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4 蜜月之行四言少订婚

004 蜜月之行(四) 言少订婚?

时子瑗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的‘风景’,顿觉鼻孔一热,鼻孔间两行血液‘吧嗒’一声滴在了地板上…

陆羽哪会预料到这种情况,不顾还光着上身的样子,伸手一把捂住了她的鼻孔,哭笑不得道:“这样就上火了啊…”

时子瑗哽咽回答:“你还笑…让你笑…”伸手就打在了他的胸腔口,发出‘啪啪’的声响。

陆羽抽着嘴不笑了,可那纠结的眼神经却是一点都不掩饰他的笑意,另外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处,让她头仰着,这样就可以让气血倒流回去。

“咯咯…你还记不记得在小的时候你也流过鼻血呢…”时子瑗头仰着,连发声都‘唔唔’的,‘哥哥’变成了‘咯咯’。

小时候?陆羽脸一窘,忙反驳:“那次是吃了太上火的东西了。”他可绝对不承认真正的原因是被某人的背给惹的。

过了一会,时子瑗鼻孔塞着两团白色的面巾纸,然后头慢慢低下,看着陆羽的眼角一勾,调笑道:“哥哥,你确定?”

别以为她是小孩子,他敢笑话她,她就把成年往事给揪出来。不过,让她有些郁结的是,她竟然小时候就有了勾人的体质了,那时候陆羽这厮就因为看了她**的背而流鼻血,想想,其实那个时候的陆羽比较好玩。

陆羽闪躲着她投来的眼球,微微不自在回道:“当然…要不然还有什么。”

他的脸微微红晕着,嘴角却是莞尔勾勒出一抹淡笑,那笑容中,有着无奈、有些幸福、有些回念…

当然,正在得意的时子瑗是没看到的,她这心里一直想着她小时候才一小萝卜头,这光裸的背啥都没有,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陆羽会流鼻血。

看自家媳妇没说话,陆少将慢慢的褪下了红晕,回转到了正常,想到自己今晚应有的福利可不能因为这鼻血就被‘拍死腹中’。

眼眸一挑,双手便附在了皮带之上,接着凝看着她,“媳妇,继续吧。”

咋听到这勾人的声音,时子瑗那出神的神经终于转回了,脸刹那间通红,继续?她拿什么继续?难道继续要让她流血奋战?

所以,她很自觉的摇头,指着鼻子咧嘴,“哥哥,你看我都这样了…”

可陆少将哪会放过她,将她的两只白皙的小手慢慢的抓住,然后移到皮带端口处,“媳妇,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要让你熟悉熟悉,以后就不会了…”

说完,不待时子瑗反应,他便快速不失温柔的将她压到在了**。

“媳妇,说好今晚随我的…”

化身为狼的陆少将不是一般的效率,不过几秒钟,她身上的衣物就被剥光了,露出的是她那微微泛红的身躯,引得他眼球瞬间变得暗红,欲望更是难忍。

很快,最原始的动作渐渐的散发开来,喘息声、轻吟声交织在一起。

时子瑗迷离的眼眸睁开,看到的是陆羽那渗着细密的汗液从皮肤中挤出,身体做出的反应是不自觉的,也是情动下的反应。

灯光的倒影看到两个相互紧拢的人儿,一个在不停的上下起伏,一个越发的靠近一个…

直到时子瑗‘恩’的一声吟出,再也承受不了陆羽那火热,“哥哥,不要了…不要了…受不了了…”

听到她的叫唤,陆羽的动作却是不断,可那动作却是越发的轻柔起来,手也不断的摩挲着她光裸的肌肤,直到她渐渐情动迷离,他便再冲刺了几十下,高昂的低吼一声,才从她的身上下来…

时子瑗这本疲惫的身子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上下眼皮早就支撑不住,‘恩恩’两声就昏睡了过去。

看着她睡得酣甜,陆羽才将她整个身子搂在自己的怀里,磕上了眼睛,轻轻的呼吸…

等到时子瑗醒来的时候却发觉她已经坐在了小车上,开车的正是陆羽,两眼下意识的往车窗外看去,看到的却不是熟悉的草原…

“哥哥,我们这是要到哪里?”

