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3 被廖楚芯威胁

063 被廖楚芯威胁

时子瑗一般不生气,这重生以来她生气的次数数也数得过来。这次,陆羽和言桓这两个人竟然就这么瞒着她去干那么危险的事情,她确实是生气了。可在这生气的当头,却是很是不争气的担心、关心,甚至于她有一种在嗓子眼泛起的酸意,那种酸意,直泛眼眶。

看着自家媳妇那么生气的样子,而且眼眶里还泛着湿意,陆中校忙脸色心疼的上前伸手为她抹眼角,语气讪讪,“媳妇,别想那么多,其实,也不是那么危险。”

多勉强的解释,当然是解释不通的,得到的便是时子瑗一个冷眼,口气也变得生硬,“不危险是吧,那就我去吧。”

这句话,掷地有声,把陆中校和言少给怔得,一时忘记了反驳。

半响后,言少一改严肃,反而慵懒一笑,朝着时子瑗靠近,“丫头,你可真不愧是女中豪杰,让你去,这不直接让‘卡萨’把你给抓了,到时候,我们这可是得不偿失。”

这个时候,能说出这种半开玩笑似的话,也只有这个言少了。

可时子瑗一个好笑的眼神也不给他一个,冷哼一声,接着凝着言桓,“我就去了怎么着,这还说不定真是个好方法,可以让‘卡萨’消除警惕心,到时候,可以一举拿下。”

顿时,她的脑袋中,还真就突发这个奇想了。

“不行。”

“绝对不可能。”

陆羽和言桓两道不赞同的声音即刻响起,他们去都还危险太大,让这丫头去,这不明摆着让‘卡萨’得手,而且,他们是男人,不可能让女人站在前面为他们挡危险。不过,他们心里都不可否认的觉得时子瑗说的这个减少‘卡萨’对他们的警惕方法确实是很好的一个方法。

对于他们一致的反对,时子瑗却在脑袋中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好。

她虽然没有像陆羽和言桓那样的身手,可是她毕竟脑子转得快,而且她还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亲情的关系,看可不可以打动‘卡萨’现任当家。

陆羽和言桓任何一个人去都会让‘卡萨’起怀疑,做的准备也更为齐全,可如果发出话说要让她去,‘卡萨’应该会松懈不少。

看着时子瑗眼神在慢慢变亮,陆羽脸色一变,两手一抓她的手腕,定眼看着她,“瑗瑗,你别想去,这事情,我绝不允许。”

态度之坚决,语气之肯定…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且不说自家媳妇现在怀孕,就单单说自家媳妇一点身手都没有,这就是危险的一项了。

陆羽这一紧张,手上的力道也增加了不少,时子瑗吃痛,眉梢一皱,呼叫,“痛…”

这时,陆羽才意识到他力道太大了,于是稍稍放缓,可还是没有放开她的手腕,“瑗瑗,什么事情哥哥都依你,可这件事情,你想都别想。”

“对,丫头,你想也别想,我们宁愿一起去,也不要你去,你去的话,我们更恨不得自己就受伤了。”言桓也是一本严肃,好看的脸揪成一团,这丫头,怎么想出这方法来了。

“对,丫头,你要再敢说出你要去的话,那我就不管那么多了,直接将你打包回去。”陆羽下最后通牒,他要完全消除自家媳妇这个想法,不要做出让他担心的事情出来。

……

陆羽和言桓你一句我一句的,时子瑗听着越发的汗颜,她…这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明明她想的方法是最好的方法,虽然有危险,但危险指数比之他们两个其中任何一个都小。

看时子瑗不吭一句话,陆羽终于黑了脸,“瑗瑗,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怀着孩子,就是受惊也是不行的。”

言桓的脸色也不好看,要不是碍于时子瑗怀孕,他还真想直接和陆羽商量给她下迷昏药了,到时候让她睡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也不用争论那么久还没结论出来。

终于,时子瑗一摸肚皮,歇了气,“好吧…那我就不去了,”顿了顿,又警告性的扫视了他们一眼,“可是,你们两个,一个也不许受伤,谁要是受伤了,就别怪我用我的方法了。”

听完她这话,陆羽和言桓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丫头,真是上天拿来折磨他们的。

两天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陆羽和言桓终究商讨出另外一种比较保险的方法,那就是:由言桓带头,而陆羽乔装成‘龙锦’的手下,一齐和‘卡萨’见面。

这天的天气依旧炎热,时子瑗穿着短袖衣和七分裤便在门口看着陆羽和言桓远去的方向。

为了防止‘卡萨’用阴险的手段,陆羽和言桓留下了不少人来保护着她,这样也能让他们安心不少。

‘龙锦’和‘卡萨’的见面约在了上午十点的港湾码头,这码头的占据人物当然是‘卡萨’。

言桓带着的人数包括陆羽才不过十人而已,他们到了港湾码头的大门便被拦截了下来,只得徒步而走。

一路上,言桓和陆羽都在感觉着周身埋伏的人,越走越近时埋伏的人就越多,局势仿佛越发的严峻,他们这一行人所散发出的杀意也越发的浓重…

终于,这种局势在见到‘卡萨’接头人的刹那变得高昂了起来。

因为,来接头的,并非现今‘卡萨’的当家人。

“‘卡萨’的当家换了吗?本少怎么没听过。”言桓嘴角微勾,讽刺的一扫来和他接头的现‘卡萨’第二当家。

“你…”‘卡萨’的第二当家似乎不受他的这句讽刺,脸色微微涨红,可又一想到现下的情势,很快又恢复了镇定,笑声渐起,“言少当家,我们当家说了,你只是少当家而已,我这个二当家来,也算是给足了‘面子’了。”

