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8 蜜月之行终被儿子摆了道

008 蜜月之行(终) 被儿子摆了道

丽丝儿被时子瑗给留了下来,此间最痛苦的莫过于约翰了。

试想想,如果你被一个人从早到晚都叫着,从早到晚都缠着,从早到晚都拉着…当然,除了上厕所。

而约翰,这两天和丽丝儿过的日子就是如此。

时子瑗和陆羽看得自在,而且也懒得管他们这一对冤家了。

说是冤家,那是两人在这两天观察出来的结果。

这个丽丝儿其实很可爱,也很懂得约翰的习性;而约翰也并非对丽丝儿没感觉,如果真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话,他就不会不逃跑了,就会是像前几年的那个女孩,即使拽在了婚礼上也要逃跑。可显然,现在的丽丝儿不属于前几年的那种。

于是,陆少将在这晚晚餐时很正色和约翰谈了一次,时子瑗也不知道他和约翰说了什么,只是约翰当真不再跟着他们了,表示了明天就回英国的打算,当然,带着丽丝儿一起回去。

洗澡过后,时子瑗便趴在了陆羽的肩膀上,问道:“哥哥,你怎么说服约翰的,约翰不是打死也要跟着我们的么?”

陆羽手往后一伸,抓住了她的,微微转头看她,看到她脸颊上还隐隐冒着水汽,吹弹可破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晕红,“我和约翰说,如果他再不带着丽丝儿走的话,我就将丽丝儿带到军队里,反正军队里我好些手下都还没结婚,连女朋友都没…”

时子瑗噗嗤一声笑开,一个蹬脚,便坐在了陆羽的大腿上,双手拢在了他的脖颈上,对着他的眼睛,赞道:“哥哥,还真有你的,这约翰软硬兼施都没用,我倒是忘记了在丽丝儿身上下手了,想必…哥哥也探出了约翰是喜欢丽丝儿的吧。”

突然,时子瑗一个晕眩,陆羽已经将她压在了身下,只见他勾唇浅笑,“媳妇,那是他们的事情,我们不管那么多,良宵苦短…”

话落,又是一个不眠夜,满室旖旎,春光四射——

第二天等到时子瑗起床,约翰和丽丝儿就消失了,据陆羽说他们一大早就不在了。

约翰和丽丝走了,他们这小两口又恢复了两人世界,时子瑗倒没什么感觉,可陆羽却是高兴了好多,看着他上扬的眉角就知道他有多得瑟了。

可似乎天不作美,陆少将他没想到,这次的蜜月之行起于儿子、女儿,可却也止于儿子、女儿。

时子瑗刚吃完早饭,陆少将在房里收拾东西,她的手机就响了。

时子瑗一看,时爸的电话…

“爸,怎么那么早打电话?是不是然然和西西又闯祸了?”时爸可从来不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的。

时爸那头笑呵呵的说道:“然然和西西当然不会闯什么祸,他们就是想你和羽儿了,缠着我给你打电话呢。”

两个外孙子、外孙女在他的眼里乖着呢,闯祸?怎么能…

“真的啊,那让然然和西西接电话。”时子瑗眼神一亮,两个小家伙终于知道她这个妈妈了。

电话那头的时爸也不说什么,直接将手机给了西西,接着时子瑗就听到了西西奶声奶气的说:“妈妈,西西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爸爸怎么能就这样把我们给扔在外公、外婆家里呢…”她话刚说完,然然似乎抢了她的手机,“妈妈,然然也想你了,你到外公这里来好不好,然然会折纸飞机咯。”

时子瑗听到他们这暖心暖胃的声音把之前的一切都忘记了,笑得合不拢嘴了,直道:“真是我的好西西,好然然,然然和西西很快就能见到妈妈和爸爸了哈。”

而此刻的陆少将还在卧室里想着接下去到泰国要不要直接把手机给屏蔽了,省得还有像是约翰这样的破坏者。

时子瑗这厢高兴着等会就能见到儿子、女儿了,挂了电话忙快跑着到了卧室,人一跳就从背后揽住了陆羽,唇俯在了他的耳际,高兴道:“哥哥,然然和西西两个终于想我这个妈妈了,我和他们说我们现在就到他们那里,我们把到泰国的机票退了吧。”

陆少将随着她说话他的动作越发的缓慢下来,时子瑗没发现,他的手指在隐隐颤抖着,眼眸迸射出沉沉的气息,然然?西西?…他这生出来的儿子和女儿是存心来找他不快的吧。

可想而知,陆少将对于他的媳妇时子瑗完全没意见,把一切的罪责都给了他的儿子和女儿,不过,这纠其缘由,还真是他儿子、女儿搞的鬼。

纵使陆少将心里有千般万般的不愿意,但是他这宠妻如命的性质是不会变的,看着自己的媳妇那么高兴,他也只得妥协了,可在回a县的路上却在估摸着该如何将儿子、女儿给摆脱了,又如何能将儿子、女儿彻底的征服了。

