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55 别把姐当傻子

055 别把姐当傻子

陆中校从来就不知道这吃醋中的女人整完了那‘小三’后,便轮到他这个正主了。

他要早知道的话,那他便直接将自家媳妇打包,然后吻得她没说话的力气,但是,没有什么早知道。

正在回乡下途中的小车里,时子瑗两眼带劲的已经整整盯着陆中校有十分钟了,这十分钟里陆中校有无数次想要将其揽过,可都被她给撇开了,这让他的心里有些忐忑,一时想不明白明明刚才出门的时候还笑嘻嘻的媳妇,这会却像是防狼一样把他给防着,这算什么事啊。

“瑗瑗,你这样一直看着哥哥,是…有什么事情要说?”陆中校活了二十四年,第一次口拙了。

时子瑗双手抱着臂弯,一副气定神凝,听到他的问话,不紧不慢的回答:“我就不知道了,什么时候哥哥多了个‘廖小妹’来着。”

好吧,那句‘陆大哥’的称呼她还深深的记在脑中呢。

陆中校气歇,颇有些无奈,但看自家媳妇的认真模样,莫不是真为这‘称呼’生气了,不至于吧,他刚才配合得那么好,怎么着也该得到‘宽大处理’了才对。

何况那个‘称呼’他可从来就没听过,哪知道那个单蠢的廖楚芯抽得什么风,逮着谁就叫大哥,他都被这个称呼起了不少鸡皮疙瘩呢,他是冤枉的。

“瑗瑗,哥哥冤枉,这廖单蠢是她自己自恋,你可不能把这火气撒在哥哥这里。”

‘廖单蠢’?亏陆中校想得出这个名称来。

时子瑗看着他那副‘可怜兮兮’的委屈模样,不禁抹了一把汗,这厮撒娇起来的样子,真是让她无法抗拒的想要—抽自己的脑袋瓜,警示自己不能沉沦下去。

于是,她继续气定神凝,只不过这次稍稍放缓了,语气还是淡定:“还冤枉呢,人家可都找上门来了。”

陆中校继续‘撒娇’,熠熠生辉的眼眸里闪着氤氲,“这就更加冤枉了,哥哥怎么会知道这个廖单蠢会那么蠢。”‘愚蠢’至极。

时子瑗回视一笑,甜美的笑容让陆中校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和那么一瞬间想要将其压倒的念头,可他还是硬生生的压下来了。

“哥哥,人家好歹是一名有名的女律师,而且还是海龟一族,人也长得‘狗模狗样’的,你怎么能左一句‘廖单蠢’,又一句‘廖单蠢’的叫人家呢。”虽然她的心里已经笑开了花了。

这回,陆中校正色起来,沉吟一会,然后敛开眼眸,“难道不叫单蠢,得叫双蠢?”顿了顿,笑了起来,“媳妇说什么就是什么,双蠢就双蠢吧。”

谁是岔开话题的最佳代表人物,在时子瑗看来,这陆中校乃第一人。不过,这双蠢还是挺合她心意的。

时子瑗这心里又是舒爽了一分,陆中校本看准时机,想要一举将她揽在怀,可她也是警惕性敏捷,一个眼神扫过去,陆中校想要揽着她的腰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委屈的表情又起。

这车上有着空调,不热,他喜欢揽着她,喜欢闻着她身上的味道,闻着她的发香…现在多了一种喜欢,喜欢隔着衣服摸着她的肚皮,因为那里面有着他和她的结晶,那是他和她连接的见证。

“老婆…你不能这样冤枉我…”陆中校努嘴,缓缓的放下手臂。

前面开车的司机本不是个多事的人,可也在他们对话中抽着嘴,憋着笑,这小两口真是有意思,不是她吃定他,就是他死定她。

时子瑗无意看到前面司机的表情,顿觉不好意思了起来,心里也舒爽得差不多了,要是下次这‘廖双蠢’还敢上门,她会更让她后悔莫及的。

想到这,她便撇撇嘴不说话了,然后直接倒入陆中校本敞开的怀抱,在看到陆中校露出一丝笑意的前一秒,她便闭上了眼睛,嘴中嘟喃,“恩~这次就先这样,我想睡觉了。”