这话听上去没什么不妥,可道上的人可都知道,现下虽然言桓还未正式接任,可‘龙锦’却早就是由他做主了的,‘卡萨’二当家这话,明显表明,他‘卡萨’比‘龙锦’的地位高。

言桓早就练就了一层本事,这些小伎俩,根本就激怒不了他,他反而笑了笑,轻轻一佛衣袖,微微低头,低声却清晰的声调,“原来…‘卡萨’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这话,完全会激怒‘卡萨’的人,顿时,枪械声渐起,‘卡萨’的人都拿出了枪支对准了他们,而‘龙锦’,也同样几乎和‘卡萨’的手下同一时间举起了手枪。

两方对峙,且用了都是同一款最新型的枪械,杀意的气息顿时抬高在一个新的高度,笼罩着这不过一百平方的仓库。

“二当家,你觉得呢?”言桓扫了一眼身后,身后的手下立刻放下了枪支,他一变玩弄着手指,一边似是没有一点紧张感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看‘龙锦’那方都放下了枪支,‘卡萨’的二当家也随之一罢手,‘卡萨’也随之放下了枪支,这一刻,‘卡萨’的二当家面上笑容铺满,“不愧为‘龙锦’的少当家,气度果然不一般。”

言桓微微仰头看向他,语气缓慢,“那么…现在可以请大当家出来了吗?”

这时,仓库的门口掌声渐起,‘啪啪啪——’

“不愧是‘龙锦’选出来的未来当家,苏某佩服…佩服…”

浑厚的声调带着低低的笑意,众人齐齐看去,来人…正是现任‘卡萨’当家苏晋翔。

苏晋翔不紧不慢的步调走在了‘卡萨’一方,扫视了一眼‘龙锦’的来人,轻轻一笑,“苏某怎不知晓陆家的孙少爷也成了‘龙锦’的手下了?”

……

他们这厢两两对峙,时子瑗这厢却是担心得不得了,她还在担心着何晓燕能不能及时的将她要的东西寄过来,她想的是,如果能和平解决事情,那样是再好不过的了。

她这正刚喝下水,却突然听到了门外有人在嘶叫的声音,那是个女人的嘶叫声,仿佛,还有争吵声。

奇怪之下,她便蹙着眉往门外走去,打开门——却——

“时子瑗,你终于出来了,你快和我走,陆大哥出事了,他现在正躺在医院里,他一直叫着你的名字…”

来人是时子瑗怎么也想不到的人,竟然是廖楚芯,而且,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陆羽出事了?还在医院?

一时间,时子瑗脑中千转思绪。

可她的面上除了一时的惊愕,便只有了淡定的神色,“不知廖小姐说的话什么意思?”

她完全就不相信这廖楚芯,她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说陆羽出事,她怎么知道的?

廖楚芯本被言桓的手下给抓着,这会言桓的手下听时子瑗的语气是认识她的,便松了力道,廖楚芯一挣扎,便松开了。

“时子瑗,我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可是…现在陆大哥是真的出事了,而且我也没必要骗你,要不是陆大哥一直都不肯进手术室,嚷着要见你,你以为,我会来这里吗?你以为…我会知道你在这里吗?”廖楚芯话语很是着急,眼神也很正,让人看不出有任何可以怀疑的地方。

时子瑗听着她的话蹙眉,可也不是完全不被廖楚芯的话打扰,于是,拿出手机,拨打陆羽的手机号,可传来的声音却是无法接通,再打言桓的,也是如此…心…不由一紧,眼神一变,真的出事了?

“打不通是吧,陆大哥被打中了胸口一枪,他的手机早被摔破了,当然打不通。”廖楚芯恶狠狠的对着她一瞪眼,想要上前,可却被言桓的手下抓住,只得恹息。

可她这一说,时子瑗却是怀疑了起来,仔细看着廖楚芯,问道:“你怎么知道哥哥受伤了?而且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应该是在大陆的吗?”

廖楚芯似乎自嘲一笑,眼眸里划过受伤,“我怎么会在这?当然是因为你了。”

她上次上门找了陆羽,她还是错估了陆羽对时子瑗的重视程度,不过一天,她就被她所在的公司派往这英国,先前她还以为是公司重用她,可经她一怀疑,一调查,这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陆羽在背后推泼助澜的结果。她的几年努力,在这么一天,就成了泡沫。

时子瑗看着廖楚芯眼底一闪而过的恨意,顿时一愣,却又紧接着一笑,“那廖小姐可真就抬举我了。”虽然,她大概知晓了其中缘由,可她却是完全赞同陆羽的做法的,她可不希望这个廖楚芯时不时的找上门。

“哼,时子瑗,要不要和我走,你快点决定,你要再不走,我可就不管了,到时候陆大哥出了事情,就别怪我没告诉你。”廖楚芯没了兴致,她想起了她此行的目的。

时子瑗不动身子,朝着天空看去,微微一眯眼,“廖小姐,这阳光,似乎很炙热啊…”

意思很明显:姐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你说两句就和你走了。

廖楚芯气息一沉,接着,从她的口袋中掏出一样东西,“时子瑗,这个东西,你该认得吧。”

看着那东西,时子瑗眼神一变,这戒指…是陆羽手上戴的订婚戒,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难道…陆羽真的出事情了?

“怎么样?这戒指是我从陆大哥手上拿来的,你认得吧,他可是拽得很紧的,我就是怕你不相信我的话,现在,你可以相信了吧,再给你一分钟决定,和我走?或者,你留下,然后,你等着后悔吧。”廖楚芯看她脸色都变了,顿时气势上涨。

走?不走?

这两个念头在时子瑗的脑中盘旋……

------题外话------

恩……紫明天就请假码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