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2 你们两个都不许去送命

062 你们两个,都不许去送命

言桓果真在第二天就出现了,可他的出现方式让时子瑗不是一般的吃惊。

言桓开着一辆最新款的加长劳斯莱斯停在了他们住的这栋别墅前,他的身后,跟着的是三辆同款不同型的墨黑色车子,而从车内走出来的人却是一脸冰霜、冷漠,动作却是一致的迅速、有规则,齐齐站立在两侧,为言桓开出一条道来。

今日的言桓穿着还是一样,可在她看来,他身上却多了一分冷冽的气势,让她顿时一蓦,究竟言桓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言桓微微皱着眉朝着他们缓缓走了过来,他的眼眸凝着陆羽,“怎么能让丫头在这外面吹风,衣服也不多穿两件。”

他的口吻,很是顺口,就像是脱口而出一般。他的关心依旧,虽然是责备话,却是带着关怀。

陆羽眉眼一蹙,这能怪他?还不是你这言少要一大早的来,让他一晚上没睡好不说,而且还听自家媳妇说了一晚上你言少的好话。

这其实还真不能怪陆中校,这时子瑗一点都不感觉到会冷,而且还感觉有些闷热,特别是看到这么一伙人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她心中不禁有了个想法,这言桓,莫不是和夜阑风一个样,家里混黑社会的吧?

言桓这关心的话刚落,跟随者他一同前来的手下齐齐抹了把汗,大少爷,现在是炎炎夏季,虽然是大早上,可还是很热的,好不?

“言大哥,根本不冷,再穿就得闷死了。”时子瑗有些潸然,一方面她没想到言桓会以这么有气势的出场,另外一方面,她觉得她这前世今生加起来都是中年老女人了,还被言桓这么一个比她小的人处处关心,还真是有愧她这么‘大把’年龄的岁数。

陆中校稍稍一点头,然后轻轻扫视了一眼言桓带来的人,倒还都是练家子,这小子,未免对自家媳妇太过用心了,如果他猜得不错的话,这些人,他的打算拿来保护自家媳妇的吧。

三人一同进了屋,时子瑗倒了茶之后,也便坐在了客厅内,听陆羽和言桓两人之间的谈话。

“言少,你的这些人,倒还真不愧为‘龙锦’手底下的,个个看上去威风凛凛,就不知道实战起来如何?”陆中校微微一敛眉,边说边为时子瑗剥开一葡萄皮。

‘龙锦’,除‘卡萨’外的三大帮之一,也是实力帮派,只不过‘龙锦’在十年前就开始漂白,虽然现在算是上了白道,但在黑道上的势力依旧不可小憩。

言桓轻轻一笑,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如若比你陆中校,当然是差点,可比你陆家的那些人,应该是不分上下的。”

时子瑗虽然不懂得陆羽说的‘龙锦’到底什么意思,可她不是个爱追究到底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言桓对着她瞒着这一层的身份,她也没理由来说什么,何况,要不是这一次因为她,想必言桓也不会透露出他这一层身份。

陆中校看着时子瑗将葡萄吃进,微微一扬眉,看向言桓,“如此,便多谢了。”这样,自家媳妇的安全就更能得到保障了。

其实,他们现下住的地方,在周围,早就布好了陆家的人了,只是,时子瑗看不到罢,因为,他们都是相当于古代的暗卫,躲在暗处保护的。

只是,言桓这么高调一把,就相当于是在向‘卡萨’宣言,他‘龙锦’趟下了这浑水,要动他们,就是和‘龙锦’作对,这样一来,‘卡萨’多少也会有些忌惮。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向来在时子瑗面前低调的言桓,一下子那么高调出场的原因。

“是啊,言大哥,前一次你离开还来不及和你道别,这一次,却还是麻烦你了。”时子瑗浅浅一笑,道谢着。

言桓伸手顺道就在她的头上一摸,挑了挑眉,“你这丫头,还和我客气,你忘了当初我答应你如果你要来英国,要给你当导游了?”

