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0 浪漫的求婚

060 浪漫的求婚

肖唤觉得他今天特别的倒霉,进了夜总会被轰出来不出,而且口袋里的钱都被掏光了,手机也被抢了,身上的名牌衣服也被剥了,所以,此刻的他只能踏着‘十一路车’走回家。

黑沉沉的天压着马路的边沿,肖唤一人自言自语的在说着粗话,什么‘狗娘养的’,什么‘他妈的’…这些粗话从他的嘴里一遍又是一遍,为着这寂静的深夜增添了些许人气。

要说肖唤其人最害怕的是什么,那么莫过于就是这黑糁糁的夜晚独自一人徘徊在路边的时候,这个时候,他是最担心有什么牛鬼蛇神出现的。

肖唤特别的信奉佛教,对于一切的迷信都是深信不疑的,所以,他并不否认在夜晚‘更深人静’时会有幽灵出现的情况。

“肖唤…肖唤…还我命来…”幽怨而悲戚的声调由远而近的传入肖唤的耳朵里。

先只是絮絮叨叨的轻微声响,到了此刻,肖唤已然感觉到了那股声音正在他的周身环绕着,他的眼眸铮铮的看着四周,可四周却是什么都没有。

脑子忽的一转,他的脚步蓦然加快,他在心里告诫自己,他这听到的是幻觉,绝对是幻觉…

可那道声音却不因为他的加快脚步而消失,却是一直都好像跟随在了他的周身,阴沉沉的感觉在他的脑海中越发的清晰,他的脑子开始浑浊了起来…

“不要追我…不要追我…”

如果此刻有人在旁经过,那么肯定会以为这肖唤是疯了,因为他正对着一面墙在惊恐的说着话,而且声调越发的大…

“不是我…不是我…”肖唤双手摇晃着。

“还我命来…”又是那幽深而悲戚的声音…

终于,肖唤被吓晕了,整个身子都倒在了地上,扭曲的嘴脸看上去特别的渗人。

……

此刻的时子瑗正在大笑着看着就刚才肖唤的那种惨兮兮模样的录像,“哥哥,你怎么弄到这个的,没想到这个肖唤竟然那么笨…”

陆羽一手揉着她的肚皮,一边抽着嘴,“这只是开始而已,这肖唤,怕的东西还挺多的。”

一个无赖之极,又好色的肖唤,竟然还迷信着佛教,还真是不敢想象。

“哥哥,你明天打算怎么样?”时子瑗此刻迫切的想知道明天肖唤会得到怎么样的‘奖赏’。

陆中校一摸下巴,挑着眉,眼角一勾,“明天啊…那就等着吧。”他准备的东西肯定会让肖唤‘喜欢’的。

……

第二天,肖唤压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躺在大马路上就睡着了,上班族的他连回家都来不及就直接回公司了。

工作到一半时,突然收到一份快递,等他拆开一看,快递里都是女人的照片,一张又是一张,且张张都是血迹粘稠着眼角下方的一条痕迹…肖唤整个人就瘫软在了椅子上,一动不动了。

经过了这两件事情,肖唤终于觉得不对劲了,这似乎是有人在玩着他,一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第一个就想到了黄晓晓,因为黄晓晓是他最近的一个女人,除了她,他想不到其他的人了。

于是,黄晓晓被他找了出来,要黄晓晓的电话号码很简单,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

黄晓晓被他威胁,只得和他约在了里‘雅丽’较为偏远的咖啡厅里。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这一动作,都被陆羽控制住了,也都被人跟踪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脱陆羽的掌心。

肖唤一看到黄晓晓,就立刻将收到的快递给扔在了她的脸上,扭曲着一张脸气愤说道:“你他妈个婊子,竟然还敢来威胁老子,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那光碟里的内容给上传到网上去,马上就让你身败名裂。”

被肖唤的照片一砸,黄晓晓的脸颊瞬间感觉到一股热流往下冲,脸颊上的刺痛感急剧而来,这两种状况都告诉她,她受伤了,而且伤的还是脸…她最宝贵的就是这张脸了,激动之下,黄晓晓竟将整个咖啡都波到了肖唤的身上,并且将咖啡杯子也一起扔了过去,砸到了肖唤的额头,一道血迹顺流而下…

