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1 被情敌挖走的儿子女儿

011 被情敌挖走的儿子、女儿

小然然看着自家老爸的脸色,心一紧一紧,哪敢造次,说得过了,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嗯~儿子,怎么不说了?西西还怎么啦?”陆少将浑身寒气渐涨,这儿子也太不会看脸色了。

“没了,没了…爸爸,然然想睡觉了。”说完,忙拉过被子,直接盖住自己的头,爸爸太可怕了。

陆少将也是有气度的,何况对自己的儿子,虽然这个儿子太可气,但是更可气的是夜澜风,唆使他儿子不说,还…竟然破坏他的蜜月。

小然然在紧绷的情绪下很快就睡着了,一晚上做梦都梦到被陆少将怎么样的威逼利诱,一早醒来,两个黑沉沉的大眼圈特别的明显,不过,他的目的总算达成了,因为他妈第二天准时起g了。

时子瑗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没精神,便微微不满的对自家老公道:“哥哥,你是不是昨晚让然然练太极了。”

陆少将撇了儿子一眼,看到他闪躲的眼神,语气依旧明朗,“老婆,我们这儿子可是做了一晚上的梦,昨晚一整晚在说梦话呢,叫都叫不醒。”

看到自家老爸那半威胁的眼神,小然然很不自然的扯了扯自家老妈,“妈妈,是…昨晚爸爸和然然说话说得太晚了…”再见到自家老爸不满的眼神,加上一句,“是然然要缠着爸爸说的,不关爸爸的事情。”

时子瑗只得嘱咐一句,“以后要早点睡觉,现在然然还在长身体的时候。”

小西西一晚上睡得特别欢乐,拿到了红包不说,还整到了哥哥,哼,谁让哥哥竟然敢骗她亲亲老爸。

“西西啊,昨晚和妈妈睡得好吧。”陆少将一把抱起了西西,笑着问道。

小西西看着自家老爸那笑容,心里寒碜,苦笑着回答:“还好,还好…”糟了,老爸这会要和她算账了。

时子瑗看着父女俩那么乐呵,忙道:“那哥哥,你带着西西去刷牙、洗脸吧。”

陆少将应下,抱着女儿往着洗漱池走去。

小西西一路上都呲着牙笑着,好几次想要说话都被陆少将挡回了嘴里,苦逼中。

陆少将盯紧了女儿刷完牙,洗完脸…

小西西以为‘苦难’已过,正想飞奔而出,却不曾想陆少将何许人也,就凭她区区小身子压根不够他一手的力量就被他揽住了。

“西西,来,和爸爸说说,昨晚你和哥哥说了什么话?”

小西西头埋下,直摇头,“没有…爸爸,西西真没和哥哥说什么。”

陆少将手里突然多出一个红包,“或者,我们应该来说说爸爸手里的这个红包…”

“爸爸,你把我的红包拿走了。”小西西一掏兜,没掏着,急急的叫唤起来。

“哦…,西西确定这个红包是你的?”陆少将将红包拿起到她的头ding,头仰着看它,似乎在研究着什么。

小西西一时情急,脱口而出:“这个是哥哥昨晚给我的,不然爸爸可以问哥…”

陆少将很高兴,这儿子果真没说错,自家的女儿对这红包‘情有独钟’,这红包在手,女儿就什么都说出来了。

“那西西是承认昨晚和哥哥讨论了什么事情咯?”

小西西见自己败露,先是苦恼,接着却是眼眸发光,“爸爸,我可以把哥哥那里的情报卖给你,可是…爸爸除了要把这个红包还给西西外,还要包个大红包给西西才行。”

他这女儿行啊,都敢和他这当爸的做‘交易’了,他这女儿、儿子这么教育的,竟然教育得一个比一个更加…难以套话了。

“行啊,看你这‘情报’值多少钱了。”陆少将眨眼挑眉的答应了。

接着,小西西毫不犹豫的出卖了自家的哥哥。

“爸爸,我听哥哥说,这两天夜爸爸肯定到,或者,今天就会到了。”

陆少将眼目大睁,一张俊脸顿时黑沉,他这儿子可真是好得不得了,连这么重要的‘情报’都敢隐瞒着。

小西西看着自家老爸脸色黑沉,小身板一跳,将陆少将手里的红包抢了回去,“爸爸,这个红包是西西的了,还有一个红包爸爸不要忘记咯。”

