话却是像没听到似的,只是和她商讨着还需要哪些东西。自家媳妇第一,其他的都是浮云。

这样一收拾下,这时间一过就过了半个小时不止,时子瑗觉得应该差不多了,要不然廖楚芯可能会忍不住跑上来了,便靠在陆羽的身上,半眯?...

着眼开口:“哥哥,我怕等会她就会上来了,我可不喜欢她上来。”

陆中校将她的身子紧靠住,柔声回答:“恩,不许她看到。”他也不允许呢,这个廖楚芯,摆明想来破坏他和他家媳妇的,要不是他早就做好了功课,他家媳妇就该和他置气了,这可是要不得的。

正如时子瑗所想,这廖大小姐还真是快要发疯了,这大热天她实在是受不了了,本想高声叫喊,可一想到陆羽也在楼上,于是只好踏着轻步悄悄上楼。

这时子瑗和陆羽两人正拿着包袱呢,就在廖楚芯还差两级阶梯时‘咔嚓’一声,门被打开了,廖楚芯一惊,下意识的往楼下跑去,这速度,这高跟鞋,幸而有垫毛毯,要不然,还不得震响这整座房子了。

陆羽反身关门没见着她,可时子瑗却正好看到了廖楚芯那鹅黄色的影子,随即勾勒出一抹淡笑,果然是忍不住了。

廖楚芯从楼梯上下来坐下不过一会,时子瑗和陆羽就紧接着下来了。

时子瑗佯装大惊,“哥哥,我竟然忘记了有人找你,瞧我这记性,真忘了…”苦闷的样子装得极像,简直是受过专业训练,接着才走到廖楚芯的面前‘道歉’:“学姐,真不好意思,刚才我这脑子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所以忘记告诉哥哥你在这了,希望你别见怪,”说着,眼睛移向了空着的杯子,“学姐,你还要喝水么?”

这嘴里说着‘道歉’的话,可时子瑗心里可是乐翻了天了,廖楚芯精致的面容这会都成花猫了,她敢保证,若是廖楚芯知道现在她自己的模样,肯定会后悔死。

经时子瑗这么一说,廖楚芯倒是安心了下来,她心里还以为是陆羽不愿意见到她呢,这会时子瑗竟然说是她忘记了,廖楚芯的心情在瞬间开阔了起来,就连着闷热的天气都缓和不少,嘴角高高扬起笑容,不看时子瑗,直接看向陆羽,“陆大哥,我回来了。”

陆羽从楼上下来压根就没正眼看过她,她这一说话,他才把视线淡淡的扫过了她,随即皱了皱眉,“你是……”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打击廖楚芯的,莫过于人家陆羽压根就不记得她了,不管陆羽现在是假装不记得呢,还是真不记得,都足够打击她了。

时子瑗本来刚才说完话就拿着空杯子去倒茶了,这刚出来就听到陆羽说这句话,嘴角不禁抽搐,她是冤枉的,她刚才可没把这事情告诉陆羽,而且也没让陆羽这样做,难道她和陆羽已经做到了心心相印+心有灵犀?这可是最高最融合的境界了。

廖楚芯一顿,仿佛失去了任何支撑力,连挂在嘴角边的笑容都停滞了下来,就那么一瞬间,她从天堂走向了地狱,也感觉到从天上掉下地上的感觉,不止痛,而且很疼。

可就单单这…怎么够呢。

时子瑗也知这廖楚芯能不要脸的找上门来,恐怕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招嘛,估计是暂时有用,很快就会失效的。

所以,她微笑着上前,将茶杯放下,然后用尾指拉了拉陆羽的手腕,挑了挑眉,“哥哥,学姐是以前你班级里的廖楚芯,瑗瑗都记起来了呢。”

她的眼看着他的,哥哥,您就别装了,实在不像。

他的眼回视着她的,媳妇,我确实不认识啊。

两人间就熟若无睹的‘眉目传情’中,空气中的暧昧升级,完全无视廖大小姐的感觉。

终于,廖大小姐火了,可出口说出的话,却是柔柔的、腻腻的,“陆大哥,瑗瑗现在是越来越漂亮了。”

小两口也停止了‘眉目传情’,陆羽看着时子瑗回答:“廖小姐,我不记得我有妹妹,你这声‘陆大哥’就免了吧。”

客气、生疏、冷漠、无情……的‘廖小姐’三字掷地有声,震得廖楚芯的神经又是颤了一颤,呼吸加深又加深,似乎过了许久才缓过来,声音里有些哀怨:“陆…我这只是习惯,以前我都是叫你陆…”‘大哥’这两字,被陆羽那冷冷的目光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