陆羽在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听到她的问话,轻笑着答道:“去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时子瑗眼眸蓦然大睁。

太阳最早照耀的地方,是东方的建塘;人间最殊胜的地方,是奶子河畔的香格里拉。

宛如世外桃源的香格里拉。

是谢娜和张杰结婚的地方。

“为什么我们要去香格里拉?我们好像没这一安排啊。”

时子瑗大喜之后却又疑惑了,这内蒙古草原离香格里拉的距离不近啊,要绕那么一大段路去香格里拉,真是搞不通陆羽这厮的想法。

陆少将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其实在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没这一安排的,这大草原和香格里拉是搭不上一边的,大草原是豪迈的、香格里拉却是温柔细语般,人也是如此。

人——当然是陆少将最先考虑的一点了,这大草原上的人都豪放自如,自家媳妇就喜欢热闹,又漂亮,才不过一天呢,连着大草原还不过十岁的小孩就惹上了,这要是到了后面,那不是更多了。

香格里拉的人比较含蓄,怎么说都比较安全,加上这香格里拉的景物和大草原有得一比,时子瑗也不会太过反对,确实是躲避那些‘苍蝇’的上上之选。

当然,这是陆少将心里的想法,他嘴上是肯定不会这样说的。

“昨天看你在大草原上骑马两腿都动不了了,依照你的性子,如果今天没离开那里,你肯定又想要去,何不如在你不知道的时候离开,香格里拉我也打听过了,也是一处好玩的地方,到了那里,你也不用那么控制不住自己,伤了身体。”

这解释方方面面都说出了是为了她,陆少将这安的啥心——大家都懂滴。

出乎意料的是时子瑗这回特别好说话,直接赞道:“其实我也一直很想去香格里拉呢,至于骑马,下次再去好了。”

这句话的意思当然是赞同了,陆少将眼睛一亮,开车的速度不由加快了一些,右手渐渐的抓住了她的手,感叹:“媳妇,我们这可是越来越心有灵犀了,都想到一块去了。”

时子瑗直接翻了个白眼过去,然后好气说道:“哥哥,我们不是早就心有灵犀了么。”别以为她不知道什么原因。

陆少将的手一顿,接着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可他动作起来却是毫无一丝漏洞,想要看他窘迫的样子,太难了。

这路程长不算长,短不算短,只是时子瑗一直坐在车子里,气闷得慌。

摸出手机来玩,上qq,看看空间,看着看着…突然却有一张照片,而照片里的人却是言桓和一个不认识的女的,而这照片下的内容却是说订婚的事情。

时子瑗大惊,忙噙着笑意靠近陆羽道:“哥哥,你看,言哥哥好像要订婚了,你看看,这新闻…”

陆羽听到这句话,心里欢乐了,再看手机屏幕,心里就更乐了。

不管这消息?...

真或假,可总得有一个女的和这个言桓传出了绯闻了。

这心里乐着,这面上却是正经说道:“言桓本来就不小了,该成婚了。”省得还想惦记我的媳妇。

时子瑗应和着点头,口里说着:“言哥哥真是的,一点消息都不露,这个女的看上去很漂亮啊,高贵、优雅,和言哥哥很配呢。”

在她的心里,是真心的希望言桓早日找到他幸福的归宿,在拖延下去,恐怕真到了四十还会单身。

“恩,这个女的不错,勉强。”

陆羽这眼不对心的说道,他压根就没看那女的面孔,只要是女的就行了。

时子瑗不乐意了,撅着嘴:“哥哥,什么勉强嘛,她真的很漂亮…不行不行,我得打个电话给言哥哥,叫她不告诉我,害得我还为他担心。”

说完,马上下了q,然后打开手机里的通讯录,找到言桓的号码。

‘嘟嘟——’两声后言桓那厢的手机被接通了。

“喂,您好,请问您是…”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不是言桓的,是一个很温柔、轻声细语般的女声,这突然的变化让时子瑗一怔,不过很快问道:“我是时子瑗,请问言哥哥在吗?”

那厢似乎顿了下,然后清亮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你找阿桓,他现在在洗澡,你可以等会再打过来,或者,你可以告知我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转达。”

时子瑗听着她的话心中愈发的喜悦,言桓在洗澡,他可是一向来都不喜欢有人到他家里的,特别的女的,可现在有一个女的在他家里不说,而且他还在洗澡…着实是…有jian情。

时子瑗很‘礼貌’的说道:“那谢谢姐姐了,没什么事情,我先挂咯。”

她心里正为证明了她心中的想法而高兴呢,竟然忘记了问接电话的女的是言桓的谁了。不过她心里已经定断,这问也想必想把它给省略了。

陆羽在一旁自然是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在时子瑗挂断了电话后,憋住心中的喜悦,‘正色’道:“媳妇,看来你的言哥哥是开窍了,都把未婚妻带到家里了。”在他看来,这言桓早该开窍了。

“那当然,而且听言嫂子的口气,也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呢。”时子瑗道。

她这话说得,‘言嫂子’都叫出口了,而且从那头女的声调来判断出了那个女的是个好相处的人,要不然,她一个女的大早的打电话给言桓,怎么一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或者应该挂断,可这都没有。

------题外话------

妞们猜猜,那女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