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0 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

010 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

小然然这一百遍抄完,小西西手里的毛线也被她玩得差不多了。

小然然其实真是很聪明,知道陆少将这个爸爸其实一直比较喜欢的都是自己的妹妹小西西,所以…他把夜爸爸交代的事情嘱托给了小西西。

他走到小西西的面前,拿出一个红包,“西西,哥哥让你办一件事情好吗?”

小西西看着眼前的红包,眼眸一亮,看着那厚重的程度,估计有几百吧,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行,如果这件事情办得好,哥哥这个红包就算是给你的定金了,等你办完了哥哥还给你个更大的。”看着自家妹妹那眼神,小然然很是自得。

谁也想不到陆家的千金大小姐陆熙媛有收集红包的怪癖,就连陆少将和他家媳妇都不知道,而作为她唯一的哥哥陆昊然却是把她这个怪癖发挥到极致。

小西西接过红包,然后笑眯眯的将红包藏在自己的小衣兜里,妈妈说过: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要自己有私房钱。再过几年,她就可以邀那个小哥哥去旅游了。

既然拿了好处,自然是要办事的。小西西也是个重义气、重感情的,“哥哥,你说,什么事情?”

小然然将嘴巴附在她的耳边,嘴动了动,小西西狐疑看他,“哥哥,你这是打算把咱爸逼到绝境?就不怕咱爸直接把你送进军队里?到时候小茉莉她们肯定不认识你了。”

小然然小大人似的双手拿到背后紧拢,神情怡然自得,“不会的,有妈妈在,爸爸没办法送哥哥去的。”

“那好吧,看在这红包的份上…”小西西蓦然加大了声音,“但是…只一个晚上。”

“知道,知道,明天我就让夜爸爸来,一个晚上就行了。”小然然赶紧推着自己的妹妹出门。

而陆少将此刻正刚刚洗完澡,然后躺在**…咳咳,等着媳妇上床。

时子瑗今天确实有些事情,需要上网,她已经连续在电脑面前待了两个小时,连一个眼神都不给陆少将。

陆少将这个心里郁闷啊,他这么…

可他郁闷归郁闷,俗话说‘山不过来我过去’,那么转化成‘媳妇不来我过去’,也是可以的。

于是,时子瑗的世界开始有了陆少将的‘足迹’。

一开始,陆少将只身穿着一条小内内手里端着橙汁,“媳妇,累了吧,喝口水。”顺便在她身上蹭上一蹭。

时子瑗除了笑着接受了那橙汁,然后又面无表情的回到了电脑上。

陆少将无奈,只得搬了条椅子在自家媳妇的身旁,然后亲自伸手为媳妇按摩,“瑗瑗,这样有没有舒服一点。”

时子瑗被他手上的热气弄得心神不宁,于是很抱歉说道:“老公,今天你那么累,你去睡觉好不好,我还有一点事情,等会就完了。”

陆少将再次郁结,两计不成,再来第三计:美男计。

于是,陆少将从衣柜里拿出了在蜜月的时候买的衣服,挑了个最让他喜欢的穿,穿完之后,走到媳妇身旁,“媳妇,看看,这件衣服怎么样?”

时子瑗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很中肯道:“嗯,不错。”然后,又对陆少将忽略了。

陆少将此三计都失效,于是来个最直接的,三前直接抱住了她,“媳妇,睡了吧。”

时子瑗一转头就看到陆少将那哀怨的眼神,脑袋一转,脸瞬间红透,这厮,怎么天天都想着那档子事情呢。

见她脸红,陆少将心里激动,直接将她抱起,然后走向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时子瑗看他一脸急切的样子,想到这蜜月对他的‘伤害’,于是,半推半旧的就…从了。

正当陆少将准备好时,门被敲响了,“妈妈,西西睡不着,妈妈,西西要和你一起睡。”

于是,陆少将憋屈了,时子瑗哭笑不得了。

推了推身上趴着的人,见他不动,时子瑗好笑着说道:“哥哥,好歹是你闺女,没听见她一直喊着,你听着不心疼?”

陆少将委屈,我听着就是心疼,要是儿子,他就直接低吼声出去了,但是是女儿…他只得歇气,自己的女儿还是很懂事的。

“爸爸,西西要和你睡。”小西西的声音又响起了。

陆少将只得起来,整理了下衣服,然后下床去开门,看到自己的女儿鼻子有些红,眉梢皱了皱,就让她进了。

时子瑗见女儿进来,忙起身,看到女儿自行的爬山了床,然后揽过了她,亲昵道:“我们家的小西西又怎么啦?是不是做噩梦了?”