这言少,转换话题还不是一般的快。

其实,他只是不希望时子瑗那么客气的感谢,虽然,那感谢是真心实意的。

时子瑗一撅嘴,晃了晃头,“看现在这情况,恐怕…言大哥你当不成导游了。”

她现在还能出去吗?才怪呢。

昨晚上,她琢磨了半天的‘卡萨’,陆羽说的那些,她完全相信,或许,陆羽还说得更为简单一些,实质上的‘卡萨’肯定比他说得要可怕得多,因为从昨天开始,陆羽就对她起到了贴身保护的效果,连洗澡也不放过,这得是多大的防护?

陆中校正了正她的头,“媳妇,谁说不能的,过个几天,言少就能当我们的导游了。”

这事情,要解决,只能是在这几天,再多一些日子,是瞒不住的。

赢的把握在言桓这一插手上更是增加了两分,再加上约翰家本就有的实力,他们这方赢的机会已经达到了八分,还有剩下的两分,就是怕‘卡萨’无所不用其极的利用他们身边的人威胁他们。

“这句话我赞同,谁说我不能当导游了,过几天,你想去哪我就带你去哪,绝对是最上乘的服务。”言桓紧接着陆羽的话说道。

难得看到陆羽和言桓两人说话一致,时子瑗不禁眉梢一皱,指了指陆羽,再指了指言桓,语气稍稍严肃,“你们两个给我老实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的?”

她这只是下意识的感觉不对劲,话自然而然就问了出来。

陆羽和言桓相对一怔,接着却是相对一笑,陆羽擦拭了下自己的手,将时子瑗一把抱紧,“你这丫头,整天在想什么呢,我和言少,哪能有什么事情能瞒过你的眼睛。”

言桓看着陆羽那亲昵的动作,那温柔的眼神,心底不由一暗,但脸上却没丝毫的变化,只是顺着陆羽的话说道:“也是,这丫头估计是从昨天到现在太紧张了,所以才会这样认为。”

可这陆羽和言桓两人表现得越发镇定,时子瑗心里就越怀疑,一张脸瞬间就沉了下来,口气也微微不高兴,“反正你们两个就不许直接将我打包回家了,看你们现在这样子,没什么瞒着我才怪。”

这下,言桓和陆羽倒是齐齐一拧眉,陆中校抹平自家媳妇眉梢间的褶皱,微微低头柔声说道:“媳妇,你可真是误会为夫了,我们怎么可能瞒着你什么事情了,谁不知道我媳妇聪明,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媳妇的眼睛。”

言桓这时也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在说:丫头,你真想多了。

时子瑗自己有自己的判断力,看陆羽和言桓压根没打算说的意愿,也就转了政策,随即轻轻的笑了出来,从陆羽的怀中出了来,“没有就最好了,今天言大哥来了,我来煮饭菜吧,”接着又警告似的口调,“你们两个,不准进厨房。”

接着,时子瑗便一人进了厨房,留下客厅中的言少和陆中校相对无奈而对视。

过了几分钟,陆羽便开口了,“言桓,这一次,算我欠你的。”

这人情,他欠得,他也必须欠得。他若不欠,就是他媳妇欠。

“这话你?...

说错了,若是明面上的话,那应该是约翰的家族欠我‘龙锦’一个人情;若在私底下,貌似,我和丫头的关系比我和你的关系要好,那么,应该就是丫头欠我的一个人情,不过,这人情,我不需要。”

关于‘卡萨’领导人和李沁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言桓在陆羽的解说下和调查下已知九分了,故有了这句话。

言桓稍稍站起身,眼神朝着厨房的方向扫了一眼,周身的环境也被他一扫眼底。

他这个时候是敏感的,他这么一扫,就将一切有可能攻击、隐藏的地点都一一看在眼底,不可否认,这里,是安全的。

他的考虑,陆羽当然是早就考虑到的,陆羽对于这一点的警戒心,比言桓要好一些,毕竟,他是专门从国际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人。

