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1 媳妇不准想别人

061 媳妇,不准想别人

偌大的卧室里摆放的都是明晃晃的蜡烛,烛烟随着微风吹拂的方向轻轻摇曳着。

时子瑗踏着慢步跟着着陆羽的脚步走了进去,两手摸索着前方,“哥哥,可以了吗?”

陆羽反身将卧室的门给关上,然后将灯也灭了,顿时,在这偌大的卧室里只剩下火红的烛光,细细感觉,竟有些灼热。

时子瑗蹙了蹙眉,似乎想到了什么,白色的纱巾并不能完全将她的视线挡住,她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呈五角‘星形’状的模型…

陆羽勾着唇角伸手小心翼翼的将她后脑勺上的纱巾解开,带着丝魅惑的声调缓声而出,“媳妇,慢慢的睁开眼睛…”

时子瑗根据他说的,慢慢的睁开,直到完全睁开,才看到了完整的‘星形’,用了不知多少根蜡烛围成的‘星形’,而里面的空间,足足可以容纳两个人下去,而空间的部分,竟都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细软。

喜悦之情在瞬间爆满了,这不就是能‘睡在星星上’么?

陆羽拉着时子瑗小心的朝着蜡烛‘星形’空间走去,然后,又小心的护着她躺下…

她和他,眼对着眼,鼻对着鼻,烛光相映见,竟看得如此淡然。

时子瑗突然俏皮一笑,伸手一捏他的腰间,“哥哥,你可真行啊,那么快就想到这个方法了。”

陆羽淡定一笑,语气竟然有调侃的意味,“不学学怎么哄媳妇,如何能讨得媳妇呢?”

他这话,带着双重意思,时子瑗听得那个真确,一个使力捏了下去,还不忘评论,“真够皮厚的。”脸皮更厚。

“不皮厚,怎么能追到媳妇呢?”陆羽又是一个反问,这三句话都不离‘媳妇’。

时子瑗被他这一句两句的‘媳妇’给弄得一个头两个大,这厮,是越发的能耐的,皮厚,脸皮厚,在她看来,这厮,都成精了。

感觉到自家媳妇那‘白眼’,陆羽一个浅笑,一揽她的腰,将她整个身子都环抱在怀里,闻着她身上的沁香,呼吸不由一滞,只得暗暗压下这另类的感受,颇有些无奈的话语,“媳妇,真想你现在就生了。”那么,他就可以享受他的‘福利’了,不用天天对着这美妙的人儿,却不能吃到。

听到他这话,时子瑗‘扑哧’一笑,“哥哥,现在才一个多月,还早呢。”

女人怀胎十月产子,不如意一个早产,也还要好几个月,她不着急。

陆中校闷声呼吸,埋头在她的脖颈间,“媳妇,这两个小家伙出来了,你可不许再理会他们。”

没想到,这陆中校还有潜在的下意识,都能预知这两个活宝生出来后会是怎么样的了。

时子瑗笑得更欢了,不再理会?一个当妈的不理会儿女?亏这厮说得出口。

“哥哥,你也太没道理了吧,这生下来了,也是你的儿女。”

“哼,反正我不管,这些日子你都让他们给占了,我们就负责把他们给降生在这个世上就行了,剩下的,给他们管去。”陆中校这是在为了以后做出打算呢。

他口中的‘他们管去’,当然指的是那些个长辈,做他们的长辈还真是不容易,带完了儿女,还要带孙子、孙女。

“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爸么?”时子瑗哭笑不得。

陆中校‘义正言辞’,“我这已经是最大限度的造就了他们,怎么就不负责任了,已经很负责了。”敢情,这陆中校提供了‘**’就是对他们对大的负责了。

对于陆中校这种扭曲的思想,时子瑗翻白眼表示无视,反口威胁,“哥哥,你可真行,这孩子还没出生呢,你就嫌弃起来了,要不,现在就去打了去?”

她这一说,陆中校急了,忙道:“媳妇,为夫怎么会嫌弃呢?为夫这只是在说明事实而已,打?这可不能说。”他想,他还是忍着吧,孕妇的情绪一向来是不怎么稳定的。

时子瑗瞬间站在了有理的一方,“可是,哥哥,你刚才说生出来了就不理会了,他们在我肚子里待了十个月,你竟然让我不理会他们了,你这不是明显的要我不要他们么?”

陆中校啊陆中校,你这明显是自作虐,“媳妇,为夫错了,怎么能不理呢,我们还得好好的‘教育’呢,我们一起生出来的孩子,肯定是最好的宝宝,我们怎么能不要他们呢,这是不对的。”

时子瑗一敛眉,“你说的?”

