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09 啦啦啦我家哥哥是傻蛋啦

009 啦啦啦,我家哥哥是傻蛋啦!

小然然果真是‘墙头草,两边倒’的代表性人物,听到陆少将这样说,立刻就将那人给出卖了,靠近陆少将的耳朵,“爸爸,我告诉你噢,是夜爸爸让我这么做的,说是如果这样做的话,他就可以让我加入黑社会,然后让我…”小然然这一说,还没说完,就忙将自己的嘴捂住。

糟糕,他说过了,竟然连这个也说出来了。

果然,陆少将怒不可遏,一手拧他的耳朵,“儿子,你敢去参加那黑社会,你整天这脑袋里在想什么,给我说说,你在想什么了…”

为了教育儿子,陆少将第一次将情敌夜澜风给忽略了,自己儿子竟然为了参加黑社会就出卖他这个老爸,简直‘目无法纪’。

“外婆,外婆…”小然然痛呼,他后悔了,他后悔做两头草了…呜呜呜~爸爸说话也不算数,“外婆,爸爸打我…”

时妈看着就是不动,这外孙,竟然敢想着去参加劳什子的黑社会,要想想,自己的女婿可是一个军人,这眼底哪容得下自己的儿子这想法,何况…于是,时妈头一转,假装没看到。

小然然看时妈没打算帮他,心下一紧,忙朝着自己的妈妈那方向喊去,“妈妈,妈妈…爸爸说话不算数,他要打然然,爸爸是个…”

还没说完,他嘴就被堵住了,陆少将眼神灼灼看他,“儿子,你这是想要叫你妈妈一起来拧你另外一只耳朵?”

小然然这心里憋屈又郁结,夜爸爸,你在哪?你干儿子我冒着危险…

时子瑗猛地将卫生间里的门打开,正好看到了小然然哀怨的眼神,不禁问道:“怎么啦?你爸爸教你不懂?”

小然然哪敢说实情,话都在陆少将的软硬兼施下不敢多说一句,只得咬着牙摇头。

陆少将对他的态度非常之满意,放松了下力道,然后转头,“瑗瑗,我们这个儿子…”

小然然忙从他的腋窝下钻出,然后直奔时子瑗,“妈妈,刚才爸爸说话不算了,说了不打然然的,但是爸爸还打然然,你看…然然这里都黑了。”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小然然学得如火纯青。

陆少将没想到会被自己的儿子反倒,不过他既然生得出如此聪明的儿子,那他这个做爸爸的自然也不是想要冤枉就冤枉的。

而时子瑗这个做妈妈的自然也不是个‘太慈母’的性子,看着自己儿子手臂上才只是微微红了一些,心下就更没了点自己的老公‘打’自己的儿子的概念,自己的老公从来也是不舍得用大力来惩罚孩子的,看来,自己的儿子肯定是犯错误了,而且还是不小的错误,不然就不会被老公捏红了手臂。

陆少将也不恼,走到自家媳妇面前,先是小心翼翼的理了理她的发丝,顺便瞥眼看到自己的儿子正欲想要再一次的逃跑,脚一勾,直接将儿子轻轻翻到在地,然后抄起儿子,指着儿子对时子瑗道:“瑗瑗,儿子想要加黑社会,你怎么想?”

时子瑗怒瞪,“黑社会?我直接拍死他。”

小然然小身子骨一缩,浑身发抖,惨了惨了,连妈妈都不支持,他这次在劫难逃了,对啊,还有夜爸爸呢,还有言爸爸…

“然然,你和妈妈说,是不是你夜爸爸让你参加黑社会的?”时子瑗看着自家儿子那晦暗不明的眼神就知道他在估摸什么了。

小然然眼神一敛,“妈妈,是啊,就是夜爸爸让我参加的,他说,他现在没亲儿子,我这个干儿子和他关系最亲密了,所以就…”

这小子,将事情一一都推给了夜澜风,也不怕到时候夜澜风来了他该怎么办。

“陆—昊—然,给我老实说。”时子瑗抬高声调,脸一沉。

时子瑗了解夜澜风,夜澜风是绝对不会想要自己的儿子参加黑社会的,只有可能是自己的儿子缠着夜澜风,他这儿子的越发的能耐起来了,竟然敢说谎。

小然然看着她这恨不得把他塞回肚子里的眼神,心里没底,这下真惨了,老妈发火起来比谁对他发火还更惨。

“是然然,是然然自己要的…”再撒谎,他今天就吃不了饭了。

时子瑗的教育政策其实很好,对于孩子,她该严厉时严厉,该惩罚时惩罚,虽然溺爱,但是有分寸,要不然,现在她儿子小然然也不会一看她有发火的预兆就马上承认错误了。

时子瑗这才脸色缓了些,但是儿子的错必须得纠正,“好了,你去抄写一百遍的乘法,妈妈就饶了你,但是…不准有下次,要不然就不是一百遍乘法口则那么简单了。”

小然然苦且哭,一百遍…又会被妹妹笑了…

但是即使是这样,他也不得不去,要不然惩罚会被加重。

于是,低着他的小头,慢吞吞的朝着书房里走去。

待小然然一关门,时子瑗就怒目看陆少将,“小然然还小,你就捏他,捏坏了怎么办?”