等到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时家准备了一桌子的菜,大多是时子瑗喜欢吃的。

然然和西西看到时子瑗,两个一同忽视陆少将那黑着的脸,直接绕过了他,一人一手前去拉住了时子瑗,欢喜的叫着“妈妈,妈妈,然然/西西好想你了…”

可怜的陆少将在时家不仅被儿子、女儿忽略,时爸也是自然的忽略他,眼里只有时子瑗这个女儿。

幸好时妈这个丈母娘对陆少将这个女婿的印象好得不得了,她自然是忽略了自己的女儿,只拉着自己的女婿‘闲谈’。

时子彻这个弟弟不在,家里就时爸和时妈,这段日子其实时爸和时妈因为然然和西西的到来都特别的开心,连工作都不忙了,整天就围着外孙女和外孙转悠。

陆少将正有些心不在焉的和时妈聊着家常,突然眼前出现了自己的儿子然然,只见然然手里拿着水枪,对着他,“爸爸,看招——”于是,陆少将真心看招了,因为下一秒然然这个小家伙就发动了水枪,水枪里面的水喷射而出,直接就喷到了他的身上、脸上、头发上…

陆少将的脸蓦然黑了下来,眼睛也沉下,这儿子,‘不守信用’他都还没算账呢,现在还敢来撩他,简直是‘目无法纪’,随即操过了小然然的小腰,拽在自己的怀里,眼睛盯着小然然,“儿子,你这是打算怎么样?”

陆少将语气轻松,神情真恳,可却让小然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过他有绝招,‘哇’的一声哭响之后,“妈妈,妈妈…爸爸要打我,妈妈…快来救小然然,爸爸要打小然然…西西,西西,把妈妈带出来,就说爸爸要打哥哥了…”

这哀呼加上眼睛里一直不断掉的泪珠,要不是时妈在,陆少将这‘虐子’的罪名可就作实了。

陆少将听到自己儿子的话,看到儿子哭着的样子,顿时嘴角抽了又抽,这小子,究竟和谁学的,竟然…来算计他这个老子。

时子瑗本来在卫生间里将一些东西放好,这才不过几分钟,客厅里就传出了自家儿子的哀嚎,这手上一停,脚却朝着客厅里跑去,到了客厅,看到的就是陆羽和自家儿子背对着自己,而陆羽却是将自家儿子给揽在了怀里,似乎仔细的在教他什么,心里不禁疑惑,但还是问道:“哥哥,然然怎么啦?”

下一秒,陆羽便转过了头,对着时子瑗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儿子,最后就转过头了。

时子瑗纳闷的用手挠了挠头,思忖一会后便认为真是陆羽在教儿子什么,不能去打扰。想明白后,便又转身回了卫生间。

而小然然的真实状况是…

陆少将为了避免自家媳妇‘误会’,他就直接用一只手按住了小然然,让小然然说不出话,而且还用着诱惑来引诱小然然,于是…小然然的‘求救’行为被破解。

时妈坐在那里却是什么都不做,任由自己的女婿教训外孙,她也明白,这外孙今天必须遭到惨重教训,要不然,自己女婿争了那么久的蜜月好不容易有了,怎么就被破坏了,只能说,自家的外孙被某些人给诱惑了…

看着自家媳妇进了卫生间,陆少将放开了儿子,目光铮铮看着他,“儿子,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这儿子,也太过能被‘诱惑’了,当然,一般的东西肯定诱惑不了儿子。

小然然低头不语,他绝对不出卖好‘战友’。

可陆少将哪是他沉默能对付得了的,半眯着眼半威胁说道:“儿子,你可别浪费了这最后说话的机会,要不然,儿子,过个几天就直接把你带到爷爷那里,爷爷可是很得意你这个孙子的,他倒是很想‘培养’你噢…”

陆海俊这个爷爷确实是很喜欢然然这个孙子,也一心想要然然这个孙子能入军队,然后…咳咳,大家知道滴。

于是,小然然痛苦的抬起头,小心翼翼的问道:“爸爸,你能不要告诉那个人不是然然说的吗?要不然,他要把东西收回去的…”

果然…硬的比软的有用,陆少将心里叫好,面上却是不变神色,干巴巴道:“如果你将功补过,这个…可以考虑。”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人人选,但是还不能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