陆中校挂在嘴角的笑容先是一滞,接着加深再加深,宠溺、纵容。

“小金,把车子开稳当一些。”陆中校小声对着司机小金说道。

这些日子其实时子瑗都挺浅眠的,一晚上说是睡了十二个小时以上,可陆羽一直陪着她,自然是知道她的真实睡眠程度,可时子瑗不多说,不想让大家为她担忧。

不一会,就听到了时子瑗酣睡的轻微呼吸,陆中校也微微眯了眯眼,唇角勾勒出一抹了然,将她整个身子都靠在怀中,尽量让她感觉不到簸箕。

再说廖楚芯这厢,从时子瑗房子里出来,她便马上就装进了她自己的车子内,一副花猫的脸让她羞愤难发,发动油门,‘唰—’的一声便急速行驶而去。

她的车技本就不好,而且还是刚刚拿的驾照,这一羞愤、一紧张、一气恼之下,她竟然忘记了改怎么倒退了,因为…她走错道了。

几经倒退不成功之下,她便一股脑的继续向前,终于…在她气愤的停下车,想直接打个电话让人来的时候,交警叔叔敲了她的车门。

“小姐,请您下车,您已经严重违反了交通规则,不仅造成了交通堵塞,现有人举报,你这是非法行驶,请跟我们走一趟。”极其公式化的声调,带着丝气愤。

原来,这廖大小姐在倒车的过程中不小心就碰到了好几辆车子,而且还闯了红绿灯两次,她早就被交警盯上了,要不是她又突然向前行驶,脑袋里不知道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会没听到她车子后方的交警已经追了她不少距离了。

廖大小姐本就在气愤中,咋一听有人竟然责怪她违反了交通,气更是不打一处来,脱口而出就是粗口,“靠…你给我再说一遍。”

交警叔叔听到她这话不仅蹙眉,语气更是不满几分,“小姐,请您和我回警察局一趟…”

廖大小姐朝车外一看,交警叔叔抖了三抖,这花猫脸似的,莫不是失恋而急速行驶的吧,唉,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把命当命了。

在廖大小姐几经辩解无效之后,终究被一竿子受害者压到了警局里,幸而廖大小姐在这县城里也是有背景的,这该赔偿的赔偿了,该道歉的也道歉,事情虽然解决了,可她这面子可丢到太平洋去了,而且由于事态比较严重,她的执照也被暂时吊销了,车子当然也被扣留下来,一个月之后方能取。

时子瑗一觉醒来却是已经到了中午饭的时间了,眼眸睁开的一瞬间,她便笑了,因为她现在身处李沁的家里,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袭上周身。

这里的东西几乎都没动过,还是和以前的那样,看上去陈旧的东西却让人怀念不已。

这时,门‘咔’的一声被打开,进来的是陈芸。

陈芸现在已经是半头白发了,看上去苍老了不少,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让人感觉到她对生活的向往,那满是皱纹的脸庞上蓄着慈爱的笑容,在看到时子瑗的刹那笑意深了几分,“瑗瑗,醒啦,正想叫你呢。”

柔声中带着丝喑哑的声调让时子瑗一振,她才几个月没见,怎么…

陈芸走至她的床沿,慢慢的...