“肖唤,你他妈就不是人,你凭什么…”黄晓晓捂住了脸,透过眼镜看到了刚才扔她的是照片,而照片的画面她自然是看得清楚,嗤嗤一笑,“哼,这些女人都是你以前的女人吧,难怪…现在遭报应了吧,有人找上来了吧。”

岂料肖唤听她这一说,更加确定了黄晓晓就是威胁他的人,伸手就将口袋里的光碟拿了出来,伸至黄晓晓的面前,“你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应该想到要承担的后果,三天,三天后你再没有我要的客户资料,你就等着光碟曝光吧…”

这时,这边的混乱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黄晓晓一听肖唤的话也吓了一跳,本来半个月她已经是没把握了,现在三天,那她不是更没希望了。

“你…说好半个月的。”

“现在我改主意了,三天,就三天,若是三天没有,那么…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看你还能在‘雅丽’待下去么?”肖唤不顾众人的指点,低吼过后,伸手拿了面巾纸将额头的血迹擦去,然后佛袖而去了,只独留下一脸失神的黄晓晓。

不用说,这一切当然是由陆羽主导的,黄晓晓的身上早就被装了窃听器,所以,他们的对话被时子瑗、陆羽、遥遥都听去了。

遥遥气愤难耐,“靠,这个肖唤,还真他妈不是人,真想不清楚‘环宇’竟然还用这个人。”

时子瑗笑着摇头,揉了揉手腕,“遥遥,你错了,肖唤不是‘环宇’的人,他是‘雅思’的人。”

‘雅思’,‘雅丽’的对头,不仅办公在对面,就连做的产品都是差不多的性子,可‘雅丽’的信誉向来比‘雅思’要好,所以,‘雅丽’一直把‘雅思’压在了后方。

这肖唤其实是‘雅思’老板的远房亲戚,被推荐到‘环宇’上班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在合作的时候,可以趁机拿到‘雅丽’的客户名单,可没想到,这肖唤竟然那么笨,把希望寄托在了黄晓晓的身上。

这些资料,都是陆家的人找到的,一丝也没漏,就连肖唤的祖宗十八代都可以找出来。

时子瑗这厢一解释,遥遥却笑了,笑得那个让人寒碜,时子瑗知道,这遥遥恐怕是真的生气了,这‘雅思’遥遥接触多,其做法也是让‘雅丽’的人看着可耻,所以,在‘雅丽’的人,对‘雅思’都有一种怨恨。

“瑗瑗,竟然肖唤要‘客户’名单,那我们就给他一份。”遥遥镇定的说道。

时子瑗也紧接着点头,“给…只是…把晓晓的那份光碟也一并拿回来。”黄晓晓再不是人,也是她的表妹,她出了什么事情,大姑那边也是不好交代,也会影响到自己的。

遥遥正了正身子,一副准备大战的样子,“你放心吧,这事情就包在我身上,我还能让黄晓晓因为这次的事情让她消失在‘雅丽’,安安分分的回家去。”

时子瑗眉眼一挑,“能这样就最好了…”

遥遥满怀信心的出了门,那踏步的步调,甚是有节奏。

这时,陆中校才说话,一手勾着自家媳妇的下巴,魅惑的眼波暗暗传送,“媳妇,这下,为夫算是将功赎罪了不?”

“勉强,勉强。”时子瑗眯着眼点头。

陆中校趁机将她一揽在怀,然后对着她耳朵吹着热气,“那媳妇,过几天和为夫去一处地方?”

时子瑗微微仰头,因为他吹着耳朵,隐隐发痒,不禁用手摸了摸,“哥哥,你这样子,好像是‘狼外婆’正引诱‘小红帽’哦…”遂一变声调,“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陆中校本笑着的脸一僵,随即委屈盈盈,“媳妇,您这话真伤为夫的心,为夫只是想给媳妇一个惊喜而已,怎么就成了‘狼外婆’了,怎么着,也成不了啊。”他的男的。

时子瑗闻言,似是想起了什么,皱了下眉,恍然大悟,“哥哥,你给我惊喜不是…求婚吧…”

陆中校一撅嘴,“媳妇,你这才知道啊,我记得为夫和你说过了,昨天也打过了报告的啊,连演练也试过了。”

