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2 妈妈不准偷看然然洗澡

012 妈妈,不准偷看然然洗澡

不管陆少将心里有多少不满,可夜澜风还是来了,而且还是和他的老丈人满面春风的来了,那样子,直想让他有一股想要掐死夜澜风的冲动。

夜澜风一来,小然然就迫不及待的将整个小身板都靠在他身上,稚气的声调带着微微不满,“夜爸爸,你怎么才来啊。”

“小然然等急了吧。”夜澜风一手点了点他的鼻尖,一手将他揽住抱起,这亲昵的程度比陆少将这个亲爸还要更甚一分。

时妈看到他也是很高兴,端着一杯水给夜澜风,“澜风,又是然然缠着你来的吧。”

小然然又是不满嘟囔:“外婆,明明是夜爸爸自己要来的,小然然才没缠着他呢。”

时子瑗看到夜澜风竟然还真的来了,便上前招呼,“夜澜风,现在来都不先通知我了。”

夜澜风这几年倒是和自己的儿子打得热火,自己的儿子也是喜欢他,陆羽每每提到都会抱怨一句。

“瑗瑗,现在我可是小然然的客人。”夜澜风看了她一眼回答。

陆少将毫不客气说道:“夜澜风,你倒是很欢乐。”

这夜澜风也太没信用了,明明瑗瑗都和他结婚了,现在还不死心。

“唉呀,陆羽,听说你不是去旅行了吗?怎么会在这里?”然后转看小然然,“小然然,你怎么没说你爸爸也在呢?”

小然然身子朝他的胸腔一钻,然后小嘴靠近他的耳朵,“夜爸爸,你继续装傻,我爸爸又不是笨蛋。”

夜澜风似是没听到似的,将手里的杯子放下,然后在时爸的招呼下坐了下来。

小西西看到夜澜风也很高兴,屁颠屁颠的跑到他的面前,奶声奶气道:“夜爸爸,小西西也要抱抱。”

“夜爸爸,就不要抱西西,西西出卖了…”小然然说到一半突然捂住了嘴,他怎么能自己就说破了呢,还有,爸爸好可怕的眼神啊。

“好好好,小西西一起上来。”夜澜风说着就将小西西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时妈这个时候已经拿出了好多吃的东西,并且一盘盘新鲜的水果也随之端了上来。

时子瑗看着自家的妈还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忙阻止,“妈,你切那么多也吃不完,先别弄那么多了,不然等会吃多的应该就是西西和然然了。”

她这一个女儿和儿子虽然是挺懂事的,但是小孩子总是避免不了会想吃更多的零食,吃多了对胃不好,而时妈却是对着这外孙和外孙女疼在心里,含在嘴里,有什么好吃都会拿出来,这两个孩子想吃的,也都买回来,就是控制不了。

时妈听她说这话也知道自己又再次弄得太多了,可是澜风这孩子好不容易来一回,而且还带了那么多的东西,她这热情招呼着也没错啊,可是自己的女儿说的也没错,正有些左右为难,夜澜风就开口道:“是啊,阿姨,别和我客气,您要是和我客气,下一次我都不知道怎么来了,而且你拿了那么多的东西出来,我还真吃不了那么多。”

“还是澜风懂我。”时妈只得停下了手里正打算切的木瓜。

陆羽一看这夜澜风一来,他的地位就严重受到了忽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跟在自家媳妇的身旁,嘟囔着:“瑗瑗,我要吃那个。”边说边随意一指桌上的某个盘子。

时子瑗一看过去,然后奇怪的看向他,“哥哥,你真的要吃那个杨桃?”他可是从来就不怎么喜欢吃酸的。

陆羽一眼扫过去,自己也惊了下,可是说出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面上保持不变,点头:“嗯,想吃吃看。”

接着时子瑗便给他签了一小块放到他的嘴边,“嗯~吃吧。”

正当陆羽刚刚吃进口中,小西西的声音突然响起,“爸爸羞羞脸,还要妈妈喂,西西都可以自己吃了。”

顿时,陆羽有一种想要暴走的冲动,这女儿怎么来拆他的台啊。

时子瑗‘噗嗤’笑出声,一手就去抓西西的脸颊,“让妈妈看看我们的小西西有没有羞羞脸,喔…小西西这嘴里的东西塞得太多了噢。”