坐下,温柔的理着她的发丝,看着时子瑗微微诧异的眼眸却依旧笑着,“一眨眼啊,你和羽儿都大了。”

似感慨,似欣慰的话带着无限的思绪,这十多年的光阴似乎就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了。

“想当初,你来的时候才那么点高,现在都超过奶奶了。”陈芸依着地板比了个高度,那是时子瑗小时候的高度,她竟然记得那么清楚。

时子瑗倏的起身,嘻嘻笑了笑,然后揽住陈芸的脖颈,将头枕在陈芸的肩膀,“奶奶,瑗瑗不止那么高。”

陈芸似乎回想了下,然后将手抬高了几厘米,嘴上说道:“那…再高一点点…”

“还要一点点…”时子瑗看着那紧紧抬高的手,青筋很是凸出,还算是保养得当,没出现皮包骨头的样子。

陈芸一眨眼,转头就看到时子瑗嬉笑的弧度,“好了,好了,还和奶奶争呢,等会饭菜都凉了,羽儿可煮了不少的好菜,奶奶都许久没见着了。”

在这里,陈芸现在一个人生活,有时候凌霄和何小燕会来陪着,但凌霄和何小燕两人都不是什么下厨的料,这菜么,几乎都是够吃够营养就行了。

而这次,时子瑗和陆羽一回来,加上时子瑗是怀孕了,这吃的方面更是讲究,陆羽也是孝顺的,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自然是多做了好多样陈芸喜欢吃的菜。

出了房门,果然看到了陆羽正在摆放碗筷呢,五菜一汤,还真够多的,才不过三个人而已。

待时子瑗和陈芸一一落座,陆羽也解下了围裙,落座了下来。

“奶奶,你吃这个,这个好吃,你以前最喜欢吃了。”时子瑗夹起一夹陈芸喜欢吃的菜到陈芸的碗中。

陈芸笑着接受,“你自己也吃,多吃点,别饿着了。”

陆羽是把时子瑗和陈芸都照料了,陈芸却是看着时子瑗的吃食眼神越发的疑惑起来…

终于,她停下了手,问道:“瑗瑗,羽儿,告诉奶奶,你们是不是…?”

陆羽夹着菜的手一顿,时子瑗吃着东西,可动作也停了下来,齐齐微微低下头。

“奶奶,本来想着等会吃完饭告诉您的,可您火眼金睛都发现了,其实…瑗瑗怀孕了。”陆羽微微抬眸,挂着丝笑意说道。

李沁是有名的中医世家,陈芸好歹和李沁生活了几十年,而且她自己本身也有经验,对于时子瑗这样,她看不出来才怪呢。

时子瑗是再一次火烧似的脸红了,为毛,为毛,脸红的都是她,陆羽这厮说得那般坦然,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样。

其实她哪知道,陆中校这是脸皮比较‘厚’,装深沉装多了,这微微的不好意思他当然会,可是因为他肤色的关系,不是特别注意看,是根本看不出来。

陈芸先是一顿,紧接着一笑,“你小子,行啊,这就把瑗瑗直接抱回家了,还娶一送几来着,有没有去检查检查有几个?”

陈芸这前后态度反差实在是太多,时子瑗愕然了,陆中校抽嘴了。

不过,她这话倒是提醒了时子瑗和陆羽两人应该去确认一番到底怀了几个孩子,这男女就不用检查了,不管是男是女他们都喜欢,可如果能有两个,或者更多,陆中校会更加的激动。

“说呀,到底检没检?还有,什么时候去领证?瑗瑗,你爸爸知道吗?”陈芸气势颇足,一连几个问题下来,气都不带喘的。

时子瑗被她这一连串的问题给激得脑子有些混乱,她怎么感觉…陈芸好似特别的希望她怀孕了呢?

