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6 蜜月之行六妻唱夫随

006 蜜月之行(六) 妻唱夫随

陆爸那头在苦闷着该如何安慰好自己的前妻,而陆羽和时子瑗这头却是吃得正欢。

刚才陆羽在厨房里煮的是酸菜鱼,正宗的酸菜,酸得可口,辣味也相得豫章,吃得时子瑗嘴中直喊‘好吃’。

在这些年,生了孩子之后,时子瑗就没吃过那么辣的东西了。

陆少将看着自家媳妇,嘴角边粘着红红的辣椒油,眼睛睁得大大的,黑溜溜的眼珠子闪着兴奋的光,两腮红红的,眉梢间皱了又松、松了又皱…

“啊——什么东西?”时子瑗突然发出一声怪叫,连忙放下筷子,接着快速从桌上拿过一只空碗,紧接着她口中的碎物便被吐到了婉中。

陆羽被她的尖叫声所惊,忙着急问道:“怎么啦?什么东西?我都洗干了的啊。”

只见时子瑗慢慢抬头,看到的便是她一张犹如便秘的脸,咬咬牙说道:“哥哥,这鱼不干净,吃在喉咙就不舒服。”

陆羽定眼朝着那碗中看去,并看不出什么,蹙了蹙眉,看着她问道:“现在还不舒服吗?先喝一些清汤。”说着就拿勺子舀了一碗清汤。

时子瑗敛了敛神,深深吸了一气,感觉好多了,便张口喝下陆羽拿到嘴边的汤。

喝了几口之后,她就不愿意喝了,这清汤完全和那麻辣的酸菜鱼相反,一点味道都没有,喝下去了等于没喝。不过喉咙却是好受了许多,她的脸色也渐渐转缓。

“哥哥,不要了,我要吃青菜。”时子瑗摇着头表示不想喝了,看着桌子上的那盘青菜说道。

陆羽这会才有了笑意,忙将一整盘子的青菜给端到前面来,顺手就拿了筷子夹了一些,时子瑗顺口就吃了下去,仿佛终于恢复了味觉一般,呼出一口气,伸手揉了揉脖颈,看了看伺候着自己的陆羽,不好意思道:“哥哥,你自己也吃吧。”

当陆羽看到她那张明显表明不好意思的神情,不由失声笑了出来,不过还是很自觉的回到刚才坐的位置。

这一餐晚饭时子瑗吃得意犹未尽,陆羽说要将剩下的倒掉,她却硬是拉着他的衣襟说不准倒,她明天还吃。

陆羽无法,只得端入保鲜箱中,却在心里想着等会趁着不注意的时候倒了,毕竟隔餐吃的东西吃着不好。

从厨房里收拾好东西出来,却看到自家媳妇正拿着电话不知和谁聊得正欢。

时子瑗看到陆羽,忙对着那头电话说道:“你等等,我让哥哥接电话,问他。”

陆羽挑了挑眉,接过她递过的手机,那头声音马上传出:“陆少啊陆少,这次你一定要救我…”

那头的声音明显是约翰的,只是这语调,怎么那么像前几年前他被逼婚的时候。

“又怎么了?”陆少将语调平平,没同意,自己和媳妇正度蜜月,哪有北京时间去管他。

“反正你要救我,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来找你。”约翰没解释,就是要见到陆羽,仿佛见到了陆羽,他的一切事情就解决了。

陆少将微微蹙眉,“我和你嫂子正度蜜月,你来干嘛,想讨打是吧。”

“原来你和小瑗瑗正在度蜜月啊,难怪刚才小瑗瑗一直捂着不说在哪呢。”

陆羽似乎能感觉到那头的约翰正在咬牙切齿,嫉妒着他。

“说不说?”陆羽没那么大的耐心了,听着约翰还有心思调笑他,那么就不是什么大的事情,心里唯一的一点担心也消散了。

约翰顿了十几秒,“我说……”

等到陆羽挂断电话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这约翰的唠叨功夫是越发的纯熟了,不过这半个小时内,他是直接开了扩音器,人直接坐在了电脑面前干其他的事情了,只有时子瑗听着约翰那头的话,当电话挂断,笑得她肚子抽筋。

陆羽无奈笑着揉她的肚皮,“要是约翰知道你这样,他肯定又要和你吵了。”

时子瑗翻了翻眼皮,“吵吵更健康。”

要说她和约翰,自从认识以来,只要一见面,总是不会少吵架,但约翰都是败兴而归,谁让她有个陆羽这样的老公助阵呢。

“好了,等会约翰来了,直接让你睡客厅里的沙发就好了。”陆羽嘴角一抽,真不知道自己这媳妇和约翰到底前世结了什么仇。

这小两口最终还是让约翰来了,而且约翰这厮正在这个市里,所以陆羽才说约翰等会就来了。

而约翰为什么刚好在这,他当然是用了卫星定测陆羽的位置,要‘救命’的时候,他还是很聪明的。

时子瑗‘切’了一声,“要不是约翰态度那么‘诚恳’,我才不愿意让他过来。”