这一转眼就说起陆少将了,陆少将面上笑容不变,他就知道,他这媳妇,骂完了儿子就轮到他了,不过,只要他不顶嘴,很快就没事。

结果还真是时子瑗念叨了几句,看陆少将态度诚恳,也就没再说什么了,这次的事情也算是自己的儿子不是。

她不知道的是:陆少将真正在意的不是自己的儿子有要去黑社会的想法,而是自己的儿子竟然帮着自己的情敌让自己难受,好不容易的一次蜜月就这样没了,真是特么…不舒服。

而小然然书房门,立刻就被小西西鄙视了。

“哥哥,我说了吧,你不是爸爸的对手,你还帮夜爸爸,你也不想想,要是夜爸爸能斗得过爸爸,那妈妈当初就该选择夜爸爸才是。”小西西玩着自己的毛线,小大人似的说道。

要是让陆少将听到这句话,肯定得奖励她,这么聪明的女儿,又那么懂事…早知道就该生两个女儿好了。

小然然作为哥哥,当然不服气,仰着头反对,“哼,夜爸爸很厉害的,天天都有一大堆的人跟着,而爸爸呢,一处区队的门,就没人了,多不威风。”

小然然这个儿子养得真正‘白眼狼’,陆少将这个亏啊,吃大发了,这个儿子被往日的情敌给拉拢了不说,还顺便把他这个老爸给抹黑了。

“哼,哥哥,你真是不懂得,你知道吗,爸爸妈妈结婚的时候,爸爸可是调动了区队的好多人,而且那车子、飞机都用上了,你说夜爸爸威风,其实咱亲爸爸才是真正的威风。”小西西也不服,自家的老爸才是最好的,虽然干爸爸对她也很好,但是那些夜爸爸、言爸爸的…一年到头都看不到几次。

小然然从书包里拿出纸笔,准备默写一百遍的乘法,“哼,不就是一次嘛,而且西西,那可是托了我们姥爷的权力,要不然,爸爸哪能在结婚的时候那么风光,等哥哥长大了,不要靠爸爸、爷爷,自己都能办个这么风光的。”

“哥哥羞羞脸,你要做得到,西西你给你包个大红包。”到时候你妹妹我肯定暗中操作,把你的礼金全都给包了。

“等着吧,哥哥肯定能比爸爸强,而且强很多。”小然然握拳,目光坚定。

小然然暗暗一叹,默写了两个,突然想到夜爸爸交代他的事情,小声问西西,“西西,夜爸爸打电话来了没?他打算什么时候来这里啊?”

小西西做了个嘘的手势,回答:“哥哥,夜爸爸还没打电话来呢,你怎么知道夜爸爸要来这里啊?”

“嘿嘿,妈妈都在这里,夜爸爸肯定会来这里的。”小然然暗自偷笑,只要夜爸爸来了,到时候爸爸就没有空来搭理他了,所以,夜爸爸,你得快点来。

小然然太人精了,连这个都算计了。

小西西鄙视他,“哥哥,你又想要干嘛?这次打扰了爸爸和妈妈的蜜月,爸爸都还没找我们算账呢,你可别再打什么主意了,要不然,我一定告诉爸爸。”

要说,西西还是很了解然然这个哥哥的,小然然一露出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他那心里肯定有鬼。

“西西,哥哥怎么能打什么主意呢,何况,爸爸可不是没找我们算账,而是没找你算账,爸爸刚才已经把和我的账也算完了。”

小然然恣意着,仿佛刚才被陆少将那捏压根就不痛,还有一百遍的乘法口则也是小问题,现在他最关心的就是夜爸爸什么时候来,他就什么时候能看好戏了。

小西西凝着眼看他,再次警告:“哥哥,你是聪明,可是别忘记了,你这聪明可是遗传爸爸的,到时候夜爸爸真来了,肯定打到你的屁股开花。”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小然然完全不听劝,才自得自乐的唱起了歌谣,他才不怕,他有人撑腰了怕什么。

小西西也唱,“啦啦啦,我家的哥哥是傻蛋啦…”

小然然一听,才默写好的一遍乘法口则被他受力一均,狠狠的在中间划了道口子,恣意的他顿时闷闷一憋,他又要多默写一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