其实时子瑗不知道陈芸和陆中校还有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自然就是关于‘陈芸教导陆中校如何在**上小心呵护的秘密’。

虽然当初陈芸和陆中校说的时候,陆中校脸红得如同熟透的西红柿一般,可最终还是听进去的。所以,对于陆中校对待媳妇的好,有一方面的原因,那就是陈芸教导的好。

陆中校气凝着一一回答:“还没检查呢,过些日子再去检查;领证就快了,叔叔自然是知道的。”不多话,倒是把陈芸要知道的事情都回答得清楚明了。

陈芸笑着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快吃,快吃,现在可不是瑗瑗一个人在吃了,还有你和羽儿的孩子要多吃呢。”

时子瑗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想到了李沁说的话,陈芸也是有过孩子的,看陈芸那么开心她怀孕的样子,定也是特别喜欢孩子的。

当初本来是对当年被人抱走的孩子有些线索了,就是那个‘老奶奶’,也就是陆羽的姨奶奶,可是当她去陆家问清楚后,回北京再去找那个姨奶奶时,那姨奶奶却是消失了一般,一点消息都没听到。这些年,陆羽和她都有去打听,可都石沉大海一般,激不起一点浪花,得不到一点那个姨奶奶的消息。

这午饭正吃得欢乐时,来了一不速之客。

这不速之客当然是时子瑗之‘亲亲奶奶’李丽琴是也。

李丽琴这两年算是发福了不少,只是那有些深陷的眼睛看出她的苍老外,她本满头的白发也染了黑色,远远看去,还真不过五十多,可近着看,就老多了。

只见她穿着一身得体的装扮,时子瑗看得出那是过年的时候时爸给她添置的,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也噙着笑容,款款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在看到桌面上满满的菜肴后不经意的露出一丝不满,可还是笑着,“瑗瑗,你爸爸说你今天上午就该到了,奶奶准备了菜,想着你该是到了,可却还没到,这不,就想到你应该是到这来了。”

时子瑗和陆羽都没想到这李丽琴竟然会亲自上门,而且还说是为了他们准备了一上午的菜,这可是比天上下红雨的几率都要让人吃惊了。

而她呢,也还真表示吃惊了,张着大大的嘴,也不吃菜了。

陈芸是最为淡定的一个,同在一个村子里头,她多少清楚这李丽琴的脾性,这会能亲自上门来请瑗瑗吃饭,这可真让人不敢置信了,毕竟一向来她这个正牌的奶奶对待瑗瑗这个正牌的孙女是不感冒的。

“李妹子,原来你准备了菜给瑗瑗啊,我这根本就不知道瑗瑗会回来,还是羽儿将她带过来的。”陈芸漾出一抹笑容,一点都不感觉拘束,很是坦然。

这时,时子瑗才反应过来,有些客气,“奶奶,我和爸爸说了,本来晚上去您那的,还以为您这个时候应该很忙的。”

这个时候正是农忙时节,本来时家是不必要再种田的,可不仅时爷爷放不下,就连这个奶奶也放不下,所以,尽管家里生活好了不少,但还是种着一亩三分田的。

李丽琴一缩身子,佯装生气,“嗨,这开民,你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忙什么,准备饭菜的时间总是要有的。”

看来,李丽琴这次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了,时子瑗心中暗暗思量着,莫不是又有什么事情了吧,想到昨晚上老妈的态度,恐怕还真有事情是她现在还不知道的。

陆羽也算是半个李丽琴的孙女婿了,对着...

李丽琴礼貌:“奶奶,我和瑗瑗这次回来只是散散心,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还让您破费。”

陆羽这话说得滴水不漏,不会让李丽琴觉得反感,又说明了他们没去时家吃饭的原因是因为怕他们麻烦。

李丽琴看了看他,她对这个孙女婿倒是很满意,当初在订婚的时候她也多少看出了陆家应该是有些钱的,顿时她又有些郁结了,她就搞不懂了,她这个‘拖油瓶’的孙女怎么被他看上的,还不如晓晓来得讨人喜欢呢。(晓晓姓黄,是时子瑗大姑的女儿,今年十八,人长得也算甜美,可就是小骄子气)

“看看,羽儿多会说话,那…什么,你爷爷还在等着呢,这里吃完了吗?”李丽琴话不多说,在这里,她总感觉说话都不自在。

时子瑗看着桌子上几乎没怎么动的菜,又想到自家亲亲奶奶的厨艺,她还真想说她吃饱再过去,可这亲亲奶奶竟然说爷爷在等,她就得把药脱口而出的话给咽了回去,怎么说,爷爷对她是很好的,这都快下午一点了,不能让他这样干等着。

