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7 蜜月之行7卧室有老鼠

007 蜜月之行(7) 卧室有老鼠

最终这小两口就被约翰给跟上了。时子瑗依旧和约翰吵得不可开交,陆羽却是瞪着约翰,让他自觉点,不要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可这回约翰却是死皮赖脸的跟着,只是…不敢靠近陆羽太近,就在三米之外。就连坐上了车,约翰都是自觉的闭上了眼,假装没看到。

再经过了一天的颠簸,终于到了香格里拉。

一开始约翰看到香格里拉的时候比时子瑗还兴奋,直拍着手赞中国人的艺术之高。

约翰从小就鲜少在中国待着,至于游玩方面,可以说是对中国出了北京之外,他哪都没去旅游过,当然,除了他因为工作待了许久的上海。

香格里拉这里的人都很热情,又好客,三人才进香格里拉大酒店,就被服务员洋溢的慢慢笑容给融暖了。

可惜的是,时子瑗竟然对这里起了高原反应,喉咙干痒、打喷嚏…

这可把陆羽给急得,要不是她阻拦,陆羽都会掉头回去了。

而约翰却是从服务员那里拿来了葡萄糖,“小瑗瑗,就你这个身子,要是好不了,直接回去得了。”

话虽然说得像是嫌弃的样子,可眼神里的关心却是少不了的,时子瑗当然看得出来,此刻她躺在了沙发边沿处,接过陆羽泡的葡萄糖水,一口喝了下去,再回答约翰道:“我才不回去,好不容易来了,这里的景色那么美都没有看呢。”

现在要她回去,不可能了。这里的景色优美不说,而且还能感受下这里的水土人情,这可是她以前从来不会去想的事情,以前的自己总是认为旅游就是花钱的地方,没什么好玩的,对于一些上前热情的人也是干巴巴的说上两句就闭了嘴,深怕下一刻就要出钱。

可这一世不同,她不担心钱的问题,也不用担心其他的问题,一切问题陆羽都会解决妥当,何况还有约翰这个人精陪着乐和,她才不回去呢。

而陆羽却是微微蹙着眉,心里有些懊恼,如果一早知道自家媳妇会在这里产生高原反应,他即使再吃醋也不会把她弄到这里来。

当然,他心底的想法时子瑗和约翰是不知道的,因为时子瑗在喝过了葡萄糖水之后人便清爽了不少,和约翰又开始斗嘴了起来。

“小瑗瑗,你知道吗,刚才下面好多美女都向我抛媚眼呢。”约翰嘴角翘起,似是很得意的模样。

时子瑗翻了翻白眼,‘切’了一声说道:“你就只是只花蝴蝶,只知道招蜂引蝶,难怪那个什么什么的会追着你不放,我看,她也是一只被你招惹的花蝴蝶。”

她这话正中约翰心玄,他下意识的周围警示环视的动作让时子瑗更是‘扑哧’笑欢了,“约翰啊约翰,真是一报还一报,你惹了那么多的蝴蝶,终于有个你怕的蝴蝶了吧。”

约翰却是冷哼一声,“那个女人粗鲁至极,我喜欢的是温柔可人的,至少也得有沈落的面容、小燕的性子才是。”

这约翰,简直异想天开中。又想着要沈落那如同古典的美人那般,还想要何晓燕细腻温柔的性子,这不是异想天开是什么?

“嗤——”时子瑗猛地反呕,接着‘好心’提醒:“你这话要是被我凌霄哥哥和许大少听到,铁定把你扒一层皮下来。”

可这会倒是轮到约翰鄙视她了,“小瑗瑗,许阳和凌大哥不在这里,若就是在这里我也照说,也就许阳那小子受得了沈落。”

时子瑗一火,直接抄了手边的枕头抛了过去,“小约翰,我看你是吃多了,嘴贱了,落落是我姐们,也是我孩子的干妈,怎么着,到我面前说她坏话你还真不怕我告密是吧。”

那枕头自然没打到约翰,他只一个闪躲就跑开了,再听到时子瑗气愤的话,撇撇嘴,看着陆羽道:“陆少,你看看,说了你媳妇没事吧,都还有力气来砸我呢。”

约翰还真是‘错看’的陆少将对他家媳妇的宠溺程度了。

“那也是你该砸,许阳怎么说也是我好哥们。”陆少将看也不看他一眼,虽然说…约翰这厮确实证明了自家媳妇的身体确实没什么大事,但是约翰这厮竟然敢负面说自家的媳妇不漂亮,确实该砸。

约翰还没从陆羽的话中反应过来陆羽已经‘倒戈’时,时子瑗又是一个‘重击’,“约翰,我很期待,到时候如果你这句话被落落知道了会怎么样哦…”