小西西嘟着嘴,眼睛一眨一眨的,“妈妈,西西都好久没和妈妈一起睡了,所以…西西就过来了。”

时子瑗汗颜,她怎么不知道她再女儿心里那么有影响力了,要说这个女儿可是比较缠着她爸的。

小西西又小西西的打算,哥哥利用她,但是爸爸对她也是很好的,那么…就让哥哥吃一点苦头吧。

于是,她转头对陆少将道:“爸爸,哥哥很想爸爸呢,说是要爸爸和他一起睡,但是哥哥脸皮薄,不敢说。”

结果,陆少将和他媳妇两人齐齐对视,然后齐齐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不解。

这对儿女,‘女儿缠她爸,儿子缠他妈’,这已经在这几年成定律了,何况…儿子怕爸,怎么可能说想他爸了。

陆少将仔细想了想,这女儿过来不太对劲啊,而且女儿刚才说的话给怪异…莫不是…

他这儿子行啊,这算盘都打到自己老爸的身上了,那个夜澜风还真是‘伪君子’,竟然利用他儿子。

夜澜风他现在是惩罚不到了,但是…自己的儿子必须惩罚,刚才没长记性,这会再长长。

“嗯,那爸爸就去陪哥哥,你和妈妈早点睡觉,知道嘛。”

小然然悲剧了,因为陆少将找上门了。

陆少将妥协会来之原因有二:一是为了自己的儿子长记性,二是自己的女儿在,要是一直和自家媳妇待下去,他可不能保证能压得下欲火。

小西西看着自家老爸去了哥哥的房间,偷笑ing~

时子瑗自是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打着什么算盘,不过她也好久没和女儿一起睡了,揽着她的小身子,带着睡意,很快就睡着了。

小然然和陆少将这厢可就热闹了。

小然然看到陆少将进了卧室门,一抹苦楚的笑意从心而来,他就知道,就知道,他家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这不,老爸的到来,就证明了这一点。

陆少将笑容很欢,慢步踱到儿子的床沿,手掌摩挲着床被,“儿子,睡不着?”

小然然愕然点头。

陆少将继续道:“想爸爸了?”

小然然继续愕然点头,心里却在呐喊:妈妈,你在哪里?

陆少将突然一个不轻不重的板栗扫了过去,“你小子,计算到你爸这边来了,难道你不是我养的?”

小然然委屈,身子一缩,小心翼翼道:“然然是爸爸养的。”其实妈妈出的钱比较多吧,你就出了一蝌蚪。

“那你为什么老是帮着你夜爸爸?”陆少将义正言辞。

小然然继续委屈,身子缩成了一团,“那个…爸爸,夜爸爸其实人很好的。”

这是个在老爸面前不怕死的儿子,还敢为老爸的情敌说好话。

得到的就是陆少将又一个控制力道的板栗,“还敢说,西西是怎么回事?”

小然然当然不会把最深处的原因说出来,“西西是因为她做了个噩…”

“别给我说慌。”陆少将没等他说完就阻止。

小然然看着又要到头上来的板栗,一躲,一闭眼,“西西收了然然的红包。”

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好让陆少将听得真确。

过了许久,小然然都没听到自家老爸的声音,于是悄悄眯了条线,立刻就对上了陆少将那深邃的眼神,又马上紧闭,爸爸好‘恐怖’的说。

“你刚才说红包?你小子倒是学会贿赂了,到哪学的?”陆少将半威胁道。

小然然声如细丝,“是和爸爸学的。”

这话一听,陆少将即刻浑身一松,和他学的?好吧,这一点,他不追究。

“那…西西怎么就那么听你的话?”自己的女儿品味很高的。

小然然睁开眼,鄙视,“爸爸,西西可是最喜欢红包了,我只要给红包,西西都会答应的。”

“哦…”难道自己的女儿每年过年收红包的时候都特别的高兴,而且红包从来都不肯露出一角,敢情是喜欢红包。

小然然决定,妹妹无义,他也无情一回。

“爸爸,其实妹妹收了最多的红包就是言爸爸的,言爸爸每次都拿好大一份的红包给她,然后她都笑眯眯的接受了,而且还不知道藏在哪了。”

“还有,还有,妹妹还经常的说言爸爸如何如何的好,说言爸爸要是她亲爸爸就好了(小然然,你就不怕你妹报复)。”

“还有更过分的,妹妹还说,妈妈其实和言爸爸最配了,不知道当初妈妈怎么会选择爸爸…”

看着自家老爸越发沉的眼神,小然然终于知道这话说过了…

陆少将沉声道:“想必儿子你是这样对你夜—爸—爸这样说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