时子瑗呛声不已,还‘打报告’,还‘演练’,他说的‘打报告’不会就是她提出来,然后他说有,‘演练’说的不会就是他昨天那一跪,就成演练了吧。

想到是这样,她更是哭笑不得,这厮,能把什么都说得那般明了,却又不失让她开心。

“好,等‘雅思’的事情一解决,我就和你去。”

说完,心中又不禁的叹息:这‘雅思’,本还想给他们一条生路的。

遥遥的办事效率不是盖的,在她的操控下,黄晓晓在第二天就拿到了‘客户’名单,肖唤拿到‘客户’名单后,果真如时子瑗所想,他并没有打算将光碟给黄晓晓,幸而,遥遥先得时机,直接在肖唤得意忘形时,拿到了那光碟,黄晓晓没拿到那光碟,心里紧张,面色泛白,一整天在公司里都失魂落魄,一点精神都没有,你担心着肖唤会把光碟里的内容曝光,一直都看着电脑上的新闻,深怕出现一则有关于她的报告。

拿到‘客户’名单的肖唤即刻便在‘环宇’辞职了,一个高兴过头的就回到了‘雅思’,‘雅思’的老板误以为真,竟然不顾通行情谊,很快就对‘雅丽’的客户下手…

可那份‘客户’名单上只是有一两家的小客户是准确是,其余都是错误的,等到‘雅思’终于发现信息来源错误,却得到了法院的通传,因为,有人举报,‘雅思’的产品里含有过量致癌物质,而这个举报人,却是肖唤是也…

为什么举报人是肖唤呢?

那是因为陆中校‘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将肖唤干的一些见不得人,或者还有犯法的资料都一一摆放在肖唤的面前,而‘雅死’,也确实是在产品中含有过量的致癌物质,这才是‘雅思’会一落千丈的原因。

当然,肖唤此人为害社会是绝对不会把他姑息的,在他又一次犯罪之时,正好被抓捕,没个十年八年的牢,那是出不来的。

黄晓晓自然也是不放过他的,当她知道了肖唤被抓破之后,本来还想着要威胁肖唤把那份光碟给拿出来,却不防被公司抓到了她出卖公司‘客户’资料的事情,一眨眼,她便成了‘雅丽’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雅丽’的上级自然将她作为开除处理,就连作为‘设计师助理’的时子瑗也被罚了三个月的工资,作为她‘介绍人才’不当的惩罚。

黄晓晓终于走了,无话可说的走了,连给时子瑗打个招呼的勇气都没有就走了,因为…遥遥还将那光碟给了她,她深怕遥遥会将光碟的事情告诉时子瑗,那么,她的家人就全部知道了,那她,就连家都不能待了。

得知黄晓晓回老家的消息是大姑时开秀打的电话,时开秀那头对着时子瑗说着抱歉,还特地感谢时子瑗,说是黄晓晓竟然愿意在家里干活了,这出了一趟门,到了下大城市,竟懂事了不少,时子瑗自然是‘谦虚’的回应,她料想黄晓晓这个表妹也不敢把这里的事情老老实实的和大姑说,可能就说了她自己不适合在大城市,就回到小城市里待比较适合,竟然是这样,她这个作为表姐的怎么能不成全呢。

这件事解决了最高兴的莫过于陆中校了,一方面赶走了身边这个时不时的定时炸弹黄晓晓不说,而且时子瑗也答应了要和他去法国的普罗旺斯,这一举两得的事情,他怎么能不高兴呢。

遥遥是第二个兴奋的人了,直嚷着时子瑗要请客,一定得请,要想想,‘雅丽’这次可是扫清了‘雅思’这个头号对手,这可是为了‘雅丽’争取到了多少的利益。

于是,时子瑗便答应了在家里宴请她,并且,由大家所想的陆羽下厨,可把众人给高兴得跳脚。

遥遥早就知晓陆羽的厨艺有多么的好了,比五星级的大师都要好,她此生只有辛吃过那么一回而已,约翰这厮当然也是高兴的,他都好久没吃到陆羽下厨做的菜了,林少淮倒是没吃过陆羽做的菜,只是依着遥遥的性子,颇有些宠溺的样子答应了。