小西西忙双手捂住了嘴巴,刚才她趁着爸爸妈妈不知道才塞的,要是被妈妈知道了,她肯定没得吃了。

“哈哈哈哈…西西,妈妈终于说你了。”小然然这个哥哥幸灾乐祸,露出两个小虎牙‘咯咯’的笑着。

小西西朝着他翻白眼,小然然还不知所以的大笑着,突然,小西西平视着他,然后,‘噗——’,她嘴里的那些东西全都吐了出去。

小然然呆了,他的嘴里被喷了小西西吃了的东西,笑声戛然而止。

时子瑗见此,忙起身到小然然的身边,然后从夜澜风的身上抱起来,手上打落那些杂碎的‘小西西吐出食物’,嘴上责备小西西道:“西西,你怎么能把吃了的东西喷到哥哥身上呢。”

夜澜风也被喷到了,时妈哭笑不得的起身带着夜澜风去收拾。

小西西皱着的眉还是没变,但是在听到时子瑗说她的时候,眼眶渐渐湿润,然后模糊,最后‘哇——’的一声哭了…

陆羽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这样哭了,也忙着起身,抱起女儿安慰:“好了,好了,我们的西西公主,妈妈这么说你是为了你好,哥哥就算是说了你也不能把嘴里的东西都喷出来,你看你夜爸爸也被喷到了,要是夜爸爸以后不给你买礼物了,怎么办?”

哭着的小西西立刻就停止了,呆呆的问自己的爸爸,“爸爸,夜爸爸不会真的不给西西买礼物了吧…哥哥这么笑西西,西西就想着要把哥哥的嘴给堵住了,这一喷,果然哥哥就不说话了,”然后低下头,叹息着说道:“可是,妈妈说西西了。”

陆羽抽了抽嘴,他还真是不懂自己女儿现在的想法了,要把儿子的嘴堵住,就直接…不过,这个女儿还算是有个性,又懂得思考,还是很不错的,并且还小整了下夜澜风,更不错了。

“西西,妈妈这是为了西西好,西西是妹妹,然然是哥哥,妹妹和哥哥要好好的相处才行,西西忘记了然然哥哥为西西出头和欺负西西的小朋友打架,然后脸上都刮伤了的事情了吗?还有,西西去年生日的时候然然哥哥还给西西买了好多东西,但是西西没买,然然哥哥也没有生气是不是?…”陆羽尽量用四岁孩子能听懂的话来说。

随着陆羽说的话,小西西的头低得越发的低,“爸爸,西西知道错了,晚上西西分一个红包给哥哥。”

好心疼她的红包啊,不过不要紧,到时候再从哥哥的手里骗回来。

而时子瑗这厢抱着小然然已经进了浴室里,拿了衣服准备让小然然洗过澡,这脖颈间、脸上全都是…自己这女儿还真的太调皮了。

“然然,脱衣服,妈妈给你洗澡。”

时子瑗说了半响,弄好了温水转头一看自己的儿子竟然没动静,再次说道:“然然,脱衣服,妈妈给你洗澡澡。”

小然然却是一动不动,“妈妈,然然可以自己洗的。”夜爸爸说了,他是小男子汉,男子汉要自己洗澡的。

时子瑗愕然,“啊?”

“妈妈,然然可以自己洗的。”小然然再次道。

时子瑗蹲下身子,轻笑着说道:“然然,西西是妹妹,哥哥是要保护西西的噢。”

小然然头一偏,“西西是妹妹,然然知道的,也是然然自己笑了太久了,要不然西西的东西也不会吃到然然的嘴里了。”

那么长的句子,表达有点偏,但总算还是表达清楚了。

自己的儿子能这样说,时子瑗很高兴,没有出现两兄妹不和的情况。

“然然要自己洗,可是然然会穿衣服吗?”

小然然转头看她,“会的。”要是不会,我就裹个毛巾出去,不能让夜爸爸看笑话了。

时子瑗看着他神色坚决,也没太阻止,反正孩子都是要习惯自己洗澡的过程既然自己的儿子那么懂事,她怎么说也得支持。

关上了浴室门,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于是就等在门外。

可是,突然门就开了,小然然的小脸露了出来,抬头看她,“妈妈,不准偷看然然洗澡。”

这句话,让时子瑗神情一呆,她都看过不知道多少回了,还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呢,现在儿子竟然和她说不准偷看,这什么歪理。

然后看到儿子还在看着她,她只好回答道:“好,妈妈不偷看,然然快进去吧。”

小然然听到她这话,似乎松了一口气,‘嗤——’的一声关上了门,然后…开始手忙脚乱的脱衣服,西西怎么可以这样对他,今天晚上他就不要西西一起睡觉了,他要和夜爸爸一起睡。

小然然这番想着,这裤子脱了,这上身的衣服他就难脱了,这脱了老半天了都被扯下来,顿时手一用力,使劲一弄,浴室地板上突然‘啪’的一声…

“啊…妈妈,然然的电子手表坏掉了。”

叫唤完之后,马上扭着小屁股去捡掉在地板上摔成两半的电子手表。