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5 蜜月之行五'抹黑'陆爸

005 蜜月之行(五) ‘抹黑’陆爸

到了晚上,两人选择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住宿,这家五星级酒店正好是胡婉名下的。

时子瑗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五光十色的灯光组合成一道美丽的晚景。

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落入时子瑗的眼中。

“哥哥,你快来看,下面的那个…是不是…”咱妈。

此刻的陆羽正在酒店里装配的厨房里准备吃食,听到时子瑗的叫唤,以为是有什么事情,忙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时子瑗看他出来,上前将他拉到阳台边,指着底下走着的人影叫道:“哥哥,你看,那个是不是妈妈?”

陆羽听闻,眉梢一紧,忙朝着她指着的地方看去,这一看却是慢了一步,那个人影已经钻入了一辆小车里,很快便绝尘而去。

时子瑗微微叹息,“就差一步了。”说着还瞪了一眼陆羽,平常速度挺快的,这会怎么就那么慢,人都上车了,还看什么看。

不会这些她只敢在心里腹诽,要是当面说出来,受苦的可就是她了,因为陆羽会用无数种方法让她认错,当然最直接的一种就是拉上床,直到她起不来、认识到‘错误’为止。

这时的陆少将却是皱着眉头,眼眸里皆含着疑惑。

他是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陆妈,可却是知道那辆车是陆爸的,也就是陆海俊的车子。

他心里疑惑的是此刻他爸不是应该在家里陪着他爷爷下下棋、斗斗嘴的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爸已经开始找后妈了?但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是。

时子瑗久久没听到他的回答,于是用手动了动他的手臂,“哥哥,你怎么啦?”

“没事,那是不是咱妈不知道,但是那辆车子却是咱爸的,还是去年我们给他选的呢,你难道忘记了?”陆羽下意识的回答,他也没打算对她瞒着心里的疑惑。

经陆羽这么一说,时子瑗马上恍然大悟,“我就说呢,那车怎么那么熟悉,那车的前窗好像就是小西西去年贴上去的五角星,原来是爸的车。”

陆羽点头,眼神里还是表示不解,也没说话。

可时子瑗却是脑筋转得快,说道:“如果那人真是妈,那妈上了爸的车,这表明了什么,是不是…”说着就朝着陆羽笑着,“是不是…爸和妈已经和好了?”

和好?

陆羽看着自家媳妇那闪亮的眸子,不见一丝调笑,心里也不禁估摸着这和好的概率。

这几年,要说胡婉和陆海俊的关系,也就是比往年见面的次数多了好几倍,这当然得归功于西西和然然这两娃,这两个人一个做爷爷、一个做奶奶,心里对这孙女、孙子的都喜爱得紧,也不知道陆海俊是不是故意,每次胡婉从国外回到陆家,他总是会适时的出现在家里,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次数多了,时子瑗就发现了。

时子瑗发现了也不多声张,在她看来,她公公婆婆的问题迟早都会解决,旁人是搭不进去的,只能由公公婆婆他们自己自行调节。可这一调节就快要五年了,要是在不行,时子瑗都想直接将她的公公婆婆给灌醉,然后扔到同一张**去。

“哥哥,这还真有可能,我们现在马上打电话给爸妈,看看他们现在都在哪。”时子瑗这说风就是雨的,直接去卧室的包包里拿出了她和陆羽的电话。

等她刚转身,却是看到了陆羽正站在她的身后,刚才的郁结之气一消而散,拿过了她手中的手机,轻笑:“还是媳妇知事理,只要他们现在在同一个地方,那么刚才是妈的几率就大了。”

于是,小两口各自捧着手机拨打号码,妻子打婆婆的,儿子打爸的。

先被接起的是陆妈,即胡婉。

“瑗瑗。”陆妈的声音依旧婉约,不失大气。

时子瑗当然不能直接问她在哪里,“妈,小西西想您了,什么时候回来看看她吧。”

一个孙女、一个孙子是陆妈心中最为柔软的一处,时子瑗这对症下药还是有用的。

“西西啊,那好,妈过几天就回来。”陆妈也是精明的,不会一下就入套。

“恩,现在应该不忙吧,要是忙,我来帮您,虽然媳妇不如您会打交际,可也能缓缓。”时子瑗正经的说道。

其实,不是胡婉不肯把公司的一切都交给时子瑗,是陆羽这厮特别嘱咐,不准把他的媳妇给累着,这明显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娘的儿子。当然,这一切,胡婉并不计较,而且现在孙子、孙女还小,要媳妇自己带比较好。

“没事,现在妈还能做,何况,妈现在轻松好多了。”

胡婉不知道,她这话把她自己给出卖了。

时子瑗其实很了解胡婉这个婆婆,胡婉的性子倔,有话就直说,不会找什么理由,也不会解释太多。

于是胡婉的‘何况,妈现在轻松好多了’这句话在时子瑗的判定下就成了借口,也成了突破口,也更加确定了她心里的判断。

眼眸一挑,“妈,爸前天和我打电话,说是要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他…有没有和您打电话?”