“恩,我说的。”陆中校差点就举手发誓了。

“哼,这还差不多。”时子瑗似乎终于出了气,闷哼一声,一个婉转的勾唇在这昏暗的卧室中显得耀眼非常,看得陆中校嗤牙咧嘴,他又被他媳妇给蒙了。

第二天,小两口便踏上了去英国的旅途,他们若再不去英国,恐怕约翰这厮就被‘就地正法’了。

在英国,约翰外公的势力不可小量,陆羽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至少,陆家的人在英国早就有了占据点,并且还一路保护着他们。

时子瑗怀着孕这样奔波其实让她觉得特别的困倦,这不,一下飞机,才上小车,她就忍不住的眯眼睡过去了,也还来不及欣赏这英国的景色。

陆羽带着时子瑗到的是胡婉在英国所拥有的房子,是一栋复古式的欧式建筑,其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偌大的空间,在这天色暗黑下来后,竟让人感觉到一丝阴沉。

时子瑗醒来的时候,陆羽正在她旁边稍远的地方用着电脑,不知道正在干什么,只是他那熟练的动作,微敛的神情,她能猜想得出,他定是在办重要的事情。

感觉到身边的人已经醒来,陆羽神情这才稍稍缓和了下来,起身,走到她的身旁,手里拿着的是她将要换的衣服。

时子瑗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就拿着衣服反过了身,换了下来,等她换好后,就看到陆羽正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在那坐着。莫不是,在她睡觉的时候,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情?而且,好像还很严重的样子。

悄悄的走在他的后方,白皙的手揽上了他的脖颈处,“哥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是约翰那里有了变故?”

陆羽深深呼出一口气,伸手拉过他身后的时子瑗,将她抱在怀里,语气有些沉,“瑗瑗,姨奶奶那边有消息了。”

一句话,激起时子瑗的神经,“真的?”眼眸突然发亮,这么久了,终于有消息了。

不对,时子瑗顿时眼眸一闪,若是好消息,陆羽不会这般沉默。

“哥哥,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陆羽叹息一口气,点头,“恩,还记得当初绑架你的血狼么?”

血狼?时子瑗蓦然想起当初那个说‘这只是给陆家一个警告’的那个中年人。

“哥哥,姨奶奶和那血狼有关系?”

虽然这百分之九十是肯定了,时子瑗还是忍不住的想问。

“血狼,这是欧洲‘卡萨’组织联盟的杀手,而‘卡萨’组织联盟的?...

决最高执行者却是李奶奶的当初消失的儿子…”

从陆羽嘴中得出这个消息,时子瑗震惊了许久,她一直以为那个姨奶奶是个好人,可没想到,据陆羽所说的,李沁和陈芸的儿子被这姨奶奶利用成为了杀人工具,并且一跃成为了国际第一通缉要犯,即使是枪毙,也不足以赎罪…

两人相视对着沉默许久,还是陆羽打破了沉寂,“瑗瑗,这件事情,不管怎么样,都先不能告诉家里,我已经让人把这个消息保密了,连爷爷都不会知道。”要是爷爷知道了,恐怕会是不顾身体力行,也要来的吧。

“哥哥,看来现在只能是先这样了,可…你怎么突然间就知道了这消息了?”时子瑗疑惑的问道,世界上就有那么巧的事情?

陆羽无声摇头,“我会突然得到这个消息,那是因为约翰的外公正受‘卡萨’组织的威胁,说是要在这几天内将约翰的外公…约翰求救于我,我这一查之下,才发现这里面竟然大有文章。”连约翰都不知道他外公其实和‘卡萨’组织有间接的合作关系吧。

时子瑗脑中一直回旋这个事情,她没有害怕,但是她感到有些恐惧,那个老奶奶看上去那么慈祥的人,竟然培养出那么一个另国际组织都难以抗衡的‘卡萨’,这究竟是要有多大的仇恨,才有这样的报复?…

“瑗瑗,你回去,好不好?”陆羽的突然出声,打断了时子瑗的思绪。

时子瑗皱着眉摇头,“不要,哥哥,你千万不能让我回去,李爷爷那么信任我,让我完成那么一件事情,我不可能现在就回去。”

一听陆羽这话,她就知道陆羽在打什么主意了,肯定是这里已经危险了,他要她回去,不想让她在这有任何的危险。

“回去,好不好?”陆羽还是存着一分希冀,他本想直接就在时子瑗不清醒的时候把她送回去,可他深知时子瑗的性子,如若瞒着她,她的状态会更不好,所以,他才将事情一一解说,就是希望她能意识到危险,同意回去。

时子瑗坚定的摇头,“不好,总之,我不会回去的,你也别想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带回去,即使回去了我也会想办法来的,我知道这里危险,但是,我不会扔下你一个人在这里的。”

什么都比不过他的安全来得重要,她不想要他一个人面对危险,她想陪着他,她要陪着他。

陆羽似是妥协了,再次将时子瑗揽得更紧,“瑗瑗,不回去,都不回去。”

得到了这句话的保证,时子瑗气息一恹,揉着肚子叫唤:“哥哥,我饿了。”

陆羽似乎也一扫刚才的郁结之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饿了,想吃什么?”

晚饭,照常是时子瑗喜欢的菜色,不管是到哪里,陆羽总能做出不一样的味道出来,并且还不会让时子瑗感到反胃。

吃着的当头,突然,时子瑗的手机响了起来,陆羽上前拿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不禁蹙眉,可他也没挂断,而是直接接起,“言少,你怎么那么有空闲?”