“你们…你们…”约翰再次对这对夫妻无奈,那颤抖着的神经证明着此刻他有多么的气愤。

“叩叩叩——”敲门的声音,不大。

陆羽一怔,他们没叫服务,怎么…脚却抬着步子朝着门口走去,他没看到,约翰在听到敲门声时露出的惊恐表情,和他那不自觉的步子正朝着卧室走去。

陆羽‘咔嚓’一声将门给打开,可是门外却…额…半扒着的一只狗,一只白色的哈巴狗,连喘气的声都没有,可谓奇特。

突然,陆羽眉梢一皱,紧接着门口便出现了个金发的…额…小女孩,白皙的脸蛋、高耸的鼻梁…明显就是一欧洲人,只不过看上去只能算是十五六岁吧。

不用想,也知道这小女孩是来找约翰的了。

没等他开口,那小女孩就先自我介绍了,“你好,约翰哥哥在你这吧,我叫丽丝,你可以叫我丽丝儿。”她的中文不太熟练,但至少还说得明白。

陆羽压根没打算帮着约翰瞒着,于是便空出一个可以让她进的位置,然后介绍自己,“我姓陆,单名一个羽。”

丽丝很自觉的便在陆羽空出的位置进了门,待她看到时子瑗时,不禁大呼,“你就是让约翰哥哥天天恨不得把你抓进缸子盖上盖板的小瑗瑗!”

丽丝的声音算得上是惊叫了,可是看她的眼神却是对着时子瑗有着探究,有着防备,更或者还有嫉妒。

时子瑗在看到她的当头就马上猜到了是来找约翰的人,她刚才可是偷偷看着约翰小步小步的朝着卧室去了,只是她不点破而已,可现在听到丽丝口中所说的约翰对她的咬牙切齿之‘评价’,顿时挑眉回答:“你就是让约翰恨不得躲到天涯海角,却又躲不开的丽丝吧。”

不经意的,丽丝的脸颊晕红了些,口气也娇气了些,“约翰哥哥只是还不了解我而已。”

“噢…”接着看到了丽丝拉进来的狗,笑了笑,时子瑗继续道:“用狗来追约翰,真是有趣。”

时子瑗镇定神凝,而陆羽却是在她们对话时就去倒了杯白开水,怎么说,这丽丝可能会成为约翰的媳妇,也就是可能成为他弟妹的人,一杯水还是要的。

丽丝也很不客气,直接就端过水杯喝了下去,之后才道:“约翰哥哥在吗?”

不在你在会找上来?时子瑗失笑想着,面上却是不露半分,虽然这约翰‘不地道’,可她还是很有‘爱心’的。

“丽丝儿,来,先在这坐着,你约翰哥哥正在便秘呢。”时子瑗面不改色的说道,仿佛约翰‘便秘’的多么正常的事情。

在卧室正用耳朵贴着门倾听客厅动静的约翰听到她说的话,即刻脚下一滑,‘砰’的一声发出动静,幸而他的灵活度高,才没有来个‘平沙落雁式’的姿势在地上。

而丽丝儿却是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便秘?约翰哥哥竟然会便秘?…

而时子瑗在听到卧室里发出的声音时,很是蹙眉对着陆羽说道:“哥哥,怎么这里还有老鼠,这可是大酒店啊…”

可怜的约翰,从有便秘的毛病化身成了老鼠。

陆羽抽最‘轻咳’了一声,耸了耸肩,“这老鼠应该是才搬来的,要想想,这个酒店可是在这里最好的了,卫生更是堪称五星级大酒店里的标准。”

“哦…那就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老鼠呢,我可是最害怕老鼠的呢。”时子瑗说着还虚拍着胸口。

“什么?老鼠…”丽丝儿却是惊恐的叫起,速度飞快钻到时子瑗的身旁,小声道:“瑗姐姐,你们不要住这里好不好,这里有老鼠诶…”

时子瑗没想到,丽丝儿连狗都带在身边的人,竟然会怕小小的老鼠,而且看她的样子,是真的怕,而不是做假。看来,这个丽丝儿也不是像约翰说的多刁钻、多野蛮、多讨厌,其实反而在这个时候,她觉得丽丝儿很可爱呢,像个芭比娃娃一样,那眨巴着的大眼睛配上她那卷卷的金发,不正是芭比娃娃的造型么。

躲在卧室的约翰对于丽丝儿这极大的反应愣了愣,可随即他就笑了,无声的笑,看他表情却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自得。因为,他终于知道了丽丝儿的弱点了,他还以为她什么都不怕呢,竟然敢把狗无时无刻的带在身边,就为了找他。

于是,他胆子大起来了,完全忘记了他是如何如何的躲避丽丝儿,又如何如何的苦苦哀求陆羽和时子瑗两人的收留。

很快,他所在卧室的门被他打开,他的脸上是得意的笑容,欠扁的神情。

他不意外的看到了丽丝儿眼底的兴奋,丽丝儿果然高兴叫道:“约翰哥哥,原来你在里面啊。”

丽丝虽然高兴,可是却没像往常一样朝约翰飞奔而去抱住他,而她这样更是让约翰得瑟了。

只见他停了步子,挑眉说道:“这卧室里有好几只老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