“他执行危险的任务?”胡婉说着便看向自己身旁开车的前夫,难道来见自己就是‘危险的任务’?

“是啊,说是要到一个什么地方,去弄什么…唉,我也说不清楚,就是那事很麻烦,很不好解决,都烦恼爸好几年了。”时子瑗佯装不懂,继续‘抹黑’陆爸。

而陆羽这头,陆爸却是没有接通,要通了的话才怪了,因为时子瑗都没听到陆爸的声音,想来刚才她和陆羽一起打电话过去,陆爸、陆妈两人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所以才没有接电话。

陆妈那边没说话,时子瑗这头的手机却被陆羽抢了去,直接说道:“妈,前半个月我看见爸带着一个女的来见我,看他们的样子很是亲密,不知道是不是…”给我找的后妈。

陆少将这雷风厉行,直接找到中心点,再次高度‘抹黑’陆爸。

“什么?”陆妈音调蓦然抬高。

“妈,我可不想等爸的任务一完成,就接到爸给我的‘结婚喜帖’。”陆羽继续说道,语气有些不愉,做戏要做足。

陆妈那头迟疑了一会,“羽儿,我和你爸也离婚十多年近二十年了,你爸如果有那打算,那女的也不错的话,你也别一个劲的把她往外推,伤了你和你爸的情。”

“恩,这我知道,可是…这几年你和爸不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吗,所以我还以为你和爸打算和好呢,我和瑗瑗都帮你们确定了喜帖的模子呢。”陆羽回。

“哦…那还真是…”陆妈顿了顿,突然转了口气,“羽儿,妈这里突然有事,明天妈再打电话给你,先挂了啊。”

说完,电话便挂断了,胡婉不知道,她竟然忘记了要求和孙女、孙子说话,要说以前每一次打电话,都是必须要求和孙女、孙子对话才会安心挂电话的,她这是把‘此地无银三百两’发挥到极致了。

这小两口看着挂断的电话‘哈哈’大笑不已,可那头的陆爸却是有口难辨了。

胡婉一挂断电话就命令式的要求,“停车,我要下车。”

陆爸这一怔,不过还是乖乖的靠边停了车,胡婉马上就打开车门,好无方向的走下了车。

陆爸这可是疑惑万分了,可是也看出了她的脸色不好,急急的下了车去追,嘴里直喊:“婉婉,婉婉…”可胡婉却是应都不应一声,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这会陆爸觉得事情大条了,心里也隐约不安起来,马上大步追上去,绕到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路,“婉婉,到底怎么啦?是不是刚才瑗瑗说了什么?”

因为道路上尽是车子行驶的声音,他在胡婉接电话的时候,并没有听到时子瑗那头说了什么。当然,他说这话,并不是怀疑时子瑗挑拨他和自己前妻的关系,而是认为时子瑗出了什么事情,需要自己的前妻帮助。

胡婉气冲冲的回道:“你是巴不得瑗瑗和羽儿什么都没说是吧,可你错了,羽儿到底和我这个妈亲,他说了,他不喜欢你带给他看的女人,他的意见可就是爸的意见,陆海俊,你可真是好样的,一边来和我谈什么复合,一边还想着找别的女人,你他妈的就是把我胡婉当替补是吧…”

胡婉这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堆,完全没了做商人的精明,其实陆羽说的话随便一想就知道是假的,可她现在正处第二春,就像是第二初恋一般,完全由精明商人变成了吃醋的小女人,当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胡乱的就给陆爸下了定论,陆爸这顶‘脚踏两只船’的帽子就坐实了。

在她这絮絮叨叨的话中,陆爸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错误’,原来,他是被自己的儿子和媳妇‘摆了一道’,而自己的前妻却是深信不疑了,他这冤不冤啊,好不容易‘偷偷摸摸’的和前妻来个两人世界,这就被搅黄了。

在他这一系列的思索下,却也不禁怀疑起他这秘密行动怎么会被知晓?

可现下最要紧的是,要赶紧安抚前妻,要不然,这几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题外话------

推荐‘纯露鬼鬼’友文:《拒做填房:农家药女》

简介: 本是远近闻名的女中医,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十岁小女娃身上,从此安定生活成了一纸空文!

奶奶恶毒,大娘刻薄,爷爷糊涂,大伯混账,三叔愚孝,四姑傻逼,最可怜的是那不负责任的爹娘,一出门就是五年,有这一家子在,原主能被亲奶奶棒杀,也不是啥稀奇事件!

面对各种厄运,王梨花是眼中精光一闪,智斗身边的魑魅魍魉,顺带种田种药,发家致富,行医救人。

东边是药园,西边是梨树,春天来了,梨花香气飘满园!门口一白衣妖孽,笑脸赛桃花,轻启朱唇:“娘子,为夫来看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