时子瑗看着和谐的遥遥和林少淮这一对,顿时一笑,希望他们一直都那么好下去。

在桌上,遥遥和林少淮终于是没办法抵住时子瑗的炮轰,交代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遥遥和林少淮两人之所以在一起,那是在那天遥遥醉酒之后,约翰送了遥遥回去,可却看到了林少淮等在遥遥的门口,这一碰撞下,遥遥假装让约翰当他的男朋友,约翰这厮也玩得开心,也就答应了,可岂料事情大转变,这林少淮被遥遥穷追猛打后了那么久,本来他因为是没感觉的,他等在遥遥的门口也是为了向遥遥道歉的,可看到约翰…并且遥遥还亲口对他说约翰是她的男朋友,这心中一愣,再一激,竟然一个拳头就朝着约翰扫过去,约翰幸而会手脚,很快就挡了回去,并且将林少淮打了个满头印…

接下来的事情,当然是…约翰被遥遥撒泼的给轰了,遥遥照顾了林少淮一个晚上,至于再接下来…林少淮就认识到了自己的真心,这不,就在一起了。

这一系列的事情说完,时子瑗忍不住的朝着约翰瞪眼,“约翰,你怎么不说你那次还打了林大哥?”

约翰才火呢,一个委屈劲上升,“小瑗瑗,你都不知道你这个朋友绝对是神经病,她说的要帮她教训这个人,可我教训到了一半,她就舍不得了,还打我,本少爷从来就不打女人,这你知道的,被一个女人打了,我还到处宣扬…”约翰的声调越发的激昂,他才是最委屈的一个。

时子瑗没想到这事情竟然还有这样一层缘故,不禁看向遥遥,“遥遥,你还说什么‘世界上三只脚的癞蛤蟆难找,两只腿的男人多得是’,可怎么一眨眼,就舍不得了…”

剽悍的遥遥难得的红了脸,特别的当约翰说道是她故意要约翰打林少淮的时候,还担心的看着林少淮,深怕他会生气,可林少淮虽然是惊讶,也生气,但他生气的是…

“遥遥,你竟然找约翰这...

个人当你男朋友,我还以为…我当初还以为…”还以为再不说出来,他就没希望了,不过,幸好不是。

遥遥对于林少淮说的话稍稍一愣,“少淮,那个时候…你…”

时子瑗看着他们两个吞吞吐吐的样子顿时翻了个白眼,“你们啊你们,可真是一对有趣的冤家,可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林大哥,竟然你现在选择了和遥遥在一起,我在这里就说一句,遥遥就像是我的亲姐姐一样,你也是我的亲大哥,我希望你们能一直就这样和和美美的在一起,如果有什么矛盾,一定要和我说。”

时子瑗的声调越发的严肃,可这也证明了遥遥和林少淮在她的心目中的地位和在乎程度,这恐怕就是为什么遥遥和林少淮都愿意为她卖命的原因吧,那是因为她在乎他们,关心他们,从来不当他们是外人。

这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更让时子瑗和遥遥意外的是:林少淮竟然要和陆羽学厨,说是为了能做出一顿饭给遥遥吃。

就因为这个,遥遥感动到了不行,直接不顾众人在场,就强制的吻了林少淮,惹得大家又是一阵嬉笑,可嬉笑中却是满满的羡慕和祝福。

第二天,时子瑗和陆羽便踏上了去普罗旺斯的飞机。

这是时子瑗第一次出国,在前世她没有机会、没有金钱,这一世,却是牵绊在多,没有时间。

而这具有纪念意义的一次,却是她此生最爱陪伴着她,幸福、甜蜜自是不用多说,也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这一次的行程,约翰本来想死皮赖脸的跟着,可是…正如陆羽所料,约翰的外公确实是强大的,这次,约翰的外公直接就将约翰绑走了,绑到了英国,这求救也只能求救于陆羽了。

于是,这次的行程除了完成陆羽的求婚大计,还有一事就是帮助约翰逃脱这一次的婚姻,是一次被控制的婚姻。

时子瑗和陆羽两人到达法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在中国,应该还是上午的,在这法国,已经是晚上的。

法国不愧是浪漫之都,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卢浮宫、巴黎圣母院…这些个地方,都是人们向往的旅游景点,这一次,时子瑗当然也不想错过。