言少在扫视完之后,快速的对着陆羽摇了摇头,似乎在暗示着什么,而陆羽也对着他一点头,表示知晓。

“两天后,我‘龙锦’和‘卡萨’会见,是两方的领导会见,到时候,那人便会出现,而这个十分钟,是你最好的时机。”言桓正色说道,慵懒被一扫无疑。

陆羽立刻摇头,冷冽的声调即起,“我去,你只是帮忙保护瑗瑗的,没必要让你冒危险,‘卡萨’的手段你比我都清楚,你这次去,凶多吉少,‘卡萨’必定会做好万分准备,好除去你这个最大敌对手的‘龙锦’接班人。”

两大黑帮老大见面,这不出问题才怪,而且这次,还是‘龙锦’压低一头,说是要和‘卡萨’联手的。

这样的见面理由,‘卡萨’当然是怀疑的,而且肯定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可以消除最大威胁的机会,也不会放过一个扩大帮派势力范围的机会。

“不行,你去了,瑗瑗谁来保护,她最需要在身边的人是你,而不是我。”言桓神色微微一紧,眉梢皱成一团,口气也随之凌厉了起来,这模样,是时子瑗从不曾见过的霸气。

要是一般人看到言桓这般模样肯定会心怔一番,可陆羽不同,他不管是在气势、气质、修养、耐力…等等的基础都是不输于言桓的,所以,言桓这种口气,对他起不到一点威慑作用。

“我陆羽不是一个喜欢缩在别人身后的人,你来帮我,我很感谢,但是,你有你的责任,我也不是那么自私,这一次,我是去定了。”

不说这件事和他有着直接间接的联系,就单单他作为军人这一条,他也是无可厚非的要选择冲在第一阵线,紧紧抓住这一次‘卡萨’的犯罪证据,为国际人民做出贡献出来。况=且,这‘卡萨’以那么血腥、暴力的方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其原因,纠结于他陆家的祖辈一代,他怎么可能任由别人来解决。

看着陆羽那么坚决,言桓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嘴唇紧抿,手也不自觉的抓紧,连长长的指甲深陷在手心的肉中,甚至渗出一丝血迹,也不曾感到一丝的痛楚。

他这样子,当然不是因为他要和陆羽去争那个什么会威胁到生命的‘会面’,而是因为,他不想要看到时子瑗伤心,亦或者,相对于陆羽可能受伤,他更愿意时子瑗会在他受伤的时候流露出对他那份独有的关心。这样,他就心满意足了,也算是为了时子瑗做最后一件事情了。

所以,他这次,要争的是他对时子瑗这份感情的终结点,死对他来说必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还是怕听到拒绝的话。因为,他是如此骄傲又‘胆小’的一个人,宁愿就这样掉着,也不愿去面对。

“我不是要你缩在背后,而是,接下来的事情,你来做更加妥当,毕竟,你是站在公家这面的。”言桓虽然很不想说出如此蹩脚的原因,可他暂时还真找不到别的原因了。

结果当然是遭到陆中校的鄙视,“言少,你可从来不是一个守规矩的人,公家?那是什么。”

不屑的态度,让言桓简直就想直接低吼:陆中校,你陆家也是公家吧,还是大公家。

这时,言桓正欲反驳——

可——

“你们两个可真行,瞒着我来商讨谁去送死比较好。”时子瑗脸上笑着,眼眸里却是毫无温度,只见她缓着步子从厨房朝着他们走来。

原来,时子瑗本就想着,如果她不在场,陆羽和言桓肯定会商量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她也清楚的知道陆羽和言桓两人的警戒心是多强,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她确实是在准备饭菜来着,而在不过一会后,她便小心的侧耳倾听,可没想到她听到的竟然是这样的内容,陆羽和言桓竟然要冒着生命危险来完成这样一件事情,终于,她忍不住了,就出来了。

陆羽和言桓在听到时子瑗声音的刹那就变了脸,他们还是漏算了,这丫头,从来不是一个好敷衍的煮,想来,刚才说要亲自下厨,就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的。

------题外话------

这转折,真心不好写……好吧,紫的新坑也添了,萝莉完结后就继续更新…亲们可以去支持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