陈芸本是大方得体,她知晓李丽琴这样说的原因是什么,也是,本来自己正牌的孙女回家不回她家,却回了她这里,李丽琴这会不管是里子、面子,都是不好的。

“瑗瑗,羽儿,你们和李妹子去吧,这里奶奶来收拾就好了。”

时子瑗是肯定要去时家了,这陆羽其实可去可不去,但时子瑗现在情况特殊,他跟着去可以多多照顾,她也放心。

……

时子瑗看到这时家的盛况,终于知道了她这亲亲奶奶所说的‘为她准备的饭菜’是什么样子的了。

这时家,除去了小叔叔,可几乎都聚集全了。

大姑时开秀、大姑丈黄胜、表妹黄晓晓、小姑姑时开慧、小姑丈赵谦、小表弟赵尧、小婶婶肖艳、堂弟时子锦……当然,还有坐在上座微微沉着脸,在看到时子瑗和陆羽刹那时露出笑容的亲亲爷爷时建了。

这是要干什么?是开时家大会?时子瑗杵在门口暗暗想着。

这时家那么多人齐聚一堂还真是难事,即使是在过年,也难得看到大姑一家子,莫不是大姑这一家子在这农忙时节大发好心的回来帮忙了?

现在时爸这一家和以往不同了,时子瑗这个女儿的地位也自然上涨,大姑、小姑看到他们,忙笑脸来迎,口气却隐隐有些责备,“瑗瑗,怎么这会才来,是不是路上堵车了?”害我们等那么久的时间,这是一个晚辈的样子吗?

一番寒暄后,时子瑗和陆羽落座在了时建的右手侧边依次坐下,亲亲小婶也紧接着摆好了碗筷上桌。

时子瑗才坐下那么一会,就感觉到有一股很灼热的眼神一直在看着她,朝着那方向看去,竟然看到了表妹赵晓晓那痴迷着看着自家老公的样子,眉梢一瞬间皱了下来,对着自家老公扫了一眼,哥哥,你家桃花真不是一般的多。

赵晓晓其人其事时子瑗不太熟悉,因为前世不怎么接触,可赵晓晓做的一件事情却是让时子瑗不会忘记的,那就是…这个赵晓晓竟然当一五十岁老头的二奶,这事情会被曝光的原因是那正主找上了门,直接将赵晓晓这个二奶给秒杀了,那个时候,差点让时建气得背晕过去。

赵晓晓这不是第一次见到陆羽了,在订婚宴上她也见过一次,那个时候她才远远看了一次就把陆羽给记在心里了,这会这么近的看着,越看越觉得她才是最配得上陆羽的人,她长得比她表姐漂亮多了,而且还年轻,为什么就不能是她呢。

陆中校也不是傻子,他一进这门就发现了赵晓晓看着他的眼神中有着让他讨厌的痴迷,看在自家媳妇的面子上他便假装不知道而已,这会被自家媳妇一扫冷眼,更是对着赵晓晓没好气,刚走一个‘廖双蠢’,这会却还来一个,自家媳妇这会还不知道要气到什么程度呢。

时子瑗吃着菜真是食不知味,这菜要多难吃就多难吃,早知道她刚才应该吃快些的。

这顿饭也终究在这大姑、小姑、小婶、奶奶…等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废话中结束了。

幸而在这顿饭中时子瑗吃得一点都没觉得有反胃的现象,要不然,她这未婚先孕的流言不过几个小时绝对会被传扬出去,她完全就不用担心小姑、大姑、小婶她们的嘴会不会因为话说得太多而变得干燥。