于是,在第二天,陆羽便带着时子瑗在各个景点观赏、照相,幸而陆羽对法语熟络,和法国人交谈起来也没语言障碍,这一点,时子瑗当之汗颜,她都不知道陆羽是拿出什么时间来学的。不过,她对英语熟悉,也不妨碍她的交流。

一整天玩乐下来,时子瑗早就没了力气,回去的路上都是陆羽背在背上,浪漫的踏着脚步回酒店的。

让陆羽感到欣慰的是:时子瑗还没到一倒头就想睡下去的念头,洗完澡、吃完饭,时子瑗就急着要上网传送照片了,她喜欢将快乐和别人分享。

陆羽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时子瑗将照片一张一张的传送在空间里,这时,他却突然想起,他竟然没有qq号,看着自家媳妇和别人聊天正欢,他一个酸意直冒,自己一个大活人在身边,自家媳妇竟然和网上的虚拟人物聊天。

想到这,陆中校终于拾起了另外一台电脑,聪明的他很快就摸索完了这qq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申请了号,然后趁着自家媳妇去上厕所的当头,查看了自家媳妇的qq号,然后加上。

时子瑗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有人加她,而加她是需要验证的,可验证的内容却是让她蹙眉,因为陆羽在验证内容上写的是:我是你老公。

而这句话,让时子瑗立刻就想到了是骚扰的人,立刻直接就拒绝了…

等着自家媳妇回应的陆羽得到了这拒绝的消息,一个咬牙,再一次加了,验证里的内容依旧是:我是你老公。不过,这一次,他学聪明了,加了个‘哥哥’上去。

这一次,时子瑗看到,狐疑了,终于,蹬着脚步来到了陆羽的电脑旁,而那个刚才她以为是骚扰的‘守瑗一生’,竟然是她以为一直都不会想要用qq号来上网的陆中校是也。

陆羽没想到时子瑗这一眨眼就过到他这边了,也来不及遮住,这不,被抓个正着。

可他陆中校从来不是个会感到羞愧、不好意思的娃,他倒是坦然说道:“媳妇,你怎么能拒绝为我呢?”

这句话,倒是让时子瑗不禁讪讪笑了,“哥哥,我还以为是骚扰的号码呢,要知道是你的,我肯定第一时间就加了,怎么可能会拒绝嘛?”

陆中校仿佛怀疑,眼眸里是含情脉脉,满是欣喜,“真的?”

时子瑗心一颤,忙点头,“当然是真的,我还以为你不会用呢,也没见你用过,可没想到你现在突然用了,而且…如果你想要qq号的话,瑗瑗可是早就帮你准备咯。”

在一开始的时候,她就给陆羽有准备qq号了,本来她想弄个情侣号来着,可当时没有,也就弄了个普通号,每次挂q的时候,她都不会忘记将那个一起挂上去,所以,给陆羽申请的那号,其实和她的qq号的等级是差不多的,都有太阳来着了。

“啊…”这回轮到陆中校惊讶了。

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时子瑗便拉起陆羽,到了她的电脑边上,然后按鼠标,那右下角处正好有两个qq号登陆,一个是时子瑗的,另外一个当然是陆羽的了。

“哥哥,我说了吧,我真的有给你申请,你看看,我的是瑗瑗,你的是羽羽。”时子瑗眨着大眼睛转啊转,似乎是在向着陆羽邀赏。

陆中校咽了咽口水,俊朗的面目上蔓延着笑意,原来,自家媳妇早就为自己准备了,害得刚才自己忙活了那么久。

他的手揽过她,两人一同坐在了电脑台面前,然后,看着时子瑗将‘羽羽’的那个qq空间打开,时子瑗熟练的点下了‘照片’一栏,陆羽看着电脑屏幕上一张一张的照片,有些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照的,可是竟然都被时子瑗给照起来了,貌似这些照片记录了他的成长过程,他的变化,好像都可以在这些照片中看得出来…

原来,自己在媳妇心里的地位那么高,陆羽心中的感动和幸福感渐渐加深,然后微微低头对着时子瑗那张晕红的脸颊就是一个吻上去,“媳妇,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怎么办?”这样的你,无法不让他更加深一分,甚至更多分的去爱。

时子瑗轻轻的划过他的脸颊,细描着他脸上的轮廓,肌肤细腻光滑,简直比她的皮肤还要好。

“哥哥,你现在才发现越来越爱我了?”