时子瑗佯装不知道现在的状况,依旧笑眯眯道:“哥哥,你记性真不好,瑗瑗可就一直叫你哥哥呢。”

陆中校很配合的对着她回视一笑,亲昵的摸着她的耳垂,“恩,除了你这小丫头,”顿了顿,“不过,你现在可是我的媳妇了,还是以后我们孩子的妈。”

陆中校,您可以分层次的打击廖大小姐,真心有你的。

廖大小姐终于裂了笑容,惨凄凄的面容浮现在他们的面前,但却又很镇定的再次蓄起了笑容,那张花得不能再花的脸上实在是让人难以入目。

“学姐好像也越来越漂亮了呢。”时子瑗似是才意识到刚才廖楚芯对她的夸赞,适时的回赞一番。

陆羽眼眸含着笑意,一点时子瑗的鼻尖,“你这丫头,说话那么直,想都不想的。”

陆中校,你这是要说时子瑗说错话了呢,还是没经过大脑说出的话不作数呢,总之,你其实就想说,媳妇,你这句话说错了,以后莫要再说了罢。

这回,廖大小姐再怎么脸皮厚,都没办法再次蓄出笑容了,“瑗瑗,你家卫生间在哪?”

时子瑗这次倒是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一指卫生间的方向,笑容涨满脸颊,热情回答:“学姐,就在那,里面还有镜子。”可以让你看看你现在的花猫脸。

廖大小姐有些疑惑时子瑗这么‘热情’的表情,可她清楚的感觉不对劲,这股不对劲让她有些迷茫的走进卫生间,迷茫的关上门,然后迷茫的看着镜子,想要研究是否是镜子有问题……

时子瑗高仰着头颅看着卫生间的方向,她此时此刻真是很想知道她廖大小姐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是镇定的整理她的妆容再出来呢,还是一看到她自己的那张花猫脸就直接冲出来,然后落荒而逃了呢?

可时子瑗再怎么想,也想不到——

“啊——”

这种撕心裂肺、凄惨卓绝的叫喊,自然是来自于那一向来不化妆不出门的廖大小姐。

一声嘶叫过后,卫生间门‘嘭’的一声被打开——

时子瑗两眼铮铮的看着卫生间这边的方向,廖大小姐这从卫生间出来的方式真—特别。

至于怎么个特别法?

只见廖大小姐此刻正用着‘背部’面对着他们,脸—他们是看不到的了,可那颤动着的双手紧紧的抓着鹅黄色裙角中可以看出此刻的廖大小姐是有多‘激动’了。

“学姐,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蟑螂?”时子瑗这个学妹特别的‘关心’,拿开了陆羽拉着她的手,向着卫生间走去…

廖大小姐听到她的脚步声,忙用手来止住时子瑗欲想靠近的步伐,“不是,不是…我是突然想起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我现在马上要回去,要回去,…是我那案子…案子…有了新的发现…我…现在…要回去…好好的…想一想…恩,对,我要好好的…想想…先走了,…过几天有时间再来找陆…羽。”‘陆大哥’三字还是被掐死在了腹胎中。

结结巴巴的?...

解释过后,廖大小姐已经冲出了大门,‘挥袖而去’也。

客厅内在廖大小姐消失身影后终于‘爆笑’声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这么幸灾乐祸的声音当属时子瑗是也,人家陆中校只是抽着嘴,可也显示出他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舒爽,阳光无限好。

“哥哥,学姐也太好玩了。”时子瑗笑得肚子都痛了,捂着肚子却是继续笑着。

陆中校稍稍无奈,只得轻轻的为她隔着衣物揉着她的肚皮,“那么高兴…恩…?”

这廖楚芯是越发的‘蠢’了,根本就不知道在他的眼中,即使她廖楚芯是世上第一美女,他也是看不上眼的,而且那花猫的样子,能惹着自家媳妇的高兴,这也算为她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了。

“高兴,简直太高兴了,把前一回的气一起都出了。”时子瑗靠近陆羽的脸颊,轻声呢喃。

‘前一回’的气,自然说的就是廖楚芯她家妹妹‘小—波涛汹涌’的廖楚铃了。

陆羽闻着她的发香,心下一松,对着那张娇红的唇便覆了上去——

“唔唔唔~唔~”时子瑗发出不满的闷哼,可最终都一一被陆中校吃进了嘴里,这可是陆中校唯一的福利了。

久久过去,她便瘫软在他的怀里,他一副欲—求—不man,还未得到‘餍足’,眸中带着暗红的火花铮铮的盯着她。

喘息许久后,才将她轻轻的放置在沙发上,看着她半眯着眼不知味的样子,下fu又是一热,再也忍不住的朝着卫生间跑去,天,他得去冲冷水澡,要不然绝对yu火焚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