这饭吃了,这便开始说正事了。

这所谓的正事,当然…和时子瑗有关系的。

小姑时开慧最是急切,这会陆羽因为亲亲奶奶的关系被时建这个爷爷给叫到了其他地方去了,所以,小姑当然是没什么顾忌的了。

“瑗瑗,小姑姑听说啊,我们这镇上正打算……”

巴拉巴拉的说了一通,她所要表达的意思是:镇上有个超市正打算盘出,而那个超市特别的赚钱,如果把它盘下,这赚的钱肯定不少。

这隐晦的意思是:你小姑和你小姑丈啊,现在正缺钱,可不可以通融下,先借点,以后如果赚了会还的。

时子瑗仰着头看着天,小姑姑,您这空手套白狼的本事都想到我老爸这边了,且不说你借钱,你这说赚了会还,可是你亏了难道就不还了?这如意算盘,打得那个妙啊。

“小姑姑,看来那超市还真赚钱诶。”打马虎眼。

可时开慧这不自知啊,还笑着点头,“是吧,是不是很赚钱,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可就错过了赚钱的机遇了。”

难得啊难得,小姑姑还做了功课,连‘机遇’都知道了。

“恩恩~”

时子瑗继续闷恩着,可就没下文,这可把时开慧这个小姑急得喔,喉咙都要发炎了。

赵谦看着时子瑗的样子微微眯了眯眼,这侄女,长得真不错。

“瑗瑗,那这…钱…”时开慧终究忍不住进入正题了。

时子瑗一顿,接着却是一副迷茫的样子看着她,“小姑姑,您这做生意瑗瑗不懂,这钱我也不知道啊。”无辜的样子简直想让时开慧伸手掐死她。

赵谦这个真小人似乎朝着时开慧示意了一番,时开慧竟然没再追究下去了,这让时子瑗有些诧异,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后招?

第二个的自然是大姑了,这大姑看上去还算是温顺的性子,可是就有一点不好,大姑丈太过讨打,一直都是赌鬼来着,虽然这个大姑丈赚钱是会,可花钱也是一流的,这表妹赵晓晓也算是娇生惯养下的,十指不沾阳春水,所以才养得那么水灵。

“瑗瑗,听说你现在在一家公司当设计师是吧。”大姑的语气挺顺耳。

时子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她对这时家一竿子亲戚说的都是她毕业后去了一家上海的公司里当设计助理来着,时爸也是默认的。

“是啊,大姑,其实只是设计助理,还算不上设计师。”她是很‘谦虚’的,不知大姑有何意图,先看看再说。

不意外的得到了表妹黄晓晓不屑的眼神,外加鄙视的扫眼。

大姑时开秀一听...

,立即敛眉,沉吟一会,似是想到了更好的点子,“瑗瑗,那你爸那里你就没考虑去过?听说那家酒店生意挺好的啊。”

表妹黄晓晓似是眼神一亮,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她坐在摇摆椅子上,面前站着一大群的人听着她的训词,想想就觉得快活。

“表姐,表姐,你让大伯空一个比较清闲的职位给我吧,我去那里工作。”

瞧瞧这话说得多自在,搞得她去那里工作还是酒店那积德了。

时子瑗仰望着蓝蓝的天空,臆想着是不是天上有一群牛在飞过,伸手轻轻揉捏着太阳穴,微微闭了闭眼,再敛开时,清幽的眼眸里含着一丝无奈,“大姑,晓晓,其实我也想去酒店那里,可是…爸爸极力反对,他说他那里连一个清洁工都是大学毕业的,都要写什么报告,然后还需要三年以上的经验,这一大堆的条件,任是让我无可奈何,所以现在才去当了个小小的助理。”

语气是情深意切,拒绝得那是婉转有余,肯定十足。表妹黄晓晓只是一三流中专生,连大专都没读,而且她的成绩和样貌那是成反比的,性子又是特别之敖娇,吃不得苦,在前世才落得当二奶的下场。