她这说话一勾唇的笑容,竟让陆羽失神了片刻,她的魅力,他一早就知道了,就连小小的笑容,都是那么的让他感觉到温暖。

“不,早就发现了,因为…我一直都在爱着你,爱着你的全部,爱着你的可爱,爱着你的执着,爱着你的笑容,爱着你的眼泪…”

陆羽这煽情的话一说,简直就没完没了了,直到时子瑗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说出口,“好了,哥哥,我知道了,你可以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了。”她怎么没发现她竟然还有那么...

多的优点和缺点?

陆羽拿开她的手,“我知道你知道,但是我现在就想说…”

“不许再说了…”时子瑗看他还有说下去的趋势,直接就打断他,“你要再说,我就不理你了,你实在是憋不住的话,那就直接写在空间日志上吧,到时候,我一一看过,就好了。”

陆羽一思忖,觉得自家媳妇说的没错,他可以把这些一一都记录下来,到时候可以给他和她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时子瑗不知道,就因为她这句话,陆羽除了实在没空写之外,他和她的每天,都被记录了下来,不管是喜也好,郁也罢,都有。

这一晚,时子瑗不知道是因为太累了,还是因为太过兴奋,酣睡了一晚就没醒来过。

一大早,小两口就出发去普罗旺斯了,据说有薰衣草海田的地方。

时子瑗先是被陆羽带到了一个小木屋里,然后时子瑗独自一人留在了小木屋,陆羽出去了。

接着,时子瑗便根据陆羽写下的纸条和一系列的路标去找寻,一条一条的道路上,经过的人竟然都给了时子瑗一支玫瑰花,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时子瑗一细数玫瑰花,竟然整整九十九朵,娇艳欲滴的玫瑰泛着晶莹剔透的水滴,看上去,甚是招人喜欢。

继而,时子瑗就发现,经过她身边的人都会给她一张纸条,而纸条上写的都是‘嫁给我吧’四个字,这笔迹,一看就是陆羽的,不禁暗想,陆羽这是在什么时候写的,她怎么都不知道。

再然后,时子瑗再次发现,这纸条收完后,竟然又有人和她说同样一句话,都是‘jetaime’(请勿做考究,这是紫在电脑上查的,意思是:我爱你)。

最后,她终于在薰衣草海田中看到了陆羽,修身的白色礼服西装衬着他那张温柔似水笑容的脸庞,他的背景里是碧蓝的天空色,仿佛间,时子瑗似乎看到了白马王子朝她走来…

而现实中的陆羽,确实是拿着火红的玫瑰花朝着她走来,直到站在她的面前,时子瑗才反应过来。

“哥哥…”连呼吸都好像被阻隔了。

陆羽接过了她手上的玫瑰花,然后单膝跪地,认真、肯定的说道:“瑗瑗,看在这一千三百一十四朵的玫瑰花上,嫁给我;看在我写的三百六十五张‘嫁给我吧’,嫁给我;看在我对你说了五百二十个‘jetaime’,嫁给我…不管是一生一世,还是每年每天、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我都会爱着你,宠着你…只要你嫁给我。”

那九十九朵加上他手里的,正好是一千三百一十四朵,为了不让自家媳妇拿太多,他只好就自己手上拿着了。

时子瑗这才意识到了原来她是如此的幸运,她在碰到陆羽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是幸运的,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爱情,真是会让人疯狂…

而她疯狂的表示,那就是她在做下意识的动作,她的手勾上了陆羽的脖子,献上了她的唇,直接吻住了那张一直说着让她幸福的话的嘴巴。

似乎是过了许久,这个吻…才渐渐的消退开来,已经气喘息息的时子瑗早就已经躺倒在了陆羽的怀里,陆羽还是单膝跪着,因为,她的媳妇还没说好呢。

“瑗瑗,嫁给我!”

时子瑗笑着一撇头,她都表示那么明显了,难道他还不明白?

其实陆羽怎么会不明白呢,他只是想要让自家媳妇亲口说出她愿意为止。

“瑗瑗,嫁给我!”