“现在,把瑗瑗交给我。”言桓二话不说,直入主题。

言桓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陆羽知道事情真相的下一刻,他也清楚明了了,而且,他在英国这些年积累的势力,其实算起来,和陆家怎么说也有得一比,

时子瑗听到陆羽说的话,眉梢一舒,言桓?终于有消息了?

陆羽也不避讳时子瑗,直接就当着时子瑗的面按下了扩音键,“我想,这件事情,要问瑗瑗。”这句话的隐藏意思是:如果自家媳妇愿意,他不会反对。在他的心里,什么都比不过自家媳妇的安全来得重要,言桓虽然是他要防着的情敌,可他心里清楚,此刻如果自家媳妇在言桓的身边,要比在他的身边要安全多了。

“我不管,瑗瑗现在怀着孩子,不合适在你身边,在我这里,我能保证她安全。”言桓一改慵懒的语调,声调中竟有一些急切。

‘卡萨’组织是个什么组织,他一早就知道了,这组织毫无人性可言,在英国,谁都忌惮三分,这会,陆羽要和‘卡萨’组织的人正面冲突,那么,‘卡萨’组织的人一定已经得到消息了,依照‘卡萨’的规矩,它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言桓这么想,其实他还有一层不知道,那就是关于‘卡萨’的领导者和陆家的关系。

时子瑗面色一敛,然后放下碗筷,直接将手机接在耳边,“言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这一次,我不想离开哥哥。”

她知道她的话对言桓来说是多么的残忍,这些日子以来,言桓的一系列动作她都看在眼里,言桓喜欢她,甚至可能很早就开始喜欢她了,可是,她终究只是一个个体而已,她的心也只有一个,已经全都给了陆羽,不可能再给另外一个人。

如果这一次,她接受了言桓的意见,躲在他的势力范围之下,那么,陆羽会怎么想,言桓又会怎么想?

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一愣,可却很快恢复了过来,“丫头,你说什么呢,你现在正危险着,到我这里,也不是要离开陆羽,我可以和他合作起来,这样至少危险可以少一分。”

不知怎么的,时子瑗听着言桓这般镇定的话,却听出一丝颤抖,她很想选择忽略,可却无法忽略,“言大哥,你…这又是何必呢?你…应该早知道我…”

似是知晓时子瑗接下来要说什么话,言桓立刻就打断了她,“你等着,明天一早就我来找你们,现在晚了,早点休息吧。”

话落,手机里的通话也结束了,时子瑗愣愣的看着结束的电话,是她太自私了么?

这时,陆羽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她喃喃问道:“哥哥,是瑗瑗太自私了是不是?”

陆羽一怔,自私么?他不这么认为,一个人的感情只有一份,要是一个人对感情都不自私,那不就成了爱情骗子了吗?

“瑗瑗,在爱情这个问题上,谁都是自私的,包括哥哥,也是,”顿了顿,继续说道:“看着言桓为你做的一切,哥哥承认,很嫉妒,会吃醋,可是,这些,哥哥甘之若饴。我想,言桓估计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每一次你想要直接说出拒绝的话时,他总是想着法子打断你,因为,他还没准备好承受你接下来说的话。”

时子瑗的眼眸渐渐氤氲了起来,可最终没有落下眼泪,她不知道该如何做才不伤害人,可是,不管她如何做,终究会伤害的还是会伤害。

“哥哥,你说,如果当初我被抢劫时没碰到言大哥,那他是不是现在正揽着他的妻子过着比现在更幸福很多倍的生活了?”看着陆羽的眼睛,时子瑗突然问道。

当初那一句无意的‘哥哥’,却是影响了差不多十年之久了。似乎从一开始,她就欠着言桓。

言桓的种种付出,一开始她认为是哥哥对妹妹的喜欢,可久而久之,就变了味。

言桓现在已经三十了,至今还未有女朋友,他家里恐怕早就着急死了吧。

陆羽伸出食指,划过她的眼角下方处,“瑗瑗,你这句话本身就是不?...

成立的,那哥哥问你,如果哥哥没碰到你,那你现在身边站着的是不是另外一个人,是不是会更加幸福呢?”

这个傻丫头,这些假设,根本就不存在。即使存在了,那么,言桓这种人,也是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一个人的,不仅仅因为言桓这个人的性子,而是,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有命中注定会喜欢上一个人,而这个人,不一定也喜欢着你。所以,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像他和她那么幸福的。

时子瑗一滞,如果没碰到陆羽,她的人生恐怕会遇到另外一个人,但是,关于是否更加幸福,这个问题,谁都无法回答。但相比于前世,她确实幸福得太多了。

看自家媳妇还在为这个问题烦恼着,陆中校终究长长一叹息,对着她露出一个委屈的样子,“媳妇,你怎么能当着为夫的面想别的男人呢?这可是很不好的噢…”

终于…时子瑗被他这副模样逗乐了,不过,她清楚,她心里终究欠着言桓。

“是啊,想想言大哥多好的人啊,你这个样子还吃醋,言大哥不顾危险的来帮你,你还好意思吃醋。”说着,她就对着陆中校的脚一个使力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