大姑丈却突然站起,走到表妹晓晓的面前,‘啪——’的一声,竟打了她一巴掌,怒喝:“让你不好好读书,你看看,瑗瑗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你呢,一个三流的中专,给人当清洁工都不要。”

时子瑗被大姑丈这一系列的动作给愣了,浑身打了个寒颤,紧接着就听到了表妹晓晓的哭声,反驳声,“这能怪我吗?要是你能向大伯那样有钱,我还要找什么工作,直接就去当富二代了,你自己没本事,还怪我不读好书。”楚楚可怜的样子,和她此刻厉声的反驳声相得益彰。

时子瑗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竟然变成这个样子,大姑丈这性子也太…急躁了,看他满面涨红的样子,恐怕是刚才又喝多了。

大姑时开秀有些惬意的上前劝说,“阿胜,你干嘛打晓晓,晓晓哪做错了。”

明显底气不足的语气,怕是平常被大姑丈给打习惯了。

这时,李丽琴在屋内听到了声响,忙跑了出来,看到自家可爱漂亮的外孙女脸上的五指印,脸色有些难看,朝着大姑丈黄胜低低呵斥,“阿胜,孩子有错说两句就行了,你干嘛打她呢,这要是打坏了,还不得让你们夫妻后悔去。”

在场的人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似乎都想着要是大姑丈黄胜再打的话好上前去阻止,时子瑗当然也站起来了,可她可没站前,她现在还怀着孩子,要是一不小心这大姑丈发起酒疯,被波及到了怎么办。

黄胜似乎多少有些怕李丽琴,再次深深的看了眼自己的女儿,转身就朝着屋里走去了。

此刻的声音只留有表妹黄晓晓扑在亲亲奶奶李丽琴身上哭泣的‘呜呜’声。

‘危机’解除,大伙又坐下了,只不过李丽琴倒是带着晓晓进了里屋去了。

大姑满面悲戚的模样,看了让人甚是不忍,时子瑗将视线转移开,心里纳闷着,黑溜溜的眼珠转啊转,有点想睡觉了。

正眯着眼差点睡着,却听到了大姑的声音,“瑗瑗,晓晓怎么说也是你表妹,刚才你大姑丈的话你也听到了,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怎么说工作能力都比晓晓的要高,晓晓虽然只是中专毕业,可也懂得些字,你看看,你公司那有什么职位适合的吗?可以让晓晓去试试?”

大姑的声音越发的诚恳,时子瑗听着却越发的不对劲,敢情刚才大姑丈的那番话是为了现在大姑对她说的话做铺垫的啊,原来打的还是一个主意,她现在可真是服了。

先是亲情戏,再来苦情戏,这会来打‘低人一等还留自尊’戏…这一戏接着一戏,真心只是为了能够有一份工作,据她所知,大姑丈再怎么样也可以为表妹晓晓安排一份不错的工作吧。

时子瑗不知道的是她这表妹晓晓心比天高,她大姑丈还真为晓晓安排了工作,可人家晓晓压根看不上,都是做个两天就走了,硬是说要和她时子瑗一样到大公司里去,那才算是有面子。

时子瑗这会继续仰头望天:别把姐当傻子耍。

看着他们这么辛苦的份上,她得保持镇静,“大姑,您也知道我那是大公司,如果…晓晓真是做得习惯的话,我公司有招几个实习文员,只需要懂得打字就行,您看…是不是让晓晓去看看?”