时子瑗羞着脸点头,“我愿意。”

这三个字,似乎用掉了她所有的力量,一说完,她便埋头在了陆羽的怀里。

唇角上勾,眼角上扬,原来,他也是紧张的。

“那…为夫可以起来了么?”这语调,已经变了些轻快。

时子瑗似乎被他这突然的问话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压根就忘记了前几天还信誓旦旦的要他跪上个半天、一天的事情,只是下意识的回答:“当然起来啊,这草地虽然不硬,可还是磕着不舒服的。”

陆羽啊陆羽,你何曾有次荣幸,得到这么一个媳妇,于是,这‘求婚’仪式算是以时子瑗这个女主角的答应而告终了。

两人惬意的躺在了草坪上,望着碧蓝的天空,相依相偎,远远看去,是多么的般配。

到了晚上,吃完了饭,时子瑗终于意识到了前几天自己说的要让陆羽跪上那么一天、半天的话,顿觉陆羽这厮真心腹黑,竟然把这婚求得让她失去了理智,一个劲的迷糊在了他的甜言蜜语中。

陆羽从厨房里收拾好东西出来,就看见自家媳妇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珠子看着他,仿佛要将他吞没一般的神情。

“哥哥,我记得前几天我要你跪上一天、半天来着,现在我想起来了,你要是不跪,那我就毁婚。”时子瑗支起手将陆羽阻隔在离她三十厘米处。

陆羽眼眸一闪,接着一懵,“媳妇,明明都是你自己让我起来的,而且…当时为夫还问你来着,你怎么能…”

陆中校在装傻,他怎么能让媳妇毁婚呢。

这就是让时子瑗最想要爆扁自己的原因,就是她自己一时迷晕了头,当时她还说什么来着,什么‘草坪磕着’,她现在羞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不管,反正我现在不高兴,你说怎么办。”无理耍赖,她不是不会,她这次,就耍给这个腹黑的陆中校看看。

陆中校看她颇有一副‘不哄我高兴,我就一直生气’的样子,顿觉这事情可大可小,如果他处理得不好,或许这媳妇还会伤害自己,处理得好,那么…这一切就过眼烟云了…

“那…媳妇,你想要为夫怎么做?”希望能比跪更加简单一些,那跪,实在是不幽雅,而且还不能抱着自家媳妇揉揉软软的身子,他不舒服。

时子瑗脑筋一转,仿佛在认真思考着,突然她朝着外面一看,看着天上闪烁的星星,不禁说道:“如果,你能把星星摘下来,我就不生气了。”

这是什么难题?陆中校有些朦,把星星摘下来,这句话怎么那么熟悉呢?

是的,这句话实在是太过熟悉了,这是时子瑗从电视上看来的,她就想看看,陆羽和她一起看电视剧时是不是认真的。

所幸的是:陆中校几经转脑后,终于想到了电视剧上的演的这一幕,那女主角要男主角将天上的星星摘下,然后男主角是如何将‘星星’摘下的。

“媳妇,为夫摘不到星星,可是,为夫能让你住在星星里头,这样…可以么?”他不想要学电视剧上的男主角,那样,就太没创意了。

时子瑗对于他的回答持办怀疑态度,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

陆中校继续道:“媳妇,行不行嘛?要不然,你想让为夫和电视剧上那些男主角一样,直接拿一脸盆,然后直接的告诉你星星在脸盆里?”

时子瑗这才一笑,然后点头,“好,我看你怎么做?如果没让我满意,那么,哥哥,你就去跪搓衣板吧。”

陆中校一喜,“放心,给为夫二十分钟,你先看会电视剧,等会我就让你住在‘星星’里头。”

接着,陆羽便出了门,然后不过几分钟,时子瑗就看到陆羽提着一大袋的东西回来进了卧室,她本想去看看那是什么,可就被陆羽给拦住了,说是要保持神秘。

看不到那东西,时子瑗觉得越发的心里痒痒,对于电视上播的电视剧一点看下去的兴致都没有,脑袋里想的都是陆羽会出什么花招,在卧室里面到底干吗?

终于,卧室的门开了,陆羽也紧接着从卧室里头出来。

时子瑗便紧接着佯装看电视剧,一副没被打扰到的样子。

陆中校唰的从口袋里拿出一白色的纱巾,走近她,“媳妇,蒙上这个,为夫领着你进去,等会,你就会知道了。”

时子瑗心中本来就很想看到陆羽到底准备了什么,也就不多说什么,任由他将白色的丝巾在眼睛上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