说完,小西西蹦跶蹦跶的走了,她这次可要好好的把红包给藏起来,不能再让老爸看到了。

时子瑗当然不知道,她家三个人精在这‘地底下’的较量,这会她正和时妈拉家常呢。

“瑗瑗,你说你小姨的事情怎么办,你外公他们都急死了。”时妈一边摆碗筷,一边叹息的说道。

时子瑗撇了撇嘴,话说,现在小姨林珠已经三十多了,还没个正经的男朋友,加上她这些年人气大涨,成为了众多宅男的梦中女神,小姨的眼界也变高了许多,不是一般人,压根就入不了她的眼,也难怪外公他们安排的那些人她都不满意了。

“妈,这些事情我们操心不着,你也知道小姨现在,她现在事业正在ding峰,今年又说签了个好莱坞某名导演的戏,戏一开拍,更是没时间了,所以…你就劝着外公他们别着急了,着急也没用。”

时妈一急,声音稍稍抬高,“你外公能不急嘛,且不说你这个外孙女都生孩子了,就连你堂哥他们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你小舅的儿子、女儿也都上了初中、快高中了,你小姨现在…”

“外婆…外婆…西西要吃那个…”刚刚洗漱出来的小西西直接奔向时妈,指着桌上的那根秋刀鱼大叫道。

小西西这个女儿其他什么都遗传到了陆羽,唯独这喜欢吃鱼的爱好却是和时子瑗相同的。

时妈被小西西一打断,立刻心思就转了方向,忙将小西西抱到一椅子上,“好好好,西西要吃什么就吃什么,外婆给我们西西夹。”

时子瑗终于松了口气,话说,自家的老妈四十多了,不可避免的‘染’上了‘更年期’的病症,一旦一开始念叨,没个结果都不会罢休,幸好这回自己的女儿来得及时,要不然…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岔开话题了。

小西西来了,陆少将当然也来了。

小然然是去上厕所了,时爸却是一早就出了门,不见人影。

时子瑗奇怪,“妈,爸去哪了?”

时妈笑着回答:“你爸啊去接一个人,说是等会就会回来了,我们先吃,不要等他。”

时妈这说得轻松,可却把陆少将这个女婿的神经都给耸立起来了,自己的老丈人去接人,接什么人?

话说,自己的老丈人和言桓和夜澜风都熟,甚至于还有想将夜澜风收为干儿子的意图…加上自己女儿刚才说的…莫不是…

“妈,爸去接什么人啊?”陆少将似是无意问道,手里扒粥的动作变慢。

时妈帮着小西西打了一碗粥后回答:“哪知道呢,神神秘秘的,还说什么难得来一回,要好好招待,真不知道他接的是什么人。”

时子瑗眼眉一挑,“妈,你就不怕爸去接的是女的?”

话说,时爸这有钱有权又有貌的时代好男人,又能拒绝得了外界的youhuo,这可是难得的难得。

“去,想来看妈笑话,你这女儿怎么当的。”时妈一个眼神扫过去,完全没把她这句话放在心上。

她和自家的老公相处二十几年,他是什么人,她心里清楚得很。

小然然这会从厕所里出来,洗了手,笑眯眯对着时妈道:“外婆,我知道外公要接什么人,是去接夜爸爸了,刚才夜爸爸打了电话给我了,说他等会就到了。”

小然然这真是不怕死的,竟然敢说出来。

话说,小然然因为昨晚被自家老爸逼供,今早起来心里特别的不安,深怕他家老爸就把他扔到军队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所以…就在刚刚他去厕所的时候忙把时妈的电话拿进了厕所,偷偷的打电话去了。

陆少将xiong闷了,脸黑了,眼沉了…这一切小然然都因为太兴奋给忽略了。

时子瑗倒没什么在意的,帮着儿子打了粥,点了点他的鼻子,“你啊你,就那么喜欢你夜爸爸,天天念叨在嘴上,也不知道你夜爸爸给你什么好处了。”

小然然不开吃,开始数夜澜风的好处来了。

“妈妈,夜爸爸人长得帅、而且还特别的拉风,又有钱,还有一帮小弟跟着,而且还对妈妈…”

“嗯~”时子瑗眼神一凛,自己这儿子还没完没了了,没看到他爸在吗。

小然然立刻意会,“还对妈妈那么好,而且每次都还有买东西给然然和西西,过年的时候都会给压岁钱,还有…还有夜爸爸还说会带然然去旅游。”

小西西撅着嘴,为言桓抱不平道:“哼,你就知道夜爸爸好,言爸爸也是经常给你买东西,而且还说可以让你出国,每年也是给你压岁钱…”

陆少将这个脸啊,都可以和黑炭相比了。

时子瑗忙阻止自己的儿子、女儿继续说下去,“不说了,不说了,赶紧吃饭,肚子饿了吧。”

陆少将此刻终于憋出一句,“然然、西西…要不…然然去你夜爸爸那里,西西就去你言爸爸那里?”他养的两白眼狼,一个一个都不站在他身边,这养来干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