不要以为她时子瑗这样说是妥协了,那是因为她知道,如果大姑在她这走不通,必定会到老爸那去的,到时候一个回转过来,还不得麻烦了大伙,干脆就她接手了,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就想看看这表妹晓晓到底是想干什么。

“真的,那行,我等会就和晓晓说,让她过几天和你一起回上海。”大姑眼神发亮,看时子瑗的眼神像是在看金子一般。

时子瑗看大姑那么高兴,她得加上一句,“大姑,这文员的工资不高,只有一千多,只够吃,住是公司有的…”

“不是说你那上海有房子吗?你和晓晓两人也可以互相照顾,就让她和你住一起好了,至于工资没问题,如果她不够用,大姑这里会寄给她的…”大姑很快就打断了她的话,说得那是神采奕奕。

时子瑗愕然,她什么时候说过她在上海有房子了?没有吧,没有吧…而且两人一起住,还互相照顾,别骗死人了。

想到这,她忙打断,“大姑,大姑…你说错了吧,我在上海也是住在员工宿舍里头的,上海也没我的房子啊。”

大姑大惊,“没有,不是说…当初订婚是时候陆家有送房子给你吗?”

时子瑗顿时觉得天下火光,她现在很想叫屈了,这还有这么得寸进尺的,幸而她耐性好,心中虽然冒火了,可面上还是笑脸盈盈,“大姑,陆家是有送房子,可不在上海啊,我在上海只住在员工宿舍,要是我真有一套房子,我还不得高兴死了。”

大姑狐疑看了她一眼,突然捂住了嘴,似是意识到她说得太多了,随即讪讪的笑了笑,“那…就让晓晓和你住同一个员工宿舍吧,也好照料。”

看大姑没有再那么让她无语,时子瑗的火气渐渐消散了些,到时候晓晓去了上海还不是在我的掌握之中。

“恩,我们公司会安排的,也不知道能不能住在一起,我是不希望可以和表妹一起住,表妹看上去那么漂亮,到时候我可就成了陪衬了。”

她这半开玩笑的话让大姑瞬间眉开眼笑,心里很是高兴,幸而自己的女儿长得漂亮。

接下来,当然是轮到小婶上场了。

肖小婶比较‘含蓄’,先是给时子瑗好生气的倒了杯茶,再来,就拖着椅子坐到了时子瑗的身旁边上,“瑗瑗,你现在是越长越漂亮了,羽儿也是个好样貌、好气质的。”

不容易啊不容易,虽然时子瑗知道这是肖小婶客气的的开场白,可这肖小婶的称赞可是前世今生头一回啊,真心不容易,真心让她‘泪如雨下’。

“婶婶,你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三十岁都还...

没有,比我妈可年轻多了。”她时子瑗也不是不会说话的孩子,说好话,说场面话,谁不会啊。

肖小婶听闻,摸了摸她自己的脸,欣喜道:“真的吗?真是还没超过三十的样子?”可随即又转了语气,“唉,你这丫头,就知道来打趣婶婶,你看看你弟弟小锦都上初中快高中了,婶婶都快四十了,怎么能看上去还没超三十呢。”

时子瑗换了右手捏左肩,然后一抓肖小婶的手,“婶婶,您看嘛,你手和我的看上去都差不多呢,我们一起出去的话,不认识的人肯定会以为你是我姐姐呢。”

你和我绕,我就和你绕,看谁的耐心更足,看谁有时间来耗。

“你们瞧瞧,读了书的说话就是不一样。”肖小婶对着大伙说着。

肖小婶在这个家里,相对于小姑、大姑来说,她是看不起小姑、大姑这类农村妇女似的模样,她自恃为有才学的知识分子,说话做事什么的都喜欢和读书扯在一团,这可真苦了李丽琴这个婆婆了,每天叫肖小婶做事时,肖小婶就一句‘我得备课’来打发了,气得李丽琴这个婆婆是咬牙切齿的,在这几年尤是。

时子瑗只要听到肖小婶说‘我得备课’这话,她就会笑好久,她还很清楚的记得肖小婶所谓的备课是怎么备的。

肖小婶这话一说,其余的人只是笑笑,不做应答,时子瑗继续望天,这会,她很想睡了,她也很想问:小婶,您有话就直接说吧,您不累,您侄女我累了。

------题外话------

不知不觉,竟然一百万了,这是以前紫从来就不曾想过的事情…

谢谢一路支持着紫的妞们,你们从来都是紫的动力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