而所谓的‘诚恳’自然是约翰被逼‘签下’无数条她提的不平等条约,要不然,依照陆少将的性子,这约翰是活得太舒服了,想到他这找乐子,那就是欠扁、找打。

听了时子瑗这话,陆少将更是哭笑不得,自己这度蜜月都不像是度蜜月了。

先是在大草原遇到了大小对自家媳妇有企图的异性;然后得到了言桓似乎是要订婚的消息,使得时子瑗差点就将这蜜月之行给取消,回去确认她‘言嫂子’去;接着刚才还遇到了妈,又为爸妈操心了几个小时;现在还来个约翰搅局…这存心是要让他郁结。

这好不容易才有的蜜月,不断被人打扰,任谁也不会高兴。

接下来两人便各自玩着电脑,等着约翰到来。

约翰这厮的速度也腻快的,才不会一个小时,就来了。

这小两口一看到他的装扮立刻就笑了。

只见约翰穿着一见大大的灰色棉袄大衣,将整个身子都包裹住;头上却是一头的酒红色假发;脚上却是一双运动鞋…

熟悉约翰的人谁不知道约翰最讨厌的就是棉袄大衣、假发、穿运动鞋…可是现在,约翰竟然将这三种都显现在了他的身上…

时子瑗‘扑哧’一声笑了,“约翰,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现在还是六月天,你不用穿个大衣来过夏天吧。”

陆羽的忍耐力比时子瑗好多了,只是嘴角微抽,就让约翰进了门。

约翰一进门,啥都不说,直接将假发、大衣、运动鞋…一股恼的给扔在了地上,然后才转过头对着还在笑着的时子瑗道:“小瑗瑗,你再笑,我就…我就…”

说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他实在没把捏住她的弱点,即使把捏住了,但是还有陆少将在,打死他也不敢说出口,深怕陆少将一个火气直接就把他给扔出房去,进入这个房间,可是他自行低头、堕落求了半个小时才得来的,可不能图一时之痛快。

时子瑗露齿笑着,“我再笑,你就怎么样?直接很有气节的拿着你的东西走人?”

这挑衅的话,其实听着很让人想想揍她,可是她说着却是很好心的去倒了一杯水,然后端到约翰的面前,“赶了那么快,喝口水,歇下。”

约翰‘感激涕零’,接过了水杯,正要伸手揽住她,却被陆羽一个冷眼给消退了,只得说道:“还是小瑗瑗对我最好,虽然…”

话还没说完,时子瑗就接口道:“给你喝水,是为了等下你有力气继续耍宝。”

约翰被她这话给激得差点将中午吃的面包给吐出来,什么叫继续耍宝,他这一世英明都毁了。

“赶紧喝水吧,不要扫了你嫂子的兴。”陆少将很无良的忽视约翰那苦憋的脸,力捧自家的媳妇‘胡闹’。

陆少将话一出,约翰更觉得口渴难耐,火气上升,他这碰到了一双无良夫妻,每次不是夫唱妻随,就是妻唱夫随,他这前世造了什么‘孽’了。

‘咕隆,咕隆’的喝了下水,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抬起头去看那对无良夫妻那‘得瑟’的脸,“哼,看样子你们还是很欢迎我的,你们打算度蜜月到什么时候,我就跟到什么时候,也好让你们‘乐呵乐呵’。”说话的口气暧昧不已。

说完之后,不意外的看到了陆少将的脸黑了,时子瑗的脸红了。

可这小两口从来都是强强联手对抗‘外敌’天下无敌,只听得陆少将说道:“也正好,约翰,你除了可以每天给我们耍宝之外,其实还可以当我的练习‘靶子’,本来我还担心出来度一个月的蜜月会让我的体力松懈,现在你来了,我就不担心了。”

这话里话外表达的意思很明确,你要留那么久,就准备当我的练习对象,当然还是讨打对象。

“约翰啊,正好呢,你在的话,我就可以练习我那所谓的厨艺了,正好最近我想练下我那百蚁炖蠕虫汤,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试吃就好了。”时子瑗很好气说道,还顺道拍了拍约翰的肩膀,眼角翘起,笑容更是‘亲切’了。

要说陆羽让约翰和他对手,约翰这神经就紧绷了起来了;可是时子瑗让他试菜,他却是直接往卫生间跑去,打死他也忘不了当初时子瑗那什么鬼汤,吃得他将近半个月没胃口,人都瘦了一大圈不说,而且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形象。

听着卫生间里不时传来发呕的声音,这小两口两两对视一眼之后,却是笑了,约翰还是一样,没什么变化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